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意外泰剧为什么男人总想睡不同的女人?-女人爱读书

为什么男人总想睡不同的女人?-女人爱读书


“哒哒哒”高跟鞋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大厅内有节奏的响起,被擦拭的宛如镜子般光洁亮丽的地板反射出女人的身影,她穿着一件水红色的长裙,脚下踩着一双裸色的细跟高跟鞋,修饰的她的双脚格外小巧。
何奈奈踩着一双她从不舍得穿的高跟鞋,别别扭扭,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金碧辉煌的走廊,金碧辉煌顾名思义,不论是酒店的外面还是走廊亦或是酒店的房间内部,都以金黄色为主。
何奈奈走出电梯,金色灯光的照射下,她的背影格外迷人,神秘。
直到她走到走廊的尽头,看着面前写着9999的房间,红唇轻吐一口气,深呼吸。
金碧辉煌有着严格的会员制度,能够随意出入金碧辉煌的人非富即贵,而面前的这个顶级套房,是整个帝都最昂贵的套房。
传言能够在这里住一晚上的人,要不就是富可敌国皇冠家族,要不就是身份显赫。
而今晚住在这里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何奈奈不禁苦笑,自己好歹是个大小姐,而现在沦落至此却还在关心这些,都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如今何奈奈全是切身体会到了。
脑海中浮现出几个小时前向儒说的话——
“奈奈,我们分手吧。”
何奈奈无语看了向儒五分钟,她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我,可是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父母相继离世,她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唯有向儒,可是现在,就连他也要抛弃她。
向儒抬眸看着她,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说话的语气也充满距离感的冰冷,“我爱的人不是你。”
何奈奈听到他的话如同被五雷轰顶,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倒退了几步,她苍白的笑了笑,眼眶泛着红,眼泪在眼眶中徘徊,“你……你在开什么玩笑?我等了你那么多年就是等你来娶我啊?向儒你不要闹了好不好,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你知道我……”
“够了!”向儒大声的吼了一声,语气之中满是不耐烦,眼神带着厌恶的看着何奈奈,“接受现实吧。”
“既然你说你不爱我,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订婚?”即便向儒如此残忍的对待她,他所说的话,足够让她的心鲜血淋淋,她仍旧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当初和你订婚是因为我们两家是世交,你我都知道我们两个不过是家族联姻的工具。”
世交?!
呵呵,当初是谁要和他们家结亲决战坦克,又是谁利用她未婚夫的身份接管了公司,并且将她父亲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吞并,还将她名下的股份转到自己的名下!
如果这是世交,那还真是让她长见识了。
“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后补偿。”
向儒将一个文件袋给她,何奈奈不用想也知道未名交友,这里面是什么。
她很想象小说中描写的那些,潇洒的把这些钱扬在空中,然后再狠狠地甩他一巴掌。
可是身临绝境的她除了接受还能做什么呢?
何奈奈看着面前的门,只要自己顺利的潜了这里面的人,那么她就能死而复生,属于她的她都能夺回来!
不管住在这里的认识谁,不论老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何奈奈的美眸中深处浮现出了一抹坚定,深呼吸,红唇勾起一抹妩媚的笑容,抬手拨了拨了拨脸颊一侧的大波浪乱发陈德宁,姿态风情万种。
她抬手准备按门铃,甚至想好了一会的说辞,谁知,手刚出碰到门,却发现门竟然没有锁,眼眸中快速闪过一丝诧异。
她扭头看了看四周,轻轻的推开门,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甚至阳台前的窗帘也拉的密不透风,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何奈奈的第一反应便是,难道是自己花钱买的小道消息出错了?!自己被人耍了?!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如东教育网,何奈奈眼底飘过一丝光芒。
踮起脚尖蹑手蹑脚的靠近浴室分镜头稿本,浴室的门缝里透出一起光亮,偶尔有影子从里面折射出来。
何奈奈趴在门墙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然后手握着门锁,另一只手准备伺机关上浴室里的灯。
吸气,呼气大妞范官网,吸气,呼气……
手用力的“啪”的一下关上了浴室的灯碎丹青,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扭开了门锁,推门而入,一切都如同何奈奈心中所想的那般顺利。
唯一不顺利的便是迎面一个物体快速的飞向她,让何奈奈猝不及防的迎了上去。
“滚出去!”冰冷的声音在浴室里响起,让人不由得一哆嗦。
何奈奈甩掉头上的浴巾,恶狠狠的丢在地上,丫的,还是个暴脾气,现在是非常情况,哪里还管那么多拉加贝尔,成功与否在此一举,不成功便成仁。
何奈奈如同饿狼一般扑了上去城市判官,迎面一个东西砸在了何奈奈的头上,她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只听高跟鞋细又高的跟与湿滑的地板发出尖锐的摩擦声,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向前栽了过去。
“哐当——”一声,然而何奈奈却没有感受到半点疼痛,头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她下意识的抬起头,想要看清情况,可是整间套房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只是双手能够感觉出这个男人结实的手臂以及光滑紧致的肌肤。
何奈奈勾了勾唇,看来自己遇上的是个上等的货色,今晚就他了!
