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応子广场舞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兴奋--青海之家

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兴奋?-青海之家
点上面看下一条

金色的面具,狂野的气息,还有微凉的嘴唇,沈墨被这样一具身躯压在身下义理巧克力,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瘦弱的身子禁不住这样欺压,她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而那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沈墨觉得痛不欲生,整个身子放佛被车子碾压过,零零散散的疼痛在全身蔓延开来,令她硬生生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殷虹的血迹顺着嘴角一路下滑,滴在白皙的床单之上,竟然格外的刺眼。
不,不要……
“不要过来,不要,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沈墨忽地从床上坐起……
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她终于松开了紧抓着被子的手。
原来是一场梦金新雅。
这时,身边一个穿着白色睡衣,带熊猫图案的小奶包迷迷糊糊的从被窝爬起来。
“妈咪,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稚嫩的声音让人不由的心里一暖。
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呆萌的半跪在沈墨的身边,一只细小的手臂轻轻拉着沈墨的手,另一只则轻轻抚摸沈墨的后背。
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沈墨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妈咪没事,刚吓到你了吧?宝贝?”
“没有,就是看你被噩梦吓的惊慌失措,有点心疼呢。”小奶包奶声奶气的说着,听的沈墨心都要化了。
这小东西,真是早熟的很,居然还会用惊慌失措这样的词语了。
这六年来,日子过的虽然辛苦,虽然不如意,但是只要一看到儿子这张精致的小脸,她就觉得什么都是值得了,这也许就是母爱的伟大。
“乖,你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我去透透气。”
安抚好儿子以后,沈墨披着长款的白色丝绵睡衣,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
这里是十二楼,从这里望下去,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人流涌动,总是让人很容易伤怀。
曾经,她也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拥有最疼爱自己的男人。
可是自从六年前那件事后,一切全部崩塌,她从一个二十岁少女,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孩子的亲妈,所有的一切都物是人非,孩子成了罪恶的源头,可是她却对他一点恨不起来,因为这个小东西毕竟是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这个世界上跟父母一样,与自己骨血脉相连的至亲……
六年前的那件事,那个海上,那艘游轮,那个神秘的男人,似乎成了她心里永远抹不去的噩梦,这六年来,她没有一刻不去想,没有一刻不去思索,如果再给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她还会那么傻,那么做吗?
答案没有人知道,因为人生没有如果,有些事,只有一个机会,错了就是错了,而做错的人就的默默的承受全部。
想到这里,沈墨点燃一根细细的蓝色女士香烟,眼神迷离的看着夜色,睫毛上沾了几滴晶莹剔透的泪。
次日清晨。
吃过简洁的早餐后,沈墨开着白色的别克,开车送孩子去了幼儿园。
“妈咪,路上小心,慢点开哦。”小萌宝不愧是一个小暖男,总是不忘叮嘱妈妈。
沈墨微微扬起嘴角:“知道了,沈小爷。”
沈墨送完儿子之后,第一时间赶到公司,没想到刚走进一楼大厅,就被人迎头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沈墨,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居然敢背后阴我?”尖锐的女人声音响起,这一巴掌极其的清脆,惹得大厅内来来往往的人全部看过来。
“苏大小姐,你是不是早上出门忘吃药了?到这里来发什么疯?”看着眼前的女人,沈墨的目光冷冷的,一点也不像个刚被打过一巴掌的受害者。
这个女人叫苏媚,穿着豹纹长裙,脚踩黑色七厘米的高跟鞋,一头大波浪,模样倒是长得还可以,就是打扮的极其的狂野,一看就是那种不好惹的主。
再加上攀上了陆总,更是嚣张的不可一世。
“你这个贱人,吴幼坚你说,你到底跟嘉逸说了我什么坏话?为什么他现在突然不理我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恩?是不是你跟他乱嚼舌根了?”
