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悔恨的诗句为什么要去漠河找北,这是我听过最胡说八道的答案-镇在行走

为什么要去漠河找北,这是我听过最胡说八道的答案-镇在行走


(本文图片由同行小伙伴提供)

在每天平均气温都低于零下20度的地方呆了9天,回到这座城市的第一件事不是写游记,而是照镜子。
书上说,如果环境的温度足够低,一个人的身体就会被逐渐冷冻而停止衰老。可惜我在镜子里看到的,并不是一张和我离开时同样年轻的脸。
但我确实觉得自己的年龄变小了,毕竟在那些日子里,我这样一枚饱经沧桑的大叔天天被冻得跟个孙子似的。
虽然漠河这座极北之城并没有用它习以为常的万里晴空和深邃星河迎接我们的到来,但我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一次旅行。
当你走在漠河的土地上柑橘凤蝶幼虫,偶尔一阵风吹过,你刚准备缩起脖子,却发现它的光顾并不是为了带走你身上的温度和记忆,而是留下来,细细雕琢着你的头发、你的眉目。它让你的发型变得立体,变得更加富有层次感,也让你的眉目,穿透凝结的冰雪折射出迷人的深情。
于是,我仿佛看到周围的每个人,都因为来到漠河而重新定义了自己的颜值巅峰。
而在我的人生里衙内当官,还有一种快乐叫做:这个世界是白色的。在白色的世界里行走,可以深一脚,也可以浅一脚;可以走一条直线,也可以随意绕几个弯。但无论你怎样行走马大姐新传,周围的色彩始终都只有一种简单的颜色,于是心情也变得简单,仿佛整个世界都一无所有,只剩下简简单单。
所以我没什么遗憾,尤其是这一次召集的小伙伴都非常的知书达理,对我言听计从,即使被我随意糟蹋,也始终保持温顺,不知反抗为何物。
很高兴与他们同行。

漠河站的合影

按照惯例,我先介绍一下即将在我的游记里登场的小伙伴们。
陆大哥和周大哥
没有照片,虽然他们属于镇团之宝,而且都不是第一次参加我组织的活动,但每次都被我完美忽略。下一次遇见,我要对他们说声抱歉,原谅我这样一个重色轻友的人吧。
鱼和喵
难以置信,三个月前他俩还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而如今他们唯一的两次见面机会都是我创造的。从天朝的最西北到最东北,我甚至有预感自己可能很快就会为他们创造第三次见面的机会。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的关系,但我能感觉到,喵最美的照片都是鱼拍的,而只有鱼,能拍出喵最美的样子。

十七
三年未见,她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在旅途中彻底放空自己的宝妈,每天都要向我们抛出终极三问: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我要去哪里?不过也因为这些问题,让我们看到她身上依然存在着满满的少女感。

小钰
我被这个天津妹子深深地圈粉了,从加入队伍的第一天起她就始终自力更生、自娱自乐,完全把我这个领队当成了摆设。更不可思议的是,经过短短几天的相处琉星吧,我还莫名地喜欢上了她那粗犷又带劲儿的天津话,只是很遗憾,像我这样有一颗少女心的人永远学不会。

卞经理
我曾以为,这样一个带有七分痞气三分洒脱的妹子,只会在电影里出现。当她风尘仆仆地从无锡赶到南京,要和我搭乘同一趟航班,只为在三万英尺的高空里尽情地调戏我时,其实我心里是满怀期待的。但现实是,旅途全程我们几乎都在睡觉,大多数时候一起在睡,偶尔睡在一起,因为座位靠得太近了。

为什么所有的妹子都是这个动作,无差别攻击吗

从哈尔滨前往漠河,有两种交通方式:飞机或者火车。如果选择火车毒液蛮王,不用担心买不到票,你和漠河之间,只隔着一个黄牛。
一出漠河站,就看见地接韵哥举着“查兄贵宾团”的牌子在迎接我们,连忙上前紧紧握住他的手,激动地对组织上给予的关怀表示感谢,韵哥则微微一笑,先礼貌地向我们致以了简短的欢迎辞,随后邀请我们坐上静候多时的加长版豪华专车……不好意思,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其实我们只是默默地跟着韵哥上了一辆普通轿车。
漠河只是一座小县城,旅游路线非常单一,3天2晚的行程已绰绰有余。况且,大多数人去漠河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为了找北。
这样一个简单而美好的愿望,让人在这一片冰冷的世界里感受到了一丝温柔,毕竟在以往的生活里,你找不到对象,找不到减肥的动力,找不到一夜暴富的捷径,但至少可以在漠河找到北。而当你到达了北,就意味着你离南(难)越来越远了,从此可以无问西东,只问自己穿了几条秋裤。

