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成都私立高中为什么男人总是先欢后爱?看完你就明白了......-天天微语录

为什么男人总是先欢后爱?看完你就明白了......-天天微语录


第1章 一眼定情 C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夜深如漆,最顶级的总统套房奢华大方,充斥着上流社会独有的奢侈情调。坐在床上的少女明显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她穿着一身极为朴素的白色长裙,柔顺散在两肩的青丝衬托得小脸娇嫩素净,一双蒙上了淡淡雾气的眼眸,充满了无措和惶恐。“咔嚓——”浴室的门发出细微的声音,少女犹如惊弓之鸟,身体忍不住战栗了一下!男人仅仅裹着宽大松垮的浴袍,看到床上不自觉绷紧了身体的少女,眼里闪过一抹恶意的邪气,直朝着少女走过去。“怎么,是第一次出来接客?”陆子奕捏住了少女小巧的下巴,看着那张不施粉黛的脸,娇嫩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温婷整个人的身体更是抖得厉害,此刻,她满脑子里充斥的都是逃出去的想法!这个男人的触碰都让她感到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恶心,温婷几乎要夺门而逃。可是她猛然想起那间充满了刺鼻消毒水的医院……“抱歉,医院也有医院的规矩,如果每个人都像您这样的话,只怕医院是没办法开下去了!也希望你尽快到前台交钱,我们才能够动手术,现在你母亲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即使做了手术也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但每拖一天,成功率就小一成。”“我……我想想办法吧,求你好好照顾我妈,这两天我一定会把钱送过来的。”……温婷抖着发白的嘴唇,强压下将对方一把推开的冲动,结结巴巴道:“先生……您可以先付钱吗?”“哦?”陆子奕眉头微挑,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现在的女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贪心,如果不是赵鼎孙那个损友非拖着他来C市最热闹豪华的夜总会,他也不会遇到这个合胃口的尤物。众多莺莺燕燕之中流性人,他陆少就看中了这个女人,却没想到那副清纯无辜的外表下,竟然是那么拜金势利。他陆子奕在C市是出了名的人物星月岛,多少女人千方百计想爬上他的床,可偏偏面前的女人不但不讨好他,还敢先跟他要钱,好像生怕他陆子奕赖账不给钱似的。“先生,不知道兰姐有没有跟你说,我,我夜价三十万……”温婷明知道在这个时候提钱,是最煞风景的事情,可是她只要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男人的回复,温婷还以为对方嫌贵,她也知道自己有些狮子大开口,以这个价钱,能玩个二线名模了,寻常人家攒几年都攒不到这个价钱,她温婷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凭什么值那么多钱?可是想到母亲,生怕会因此惹怒了男人,温婷声音里已经带了些许小心翼翼:“可以吗?”陆子奕原本是满心不悦,此刻看着身体蜷缩成一小团,有些瑟瑟发抖的温婷,再看看那双如同小鹿般的眼眸,他心中饶是有再多的不快,也被这女人一个眼神给看没了。陆子奕从床柜头摸出拿出一张卡,扔在床边上:“里面有五十万,密码八个六。”温婷只觉得难堪和耻辱,她几乎抬不起头,恨不得地上有个地缝儿好让她钻进去,可她不得不伸出手,将卡紧紧地攥紧手里。眼泪忍不住顺着眼眶打转,温婷低着头声音如蚊子:“不,不好意思,我妈病了……”陆子奕皱着眉头,理智告诉他,像做这一行的女人嘴里没几句实话,但他看到温婷哭起来的时候,如同沾了露珠的百合花般脆弱,心中还是不免一动。在那一瞬,他信了她。柔和的米色灯光下,女人娇嫩白净的肌肤如牛奶一般细腻柔白,让人看到的时候都觉得似乎是视线蒙上了些许雾气,仿佛森林精灵误落了尘世,明明像这种女人不过是玩一次就可以扔了的,可偏偏陆子奕竟然忍不住生出些许复杂的情绪,这个女人天生就似乎有种惹男人怜爱的魔力,战战栗栗的,似乎轻易就会被吓到,令人想要呵护她。成都私立高中同样的,想要肆虐的冲动涌上来,男人只觉得心中蠢蠢欲动的恶魔叫嚣着想要这个女人。猛然低下头吻住了那窥视已久的樱唇,味道香甜令人沉沦,如中了药一般难以克制自己的理智。温婷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眼角滚落下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而下,没入床单里。