沈墨听完冷冷一笑:“拜托,苏大小姐,陆总不理你,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怪在我头上有意思吗?你还不如直接自己反省一下,是不是床上不够卖力什么的,更且实际一点。”
沈墨说完这句话,周围围观的人都忍不住乐出了声……
“你说什么?你这个贱货,不给你颜色看看,你真的当我苏媚是吃素的。”
苏媚被沈墨一句话激的更加暴躁起来,不管不顾的扑上来,完全跟个泼妇一样,而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也再次扬起,可是这一次,巴掌还没等落下,就被沈墨死死的抓住手腕,然后重重的一推,她一个没站稳,立刻向后倒下去。
然后和地面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接吻……
“沈墨,你居然敢还手?你这个下贱的女人,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你看今天我不弄死……?”苏媚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一个冷峻的声音打断。
“胡闹什么?”一声低哑的男人声音瞬间响起,引得所有人纷纷向后望去。
众人回过头,看清楚那男人的瞬间,吓得全部低头打招呼:“陆总早。”
只见男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模样望族风流,身着一身黑色休闲西装,剑眉星眸,五官长得极为协调,是那种第一眼的帅哥,只是那双眼睛太过冷清赤城天气预报,让人不寒而栗。
苏媚见状忙从地上赶紧起来,粘了上去,亲密挽住男人的胳膊然后指着沈墨,用那种嗲声嗲气的声音说道:“嘉逸,你可来了,你都不知道,你这个下属太过分了,我只说了她几句,居然敢推倒我,真是没有教养呢,你快点把她解雇,我以后都不要再看见她了。”
陆嘉逸看了看一身白色职业套裙的沈墨,眼神颇为复杂,然后缓缓说道:“放心,你当然不会再看见她。”
看着陆嘉逸那深邃难以捉摸的眼神,沈墨心头一顿,难道陆嘉逸真的会因为这个女人解雇自己吗?
与沈墨的反应完全相反,苏媚听完则是心头一喜,抓着陆嘉逸的手一紧,有些兴奋的问道:“真的吗?嘉逸,你对我真好。”
这时,陆嘉逸掰开苏媚挽着自己的胳膊的手,冷冷的开口:“你滚得远点,以后不要出现在陆氏集团,这样就不用看见她了。”
“嘉逸,你怎么可以……?”苏媚似乎没想到男人翻脸这么快?可是她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陆嘉逸无情的打断了。
“保安,将这个疯女人请出去。”说完,陆嘉逸又看了看一旁的沈墨,幽冷的开口:“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沈墨点点头,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跟在陆嘉逸的身后。
陆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陆嘉逸进门后,一直阴沉着脸,他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搭在座椅上,然后双眼盯着眼前的女人。
“沈墨,你究竟是干什么吃的?你拿着我陆氏集团公关部总监的高薪酬,就是这么做事的喜帖街歌词?我不是交代过你把苏媚那个疯女人处理的干净一点吗?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是吗?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我怎么放心把公关部交给你?恩?沈墨,你如今是不是就这一点价值吗?”
“对不起,陆总,这一次是我疏忽了,没想到苏媚她会闹这么一出,我以为她好歹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苏家也不是小户人家,就算再不懂事也不至于……?”沈墨低声的解释。
“你给我闭嘴。”陆嘉逸大怒。
沈墨果然怪怪闭上了嘴,对于这个男人,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顿时,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对视着,放佛要看穿对方的心一样。
片刻后,陆嘉逸望着沈墨缓缓开口,声音有一点沙哑。
“墨墨,告诉我,这六年来……你过的还好吗?”
沈墨听完,心口一疼,如同电击一样,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陆嘉逸会问这样一句话。
半天,沈墨才勉强一笑,回道:“多谢陆总关心,我这几年很好,我和我儿子过的都很幸福。”
提到儿子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陆嘉逸眼中那浓浓的恨意,若不是因为那个孩子,他们两个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她居然还说他们很幸福?
那他呢?他这六年来,他过的是什么日子?度日如年,纵然身边女人不断,可是没有一个能真正让他动心,他曾经对沈墨那种狂热的爱,那种疯狂,再也不会有了。
见陆嘉逸脸色不太好,一直不说话,这样也蛮尴尬,沈墨试探的问道:“陆总,还有其他事情吗?我可以走了吗?”
