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总裁别碰我为什么男人觉得女人第一次的味道特别好?-天一书城

为什么男人觉得女人第一次的味道特别好?-天一书城
汪玲露
昏黄的灯光,为酒吧添了一抹奢靡的色调,烟酒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男男女女,陶醉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饮酒作乐,低声谈笑。
到处充满着暧昧的氛围。
酒吧的高级包厢里,突然传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震惊了整个酒吧的人。
紧接着,一道娇小的身影从高级包厢仓皇的跑出来,没过多久,一群人朝着她的身后追过来。
“快!把那个女人给抓住……”
慕千菡脚步踉跄,时不时地回头望着朝着她追过来的人荒野盛宴。
好吧!她承认她太天真了,听到堂妹跟她道歉,她不仅原谅了堂妹,还听从堂妹的请求来了她在帝皇阁酒吧定下的某个包厢。
慕千菡赶过来了,却不想那间包厢之中根本就不是堂妹袁文会,而是一个富家公子。
当下她就发现不对劲时,那富家公子已经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了。她趁机狠狠地踹了对方的命根子,然后逃之夭夭。
谁知道那富家公子的人马这么多,追得她几乎走头无路了。
她像是困在迷宫之中的爱丽丝,前面漫无尽头的人流,后面是追兵,这眼看就要追上来了。
她可不期望,对方逮到她后会讲究什么风度。想想那有可能的后果,慕千菡就害怕得浑身颤栗。
怎么办?
慕千菡慌张地扫视着周围,情急之下,她随便扭开一扇门躲了进去。由于屋子内乌漆抹黑,一时看不清楚,她的脚步一绊朝前扑了过去。
“啊……”身子失去平衡,慕千菡几乎都可以预见到自己会摔得有多惨。
身子被撞上,没有预期的落地,也没有撞击的疼痛。
慕千菡回过神才发现,她撞进了一堵宽大的男性胸膛天狗食月。慕千菡慌乱地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一双幽暗深邃的冰眸子告别紫禁城。
泠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而又呆板,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纯白色的衬衣上面的两粒扣子没有扣,微微敞开,壮硕的体魄,承载了她的重量。
牧逸风半眯着眼睛盯着这个外来闯入者,一件牛仔裤抱着她那的俏臀,正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上身的衬衣正被拉扯开一半,让她的苏胸若隐若现。
发觉到他的眼神,慕千菡低头看到自己的动作,脸色涨得通红,她七手八脚地想从牧逸风的身上爬起来,却一个不稳摔了回去,慕千菡红着脸,小声道:“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
她无意识的磨蹭,让黑澈的俊眸越来越灼热水煮鱼皇后,身体某处也开始有反应。他清冷地眼神盯着她,薄嘴唇里发出了一声令人心神荡漾的声音:“嗯。”
“我……”慕千菡刚准备说什么,门外急速逼近的脚步声,让她惊地回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糟了!“
顾不得男人惊讶的眼神,她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然后火烧屁股地包厢里转起圈圈来。
厕所沦陷城中?不行亮居网!太明显!
橱柜?不行!
冰箱?太小!
垃圾桶?钻不进去!
包厢里就这么大,她能躲哪去?完了!她死定了!
当慕千菡急得打转的时候,身后一道灼热的视线跟着她的身影移动,像是野兽盯住误闯入它地盘的猎物。
视线在她的身上上下巡视,嘴边勾着一丝的玩味,她是在找什么?
慕千菡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她遍寻不着藏身地后,她的视线猛然对上了牧逸风的。刚好瞄到他嘴边的笑,他笑什么?
情势所逼,慕千菡决定忽视这个男人的笑,请他帮个忙,当然她只是个陌生人,人家也不一定会帮忙,她总得需要试试全蝎蛇蚁胶囊啊!”那个……先生,这里有没有藏身的地方?“
藏身?她打算把自己给藏起来?牧逸风的眼神在慕千菡的身上扫一圈。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然后听到有人在外面说,“刚才看着她跑进了这个包厢里!”
听到外面的话,慕千菡的身子颤抖地缩了缩。
牧逸风看一眼包厢外,盯着面前颤抖的猫儿,双手环胸淡淡地道:“不想让人发现?”
