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心里话作文为什么绿茶比好姑娘更受欢迎?-悠空读物

为什么绿茶比好姑娘更受欢迎?-悠空读物


1
GIO是南城一家会所,五楼以下餐饮娱乐,六楼则是一家豪华的拍卖会所,一层是大厅,二层是雅间。
这些年顾梦白虽然是在国外发展,却依旧听过了GIO的大名,听闻在这里拍卖的珠宝价位往往会上翻一倍多。
顾梦白坐在二楼席位上,说好听了是参与拍卖,说不好听了就是凑热闹。
张泽成坐在顾梦白的身边,他整理了一下领带,温柔的视线落在顾梦白的身上,“梦白,你这次回来是打算长住吗?”
“当然。”顾梦白点了点头,视线淡淡的落在一楼正拍卖的情侣对戒上,“能在这里拍卖的也都是好东西,这戒指设计的还真是很棒。”
“喜欢?”张泽成的嘴角挂着一抹笑容,“不如我拍下来,算是给你回国的见面礼。”
顾梦白嘟嘟嘴巴,摇了摇头,“我只是说设计还不错,可没说我喜欢。”
价位出到四百万,而且还有持续增高的迹象,这么大的见面礼她可不敢要。
下一件物品是今天的镇场之宝,一条名为,“甜蜜之恋”的宝石项链。
项链出现在顾梦白的视线里的时候,顾梦白着实惊艳了一下,第一口价位一千万,顾梦白吓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项链一直拍卖到八千八百万,顾梦白心中惊叹,带着这么一条项链出去,也不怕被人砍了脖子。
“八千八百万一次。”
“八千八百万两次。”
“八千八百万??”
拍卖师刚要落锤,会场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众人的耳朵,“一个亿。”
届时,会场里的喧闹立刻安静下来,大家的视线无疑都落在了一处。
门外走进来两个身穿西服的男人,一个高贵万分,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逼人的王者风范,一个手中把玩着打火机,痞里痞气的竟也是格外帅气。
顾梦白蹭的站起了身,她的心脏也在那一刻悠然一颤,瞬间,她的手指都跟着微微发凉,她刚刚回国,韩艺博家都还没回,没想到,就见到了他。
萧洛城的出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这个男人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招摇,不管在哪里,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片刻的沉寂,屋子里再次喧闹起来,众人纷纷对萧洛城和陆卿议论纷纷。
“萧氏集团萧总出价一个亿,一个亿一次??”
“一个亿两次??”
“一个亿,成交。”拍卖师落锤,萧洛城的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顾梦白心中暗自嘀咕,他还是像三年前一样败家。
顾梦白的视线迟迟落在萧洛城的身上,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一个黑洞,让她迟迟移不开视线。
见她发愣,身边的张泽成问她:“梦白,怎么了?”顾梦白这才反应过来,她微微摇头,随而一笑,平淡的回答张泽成的话,“只是好奇是谁这么大的架子,脑子被门挤得这么严重。”
“他啊,萧氏珠宝的现任总裁,萧家二少爷,萧洛城。”
张泽成波澜不惊的介绍。
顾梦白深吸一口气,萧洛城,他和她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四年,妈咪改嫁给萧叔叔之后,他是她的哥哥。
她太过的了解这个男人,萧洛城向来嚣张霸道,三年前的他把欺负自己当成乐趣。
箫洛城站在台上,任由那些记者拍照,仿佛是感觉到了顾梦白的目光,他悠的抬头看向了她,顷刻间,两人的视线就交织在了一起。
“拍卖会结束了,泽成,我们走吧!”顾梦白冲着张泽成一笑,起身下楼。
南城的白天和夜晚温差太大,张泽成生怕顾梦白受了凉。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顾梦白的身上。
然而这一幕却刚好被萧洛城看在眼里,他好看的眼眸微眯起来,握着拳头的手越发的收紧。
三年不见,这女人竟和张泽成混在了一起。
2
两人刚往车场走,身后忽然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张少爷就这么急着走?”