“滚。”重重的一个字,沈墨转身立刻走人,更确切的说是逃。
她不敢面对那样温柔的陆嘉逸,因为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告诉他当年的真相。
可是她不能,她已经答应过陆妈妈,永远都不告诉陆嘉逸,更答应自己,要忘记当年那件事,无论怎么决定,她和陆嘉逸之间都回不去了,真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陆氏集团公关部。
沈墨一走进办公室,部门的几个员工立刻起身:“沈总监,早。”
“早内村光良。”
“沈总监,陆总没有骂你吧?”助理小凌忐忑的开口问道。
沈墨微笑着摇摇头……
这时,一个戴眼镜瘦弱的年轻男人立刻接话道:“看吧,我就说陆总不会骂咱总监的,苏媚那个女人来闹事,也不是咱们公关部的错,对外我们已经把这件事处理的很漂亮了好吧,苏家绝对找不出一点理由对咱们发难,新闻媒体更是找不到借口,再说了,陆总玩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连影后什么的我们都搞的定,苏媚她一个小名媛,更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沈总监,月末了非洲牛箱头蛙,我们组的基金还有不少呢,大家的意思是出去大吃一顿,您觉得呢?”公关部的核算员刘姐微笑着开口。
沈墨摇摇头:“今天不行,你们去吧,我晚上要带儿子去游泳。”
“哎呀,你可真是一个好妈妈,摇摇那孩子摊上你这样的母亲,真是福气。”刘姐感慨道。
沈墨听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总监,那我们去了,哈。”小王嬉笑。
一天的忙碌终于结束,沈墨又加了半小时的班才走出公司。
停车场内。
沈墨去提车的时候,正好看见陆嘉逸的黑色路虎缓缓开过。副驾驶上,坐着的是公司旗下子公司,新捧起来的小模特,据说叫安小雅,路过她身边时,陆嘉逸从始至终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放佛不认识一样。
看着路虎车离去的背影,沈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也完全能接受,因为这六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看的多了,自然就麻木了。她没有任何资格去指责他彭罗斯阶梯,因为六年前,是她自己亲手毁了这一切。
傍晚,游泳馆。
“妈咪,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哦。”
游了两圈后,小萌宝看靠椅上拿着浴巾正在神游的亲娘有点不在状态,立刻过来关心一下。
“额……我有吗?”
“是不是在想陆嘉逸然健环球?”萌宝一语道破天机。
沈墨立刻别过头:“才没有,你别乱说。”
“骗人,明明就有,既然还喜欢,你就告诉他啊,干嘛要这么纠结,你们大人有时候做事真的都不如我们小孩子痛快,婆婆妈妈。”
“拜托,沈小爷,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不要干涉别人好吧?”沈墨无奈了。
这个小包子,真的只有六岁吗?怎么有时候说话这么老练呢?
“废话,你是别人吗?你不是我亲娘吗?你以为别人的事我会愿意管?”
明显的,小包子不满了……
沈墨刚要说话,这时,手机忽然响起……
看着来电显,陆嘉逸三个字清晰可见,沈墨竟然还是觉得有些莫名的心跳。
“喂?陆总?”
“墨墨,我想你了。”电话那头,是陆嘉逸的声音没看错,但是声音明显的有些缓慢不清,看来是喝醉了。
“陆总,你喝醉了。”沉默片刻后,沈墨故作镇定的回道。
“墨墨,这六年来,我从未甘心过,心里憋的慌,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你问吧。”深呼一口气,沈墨淡淡的回着。
“那孩子,到底是谁的种?六年前,你他么到底被谁上了?”电话那头,提到孩子这个话题,让原本温和的陆嘉逸变得有些震怒起来。
沈墨听完这句话,一手拿着电话,一边看着眼前的小奶包,眼眸一暗,却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回答他。
这六年来,她和陆嘉逸从最亲密的爱人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她不是不难过。
她原本以为陆嘉逸一定恨死自己了,可是没想到,他今天还能说出这番话了,可见心里还是有她想着她的,她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关心这个问题,都不会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六年来,陆嘉逸故意刁难她,百般折磨她,她都挺过来了……
如今陆嘉逸如此的温柔,倒是让她心疼起来。
是什么样的深情能让一个如此有傲骨的男人低下头,撕开心里的伤口,来质问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呢?
沈墨有时候觉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有些事情明明很简单,可是却被人为的弄的复杂起来。
当年那件事,她不是不想说,也不是不愿意说,只是因为不能说。
是的,不能说,她答应过陆伯母,要一辈子藏着这个秘密,她明白,陆伯母是担心陆嘉逸知道真相后,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到时候事情只会变得更糟糕,还不如现在这样。
虽然彼此折磨,但是总好过,一个人痛苦,总好过大家都痛苦……不是吗?
