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怎样做猪皮冻为什么男票总会想要更久一些?-东方教主

为什么男票总会想要更久一些?-东方教主

凌晨两点。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舞池中一道道身影不知疲倦的晃动着身体,伴随着一波一波的浪潮,意乱神迷。
斑驳的灯光从人群中穿梭而过,停留在一个女人身上。
女人一袭暗紫色的低胸吊带长裙,裙摆开叉,笔直的美腿若隐若现。
一路走去,男人们的目光赤裸裸的毫不掩饰,她仿若未见,昂着头,尖细的下巴,柔软的红色卷发随着她的步伐拂动,红唇似血,媚眼如丝,直直的看着前方的男人。
那是今晚的目标,她很明白自己的优势,像她这样的美人,没有几个男人舍得拒绝。所以,她气定神闲的走过去,在男子身边坐下,双腿叠加,露出半截光洁的大腿,手也毫不顾忌地缠上男人的脖颈,声音娇媚,“不要请我喝一杯?”
男人慵懒笑着,捏起她精致的下巴,对酒保打了一个响指,那酒保心领神会,熟练地调配起来,她妖娆一笑,倾身更加靠近男人的身体。
带着某种暗示,她肆无忌惮地勾引着男人,但是男人只是一杯一杯喝酒,没有阻止,也没有配合,她婉转低笑,红唇在他耳边暧昧游离,“真冷淡,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
男人幽兰色的眸子,深邃忧郁,配上一张俊挺的五官,他的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了一会,最后停留在她胸前呼之欲出的雪白上,手也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缓缓地伸进她的裙摆内,抚上她细嫩光滑的大腿。
浅缘如触电一般,猛地一惊,立刻把他推开,跳开几步,双颊绯红,羞怒交加的瞪着他:“你干什么?”
“咔咔咔!”导演愤怒的把手里的导筒摔了过去,“浅缘你搞什么鬼!明明拍得很顺利,你吃错药了?你掰着你的手指头加脚趾头算算这是第几次了!”
“导演,他,他……”
浅缘死死咬着下唇,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男人,心里忐忑地挣扎,申浩南是近来最炙手可热大明星,如果说他当众非礼自己谁会信?而且就算是说了,就算他们信了,那又怎么样,人家说片场导演大,导演都对他礼让三分,又有谁会替自己出头?
浅缘脸上青红交错,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导演,浅缘可能是有点紧张,不如休息一下,再拍一次。”申浩南恰到好处的开口解围,目光在浅缘身上转了一圈,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十分钟后再来一次。”导演应了一声,然后瞪了浅缘一眼,“你认真点,凌晨前还有一场呢!”
浅缘抿唇,好声好气地道歉,然后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到一边去休息,脚跟已经被磨红了,破皮的地方还泛着血迹,浅缘低下头,揉着脚跟。
“导演,邵总监来了。”导演助理忽然跑过来。
导演有些惊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就算是探班,也太晚了些吧。
这个邵总监是他们这部电影投资商璀璨华琚国际传媒的执行总监,财神爷,万万不能得罪的。
当即和导演副导演一起迎了过去浅缘去了洗手间,何孟怀恰好和邵卓泽等人错过,她走过长长的走廊,到洗手间洗了个手,然后慢条斯理地在干燥机下烘干,神情恍惚,手被干燥机的热气烫的生疼才回过神殉情谷,打开门出去。
她没急着回去,靠在墙边,摸出烟盒点了一根烟。
袅袅升起又渐渐淡化去的白烟,有着恍惚的宁静代嫁丫鬟。可这宁静没保持没多久,走廊上便传来了脚步声,将她的从失神中拉回来,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怎么会是他?好半天,她闭上眼睛,用力揉了揉,再睁开。期望着刚才眼前出现的人也是她产生的幻象。
可是,眼前这个颀长挺拔的身影依旧在。
“好久不见,浅缘怎样做猪皮冻!”
他的语气那样的冷漠和疏离,让她猝不及防地心里一疼。
顾之昀盯着站在两米外,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女人。
没想到,事隔多年,竟会在这里相遇。
她一身性感的长裙,红色的头发,面容明显成熟了许多,而且……还抽烟。但这么多年过去,她的眼神此刻多了几分紧张震惊和无措,却依旧那么清澈,仿佛可以看进人的心里去。
“你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活见鬼了。”他静静地站在原地,嘴角溢出冰冷弧度,“不过可能,你宁愿见到鬼也不愿意见到我?”
浅缘动了动唇。
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顾之昀向前走了一步,扬起眉梢,狭长的眸底有几分冷魅:“你怕什么?”
是啊,她怕什么?浅缘抬起头,顾之昀身材高大,她即便是穿了高跟鞋也不得不使劲仰起脖子,“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她居然还可以这样冷静地和他问好?顾之昀紧紧盯着这张几乎从他记事起便开始存在的脸,几乎要将自己的拳头拧碎才可以抑制住自己不直接掐断她脖子的冲动,问她当初哪里来的胆子不告而别说走就走,一走就是这么多年!