顾梦白的身子悠的一愣,转身,萧洛城的身影撞进她的视线,他大步走向他们,随后在他们的面前停下脚步。
“张少爷,我们有些日子没见了。”
“今天这不是见到了?”两个男人示意Xing握手,视线亦是在空中交织,箫洛城的眼中带着一抹燃烧着的火焰,他在愤怒,愤怒顾梦白回国之后没去见他,甚至没有回家,但却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两个男人放开对方的手,箫洛城的视线也移到了顾梦白的身上,似有似无的那种冷笑看的顾梦白一阵汗毛直竖,他的手转向顾梦白,薄唇微张:“好久不见。”
顾梦白的脸上忽然扬起一抹错愕,她极其不情愿的握上他的手,缓缓开口:“好久不见。”
一句话说出的同时,她心中却嘀咕一句,“阴魂不散。”
箫洛城握着她的手越发的用力,顾梦白的头上忽然就渗出了一层冷汗。。
他收回自己的手,笑容更是意味深长,“顾梦白,我们谈谈!”
让张泽成先离开后,GIO门前就只剩下顾梦白和萧洛城两人。
三年,他有三年没见到这个女人了,如今顾梦白的身上早已没了当年的宁静怯懦,反而多了几分嚣张和惊艳。
以前的顾梦白在他面前就是只柔弱的小猫,他说东,她绝不往西,而现在,她却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顾梦白,你在躲我?”萧洛城的双手酷酷的插在裤兜里,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菱角分明,他的双眸之中,一种怒火熊熊燃烧。
他还当她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呢?他一步步的逼迫,她一次次的顺从?
顾梦白冷笑一声,开口,“萧洛城,你是不是太瞧得起自己了?”
看着顾梦白身上披着的外套,他的心中更是愤怒起来。
萧洛城抓住她的胳膊,悠的逼近她一步,顾梦白淬不及防的后退,却狠狠的撞在了身后的车子上。
街上的霓虹灯映在萧洛城的眼里,他像是一个猎人,紧盯着面前的猎物,“张泽成是你男人?”
想起张泽成给她披上外套的那一幕,萧洛城的心中竟有一丝该死的嫉妒。
“与你无关。”顾梦白的双手抵在萧洛城的胸口,语气虽然平淡,心中却已然心跳加速。
箫洛城的身子压在她的身上,力气大的顾梦白呼吸都困难,她侧着头不停地往后躲,希望和他保持距离。
“顾梦白,这几年你可长进不少啊。”萧洛城冷笑一声,那笑容中多少带着对顾梦白的嘲笑。
萧洛城一把扯下顾梦白披着的外套,愤怒的瞪着她,“说说,既然回了南城,为什么不回家?”
“萧二少口中的家是指的萧家老宅吗?”
萧洛城从未把她当做萧家的人,现在却问她,“为什么不回家。”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好笑。
“顾梦白,你出国浪了三年,连你亲妈都不认了?”箫洛城眉头紧皱,眼眸中满是冰冷,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骇人的阴森。
“我正打算回家看看我妈和萧叔叔,用不着你提醒。”
顾梦白被他压着,后背贴在冰冷的车上。
萧洛城禁锢着她的双手,漆黑的双眸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都说女大十八变,顾梦白离开的三年来,变化是极大的。
如今的顾梦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人宰割的小丫头了。
萧洛城的视线在她的脸上打量,看着她闪躲的眼神,心里越发的不爽起来高苏尧,“现在你是舍得回来了?”
萧洛城说着,一条胳膊环上了顾梦白的腰。
“你什么时候和张泽成那男人混在一起了?你不知道我们家和张氏的关系?”
顾梦白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反驳他,“萧二少,请摆正你的位置,轮得到你教训我了?”
“翅膀硬了是吧?敢和小爷我这么说话了?”
顾梦白别过头去,咬紧牙关不回答他的话,随后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顾梦白的瞳孔越发的睁大,不安分的想要挣脱,奈何双手被他抓得死死的。
他霸道的吸吮她的唇,似有似无的带着一种思念和深深的惩罚。
3
顾梦白对上他的视线,她的心脏怦然跳动,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她想说话,却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情急之下顾梦白一狠心,抬腿狠狠的踢在他的下身,她力气用的不小,箫洛城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shit。”他愤怒的吐出一句洋文,抓着她手腕的手悠的一松。
顾梦白趁机推开他,愤怒的留下一句,“下流”之后转身就跑。
刚跑出几步,街上忽然急速驶来三辆豪车,一道刺耳的刹车声传进顾梦白的耳朵,三辆车子即时刹车,停在顾梦白的面前。
车门打开,三辆车子上下来了十多个保镖,他们毕恭毕敬的给萧洛城行礼,叫了一声,“萧二少。”
顾梦白心下一慌,她险些忘记了,萧洛城一直都有出门带保镖的习惯。
站在保镖最前面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看起来是这些保镖的带头人。
“带她走。”
萧洛城声音低沉的和那男人交代,随后大步走向了停在最前面的车。
几个保镖上了另一辆车,跟在萧洛城的身后扬长而去。
“你们放开我。”
混蛋。
一个混蛋萧洛城,手下养了一群混蛋的保镖。
“顾小姐,现在可由不得你,必要的时候,我们会采取特殊手段让你安静一点。”
安静?