第2章 三年后归来 男人似乎感受到女人的害怕,动作放轻柔了许多,可即使是如此,温婷还是感觉到一股刺痛,下意识的惠建林,她咬住了的男人的颈项,血腥味儿浸满了口腔。痛楚和快感很快就冲昏了头脑,温婷用手捂着自己嘴巴,目光近乎绝望地看着天花板,只觉得这一刻,自己肮脏至极!温婷痛苦地闭上眼睛,脸色苍白得似白纸一般,模模糊糊之中,她感受到男人似有些许疼惜地吻住了她的眼角,这些她都不想去关心,到后面,只觉得意志渐渐涣散,意识被男人带着攀上了云端……一夜极致香艳,窗外,夜深如墨,点点繁星璀璨——天还没亮,气温冷得让人发抖,温婷已经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了下来。只觉得全身像是散了架似得,痛楚让她几乎站立不起来,温婷将地板上皱巴巴的衣服捡起来穿好,也不敢回头去看床上的男人,近逃似得离开了五星级酒店。冷风钻进袖口里,温婷终于是克制不住情绪,哭得满脸狼狈,一边哭一边回到了医院。……两个月之后。天空灰蒙蒙如同黑夜,暴雨骤然降至,偏远的郊区马路上,一辆豪华限量版保时捷速度如离弦的箭矢般飞快。副车座上,打着红色耳钉的纨绔子弟抽着烟:“我说陆少你也不用这么惦记一个女人吧!我问过兰姐了,这一行的没人会用真名,根据那个女人在兰姐那里用的名字,根本查不到任何信息。再说了,这天下女人那么多,何必浪费人力时间去找她?老爷子最近可是在催你了,赶紧给他带个儿媳妇回去,要不下次我再介绍个更漂亮的给你?”“废话少说!继续查!”手握方向盘的男人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语气,目光冷冷瞪了过去,赵鼎孙嘴一撇,没话说了。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半夜里跑了!陆子奕只觉得心中就像是缺了一块什么似得,感觉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保时捷经过一处荒凉的墓地,副驾驶座上的赵鼎孙忍不住嘀咕了句:“晦气!”暴雨俞下愈大,墓地内,一片萧条。一块墓碑前立着的少女,娇小得仿佛风一吹就倒,她在雨中冻得全身发抖,可硬是一点眼泪都没掉。她站在那里,表情木然,宛若死人一般,满眼都是绝望。“温婷……”一道柔和的男声从头顶响起,温婷的身体一震,她扭过头来,看着谈了两年的男友站在自己的身后,空洞的眼眸终于有了些生气。她拿了钱到医院,做了手术之后,母亲因为癌细胞再次复发而去世胸贴怎么用,此刻的温婷真的是无法遭受任何一丝打击,眼前的男人,是从高中就认识的,也是她唯一的温暖了。“温婷,我们分手吧。”何青阳满目凉薄地看着暴雨中的女人,声音平静得很,没有一丝内疚。温婷浑身一震,许久,才动了动唇:“为什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肮脏事,倩雪已经告诉我了,两个月前你出入酒店和一个男人开房!倩雪还说在宿舍垃圾桶里找到了你的验孕棒!”何青阳说到后面,已经十分愤怒,举着伞后退了几步,仿佛离她近一点都觉得脏了衣角,“还以为是多纯情的女人,没想到是个婊子,也不知道怀了哪个男人的野种!”温婷身体一个踉跄,目光绝望:“明明是她把我介绍进夜总会的!我找你借钱,你就说没钱,如果不是我妈病了,我怎么会去做那种事情!她在你面前装好人,背地里拿我卖身的中介钱,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你以为我想这样吗?”“谁允许你诬蔑倩雪!你以为所有女人都像你这样下贱!”“为了她指着女朋友的鼻子骂,何青阳,你真是很好!所以呢御神风,分手以后,想跟她在一起吗?”温婷冷笑,之前她一直自欺欺人,以为何青阳和自己的好姐妹只是关系比较好,现在看来,他们两个关系早就不清不楚了!似被温婷的话刺激到,何青阳恶狠狠道:“你在外面乱搞,整个大学的人都知道了!你就带着你的野种退学吧,还在我面前装纯不给上,看以后还有哪个男人要你!”狠狠往地上吐了口水,何青阳毫不留情地转过身,撑着伞离开。