“墨墨,告诉我,我要知道一切。”
电话那头陆嘉逸再次认真追问道。
深吸一口气后,沈墨轻声道:“没什么可说的,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下贱,跟别人生个孩子。”
“谁?谁的孩子?你生下的是谁的孩子?”陆嘉逸再一次激动起来,步步逼问。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这句话倒是实话,沈墨确实不知道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男人是谁。
“沈墨,你又骗我,呵。”陆嘉逸在电话那头冷笑。
“我没有骗你,陆嘉逸,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沈墨回答的何其郑重。
陆嘉逸听完,又是冷冷一笑,这一笑,虽然隔着电话,但是沈墨还是听到了嘲讽的味道。
“沈墨,你居然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也就是说,你自己被谁上过,都记不清了吗?你还真是够下贱,是我陆嘉逸看错你了。”说完,不等沈墨说话,那头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嘟嘟的忙音传来,応子广场舞沈墨只觉得心口再一次隐隐作痛……
她确实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可是当年她那么做,到底是为了谁?
陆嘉逸,十二年了,我在你们陆家与你朝夕相对十二年,你到底还是没有真正的了解我,真正的信任我。
“妈咪,你们又吵架了吗?”小奶包的一句话,将沈墨游离的思绪拉回。
沈墨摇摇头:“没有。”
“陆嘉逸问你,我亲生爸爸是谁了?是吗雪狗兄弟?”小奶包自小智商和情商都超高,所以听到沈墨刚才的反应和言语,揣摩着她和陆嘉逸之间的对话。
“宝贝,别乱想,无论你爸爸是谁,都和他没关系。”
“那我真的不是陆嘉逸的儿子,是吗?”
沈墨没想到儿子会这么问,所以忽然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仙恋红尘。
小奶包看着妈妈的反应林孝贤,然后垂下头,像是自我安慰一样,低声的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爸爸肯定不是陆嘉逸,不然你们早就结婚了,他那么喜欢你,要不是因为多余的我,你们早就在一起了,不是吗?不过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要什么亲爸爸,有妈咪你一个就够了。”
听完孩子的话,沈墨又是心里一疼,随即她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儿子的头,岔开话题:“沈小爷,拜托你别跟福尔摩斯似的胡乱揣摩,好吗?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回家吃宵夜,游了这么久,都饿了。”
小奶包知道妈咪心情不太好,故意岔开话题的,索性也没有揭穿,只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走出游泳馆。
次日清晨。
沈墨开着白色的别克照旧送小奶包上学,也许是因为昨晚陆嘉逸的那番话,所以让沈墨失眠了一整夜,不仅起来晚了,连黑眼圈都罕见的出来了。
“妈咪,你上班要迟到了,你在前面给我停下,那里是校车的站点,我自己坐校车去就好了。”
“你可以吗?”沈墨看了看手表冷箭演员表,确实,如果再送孩子,自己恐怕真的要迟到了。
“当然没问题啦,校车里都是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呢。”
“也好,那你自己小心。”
小奶包点点头,在前一站下车,然后换乘校车……沈墨便掉头朝着公司方向开去。
而小奶包在下了校车后,正过马路的时候,忽然转弯处一辆黑色宾利朝着他开车。
速度很快,忽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距离小奶包仅仅几厘米的地方。
“天,好险。”宾利车司机吓得魂飞魄散,立刻下车查看。
而宾利车后座的男人,缓缓的打开车窗,露出一张精致到祸国殃民的脸。
“伤到孩子没?”男人的声音极其的好听。
小奶包忍不住的朝着车窗望过去李亚寿,然后嘟起嘴巴认真打量着车里的男人说道:“咦?这位叔叔,你长得好像我诶?”