说时迟那时快,何奈奈虽然穿着高跟鞋但是微微踮起脚尖才能勾住男人的脖颈,双臂一旦勾住了男人的脖颈,便将自己的红唇凑了上去。
然而男人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将她撂翻在地,何奈奈猝不及防的被撂翻在地,从臀部开始感觉浑身酸爽亿库教育网,五官也痛的拧成一团。
不等她惊魂未定,男人伸手直接抓住了她的长发朝日电视台,没有半点犹豫的拽着她的长发向外拖,如同再丢垃圾。
何奈奈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要被掀开了,眉头紧皱,双手本能的去撕扯男人的手。
然而,何奈奈越是拼命的挣扎,男人越是用力,何奈奈头皮如同数万针扎。
求生的本能哪里还让何奈奈考虑那么多,也顾不上男人撕扯的她的头发有多痛,转过身,抱着男人的腿用力的咬。
男人没有想到何奈奈会如此生猛如此慓悍,没有丝毫的防备,意外泰剧手下意识的松开,双手用力的把何奈奈扯下来。
何奈奈揉了揉自己的头皮,抬脚用力的躲在了男人的脚背上。
脚背上传来尖锐的疼痛,男人痛的弯下了腰,何奈奈抬膝直击男人要害,男人瞬间倒在地上。
何奈奈居高临下的踩在男人的胸膛上,撩了撩头发,单手掐着腰,冷哼道:“好歹你面前的人也是个女人,你不怜香惜玉也就算了,竟然还下狠手!”
地上的男人瞬间身体一僵,大脑空白了许久终极剑道,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尽管房间里漆黑一片李恩惠,可是不用看,单单只是听她说话的声音,他就知道她是谁。
何奈奈在男人的胸口跺了跺,潇洒的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地上的男人坐起身,动作迅速的伸出双手抱住了何奈奈,不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将她扑倒,紧接着何奈奈便感觉到柔软带着一丝凉凉的东西覆在了自己的唇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何奈奈除了瞪大眼睛,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努力的瞪大眼睛想要看清究竟是何方神圣,可是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男人的手在她的身上上下游走,让何奈奈浑身颤栗。
何奈奈开始剧烈的挣扎,奈何女人的力量终究抵不过男人的力量。
完事后,何奈奈的第一反应便是卯足了劲的推开身上的男人,跳下床,双腿不由得发软,猝不及防的栽倒在地上。
刚才男人像是兽性大发,连她的衣裙都扯烂了,何奈奈从床上随手扯了一件衣服,匆忙的套在身上,连鞋子也顾不上穿,站起身,扶着墙赤着双脚跌跌撞撞的逃了出去。
出了套房,何奈奈奔向电梯,来到了一楼的大厅,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身穿男士衬衫的女人想不吸引众人的目光都难。
何奈奈低下头,长卷发自然的披散在她头的两侧挡住了她的脸,她揪着衬衫快速的溜进了一楼的洗手间,走进其中一间文俊英,反锁上门,坐在马桶上,狠狠地吐了一口气,身上也传来酸楚的疼痛,宛如被汽车碾压了一般。
她低头看了一眼穿在身上的衬衫,傲慢的伸出双手抓了抓自然披散着的卷发,穿成这幅样子怎么出门啊,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
视线触及到自己赤着的双脚,整个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己怎么把鞋丢了呢?!
那双鞋子可是“叔叔”送给她的,何奈奈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把鞋子拿回来。
可是回去了,自己还能回来吗?
自己可是攻击了那男人的要害,要知道,能够住进那套房间的人都是帝都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可以说打个喷嚏帝都都要跟着颤一颤。
她原本想今天捞个金主当靠山,这下好了,不但把人给打了,估计今天晚上的付出都是徒劳。
站在要是自己回去找鞋子,岂不是自寻死路!