顾梦白顿了顿,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她知道,萧洛城的人向来跟他一样说到做到。
蓝天水域是南城最豪华的别墅区,保安齐刷刷的敬礼。
顾梦白被两个保镖带进别墅,直接上了二楼。
吴言敲了一个房间的门,里面淡淡的传来萧洛城的声音,“让她进来。”
随后吴言打开门,两个保镖毫不客气的将她推了进去。
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内壁式衣柜,黑色窗帘,灰色的被子,萧洛城不喜欢复杂,屋子里的装修很符合他的风格。
萧洛城从浴室里走出来,头上还滴着水,他全身上下只围了一件浴巾,健硕的身材撞进顾梦白的视线。
“三年前你执意离开,三年里你从不和家里联系,顾梦白,你说,我要如何惩罚你?”
萧洛城冷笑一声,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竟显得他嘴角的笑容有几分诡异。
“我虽然是你的继妹,但我也有人身自由,我不过是出国学习,轮得到你惩罚?”
顾梦白站在门前,好看的眸子里满是不悦,“堂堂萧二少爷,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做这种强抢良家妇女的勾当了?”
“强抢良家妇女?那你知道强抢良家妇女之后应该怎样发展吗?”
萧洛城逼近她几步,漆黑的眼眸中,一种冰冷越发强烈老公尝鲜期。
他的冷漠让顾梦白忍不住背脊发凉。
萧洛城忽然将顾梦白打横抱了起来,她被吓得惊呼,下一刻,已经被他扔在了c上。
他的身子顺势压了下来,顾梦白闻得见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他抬手抚上她的脸颊,微凉的手指让顾梦白打了一个寒颤。
顾梦白的心脏狂跳,脸色绯红,想逃,却连动都动弹不得,那一刻,她的身体里竟有一种电流通过。
“既然回来了,不如和我在一起。”
萧洛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颊。
三年前他当她是小跟班,当她是喜欢了就看看,不喜欢就扔到一旁的宠物。
开心了就欺负欺负,不开心就拿她撒气,他真的是做过很过分的事情。他们虽然三年没见,可顾梦白依旧是他的所有物。
听到这一句话,顾梦白的大脑嗡的一声就炸开了。
“混蛋。”
他的女人那么多,每天换一个,一年都不会重复,她才不要做那么多女人中的一个。
“顾梦白,我现在对你很感兴趣,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所有东西,房子,车子,钱,工作,你想要什么?”
他冷硬的声音在顾梦白的耳边响起,温热的唇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这几年顾梦白的变化很大,长相虽然不算倾国倾城,但却让他越看越舒服。
她的皮肤如婴儿一般白皙,尤其是顾梦白的眼睛,勾人心魄,仅仅是看着他,却像是会说话一般。
现在的萧洛城,全身细胞都在警告他一个事实,这个女人,他要。
“怎么样?答应吗?”
4
“萧洛城,三年不见,你可真是越来越无耻了。”顾梦白和萧洛城在一个学校学习,他和那些女人练习人工呼吸的时候她不是没见过。
“你的要求我不答应,如果你敢继续,我就告你。”
顾梦白的呼吸有些凌乱,却依旧在强装淡定,她在威胁萧洛城。
萧洛城不屑一笑,多少女人巴不得和他在一起,而顾梦白却说她“不稀罕?”