第3章 相亲 温婷终于忍不住,像是失去了支撑的木偶,跪坐在泥泞的地面上,一只手捂着隐隐作痛的腹部。淋了那么久的雨,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温婷看着墓碑上温和微笑的中年女人照片,无法克制,放声大哭起来——三年后。晨光下,H市热闹的街市人来人往,某处装修雅致别有风格的服装店。正在熨衣服的女人美好如画,阳光落在她身上,充满了一种温和的美感,微微下垂的睫毛,唇红皓齿。三年的时光似乎并没有改变她的容貌,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女人的眉目似少了些青涩,多了些坚毅。温婷将衣服折叠好以后,门口走进了一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哎哟,你怎么还慢悠悠的,这都快两点了,我好不容易托老乡给你介绍了个不错的男人,别墨迹,快相亲去!”“大姑妈,你就别操心了,好的男人看不上我,差的我还不如自己过呢。”温婷有些无奈道,要说这些年,如果不是大姑妈的帮助和关怀,她可能真的支撑不住。后面处理完妈妈的丧事,卡里还剩下十几万,温婷用这些钱进货,在H市开了一家服装店,这三年,她将心中的伤痕藏起来,困难没有打败她,反而让她更加坚韧成熟。大姑妈边催促边把温婷往外赶:“店子我来看!这次我给你找的可真不错,是企业高管,长得也挺帅,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小伙,他是看过你的资料的,对你挺感兴趣的,可不能错了!”温婷本想推脱,可看看大姑妈那着急样,她叹了口气,不想负了大姑妈的好心。就这最后一次,她解决完相亲的对象,就不让大姑妈老操心她的婚事了。温婷抬了抬腿,一股刺痛贯穿膝盖,她咬咬牙,一瘸一拐地往马路边上走,招了辆的士。温婷心中暗想:那男方看到她的脸可能会眼前一亮,可她是个坡足,真看到了本人,怕是这次相亲又要吹了!另一边,距离几里以外的富人区别墅门口,停了辆劳莱斯豪车。满头银发的老头将拐杖往地上一丢,就彪悍地拖着个接近一米九的男人往车上推。“我可不管,这一次你必须得跟罗家小姐去见个面!你也老大不小了,都快三十岁的人,天天在外面瞎跑,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爸都会打其他小孩了!”老头子瞪着眼,被拖着的男人高大精壮,身着裁剪合度的衬衫长裤,休闲而不乏尊贵气质,此刻却被老头狼狈地拖上了车。陆子奕扒拉着车门,连忙讨饶:“爷爷,我怕你了行不!你有心脏病就赶紧回去躺着耒阳城市论坛,我去还不成?”“哼!你也知道我有病!老爷子怕活不了多久,看不到曾孙,我怕这家业以后没人管,你天天跟赵鼎孙那小子混一块儿,指不定哪天就出柜了,我不放心!”“……”陆子奕眼角抽了两下,只能安抚了老头几句,然后就上了车。男人踩着油门驶出了小区,一只手揉着太阳穴,只觉得头疼地很——这次他得想想杰睿学校,怎么解决那个相亲对象罗小姐?叹了口气,陆子奕往老爷子给的地点去。H市子陵路的轩雅咖啡厅,停了辆的士。“师傅,十块钱。”温婷温和地笑笑,将钱递给师傅以后,往咖啡厅里走。女人的容貌清丽,一身清凉夏装淡蓝色长裙勾勒出玲珑曼妙的身材,长发柔顺,放在女人堆里也算是个出色的美女,只可惜她一瘸一拐的姿势破坏了这份美感。温婷很快就看到了靠窗的位子,坐着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带着金丝框眼镜,目光正好投射过来,两个人四目相对。心中猜出了这就是相亲的对象,温婷步伐有些不稳,走到了男人面前,对方同样也是打量着她,看到她过来,男人的眼中亮了一下,随后看到她的走姿,又皱起了眉头。“你好,我是温婷。”男人表情不怎么好,却还是说了句:“请坐。”温婷施施然坐在了位子上,她也没什么话说,气氛一下子就陷入了沉寂。