可是不回去,何奈奈又心有不甘,那双鞋子她还是头一回穿,表姐可是心仪那双鞋子许久了,要不是自己藏的隐蔽,只怕现在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何奈奈想了想最终决定要把鞋子找回来,她走到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双手捧起清水卸掉脸上的浓妆,镜子中浮现出一张娇俏可人的脸庞,她抬手把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髻。
与此同时金碧辉煌的大厅,迅速的被一群黑衣人占据,他们迅速的封锁了大门,只许进不许出。
并且逐个排查了所有能够躲藏的地方,当然洗手间也在其中。
突然,洗手间的门被打开,冲进来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大被同眠,门口负手而立站着一个像是管家的男人,那人看了看何奈奈身上的着装,“请问是何奈奈小姐吗?”
何奈奈来着面前这一群女洗手间的不速之客,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是。”
“我是奉我们总裁的命令特地来找您的,现在麻烦您随我们走一趟。”
不等何奈奈做出任何反应,两名保镖走上前架着何奈奈就往外走。
“哎,喂,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带我去哪!你们这是赤裸裸的绑架,我要告你们——”何奈奈的喊叫声在安静的大厅里回荡。
何奈奈站在几乎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要找她!
总裁听听这个称呼就不是什么善茬,她要是去了还能活着离开金碧辉煌嘛!她又不傻,打死也不能去。
“请问您可还记得乞丐小叔叔?”为首的男人走进电梯说了这么一句话异世龙神。
何奈奈愣了愣,什么乞丐小叔叔,要说小叔叔她还知道,这些年“小叔叔”时常给她送一些东西,只可惜那些东西现在不属于她了。
电梯打开,何奈奈被“送”到了才离开不久走回来的房间门口。
房门没有上锁,为首的男人伸手一推便推开了,他现在一旁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我们总裁在等您,您请进。”
何奈奈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心脏怦怦狂跳,双手不自觉的收紧,握成拳头,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了套房,如果细看会发现,她的腿轻微的颤抖着,迈着的步子也不扎实。
房门落锁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何奈奈浑身狠狠一哆嗦,心跳剧烈加速跳动,让人内心的紧张程度迅速飙到最高。
房间里很安静,即便她光着脚也能听到走路的脚步声。
与刚才漆黑一片得房间相比,此时房间顶部的水晶灯散发着光亮,让何奈奈可以清晰的看到房间里的装潢布置。
奢华,精致,就如同酒店的名字金碧辉煌。
何奈奈注意到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背影被灯光拉长,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落地窗外是繁华的帝都,车水马龙的街道,他俯瞰夜景,如同上帝在俯瞰他的世界。
何奈奈单单只是看了一眼男人,心尖猛地一颤,面色染着一抹酡红的低下头,双手揪着衣摆,咽了咽口水,小声没有底气的说,“先生。”停了好几秒钟连忙补充道:“你好,我是何奈奈。”
何奈奈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心里反而更加的紧张,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房间里静得让人感到压抑,呼吸声都是那么的清晰。
男人没有转身,依旧背对着何奈奈,只是男人的视线落在玻璃窗上映射出的画面上,看着玻璃窗上那个紧张到有些不知所措的身影,唇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脑海中回想的是在浴室里发生的那一幕,她抱着自己的腿狠狠地咬了一口,泼辣的大骂。
无论何时她的声音他都忘不掉,忘不掉那年寒冬之中教他堆雪人的小女孩。
“浴室里有衣服,换完后我们谈一谈。”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何奈奈从小学习音乐,常年听着一些动听的声音,耳朵自然也变得挑剔起来。
可是这个男人的声音让何奈奈听了后,全身不由得颤栗。
何奈奈听了男人的话,暗道一声不好!
眼前这个男人果然是来报仇的,谈一谈,谈什么?是想谈赔偿的问题吗?
何奈奈背后冷汗直冒,自己现在本就身处绝境,一无所有,本来是想找个金主助自己一臂之力,这下好了得罪了人还面临着赔偿,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何奈奈抿了抿唇瓣,心里暗想,或许这件事情还有补救的可能呢,刚才他说“谈一谈”,或许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还有商量的余地。
她依旧低着头,说话的语气不似第一次来时那么的底气十足,小声的嘟囔道:“先生我当时也是一时情急,完全是本能的求生反应,您能不能……”
“你想得到什么?”男人打断了何奈奈的话。
何奈奈愣了愣,随即很快回过了神,连忙摇头,“只要先生不追究我的责任就好。”这会儿,韩泰善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来时打得如意小算盘,眼下保命要紧,而她绝对不能死!