‘不稀罕’三个字彻底让萧洛城的愤怒爆发出来,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代价,“想告我,我也得给你个正当理由。”
“顾梦白,不要以为你是我的继妹我就会手下留情。”
“我给你的你不想要,可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无论你想给,还是不想给。”
萧洛城说着,柔软的唇落下,直接覆在顾梦白的唇上。
顾梦白急忙去抓他的手,心中的慌乱让她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不能这么做,不管怎么说,我算是你的妹妹。”
“你回来的很是时候,如果再见不到你,我会去国外绑了你。”
这些年他憎恨过她,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曾思念过她,顾梦白离开之后他才发现,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顾梦白离开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萧洛城的思绪都处于游离状态。
他会去敲她的门,对着空荡的屋子下命令,“帮小爷把作业写了。”
他会在吃饭的时候说,“顾梦白,给小爷倒杯水。”
他甚至会在她的房间里发呆。
甚至在打篮球的时候,也会不自觉的去寻找她的身影。
直到今天见到她的那一刻,他脑子里所有的思念和怨恨全部都爆发了出来。
“啊??”撕裂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屈辱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顾梦白的大脑,一片空白华油信息网。
顾梦白疯了一般的抓着他的后背,指甲将他的后背抓出一条条的血痕。
他抛下了所有外界因素,现在的他,只想要得到这个女人。
“萧洛城,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顾梦白木呐的躺在C上,泪水一滴滴滑落。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萧洛城,我恨你。我恨你。”
“你杀不了我,如果有一天可以,也只会是我心甘情愿的被你杀掉。”
可萧洛城清楚,这样的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他萧洛城只会踩着别人不断的往上爬,怎么会轻易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别人。
萧洛城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顾梦白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在南城,不怒自威的是萧洛城。
阴险毒辣的也是萧洛城。
三年前为了逃避他,她毅然选择出国,这三年她好不容易平静了自己的心,却在刚刚回国的时候就遇到了萧洛城。
顾梦白的脸色惨白,无措的啜泣,说话的声音都在抖,“不要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做你的女人。”
她不情愿的挣扎更是让萧洛城愤怒,他的周围散发着恐怖的冰冷。
萧洛城淡淡的声音响起,虽是平淡,话语里却带着几分嗜血的威胁,“你一定会。”
顾梦白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屋子里,或许是因为哭过的原因,阳光刺的她眼睛有些疼。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清晰的让她记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床单上嫣红的血迹证明她珍藏了二十一年的第一次被萧洛城强行夺了去。
从他们认识开始,萧洛城就喜欢不停地欺负她,可现在张雅卓,他竟然这般过分。
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滑落,如果她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她绝对不会选择回国。
顾梦白记不得自己哭了多久,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保镖吴言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顾小姐,您醒了吗?”
顾梦白一顿,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尤伦卡,冤有头债有主,她不能把事情怪到吴言的身上。
“有什么事情吗?”顾梦白问道。
“顾小姐,少爷之前说说你的衣服被扯坏了,我是带着女佣来给你送衣服的,可以让她进去吗?”
门外传来吴言毕恭毕敬的声音,顾梦白者才注意到被扔在地上的衣服,她的衣服早被萧洛城扯得支离破碎。
5
只是做了如此卑鄙肮脏的事情,他竟还有脸说扯坏了她的衣服。
顾梦白有些不认识萧洛城了,他比三年前更加霸道,卑鄙,甚至还有些,变态。
“谢谢,送进来吧!”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出现在顾梦白的面前,她走到床边,将手中的衣服递给顾梦白。
“顾小姐,这是萧总让送来给你的。”
“谢谢你。”顾梦白接过衣服,选了一件最简单的白色长裙穿好。
看着顾梦白身上青紫的掐痕,女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萧总的女人虽然不少,她却从未见萧总如此粗暴过。
顾梦白穿好衣服,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我该怎样称呼你?”
“郭岚。”
女人微微一笑,视线还是忍不住落在顾梦白的脖子上,“顾小姐,我就先离开了,萧总有吩咐,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看着郭岚离开,吴言走进了房间。
跟在吴言身后的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人。
“顾小姐您好,我是萧总的秘书露可。”年轻女人的手中抱着一摞文件,说话的态度格外的客气。
露可上前一步,看着顾梦白的时候,脸上尽是甜甜的笑容。
“顾小姐,我此次是代表我的老板来的,他很欣赏你,所以希望你加入萧氏集团的私人律师团。”
露可话落,立刻将自己怀里的A4纸张文件递给顾梦白,“这是我公司拟定出来的合同,顾小姐请过目,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希望我们尽快签了合同。”
“顾梦白,我现在对你很感兴趣,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所有东西,房子,车子,钱,工作,你想要什么?”
萧洛城的话再次撞进顾梦白的脑海,他这算是什么?睡了她之后给她的施舍吗?