宾利车后座的男人听完不禁一怔,然后也好奇的打量起眼前的小男孩来。
萧北一身藏蓝色修身西装,一看就是意大利纯手工定制的那种,光是一个外套,就要六位数的天价,可见他的身份何其的显贵。
这是他刚回国的第一天,因为姐姐太忙,所以替姐姐来送外甥女萌萌上幼儿园,却没有想到,发生这种意外,差点撞到小朋友,他不觉得自己是个有爱心的男人,但是不知道怎么,看见这个陌生的小包子,心里竟然有了微微的悸动。
尤其是当那小男孩说,他长得像他的时候,他竟然把一个孩子的话当真了。
竟然用那样认真的目光去打量他,然后,他就惊讶的发现,这小子说的居然真的很有道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和他长得如此相像的小男孩。
那眉毛,那眼睛,包括那挺拔有型的鼻梁,完全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得。
“你……叫什么名字?”萧北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
“沈之摇。”小奶包奶声奶气的回道。
这时候,司机大叔立刻上前关心道:“小朋友,你没有伤到吧?叔叔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我没事,没伤到,不过你们下次开车路过这边一定要记得减速,没看见那么大的减速带吗?这里是幼儿园,不是高速公路,懂吗?那么大的人还不知道遵守交通规则,真是败给你们了。”
小奶包教训起人的模样还真的是那么回事,语气也极其的认真。
司机大叔听到后有些惭愧,频频点头:“呵呵,你说的对,小朋友,我下次一定注意。”
“好啦,我上课要迟到了都,不说了。”说完,小奶包转身就朝着幼儿园走去。
那小小的背影,映在萧北的眼眸里,竟然变得格外的清晰起来。
“北少爷,对不起,我以后开车一定注意,让您受惊了吧。”司机上车后,立刻忏悔。
“走吧。”淡淡的丢下这一句后,萧北低下头,手指飞快的敲打着白色的笔记本键盘,思绪再次回到股票大盘上。
萧北,二十八岁,哈佛金融系博士,自小在美国长大,华裔,持有中美双护照。
出身本市第一大贵族萧家,萧家,一个令人叹为观止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老贵族。
相传,从明朝开始,祖上就是朝中大官,后来弃官从商,一直做生意,从而发家。
没有人知道萧家到底有多少钱,因为萧家太过神秘和低调,低调到任何新闻媒体都不敢有一点点的报道。
近年来,萧家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萧家这一代的当家人,萧玉山,也就是萧氏帝国的执行董事,开始涉足房地产和娱乐行业,所以才有一些小道八卦,有的没的会写一些关于萧家的事情。
而萧氏帝国的员工待遇,据说也是肥的流油,所有的员工,哪怕只是一个扫地的保洁阿姨,那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排场极其壮观。
而萧北正是萧玉山董事长的亲侄子,如今二十八岁,突然回国正是遵从叔父的意思,打理家业。而雄姿勃发的萧氏帝国大厦,八十八层的摩天大楼,在本市已经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甚至很多外地游客,来c市旅游的时候,都要特意到萧氏帝国门前拍个照留念,以证明来过c市了。
顶楼易舱网,五百平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四周都是钢化玻璃。
与其他商人不同,萧氏的董事长办公室没有那么古板和商务,钢化玻璃边缘安装的都是巨型的鱼缸,里面有几十种观赏鱼,俨然成了一个水族馆,极其的大气恢弘。
“叔叔。”萧北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萧玉山立刻放下手中的晨报,起身慈爱一笑,“阿北,来的正好,过来坐。”
萧北点点头,走到意大利真皮沙发边缘落座,举手投足见,贵族气息十足。
女秘书立刻笑容甜美的端来一杯咖啡,放在萧北的面前。
萧玉山看见侄子心情大好,走过来挨着萧北坐下,问道:“怎么样?刚回国,还习惯吗?”
“还好,还在倒时差。”萧北低着头,却并不多话,一手缓缓的端起咖啡回道。
“阿北,你觉得这所城市,和六年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萧玉山继续笑着问道。
“没太关注。”萧北倒是实话实说,六年前他回国是为了庆祝生日,来回呆了不到一星期就走了,哪里关注过这个城市有什么变化呢?
“哈,看来我们阿北对这些都不敢兴趣,那我们还是说说你感兴趣的吧,今天大盘看了吗?你看好哪只股?”萧玉山知道侄子生性傲娇,只对感兴趣的东西关注爨龙颜碑,所以也就收起聊家常的那一套,直接跳跃到金融。
“亚盘吗?”萧北依旧惜字如金,和叔父的热情形成了对比。
“不,是纽约那边,亚盘变化太慢,暂时没什么看头。”萧玉山轻笑。
萧北拿起茶几上的平板电脑,瞄了一眼,然后淡淡回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今天收盘之前,维纳斯生物科技这个公司将会宣布破产,它的股份也会被外界几个虎视眈眈的大佬低价吃进。”
“哈,不错,不愧是我萧家人,眼光就是精准。”
萧玉山听完侄子的分析,爽朗一笑,显得心情大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叔叔自己也买了不少吧?”