第4章 温小浩 男人按耐不住,打破了寂静:“冒昧问一下,小姐这腿是受伤了吗厂窖惨案?”“是这样的,两年前我曾经出过一场车祸,右腿被撞到了,没有及时得到治疗,所以怕是一辈子都这样了。”“我深表同情,但是也请小姐不要隐瞒自己的缺陷,如果知道你残疾的话,我是不会来的了。”男人阴阳怪气地说着,这时候,服务员走过来,男人摆了摆手,“两杯冰水。”服务员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没表现太明显,记下了单子后,扭头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温婷的表情有些不好看汉赋四大家,她知道大姑妈可能希望给她创造机会,隐瞒了她坡足的消息,但眼前这男人也实在是过分,轻蔑之意表现得太明显,还听说是研究生,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服务员端着冰水上来,温婷已经站起身,“先生,你的想法我也了解,所以……”话还没说完,只觉得面前跑过来一个黑影,飞也似得扑了过来——温婷一个惊呼,连忙抱住了那团小身影。抱在怀里的是约莫两岁多年纪的小男孩,略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吹弹可破疯狂太岁,眼睛大大的,虽然眉目还未长开,却隐约可见长大后的帅气逼人,此刻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甜甜道:“妈妈!”“小浩,你怎么来这里了?”温婷责怪道:“这才刚放学,你怎么不在学校等我大明地师!”如果被坏人拐跑了怎么办?!温小浩嘴巴一撇,嘟囔道:“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被爸爸妈妈接走了!”“所以你是自己回来的?”温婷惊讶于儿子的聪慧,才三岁就已经能够自己回家,但随即心中又有些后怕,如果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她可怎么办!“我看到你在和叔叔聊天,妈妈,我是不是要有爸爸了?”温小浩眨巴着黑溜溜的眼睛,有些期待。温婷听到这话,鼻子莫名一酸。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孩子真的很不容易,温小浩从小就很聪明伶俐,怎么会意识不到自己的特别,别人家的孩子都有高大的爸爸保护,可是温小浩没有……儿子表面上什么都不说,温婷也知道温小浩是希望有个爸爸的,可是她怕自己嫁人了,夫家会对温小浩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再婚。温婷刚想说些什么,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已经脸色黑沉:“我不是你爸爸!”男人没想到温婷不但是个坡足,还是个两岁孩子的妈,当初要不是看她照片清纯漂亮,姜逸磊他怎么会浪费的时间和这么一个二手货女人见面?莫名其妙就被陌生小孩叫爸爸,这不就是喜当爹的节奏吗!他好歹也是企业高管,也是不少女人倾慕的对象,哪里愁娶不到老婆!“温小姐,你想钓金龟婿就请另找他人!都是三岁孩子的妈了,还出来到处拈花惹草,我可没兴趣给别的男人养野种!”男人猛然拍了一下桌子,十块钱放在桌面上,“再见!”温婷当即怒不可遏,她可以被人指点,被人骂,却唯独不能忍受自己的儿子受半分委屈。“你说谁是野种?!”温婷拦住了男人:“道歉!”“你神经病啊?”男人觉得对方简直是莫名其妙,无理取闹,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蔡君如,还浪费了十块钱冰水钱和一个坡足相亲,没找这女人要赔偿就不错了,竟然还敢叫他道歉!温小浩看那男人难看的脸色,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男人的恶意,个子小的几乎看不到的小男孩,此刻像是个小大人一样挺身而出,护着妈妈身前,用小拳头捶打着男人的腿,虽然力气小到可以忽略。“你欺负我妈妈,坏人!坏人!”这样一闹腾,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指指点点。男人只觉得面上无光,想想自己浪费掉的金钱和时间,又看看周围人异样的眼神,气得一把就推开面前的母子两——温婷一个措手不及,连带着温小浩也是被推到了,一时间没有站稳,小小的身子踉跄跄往后倒下。温婷的瞳孔猛然缩小,只想着孩子不能受伤害,她急忙朝着温小浩伸开双手,倒下去的时候紧紧地抱住了孩子。她下意识闭上了眼,想着这么一下摔下去,肯定很痛,但她更怕温小浩给摔伤了,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只要孩子没摔着就好。