她顾梦白不需要。
“不好意思露可小姐,这份工作恕我不能胜任。”
“顾小姐,我的任务只是负责把合同送到,至于具体原因,希望你亲自和我的老板沟通。”
“我想我没必要和他说什么了,请你转告他,我不能胜任这份工作,请他另请高明。”
“顾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露可说着就掏出了手机,她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露可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老板。”
“顾小姐不肯签合同。”
顾梦白的脸色一暗,她有必要立刻和萧洛城汇报吗?
露可应了几声之后,便将手机送到了顾梦白的面前,“顾小姐,老板让你接电话。”
顾梦白不情愿,却也不想让露可为难,她拿过电话,放到自己的耳边。
“顾梦白。”电话那边,萧洛城淡淡的叫她的名字。
听见萧洛城的声音时,顾梦白握着手机的手越发的收紧,她对萧洛城的憎恨越发的强烈,“萧洛城,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去的 。”
“我只是想问你,昨天晚上,你的感觉如何?”萧洛城的声音是一贯的冷漠,语气里没有一丝一豪的情绪起伏。
“下流。”顾梦白气的咬牙切齿,他真是不知羞耻。
“你离开的太久了,我只是想让你重新认识我而已。”
电话那边的萧洛城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玩着一支钢笔。
他这么做,不过是对她离开三年的惩罚。
“爸对你那么好,如果他知道昨天的事情,一定会帮你报仇。”
“混蛋。”
顾梦白厉声骂他。
她知道萧洛城的意思,他是在变相的威胁她靖江人才网,这件事情不能被妈咪和萧叔叔知道,他不要脸,她还要。
“你骂人的词太少了,除了下流就是混蛋。”
顾梦白顿了片刻,不悦的叫他的名字,“萧洛城。”
“怎么?”
“如果我答应你,你可以不让这件事情被我妈知道吗?”
“很好,我答应你水浒英雄谱。”得到满意的回答,萧洛城的语气有所缓和,下一刻,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梦白被气得脸色惨白,她将手机还给露可,不等她说,露可便将合同递给了她,随后还递给她一支笔。
顾梦白愤愤的翻开合同,在最后一页签字。
“顾小姐,您不看一下合同了?”
6
露可诧异顾梦白的爽快。
刚刚还那么不情愿,却被萧总几句话就说服了。
对于萧洛城的能力,露可向来都没有怀疑。
可这女人分明就是萧总的床伴,萧总的女人虽然多,可除了白飞飞以外,他却不允许任何一个到公司去打扰他。
现在看来,顾梦白在萧总心中的地位似乎很不一般。
“我可以更改合同内容吗?”顾梦白看着露可。
“不可以。”露可笑着回答顾梦白,“上面的每一条都是经过萧总同意的,没有萧总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以随意更改职工合同。”
“既然如此,我还看什么?”顾梦白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将文件还给露可,“你可以拿去复命了。”
“顾小姐,谢谢你的配合,请问您明天可以工作吗?”
“如果明天我还活着,可以。”
萧氏集团有着自己的律师团,里面的每一个律师都是法律界的精英,能进入萧氏集团,这对于顾梦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她喜欢这份工作,可他不喜欢萧洛城这个老板。
顾梦白签完合同之后,露可满意的离开别墅。
她洗了脸下楼,准备离开别墅,刚刚走到别墅门前,却忽然被两个保镖拦住。
身后,缓缓传来吴言的声音,“顾小姐是要去哪?”
“管家,我要回家也不可以?”
“顾小姐要回家当然可以,希望顾小姐聪明一些,不要去做傻事。”
傻事吗?她会傻到去自杀?
吊死舌头太长。
服毒又太痛苦。
跳河之后身体会泡的肿胀,样子太丑。
顾梦白不理会吴言,推开一个保镖的胳膊离开别墅。
从蓝天水域离开,顾梦白长舒一口气,以前萧洛城欺负她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这样对她。
她出国三年,在巴黎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西安汇知中学,如今回了国,还未回到老宅,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回国不到一周,她就这样见到了他。
不过如今这样似乎也好,不必再躲着箫洛城,她可以回去看看自己的母亲和萧叔叔。
顾梦白刚回家的时候唐琬正在看电视,她无意看了一眼电视上的画面,电视直播记者采访的宴会,宴会上,白飞飞挽着萧洛城的胳膊甜蜜出席。
这一画面吸引了顾梦白的视线,她清楚的注意到白飞飞带着的项链,那是萧洛城用了一个亿拍下来的项链。
这么多年了,他们两个还在一起?