“恩,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买了三十个亿,正好朋友那里给牵线,有渠道,就买来玩玩。”言语间,萧玉山的口气颇为得意。
“如果你听我劝的话,我劝你三天内全部抛了,否则这三十亿你一分都拿不回来。”萧北说这话的时候,样子很认真,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哦?不可能吧?这只股是好股啊,你怎么会有这个看法?”萧玉山倒是不太懂侄子这步棋的意思了。
“反正叔父如果你信我,就抛了,否则一定会被套牢,至于原因,我回头在告诉您。”
“真有这么严重?阿北,这样吧,我们对赌一下玩玩怎么样,我听你的,抛了这些股份,但是如果你猜错了,你就要听叔叔的安排,去那些候选的名单中,给我们萧家选个媳妇,怎么样?”
萧北抬起头,目光深邃的看着叔叔,反问道:“如果我赢了呢?”
“你赢了,叔叔的位置给你坐。”萧玉山极其的慷慨,其实他这一次本来也是要栽培侄子,让位给他的,萧玉山一生无子,大哥大嫂死得早,他早就把萧北和萧晴一对姐弟当成自己亲生的儿女了。
“no,我对您的位置完全没兴趣钱妞。”
“哦?那你说,你想要什么?”萧玉山好奇的看着侄子。
沉默片刻,萧北盯着萧玉山缓缓开口:“如果我赢了,你放手,让我自己先经营一个公司?跟萧氏没关系的公司,我自己掌控的公司。”
“原来你小子是打着这个如意算盘?”萧玉山抿嘴一笑。
“叔叔还肯不肯赌?”
“肯,怎么不肯?你叔叔我活了几十年了,纵横商场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还能输给你小子?我可把丑话说前头,要是你输了,被到时候后悔,可要实现答应我的事。”
“放心,如果我赢了,叔叔也记得,不能干涉我自己开公司。”
“好,成交。”萧玉山回答的极其爽快。
末了,又不忘得意的加一句:“你小子就等着去挑媳妇吧,我不会输得,维纳斯生物科技那个公司我已经关注了半年多,也找人摸底知道一些内幕,不然华尔街那几个老鬼一向那么精明,又怎么会果断下手呢?”
“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看着侄子信心满满的眼神,萧玉山轻叹一声:“阿北,你有时候,真的是太过自信了,到底是年轻气盛。”
“自信有时候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肯定,今天就到这里,叔叔,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萧北起身极其绅士的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转身离开。
望着如此嚣张傲娇的侄子,萧玉山心里泛起一丝温暖,这小子,他真是越来越喜欢了,跟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侗族服饰,那么轻狂,那么傲视天下。
这么多年,这个他视如已出的侄子,如果这一次真的赢了,那他就可以安心退休,把大权交出去了。
这时,胸口的刺痛传来,萧玉山捂着胸口,微微皱眉……
“总裁,三分钟之后有晨会,在小会议室。”
“我知道了。”
“总裁,您……看起来不太舒服,没事吧?”女秘书看出总裁有些不舒服,关切的问道。
萧玉山摆摆手,示意让女秘书出去。
时候不多了,他真的希望阿北可以独自撑起萧家帝国这块大旗,不过前提是,他还的给他物色一个有身份有强大背景的妻子才行,那样,他就算离开,也安心了。
“北少爷,现在咱们要去哪里?”
“我一个人出去转转。”萧北说完,不等司机开口,直接从车库提出一台深蓝色的阿斯顿马丁,然后风驰电掣而去。
“这个北少爷,除了脾气有些古怪,其他的简直是完美至极,萧家真是后继有人啊静园瑜伽。”望着离去的萧北,老司机叹了口气感慨道。
陆氏集团
晌午李伟固,沈墨处理完手头工作,正准备去员工餐厅,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陆伯母。”
“墨墨,我就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方便见个面吗?”电话那头,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后续内容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