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慰问孤寡老人为什么很多人在教会受伤?-空中神学

为什么很多人在教会受伤爱在泉城?-空中神学


“基督徒式”的问候:“平安,耶稣爱你,我也爱你!”
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一家教会时,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就像一个流浪多年的儿童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家,即将见到自己的兄弟姐妹般。教会在9楼,当电梯里好几个人一起到9楼停下时,我就想到他们肯定也是来这家教会聚会的,我微笑着特别想跟他们打个招呼。可是看着他们面无表情的样子,我把这声招呼吞进了肚子里。
当然,我没有猜错。他们都走进了教会,我也跟着进去了。接待的同工特别热情,因为我是第一次来,还特地给我倒了杯水,瞬间电梯里那一丝失落也消退了,感觉很温暖。聚会开始时,有互相问候的环节,就是跟前后左右的人说:“平安,耶稣爱你,我也爱你!”无论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当时的确有一家人的感觉,我期待着将来能跟主内的家人有更真实、美好的相处,而不用像以前那样,跟人相处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聚会结束后,我跟着几位弟兄姐妹来到电梯口,想打个招呼。刚才明明还互相握手或拥抱着说“耶稣爱你,我也爱你”的人,现在却变得好像陌生人一般。我再次把招呼吞进了肚子里。
多次聚会后,我发现,原来有一种基督徒式的问候叫“平安,耶稣爱你,我也爱你!”
慢慢地我知道了:并不是基督徒的每个拥抱都是有温度的,只有主的怀抱永远温暖!
“基督徒式”的相处:从美好到破碎
刚信主时,带领我信主的姐妹再三叮嘱我:“你在跟主内弟兄姐妹相处时,一定要摆好心态新子憧,不要抱过高的期待,因为基督徒也是罪人。”我当时有些不解,因为在我印象里冯绍锋,基督徒是一群满脸笑容、宽厚温和、纯洁无害的人。
当然,这个印象很快就被破碎了。跟大部分非信徒的相处是,一开始不好相处,相处久了,彼此熟悉了,渐渐变得好相处了;而跟基督徒的相处是,一开始特别好相处,个个都面带笑容,相处久了,彼此的罪显露出来,就变得不那么好相处了。
很多基督徒会很轻易地原谅非信徒的伤害,却对信徒的伤害耿耿于怀;有很多基督徒对非信徒百般温柔,对信徒却万般苛责。我们总想做世上的盐商踪谍影,却在家人面前失去了盐味;我们总想做世上的光,却把阴影投给了家人。
我时常能在基督徒的微信群里,看到一些服侍多年的同工们彼此指责,甚至谩骂金万维官网。有个姐妹跳出来喊道:“你们信耶稣信得连爱心都没有了吗?!”我默默地说:“我们不是信耶稣信得没有爱心了,而是我们信耶稣信得不够昧宠,没有流淌出他的爱,才缺乏爱心,以致彼此伤害连珠铳。”
后来,碰到很多弟兄姐妹跟我谈心时说自己很害怕去教会,因为曾经被教会的弟兄姐妹伤害过,很恐惧。我安慰他们道:“基督徒也是罪人,互相伤害是难免的,但是主却为我们这群污秽不堪的人死在了十字架上,这岂不证明了主爱的伟大吗?没有人是可以一直依靠的,只有主是我们永远的磐石。我们去教会,不是为了享受基督徒的爱,而是为了敬拜我们的神。”
我知道,自己的安慰是多么软弱无力,但是,神借着这些破碎的关系,让我看到了神的完全。
“基督徒式”的安慰:以圣经为砖头,“拍倒”你的软弱
电影《心灵捕手》中肖恩对威尔说:
问战争,你会说莎士比亚的话——“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没接近过战争,从没把好友的头抱在膝盖上,看着他吐出最后一口气;问爱情,你会引述十四行诗,但你从没看过女人的脆弱,她能以双眼击倒你,感觉上帝让天使为你下凡……你不懂得失去,唯有爱别人胜于自己才能体会。”
看到这句话时,我深感惭愧。我也是这样的人,安慰别人时常常侃侃而谈,能说出一大堆道理,然而,我的内心并没有那么爱他们,无法走入他们的心。慰问孤寡老人
我也曾在软弱、痛苦时跟身边的基督徒朋友倾诉,很多人会说出一大段众所周知的经文,甚至有的人会摆出一副长者的架势,严厉地引出某段经文,说:“你的状态是不讨神喜悦的!经文上说……”我惊讶地望着那双冰冷的眼睛,感觉自己正在遭受“真理的审判”,心想:“难道你从来不会软弱吗?”从此恺撒暴龙兽,我再也不想找她倾诉衷肠了。