他喘了一口气,点头,“非常好,你呢虐妾?”
“我也很好。”
“是么?”顾之昀再次冷笑,“那就好。”
气氛降到冰点,明明曾经是那样亲密的关系,可是再重逢,竟然除了问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终,浅缘轻声道:“我要走了,等会有我的戏份……”
“不妨碍你。”顾之昀侧身让开路。
浅缘微微咬唇,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
此刻,被导演骂,被申浩南占便宜,统统不是问题。
她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心口又冷又痛,想要尽快逃离。
可是,就在她即将要从他的视线里离开时,背后又传来声音:“浅缘。”
她猛地停下脚步。
顾之昀站在黑暗里,看着她僵硬的背影,眼底神色变幻,“再见。”
浅缘回到片场,心神还恍惚着,找化妆师补了妆。
一眼就看见片场旁边耀眼的两个人,她稍微愣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
“浅缘!”导演在喊她,“快点过来啊!你还想要我们等你多久?”这样不善的语气她不是第一次听,习以为常,忙走过去。
还是刚才那个镜头。
现场重新热闹起来,浅缘调整了状态,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扭着腰走过去顾之昀在不远处看着这个女人媚态横生,肆无忌惮地搂上男人的脖颈……眼里顿时闪过一丝阴冷。
浅缘莫名的有点后背发凉,不自觉的回头,正好和顾之昀眼神对上,她浑身一震,顿时忘了词,导演顿时破口大骂,“浅缘!你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不到三分钟的场景你NG了一遍又一遍!你是不是不想拍了?不想拍早点给我滚蛋,一个三流龙套让你上我的戏已经很勉强了,要不是看在李芸的面子上,你八百年前就被我飞掉了大侠龙卷风!再浪费我的胶卷一次,就立马衣服换下给我滚!”
浅缘连连点头,一遍遍的对不起从她口中溢出,诚恳无比。
顾之昀低头喝水,目光淡淡。
这是浅缘吗?曾经骄傲又嚣张,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错误,只会撒娇的女孩,这样卑微如尘埃一般,心里忽然……很不舒服!
顾之昀想了想,对身边的邵卓泽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邵卓泽眼神诧异,定定地看着他,顾之昀面无表情炒螺明,邵卓泽只好摸摸鼻子,走去将导演带到了一边去叽叽咕咕。
浅缘垂头丧气的走回去,坐在那看戏的申浩南忽然从背后揽了一下她的腰,浅缘顿时一激灵,立即就想推开他,但申浩南已经自己走开,去找化妆师补妆,眼神有些暧昧地从她身上划过,浅缘气得脸色发紫,完全没注意到这一幕也尽落入顾之昀的眼底。
导演回到片场,神色有些悻悻,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浅缘,那眼神有几分古怪,看得浅缘不舒服,还以为又要挨骂,但出乎意料的藤井美菜,接下来无论自己是走错机位了还是背错台词了,他竟然都没骂人,只是指点了一下,然后重新开始。
浅缘觉得奇怪。
目光再看去刚才顾之昀他们站着的位置,人早就走了。
凌晨四点多收工,浅缘换了衣服,她的经纪人李芸早就已经不见了,浅缘也习以为常,自己提着包包离开。
她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三流艺人,经纪人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更不要说有司机和助理。
这几天在赶进度,都是凌晨才收工,现在只想快点回到酒店睡觉!
扭了扭脖子,浅缘加快了脚步,眼看就要接近自己的车子,手却忽然被人抓住
浅缘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扯进一个怀抱中,陌生的男士香水味让她惊恐不已,刚想喊,就被人从后面捂住嘴巴,随即被拖着进入一个黑暗的角落。
“唔……唔……”
浅缘拼命挣扎,男人压低声音按住她,“嘘,是我!”
申浩南!
是申浩南的声音!
浅缘顿时安定不少,申浩南打什么主意她很清楚,至少不是什么图财害命的歹徒,但是面对这种变态似乎也没什么好庆幸的……见她没有再使劲挣扎,申浩南才松开手,却反身把她困在墙壁和他之间,让她无法逃离。
“你干什么?”浅缘眼底难掩失措,紧张地看着他。
“明天四场戏,时间安排很紧促,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所以想要提前和你对对戏。”光线太暗,浅缘看不清他现在脸上的表情。
“对、对戏?我现在很累了,还是明天再说吧。”浅缘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但是申浩南却依旧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下巴被人捏起来,他靠近她的唇,“下一场是我们再酒店洗手间遇到,然后我把你拉到男厕缠绵……我觉得还是对一对比较好。”
他说得这般露骨,她又不是刚入这个圈的新人,当然清楚他的暗示,脑子飞快转动,正想着要如何拒绝,申浩南忽然凑近她脖颈,鼻子在她光裸的肌肤上划过,浅缘立刻伸手推开他。
他浑不在意地勾起唇角,“我就喜欢你身上这种干净,青涩的味道。”
这男人简直是有病!