听到牧逸风的话,慕千菡的心里兴起一丝的希望,她带着水汽的双眸可怜兮兮地望着牧逸风点了点头,“嗯。”
“求我!”牧逸风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
没错,他便是算准了慕千菡很害怕外面的人。
慕千菡回头看一眼包厢大门,她很想拒绝,可是,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最后一方嘉通,她只得咬着嘴唇,看着他:“我……求你……”
对上牧逸风的视线,慕千菡只觉得心中一毛。
牧逸风轻笑着,“过来!”
慕千菡迟疑地站在那里。
牧逸风抬起清冷的眼神,“不愿意就滚!”
慕千菡闻言心中一惊,磨蹭着走到牧逸风的身边,他伸手把她给抱进怀里。
炙热的触感让慕千涵心中一愣,旋即挣扎着想要逃离他的怀抱,“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是你求我的问道引灵幡。”牧逸风右手扣住怀里女人的腰,看似温柔地靠在慕千菡的耳边,嘴里却说着狠栗的话,“再动我就办了你!”
慕千菡闻言,本能地停止挣扎,好后悔啊!刚从虎穴中逃出,又进了狼窝。
牧逸风伸手一拉,将原本随意搭在沙发上的纯手工制作的西装外套罩住她,将她整个包住。
几乎是在同时,砰的一声响起。包厢的门被从外面踢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冲了进来……
牧逸风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他那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底隐约透着寒意。
“滚!”他冷冷地大吼着。
那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他怀里抱着个女人,稳当地坐在沙发上,包厢中散发着点点奢靡的味道,预示着这里正要发生什么,结果被他们给打断了。
其中一个男人很不客气地说:“请把你的女人给我们看一下。”
“滚,不要让我说第三次。”冷冽的眼神朝着男人横扫过去总裁别碰我,淡漠的嘴角冷冷地勾起。
“你最好给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
几乎是在这个男人说话的同时,西装下的慕千菡,双手慌张地动了一下。牧亦风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手正好压在哪里。
“哦?”牧逸风的语气带着明显的威胁意味,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们心中一突,想着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惹不起的人物?
牧逸风隐忍着,天知道表面上他是一片清冷,天知道他的下面已经火热得快要爆发了,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不过,他需要先把这些人给打发。
双方的气氛转为紧绷,此时门外传来急切的声音,打断了这严肃的气氛。
“对不起,借过!”酒吧经理急急忙忙地从门口挤进来,一边拨开人群,将身子挤到最前面,挡在这群男人和牧逸风之间。
“各位,这位先生是本店的贵客,请别打扰他。”经理将那些男人推到一旁,然后才转过身,对着牧逸风歉然地陪笑脸,“是他们弄错了,对不起,先生打扰到您了。”
经理的后背上流着冷汗,这个包厢可是老板亲自订的刘铜锣,老板还在赶过来的路上。他们老板是什么身份,就连这些人上面的头在他面前都不敢放肆,他们竟然敢跑到这里来重庆最高楼,简直找死。
“我们没有弄错,明明看到那个女人跑进来的。”另外一名男子小主地道。
他的话让牧逸风的俊脸上,蒙上了一层的冷萧。
经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朝着那些男人板起脸道:“你们应该明白本店是什么地方,就算是你们的老板牧二少也不敢如此的放肆。”
这个酒吧是帝皇阁的地下一楼,老板是帝皇阁,在华夏没有人不知道帝皇阁老板的身份。也没有人惹得起,就算是身为C城第一家的牧家。
牧逸风才听到‘牧二少’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神不着痕迹地低头看一眼西装下的人。她招惹了牧家的人?他正要找牧家的人,这就送上门来了,双眼散发出凌厉的冷光,“让你们老板过来!”
听到牧逸风突然转冷的话,那酒吧的经理和那些黑衣人同时一呆,对方那种气势和凌厉吓着他们了。
“我……我们老板被送到医院去了!”那些黑衣人蠕蠕嘴巴,之前的气焰一下就消失了。
听到他们说牧二少进医院了,牧逸风冷冽的薄唇吐出一个字,“滚!”
