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快乐器为什么古代初夜都有“见红”的嗜好……-景像小说

为什么古代初夜都有“见红”的嗜好……-景像小说
?
三月和风送暖,无边柳絮如烟,正是帝都春光烂漫,莺飞燕语的好时节。
恭亲王府,庄严肃穆,向来是寻常百姓的禁忌之地,这日却在大门前的三丈之外,围满了一大群看热闹的百姓。
人群前方的石板地上静静躺着的一位绿衣少女。
绿衣少女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好像死去一般壳之少女,额头上血迹殷红,缓缓流过满是疙瘩红斑的脸庞,看上去丑陋狰狞。
“去看看那贱人死了没。”一个冷酷的声音响了起来,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温度,“要是死了,就送她一尾芦席,卷了扔在柳相府的大门口,要是没死,就用水将她泼醒,让她自己滚回家去!”
高高的台阶上,一个紫衣华服的少年男子正傲然挺立任灿灿,容颜俊美飘逸,脸上满是厌恶和鄙夷。
“启禀王爷,她没呼吸了。”一名侍卫走过去拭了拭绿衣少女的鼻息。
“死了?死了倒也干净。”紫衣男子打鼻孔里冷哼一声,“拿卷席子来,将她裹了,看在她曾是本王未婚妻的份上,本王就发次善心,再赏她一口棺木吧。”
“是,王爷山鹰组合。”
围观的众百姓人人面露不忍之色,忍不住悄声议论。
“柳大小姐好可怜哪,还有三天就要成为恭王妃了,竟然被退了婚。”
“不但被退了婚笼困,还被活生生的逼得……撞了石狮子,唉。”
“可怜了她的那一副花容月貌,凌宝儿竟然变得如此的丑陋……”
“嘘,你们看,柳大小姐好像……好像活过来了。”
好吵!
头痛欲裂……
沈心如慢慢的回复了意识,只觉得自己身子底下又冷又硬,好像是躺在石头地面上,让她很不舒服。
她皱着眉,努力睁开眼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蓝天,白云悠然飘过。
周围人声嘈杂,乱糟糟的,她缓缓转头看过去,见是一群身着古装的老百姓围在她周围,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溜肝尖的做法。
沈心如一阵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随后感觉不妙……
自己口唇发干,身出冷汗烟花三月简谱,手脚无力,这是大量失血濒临晕迷前的症状!
而这一症状正在加重,说明她体内的血液还在继续流失,她抬手一摸疼痛的额角,发现伤处正在不停的涌出热血。
右手食中两指并拢,飞快搭上左手脉搏,只数秒钟,身为首席军医的她迅速诊断出,只要再流出50cc的鲜血情迷但丁湾,自己就会立刻陷入昏迷!
必须马上止血!
她向四周快速环视,没有发现自己的行医箱,光滑平整的青石板路面上,干干净净,连张碎纸片也没发现。
没有行医箱里的金针,无法施行针炙止血,她现在急需的是一条能止布的纱布,或是布带。
心有忽有所感关家垴战斗,她伸手入怀亚马逊鲇鱼,摸出了一条大红色的绣帕,毫不犹豫的“唰”一下撕成了两片。
布帛撕裂的刹那,有一个画面突然闪现进她的脑海。
少女坐在东窗前,柔情满怀的绣着锦帕上的并蒂莲花。
好熟悉的画面!
来不及多想,她飞快的把撕裂的绣帕打个结,紧紧的系在额头,止住了汩汩外流的鲜血。
脱离了生命危险,她轻轻松口气。
蓦地,一个男人残忍冷酷的声音响了起来,冷冰冰的刺入她的耳膜。
“柳若水蛇脂维肤膏,你这丑女,居然没死?没死就赶快滚回你的丞相府,别继续赖在本王爷的大门口,弄污了本王门口的石狮子,更污了本王爷的眼睛!”
柳若水?他是在说自己?
她蹙眉循声看去,一双鹰隼般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厌弃。
好熟悉的容貌!
大段大段陌生的记忆突然如潮水般涌进她的脑海,她不由自主的合上了眼睛。片刻后,双眼一睁,眸光闪闪,清亮如水。
原来,自己穿越了啊。
君天翔……她轻声低语。
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恭王爷君天翔,当今圣德帝的第三子,柳若水的未婚夫婿。
自己的原身名叫柳若水,是柳丞相柳承毅的嫡长女,一年前风光无限,曾在宫中的百花宴上艳冠群芳,被誉为帝都第一美人,一年后容颜尽毁,被称作帝都第一丑女。
她视线下垂,落在地上一张大红庚帖上。
退婚庚帖,字迹潇酒飘逸无限茶几,正是君天翔亲手所书。
沈心如……不,柳若水捡起庚帖,慢慢站起身来,目光再次看向君天翔,眸光闪动,若有所思。
未婚妻容貌被毁,就修书退亲邛崃吧,这等天性凉薄,自私冷酷的渣男,若水你居然为了他而撞石狮身亡?