第5章 重逢 温婷已经做好承受疼痛的准备,却迟迟没有感受到倒在地面上的痛楚,反而被一个宽大的怀抱给拥住了,那是一种男人独有的味道,还有些许尼古龙香水夹杂在其中,有些熟悉——三年前的噩梦,床单上艳红的血迹和耻辱,那个尘封在心底已久的伤口被猛然揭开,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睁开眼的时候,映入视线里的是那张到死都忘不了的面孔,男人的眉目轮廓分明,如刀雕刻的艺术品般完美,浓眉下是一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眸,眼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带着些许邪气,男人长得很显眼,有着能吸引女人的足够资本。扶着温婷的男人,也在这个时候,看清楚了温婷的容貌。此刻,女人黑白分明的水灵眸子充满了惶恐,素净娇嫩的肌肤,小巧的鼻子,红唇皓齿,只是一眼,陆子奕就认出了她。三年的时光并没有在这张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反而增添了几分特别的成熟韵味。陆子奕也是在这家咖啡厅相亲,跟那位罗小姐实在是没有什么话题聊,越发感到乏味的陆子奕,只能后面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准备逃走。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在路上碰见这一幕,当时还没看太清楚,只觉得女人十分眼熟,看到她倒下去的一瞬间,心脏也猛然一动。下意识就扶住了她,当陆子奕看清楚女人的容颜以后,心里头就忍不住暗骂:这该死的女人,可不就是三年前晚上的那个吗!难怪找不到人,原来从C市大老远地跑到了H市,本来在C市找人就不易,连个名字都没有,更何况还是这个偏远的H市?看到陆子奕出现,那个男人一看情况不对,就准备走,一下子就被陆子奕拦住了。“对一个弱女子下手,你是不是男人啊?”陆子奕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冰水还有十块钱,忍不住嗤鼻一笑:“两杯冰水,一个男人的经济和肚量,一眼就看得出来了雪椰。”“该死的,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阿猫阿狗,管那么多事干嘛!”男人有些气急败坏:“我知道了,你们有一腿!”陆子奕眼神一冷,收起了表面上的风轻云淡,整个人如出鞘的刀锋,凌厉逼人。“你,再说一遍?”一字一句,陆子奕眼角闪着杀意。敢冒犯他陆子奕的人,他陆少有一千种方法,让他在H市呆不下去!男方一看陆子奕这气势,细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衣着打扮都不同寻常人,浑然天成的贵气和久居高位的凌然,一向在职场打滚摸索的男人也猜得出来,此人身份不一般,可是他又不甘心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面子!温婷看这情况,心里头有些发慌,她原本只是想让这个男人道谢,并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更何况陆子奕的出现,让她想起了曾经最不堪的过去,她只想带着儿子马上离开!而且,温小浩的身份,如果被发现……温婷下意识就小声道:“算了,就这点事别……”“我的女人,除了我,谁都不能欺负!”陆子奕冷冷出声,一句话说得十分霸道,令周围的看客中的女性不免脸泛桃花,满脸花痴:“哇好帅呀……”咖啡厅里的动静很快就引来了经理,经理挺着个啤酒肚走了过来,满脸煞气,身后还跟了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安,肌肉像是打了气的气球,鼓鼓的。咖啡厅在H市已经算是比较高端的消费,而文艺奢华的装修下,绝非是任何人可以闹事的场子,光是咖啡厅的老板底下遍布的势力就蔓延整个H市,什么灰色场所都不怕打杂,更何况这么一个小场面,轻而易举就能摆平。经理气势汹汹地过来以后,一看陆子奕的脸,整个人的表情就垮了,随后换上一脸讪笑。“陆少!这是咋了?”经理额头上冒出了些许薄汗。这位陆少他可是见过几面郭台成,他曾经在跟着老板外出大型投标房地产的活动中,一睹陆少真容,其陆少的经商手段和阔绰,可是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而这位陆少的底细,他确实半点都不知,只知道对方是个惹不起的大人物。