在这些人灰溜溜地离开包厢后,经理才赶忙转身对牧逸风再三说抱歉。
“先生,抱歉打扰了您的兴致,在C城牧家向来跋扈,就这牧家二少,今晚订了个包厢,本来是玩个清纯的妹子的,却不想那个清纯的妹子踢了他的老二,然后逃了。”
说话间,经理还瞟了一眼牧逸风的西装外套下。
看来经理是看出了点什么,不过相比起牧家二少,他更加不敢得罪老板要亲自招待的人。
踢了老二!这四个字成功的让牧逸风全身一紧,特别是西装下面的人,一紧张,手指压得更紧了。
他的嘴角抽了抽,有些不自然地道:“还真的狠啊……”
“算牧二少倒霉了,遇到这么个厉害的女人……”经理讪讪地附和着。
慕千菡猛然发现自己抓住了什么,红着脸惊地松开手,牧逸风身子都颤了颤。
经理探视的眼神望过来,牧逸风深吸一口气,警告地看了一眼,后者立即把眼神缩了回去。
“既然团笙还没有过来,我便不再等他了,你记得告诉他,明天过去找我。”说话间,牧逸风抱着怀里的人站了起来。
慕千菡发觉到牧逸风突然的动作,一慌挣扎起来。
牧逸风右手搂起她,左手拍在她的屁股上,吓得慕千菡所有的动作停了下来。
经理瞄一眼慕千菡利威尔班,躬身道:“我带您走专用通道上去!”
牧逸风倒是大方地点了点头,跟上了经理的脚步。
被抱进专用通道、被抱进电梯,不想被别人看到,慕千菡一直忍耐着,一直被抱到房间,听到咔嚓的关门的声音,下一秒,慕千菡便被扔在了床上。身上的西装被拉开,同时慕千菡也注意到房间里的奢华。
整体采用米色调,一整面落地窗玻璃,特别是还有一张豪华的大床,那个男人还站在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想到自己正躺在豪华的大床上,“谢谢你的帮忙……”慕千菡七手八脚地爬起来,下床准备离开。
“不用,我跟你交换了条件的。”男人身形一移挡在女人面前。
听到男人的话,慕千菡的后背一僵,“请你让开!”一字一顿,也说明着女人的怒气喝馄饨。
牧逸风欺近慕千菡的耳边,缓缓地道:“条件还没有完成,你觉得你走得了吗?”
“你这个流氓,你比那个姓牧的还流氓,我可以告你……”慕千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牧逸风打断了。
“告我?你告啊!我只得我应得的!”牧逸风愤恨地解着衬衣的纽扣,她竟然认为他比牧家的人更流氓,好啊!他绝对会让她知道,激怒他会付出什么代价。
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慕千菡就被牧逸风给摔到了床上胡文海视频,慕千涵着实给吓了一跳,再看到牧逸风一脸的扭曲,她开始害怕地缩着身子往后移动,意图从另外一边逃开。
“想逃?”牧亦风伸出右手拉住慕千菡的脚,把她给拉回来,同时他压下身子低头试图吻住慕起那菡的唇。
女人不停地躲着他的吻,同时僵双嘴唇紧闭着,绝不让他得逞。牧逸风身子压住慕逸风,左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乱动,右手捏住她的下巴,让慕千菡因为疼通而不得不打开嘴巴翠花掌。
还真的该死的甜啊!牧逸风一碰触到女人嘴里那如蜜一样的甜味,便再也不想移开了。
“唔……”
温暖的阳光洒进房间,仿佛给床上人儿绝美的小脸上打了一层柔光。纤长的睫毛颤抖了几次以后缓缓睁开,不对,今天星期天她还给千轩准备早餐让他去给学生补课,然后十一点赶去咖啡馆打工,慕千菡刷地睁开眼睛。
刚想移动身体,全身的酸痛让她忍不住申吟出声,“唔……”
头似乎枕着什么硬东西,慕千菡转头便看到一只古铜色的手臂,沿着手往上移,便是一张俊逸绝伦的脸。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向下敛着,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鬼潜艇,不如醒着的时候危险,但却更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西塞尔酒店。
看着这张脸,昨晚发生的事全部导进了她的脑海里,从误闯包厢,踢了人家的老二,躲进这个男人的包厢,跟男人谈条件,男人帮她解围,然后她被他带进房间,最后她昏死在他的疯狂的索取之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精彩后文拉登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