当别人软弱时,我们可以大声叫嚣着:“你当刚强壮胆!”当别人哭泣时,我们可以冷静地告诉他:“要常常喜乐!”当别人犯罪跌倒时,我们可以举起圣经,找出几节教导的经文丁晓君。然而,如果我们以圣经为砖头,想拍倒别人的软弱时,往往会不小心拍倒别人王蒙徽,我们的存在就像一种威胁同居牢友,一种定罪,不会让人觉得宾至如归。
遗憾的是,有很多弟兄姐妹会不小心陷入这样的光景中,常常用“属灵的尺子”丈量或敲打软弱之人,而忘了,我们的主“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林前1:27)。
我听一位传道人说,汶川地震的时候,他们教会有些弟兄姐妹去灾区传福音,很多弟兄姐妹却作了不好的见证。因为他们对那些受灾的民众说:“你们赶紧信主吧,末日到了!如果不悔改,死后就要遭受审判,会下地狱的!”对于刚刚失去亲人的灾民来说,这句话就像要把那些刚刚死去的亲人打入地狱的鞭子般,让灾民们非常愤怒。讲这段话时我的僵尸女友,那位传道人满面愁容,让我仿佛听到了主耶稣的叹息。
《负伤的治疗者》中说:
对于处在患难中的人而言谢水平,最受不了的应该就是他者居高临下的态度了。基督徒牧养事工的悲剧在于僵尸海狸,很多人处在心灵匮乏时,很多人期待专注的聆听、鼓励的话语、宽恕的拥抱、坚定的握手、温柔的笑容,甚至是无能为力的真诚歉意。……
学做基督式的牧者:负伤的治疗者
如果不能全然委身、全情投入,如果不能亲自进入他人的痛苦处境,如果不敢冒受挫、受伤,甚至是牺牲的危险,就无法给出切实的帮助铃科百合子。
基督徒牧者自始至终就是要为他人舍己。除非我们认清,真正的殉道是与哀哭的人同哀哭、与喜乐的人同喜乐……
有谁能从一所烈焰熊熊的房子救出一个孩子,却无须冒烧伤的危险?有谁能聆听一个孤独绝望的故事,却无须承受同样的痛苦?
——《负伤的治疗者》
的确,没有人能不走进苦难休丹西,就能超越苦难。
主耶稣是负伤的治疗者,他为了承担我们的罪恶,被钉在十字架上痛苦难耐,仍然拒绝旁人为他送上的止痛的醋。因为他要亲自体察痛苦的滋味,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说:“上帝只是高高在上的神,怎么知道人间的痛苦!”
为什么很多人在教会受伤?我想,也许是因为我们大多是负伤的伤害者,往往是那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忽略了爱与陪伴,忘记了走入受伤者的心里,品尝他的痛苦,理解他的哀愁,怜恤他的软弱。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内心缺乏爱的活水,我们需要学会做基督式的牧者,做一位负伤的治疗者,深入那些痛苦之境穿越烟壶,担待彼此的软弱,共同面对至暂至轻的痛苦。
我曾经是一位在教会受伤的人,也是一位伤害别人的人,但当我看完卢云的《负伤的治疗者》时,感觉神的爱深深地触摸了我。这本书让伤害人的与被伤害的和好;让安慰人的与被安慰的在爱中相遇;让牧者与羔羊彼此找到。
曾经我害怕无法承受弟兄姐妹之间的伤害,而逃避教会的服侍爱啦啦海楠,画皮姐而这本书给了我力量。我愿意向主耶稣学习刀锋爱痕,做一个负伤的治疗者。我愿意勇敢地面对别人的软弱、自己的软弱,我愿意深入所有绝望之境,寻找真理的阳光。
是的,主啊,我愿做你受伤却温柔的手,被你差遣、使用!
带希望入人群中主 告诉我如何付出我的关怀将温暖带入世界我看到灵魂中的忧伤孤独中人的心在角落颤抖
差遣我 差遣我 我愿付出我所有差遣我到需要你的人群中充满我 充满我 用你爱来充满我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
主 告诉我如何献上我的生命带希望入人群中主 告诉我如何付出我的关怀将温暖带入世界我看到灵魂中的忧伤孤独中人的心在角落颤抖
差遣我 差遣我 我愿付出我所有差遣我到需要你的人群中充满我 充满我 用你爱来充满我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
差遣我 差遣我 我愿付出我所有差遣我到需要你的人群中充满我 充满我 用你爱来充满我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
我看到灵魂中的忧伤孤独中人的心在角落颤抖我看到灵魂中的忧伤孤独中人的心在角落颤抖
差遣我 差遣我 我愿付出我所有差遣我到需要你的人群中充满我 充满我 用你爱来充满我
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赞美诗《差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