浅缘想要跑,还没有迈开步伐就被重新按住,她拼命挣扎,却被他紧紧抓住双手,申浩南冷冷地说,“我不是有耐心的人,你应该知道超级合成。”
浅缘身体一僵,他说罢就吻上她脖颈,急不可耐动作粗鲁地扯开她的纽扣,手在她胸前揉捏,然后往下伸进她的裙摆,急不可耐的想要进入主题。
浅缘咬唇,脸因为屈辱烫的发胀,她忍无可忍,死命的用指甲抠他的手,申浩南吃痛,抬头冷冷地看着她,语气带着警告,“别敬酒不喝喝罚酒!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冻住,这种感觉让浅缘透心凉,瞳孔一下子失去焦距,手也在顷刻垂下去。
她不能没有这份工作申浩南得意地冷笑一声,将要继续时,忽然传来了人声。
“这么急不可耐,甚至出门找酒店的时间都不舍的浪费,宁愿在这里……野战?”
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忽然加入了一道带着笑意,但却是清冷到令人不寒而栗的语调,显得尤其阴森。
浅缘浑身一颤,立即将身上的申浩南推开,目光一下子便锁定在了是徐徐走来的人身上。
黑色的衬衣,白色的休闲裤,颀长英挺的身材,还有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俊脸,脸上是他惯有的浅浅笑意,或者是说不屑轻蔑的冷笑。
顾之昀和邵卓泽站在停车场的灯光下,昏黄的灯光在他们头上,照出两人俊美容貌,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给人一种高贵不可侵犯的威严感。
“嗯?”顾之昀在他们五米外站定,双手插在口袋中,微微上挑的嘴角和上挑的鼻音很性感,然而浅缘只觉得这一声充满嘲笑和轻鄙,手缓缓抱着自己的肩膀上,有一刻觉自己身体内淌着的不是血,而是融化的冰。
怎么又是他?为什么总是他?
在他面前已经抬不起头了,为何还要让他不断出现,看到更加狼狈不堪的自己?
“邵总监天使迷梦?”申浩南不认识顾之昀,但是自然是认识邵卓泽的,此时看到他在这里,愣了愣。
“申先生,你在做什么?”邵卓泽和顾之昀年纪一般大小,也都是长得极好的人,不同的是他们身上的气质,一个冷冽,一个温和,他走近几步,仔细看了看浅缘死魂曲,“你和这位浅小姐是在做……什么?”
申浩南看了一眼浅缘,然后笑着说,“我们在对戏,明天进度比较赶,所以想要尽量快点先锋网络电视。”
“哦,这样啊。”邵卓泽笑了一声,“已经这么晚了,大家也都累了一天,对戏还是明天吧,我们也是约了导演一起出去喝酒,在这里等他,否则也不会这么巧,看到二位这样敬业。”
申浩南眼眸闪了一下--导演也要来了?
“是啊,总监说的也是,我们有点求胜心切。”申浩南转身拍拍浅缘的肩膀,自然而然地笑着说,“那么小缘,下次再继续。”
下次继续?浅缘死死咬着下唇,握着包包的手紧了紧,垂下的长睫看不到眼底的血丝通红。
申浩南礼貌和邵卓泽挥手再见袁利亚,然后便上车离开,停车场内只剩下顾之昀邵卓泽和浅缘三人,气氛是前所未有的尴尬。
“这……”邵卓泽仿佛是要说什么,顾之昀看都不看浅缘一眼,转身就走,“走吧。”
“啊?这就走了?”邵卓泽愣了一下,又去看垂着头的浅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的感觉,最后也提起脚步,跟着顾之昀走。
浅缘握着包包的手,忽然一下子揣得好紧。
“顾之昀。”
声音不高不低,在空荡荡的停车场内也没有回声,但那人却是听得清楚,也不知道是耳力比较好,还是本身就一直在等着她开口,所以在发出声音后,他的脚步立即停下,却没有回头。
“不是你想的那样。”多余的解释,但是浅缘就是不想让他这么误会下去,即便现在他们没关系了。
“如果这就是现在的你。”顾之昀重新迈开脚步,不再停下,“那么真下贱。”
浅缘一晃神,仿佛脑一下子卡住,再回神时,顾之昀和邵卓泽上车离开了。
真下贱?
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仿佛在极力压抑着什么,许久之后,忽然抬手,狠狠将包包砸向地面,发泄的也不知道是被申浩南羞辱的愤怒还是被顾之昀辱骂的愤怒,亦或是自己作践自己的愤怒。
“浅缘,浅缘……”
“从上车到现在,你念了起码十次。”顾之昀在副驾驶座闭着眼睛仿佛在假寐t80坦克。
“她就是浅缘啊?她就是你找了整整六年的浅缘啊?她就是你发病……”

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戳文章左下方的“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