第6章 想跑? 陆子奕瞥了经理一眼,淡淡道:“你们老板怎么经营得越来越下层阶级了,什么人都能放进来。”经理扫了一眼桌上的两杯冰水,又看看那满脸愤愤不慨的男方,那双精明的小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儿,心中衡量了一下利弊,顿时有个了大概想法。“赶出去!扰乱我们场所的正常秩序!”经理发起号令来,那叫一个气势。“哇霞浦人才网,这男人什么来头,竟然那么有本事……要我老公这么帅气,我可真是想都不敢想。”“这人好像是财经杂志上出现过的,好像是很厉害的来头……”“明星吗?”周围的看客低声窃窃私语,温婷在边上拽着温小浩的手,并不像成为被议论的瞩目点。她左右看了一下,迈着并不方便的双腿就往外走,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可随后,男人一双大手伸过来,按住了女人娇柔似无骨的肩头,陆子奕嘴角带着些冷笑:“想跑?”温婷动弹不得,恼怒地转过身去,一直被拽着小手的温小浩也是眼巴巴地看着陆子奕,忍不住问道:“叔叔,你是我爸爸吗?”温小浩眨着大眼睛,有些崇拜地看着这个气势非凡的男人——这个叔叔把欺负他妈妈的坏人给赶走了,那肯定是好人!对他和妈妈那么好的男人,肯定就是爸爸!温婷顿时一个满脸黑线,连忙捂住了温小浩的嘴巴。陆子奕眉毛微挑,看着这个还不到他膝盖的小鬼,如果不是他发出声音,陆子奕还真会把他忽视掉。小鬼看起来才三岁左右的年纪雷石东,留着比寸头还要长一些的墨发,浓眉大眼睛,小五官特别标致,可爱倒是可爱,可不知为何,陆子奕看着他会有些许说不出的眼熟感。意外的,陆子奕的注意力全部都被这个小鬼给吸引了过去,越看越专注,似乎若有所思。温婷心中的慌乱愈来愈深,她生怕陆子奕盯着温小浩看出什么,此刻的她只想着离开这个地方。三年前的事情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回忆起的,因为陆子奕的出现,令她从一个读大学的花季少女,沦落为到处遭人异样眼神的女人,亲戚和邻居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一个未婚妈妈,过得何其辛苦,她好不容易才把生活稳定了一些,怎么能够允许有人再次来打扰!可同样,也是陆子奕,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她一笔不敢想的天价财富,尽管没有救回母亲,可是剩下的十几万,也足够温小浩稳定上学生活。此刻,陆子奕饶有兴趣地蹲下身子来,看着温小浩。他表面上冷静自若,可心里已经思绪万千,有种说不出的微妙复杂感。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已经有了孩子,难道,她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了吗?不对,这女人似乎刚刚还在和那个男人约会,不像是有丈夫的人……陆子奕越想越眉头紧皱,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因为这个女人一直处于患得患失的心理,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从来都只有他掌控自己情绪的份儿,怎么今天一见这女人,就跟丢了魂儿似的,难以自制。陆子奕忽然想到什么,很快就朝着温小浩问道:“小鬼,你妈妈叫什么名字?”温小浩倒也十分诚实地回答:“我妈妈叫温婷,温柔的温……”“小浩!”温婷猛然喝住了儿子出卖自己信息的行为,伸手拽住了温小浩的。温婷深吸了口气,她发现遇到陆子奕以后,她什么都是乱套了,同样的,她也害怕三年前的事情再次被提出来,温婷犹豫了几秒,才鼓起了勇气,咬咬牙。“这位先生,谢谢你替我解围,我还有事,该离开了。”温婷十分礼貌,疏离得仿佛陌生人。陆子奕眉毛微挑,语气有些不悦:“你想装作不认识我?”“先生,你在乱说什么。”温婷表面上的冷静淡漠,心底已经惶然,她拽着温小浩的手就准备离开。陆子奕已经气笑了。好,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是好极了魂回大清,当初在他身下哭泣求饶的女人,现在敢跟他说,不认识?陆子奕还想跟上去,边上人群中冲出来一名面容精致的漂亮女子,一把拽住了陆子奕的胳膊。“陆少,那个女人是谁啊?”罗楚楚瘪着嘴巴,醋酸味儿极浓。