死得实在不值!
“柳若水,你这丑八怪,还不快滚?王爷已经不要你了,你有什么资格盯着我家王爷看!再看浪子官场,就挖了你的眼睛!”
一个刁蛮傲慢的少女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沉思。
柳若水目光一瞥,这才发现君天翔身侧正紧紧傍着一个粉衣美貌少女,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满眼不屑的看着自己。
姚惜惜?若水的脑海中迅速闪现出画面。
大理寺丞姚家的嫡女,若水当年的闺中好友,嘴里甜甜的一直喊若水姐姐,旁敲侧击的打听着君天翔的各种喜好。
原来……如此!
“你家王爷?”若水唇角一勾,淡淡的嘲讽一笑。
“不错!恭王爷已经和你退了亲,他现在喜欢的是我,不是你这个丑女!”姚惜惜得意的昂了昂下巴。
“是么?他喜欢你,那你就嫁给他好了,我可不稀罕。”若水轻笑出声。
“你不稀罕?那你方才还跪在地上拉着王爷的袍子苦苦哀求?王爷不要你,你就去撞石狮以死来威胁王爷?哼!还说不稀罕!”姚惜惜扁扁嘴。
“你说的极是呢,不过正是因为方才那一撞,倒是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来。”若水眨眨眼,抿唇一笑。
“什么故事?”姚惜惜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故事说的是,有一个漂亮的姑娘,看中了一头漂亮的公猪,然后呢,又来了一个漂亮姑娘,也看中了这头公猪,于是,两个漂亮的姑娘,为了一头漂亮的公猪,动手打起架来。”若水神情轻松,语调轻缓。
两个漂亮姑娘为一头猪打架?姚惜惜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后来呢?”姚惜惜忍不住追问。
“后来啊,那第一个姑娘突然发现,就算那头公猪长得再漂亮,也不过就是一头猪而己,于是,她就决定不要那头公猪了。”
“那……再后来呢?”姚惜惜的思路完全被若水带跑了。
“再后来铁血剑豪,就得问另一个姑娘了。”若水轻轻一笑,“要是那姑娘够聪明,也许会发现,她看中的,就是一头长得漂亮点的公猪罢了。要是那姑娘不够聪明哪,说不定会把自己当成了母猪,嫁给那头公猪了。”
“噗哧……”
“哧哧哧……”
若水话音刚落酒吧惊魂,就听到自己的身后发出了一阵怪声儿。
就像是几十个自行车的气门芯同时被拔,车胎漏气的声响。
她身后围观的百姓们听懂了的,心里憋不住的乐,可谁也不敢乐出声来,只好闭紧了嘴巴,压抑不住的笑声就从牙齿缝里一丝丝的漏了出来。
仅仅一街之隔的一座茶楼的二楼雅间,有一个白衣少年“噗”地一声,喷出了满口的茶水,笑得前仰后合。
“有趣,有趣,实在是有趣,真想不到,这位柳大小姐,容貌虽丑,心思倒也灵巧窦蔻,轻描淡写一席话快乐器,便让老三吃了个大大的哑巴亏,着实是个妙人啊。”白衣少年边笑边赞叹。
“老八,看来你的内功精进了不少,隔了远远的一条街,你居然还能听得清清楚楚!”
白衣少年的对面,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伸指弹了弹被白衣少年喷了一身茶水的衣襟。
白衣少年手中握了一把描金折扇,唰地一下打开,故作潇洒的扇了扇,斜睨着黑衣男子:“怎么,你自己不能听,便也不许我偷听么?”
黑衣男子神色木然,目中闪过痛意,抬眼望向窗外。
白衣少年心中一悔,收了扇子,低声关切的问道:“七哥,你体内的毒……”
“噤声!”黑衣男子蓦然收回视线,声音冰冷,“当心隔墙有耳!”
“七哥放心,我一直运功听着呢,这周围没有闲杂人等。”白衣少年一脸轻松,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这一听,竟然听到了柳大小姐讲的一个故事。哈哈,精彩,有趣!”
黑衣男子眉头一皱依谷网,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
白衣少年笑容微敛,一撩袍角,坐回椅上,轻笑道:“小弟忘了,七哥你可是著名的不近女色,这位柳大小姐,莫说她今日丑陋无比,就是一年前,她容颜最盛之时,七哥你也不曾正眼看过她一眼呢。”
“容貌美丑,不过是区区一副皮囊,红粉骷髅,也只在弹指一瞬间,老八,你着相了。”黑衣男子淡淡道。
“是么?”白衣少年竖着耳朵又听了一会,脸上表情变幻不定,忽地起身:“糟糕,老三要炸毛了,柳大小姐怕是要吃亏,七哥,对不住,小弟要赶过去瞧瞧,这等慧质兰心的好女子,万万不能让她被人欺负了去。”
说完,也不待黑衣男子答话,手臂一伸,推开窗户,身形一闪便跳了下去李延镇。
“多管闲事。”黑衣男子冷哼一声,举起手中茶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