漠河全景

第一天的找北行程,因为刚经过15小时的舟车劳顿,所以我只选择了有代表性的3个地方:九曲十八弯,白桦林,龙江第一湾。
观看九曲十八弯全景,即使登上5层楼的观景台,也只能看见一条时断时续、弯弯曲曲的白色丝带,隐藏在片片枯黄的树林里,延伸到看不见的天际李妍度,直到没有人的眼里能装得下它,所以,其实可以不必靠近同福三队。
让人惊艳的反而是龙江第一湾。
观看龙江第一湾是体力活,需要攀登一级,一级,又一级的木栈道,全程大概需要30分钟到一个小时,不过是值得的。即使数十米宽的河面在整个冬天因为被冰雪所覆盖而显得异常平静,却让人不住地幻想,到了花红柳绿的季节,在这个360度的完美回旋里,那奔腾的流水究竟演绎着怎样的一副迷人风景。
至于白桦林,我觉得无论你到哪里,所有叫白桦林的景点都可以不用去,因为有白桦林景区的地方,方圆十里内处处都有白桦林,随意挑选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体验会更好,除了没有到此一游标识的“白桦林”3个字。
相信我,只有这样,你才能在下午四点的天黑前来到“中国最北点”的石碑,看清那些争先恐后穿着比基尼拍照的妹子们韩志胤。
行色匆匆中,我们到达了第一天的终点北红村,这是一个非常惬意的夜晚。俗话说:两亩半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住进温暖如春的香香客栈,我莫名地感到意气风发:热炕头既然已经有了,其他的还会远吗?
感谢韵哥没有食言隐秘女人心,赠送了我们一场篝火,小伙伴们点燃了仙女棒,玩得不亦乐乎悔恨的诗句。而我穿着火红的棉袄,在天朝最北的地方主持了一场篝火晚会。
但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及小钰吸引众人的视线,她换上了超短裙,开启了磨人的小妖精模式,在零下30度的室外,拍了一张又一张疯狂的照片。

九曲十八弯

写着“白桦林”的景区


偶尔才有的光线

一群妖艳jian货



福利来袭

第二天早上的第一件事,是进行我们这次漠河之行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仪式——泼水成冰。
无需言语,眼见为实,照片说明一切。


今天的行程还包括:马拉雪橇,观看冬捕,参观麋鹿部落,圣诞村和北极沙洲黑猫与牛奶。这就是北极村的全部,当地唯一的旅行套餐,家家户户都一样,所以只能在有限的选择里,自己去寻找和发现乐趣。
但幸运的是,我们有韵哥。
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韵哥直接把车子开到了黑龙江上郭圣然,让我们尽情撒野。
黑龙江,一半属于中国,一半属于俄罗斯,所以我们一抬头魏圣美,就能看见俄罗斯的山岗和村庄;迈开腿多走两步,就可能出了国。
这里四下无人,江上的积雪很厚很厚,没有任何痕迹,我们小心翼翼地踩上去,一步一步走向我们的童年。
这一次,宽衣解带的不只是小钰,还有周大哥和鱼。而且,他们似乎在比赛谁脱得快,谁脱得多。最后的结果,我认为裸露上半身的鱼略胜一筹。
当然,和新疆之行一样金亚荣,几乎每个妹子都无法逃脱被我和鱼一起抬起来扔出去的命运。
行程至此,我还想让你了解的是,漠河没有极光,我的心里也没有,但有孔明灯,它的光虽然很小很小,但已足够载着我小小的野心飞向深邃无垠的夜空,去告诉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北极村的那家“最北饺子馆”如果不是土豪千万别去,跨年夜的晚餐,我们不小心点了一条3斤的鲶鱼,花了900块,用真金白银体验了一次什么叫“年年有余”刘玉璞。
带着这样深刻的记忆告别漠河,足矣,李宇菲毕竟每次旅行,如果不发生点事故,我也无法写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继续福利

彩蛋
架不住3个妹子的请求,临时增加了4天行程,租车自驾,扮演一个尽职的保姆兼司机,不写文字,只发照片。
雾凇岛










魔界






长白山

欢迎来到天池,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