第7章 相亲失败 借口去洗手间的陆子奕走了以后,她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他,才意识到陆子奕可能早已逃走!匆匆离开位置,没走几步就看到陆子奕竟然在这里跟刚刚那个带孩子走的女人牵扯的不清不楚的!罗小姐有些恼火:“说好的去洗手间呢,你跟那女人是什么关系,你竟然把我晾在座位上那么久,信不信我告诉爷爷去!”陆子奕看都不看罗楚楚一眼,只想着追温婷,可偏偏女人如八爪鱼似地缠在男人身上,别看她身材纤细曼妙,可是那力气是一点都不小,甩了半天都甩不开。看着温婷母子两终于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以后,陆子奕表情越来越难看,终于忍不住暴怒吼道:“滚开!”……H市某处街道服装店。温婷满头是汗,带着儿子回了店里头,心脏一直噗通噗通地剧烈跳动着。她到现在也无法相信,竟然会再次遇见那个男人!她该怎么办?装作不认识就可以忘掉曾经的过往吗?就在温婷痛苦非常的时候,大姑妈迎了上来,殷勤地追问今天的情况:“那个相亲对象怎么样?你倒是说说,哎这脸色,我都不敢问你了,我问温小浩去!”大姑妈转头去问温小浩,小鬼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说:“那个叔叔是坏人,我不要他当我爸爸。”“小家伙还挺聪明,知道相亲对象是你以后的爸爸。”大姑妈笑了笑:“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够了!”温婷有些烦躁,她揉了揉太阳穴,竭力让自己心平气和:“姑妈,我知道你操心我的事,但是感情的事真的急不来,我也不想再相亲了,我只想好好把温小浩养大,别的我真的不想。”“你这是什么话……是不是那个男人嫌弃你?哎呀,温小浩跟着你,那男人肯定也看见小浩了……”大姑妈仔细琢磨了一下,就大概猜出来了。隔壁出来洗菜的邻居少妇扭着腰,听到大姑妈和温婷的说话声,顿时了然。少妇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这次相亲又不成功啊?我说就她那样一坡足残疾人,还带着个拖油瓶,谁敢要她哟!”少妇也是卖服装的,就在温婷隔壁开店,但是品味没温婷的高,平常生意也没温婷那边好,再加上温婷生了一张俊俏脸蛋儿,连自家男人也经常凑温婷那里,给腿脚不方便的温婷帮忙搬货。她看在眼里,早就记恨了很久,一逮到机会就拐弯抹角刻意嘲讽。温婷不想因此跟邻居发生矛盾,在这儿做事,天天吵架也不是道理,所以都当成没听见,可这少妇还以为温婷好欺负,这几年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这个时间点儿,买菜回来的亲戚邻居们,带着孩子的,都回来了。看到少妇又杵在人家温婷大门口说事儿,一个个凑了过来围观。其中一个大妈是住在对面街上的,道:“我说大婶子,这次相亲怕是又泡汤了吧?看温婷这小丫头也是挺勤快的一人,不如就给我家当儿媳妇吧!”边上一妇人提着一篮子菜,啐了一口:“黑心货儿,你儿子都三十五了还天天在外面吃喝嫖赌,你也好意思跟人家姑娘说!”“那有什么差的,温婷都快三十的人了,她还带着个孩子,我都没说啥呢。”“人家好歹也是读过大学的人,你儿子小学都没毕业!真有脸说差不差的!不过说实在话,带着个孩子的确不好嫁人……”……大姑妈在边上听着也没说话,她瞥了一眼温小浩,拉着温婷往角落里走。“妹子,你也别怪我多嘴,这女人啊,终究还是要找个男人过日子,现在温小浩还小,你带着个拖油瓶也不好嫁人,你姑妈我儿子也年纪大了,一个人生活也孤单不如你就把温小浩给我当孩子养,以后你嫁人也好嫁,毕竟夫家是很难接受别人家的孩子……”一向文文静静的温婷脸色骤然恼怒:“你别说了!”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