她绝对不能让那些看她笑话的人如愿!
何奈奈抬眸,小心翼翼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粉唇微微撅起,小声的嘟囔:“您也不至于那么小气吧,再说了你也不亏好不好,我第一次没了都还没说什么呢……”
男人听到了何奈奈的话,手不禁一抖,手中端着的红酒杯,瑰丽色的液体晃了晃,溅到了男人的指尖。
他自然知道她是第一次,当她匆匆逃也似的离开,他打开灯,便注意到了,白色床单上宛如红梅般的落红。
他激动奈奈的第一次给了他,他气愤如果今晚在这里的人不是他,那么她该怎么办!
“换完衣服我们好好谈一谈。”男人好脾气的再次重复刚才的话。
何奈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不太好,索性转身换衣服。
再次出来的时候,男人不再是背对着她,而是坐在沙发上,他靠在座椅上,手中摇晃着酒杯,白皙的肌肤和瑰丽色的液体行程鲜明的对比,动作优雅高贵。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沉稳内敛霸气。
一双黑亮深邃的眼眸盯着手中的红酒杯,修长的手指扶着额头,单单只是一个侧脸,足以让他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
何奈奈参加过许许多多的宴会,可以说帝都相貌极佳的男人她见的多了,可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只是一个侧脸足以让其他人作为他的陪衬。
何奈奈慢吞吞的走过去,男人说道:“坐下吧。”
她像是一个得到命令的洋娃娃一般,乖巧的坐下。
“几年不见,奈奈不记得我了?”男人抬眸望着何奈奈,眼眸深处浮现出了一丝柔情。
何奈奈愣了愣,眨巴了几下眼睛,视线和男人的视线无意间撞到了一起,男人的眼眸宛如黑色的漩涡,她迅速的低下头。
贝齿咬着唇瓣,努力的思索着眼前的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可惜,她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来,但是有不好意思说自己不认识他。
男人勾唇浅笑,“堆雪人。”沉默了没有一秒钟补充道:“乞丐叔叔。”男人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期望。
“哦~”何奈奈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讪讪地笑道:“没想起来,不认识,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男人并不气馁,温柔的笑了笑,“没关系,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
其实顾情深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当年他们只是一面之缘,后来他经常给她寄很多东西,但是从未见过面。
“对于刚才的事情,不知你打算怎么办?”顾情深望着何奈奈,浅浅的双手搅动着衣角。
何奈奈眼皮跳了跳她就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抿唇思索了半晌,噘着嘴嘀咕,“那个…您又没受伤,我的第一次也没了,您又不亏,亏得是我好不好……”
“我也是第一次。”顾情深打断了何奈奈的话。
何奈奈,“……”
“既然我们发生了关系,就要对对方负责,所以……”
“我们结婚吧!”
何奈奈目瞪口呆的望着顾情深,她反应了好一会,站起身,扯着嗓子喊道:“结婚?!”
开什么国际玩笑,她可是准备进军歌坛的,要是结婚了很有可能影响发展的,更何况她都不认识这个人怎么能稀里糊涂的就结婚呢,那可是终身大事啊!
她可不想什么都没捞到,还混个二婚的头衔。
“我把第一次给了你,你不应该对我负责吗?”顾情深有着受伤的望着何奈奈,那种眼神好似再说你伤害了我。
倾城唇角抽了抽,我靠,恶人新告状!
“你我素未谋面,你是把第一次给了我,但我也给了你了呀,咱俩这也算是互不相欠扯平了。”
顾情深有些失落的低下头,语气沮丧地说道:“我以为你需要一个靠山,看来是我错了。”
何奈奈听见了立马来了精神,男人所说的不就是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吗!
父母突然离世,自己被寄养在叔叔婶婶家,未婚夫劈腿宋玉致,那个曾经许诺要娶她的人现在早就恨不得赶紧甩开她,一身轻松。
陪她演了那么多年的情深戏码,现在达到目的了,可不是着急的赶紧把她踹开吗?谁愿意跟一个拖油瓶在一起!
顾情深看到何奈奈考虑的神情,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点击下边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长按二维码关注“小说入口”服务号搜索书号5132继续阅读!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即刻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