顾梦白的第一反应就是,今天自己是走了狗屎运了,白天见到了大活人不说,这会儿看电视都能撞见他。
顾梦白有些心烦的走过去关掉电视,唐琬这才理会她,“看你耷拉个脸,难道是约会不成功cride?”话落,她随手丢给她一个苹果。
顾梦白接过去咬了一口,白了唐琬一眼,良久,她淡淡开口,和她说:“唐琬,我见到他了。”
“谁啊?”唐琬并未在意,依旧一脸的漫不经心,随后她忽然意思到什么,大脑嗡的一声就炸开了,“你说的该不会是萧洛城吧?”
顾梦白恩了一声,淡淡的点了点头。
提起萧洛城,唐婉忽然就来了兴致。
顾梦白微微一笑,笑容里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他们好久不见,可才刚见面,萧洛城就做了如此卑鄙的事情。
如果没有萧洛城,顾梦白可能不会离开南城。这一点唐琬是知道的。
她去了巴黎,算是在逃避,逃避萧洛城的欺辱,压迫,逃避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萧氏集团坐落于南城最为繁荣的市中心,装修豪华,气派非凡,在南城不称第一,也绝对称得上第二。
顾梦白走进公司的时候白飞飞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叫出她的名字“梦白,好久不见。”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顾梦白顺着声音的源泉看过去,随后她微微一愣,疑惑开口:“白飞飞?”
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萧氏集团见到白飞飞,而她胸前挂着都是萧氏集团的工卡,总裁秘书,白飞飞。
真的是她,这个她三年未见的女人!
大厅里柔和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尽显她的温柔甜美。
“是我,梦白,洛城让我来接你的。”白飞飞冲着她微笑,看的顾梦白心中狠狠一疼,她和箫洛城在一起,而且是每天都见面。
7
“既然如此,他应该和你说了我到这里来的原因。”
“洛城已经安排好了,梦白,你先和我去见她。”
顾梦白跟在她的身后上了电梯,她白皙的手指按下电梯按钮,四十七层,想必是箫洛城的办公室。
这些年来,白飞飞一点都没变,依旧是安静,温和,气质非凡,她是箫洛城喜欢的类型,也比较会察言观色,否则又怎么会留在箫洛城身边这么多年。
两人一路无言,电梯里的气氛诡异的安静,直到电梯叮的一声响后停下,两人这才齐步走出电梯,随后还是白飞飞率先打破这诡异的安静,“梦白,你还没到过我们公司吧?”
“是。”顾梦白不以为然到回答她的话,然而她却清晰到听见了那个字眼,’我们公司’,难不成她和箫洛城到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
“我到公司之前和洛城来过一次,公司这几年变了不少,无论是装修还是业绩,自从洛城接手之后,公司的排名可是越发的靠前了。”
走廊里只有她们两人,白飞飞踩着高跟鞋发出嘟嘟嘟的声音,那是顾梦白第一次发现,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如此刺耳难听。
“白秘书,我想你没必要和我说这些。”
“抱歉梦白,只是看见你有些激动而已。”
白飞飞说着停下脚步,走到箫洛城的办公司前敲门,“洛城,梦白来了。”
话落,白飞飞的视线再次落在顾梦白的身上,“我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罢,白飞飞转身离开,留下顾梦白一个人翻了一个白眼,她说得好似他们有女干情一样,她不过只是想了解一下自己的工作。
里面传来箫洛城的声音,顾梦白推门走进去,他正坐在办公桌前签着文件,听到她推门而入的声音,也是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你迟到了。”
“我已经答应到萧氏集团工作,你说过,昨晚的事情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说的另一件事情你还是不答应?心里话作文”
他放下手中的工作,抬眸,冷冷的看着顾梦白。
他的心中一直都有个执念,不管用什么身份,都要把顾梦白留在自己身边。
“另一件事情?”
萧洛城的眸光冰冷深邃,顾梦白紧攥着拳头,手心渗出一层汗水。
萧洛城站起身,大步走向顾梦白。
他的眸光落在顾梦白紧握拳头的手上,她的紧张让萧洛城的心中忽然多了几分玩味,他讥讽一笑,“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如果你不想我把昨晚的事情告诉别人,那就乖乖地答应我。”
萧洛城身边大多是一些Xing感妩媚的女人,但像顾梦白这般青涩的也不是没有,可不知道为什么,顾梦白对他有着一种极其强烈的吸引力。
尽管她像尸体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割肉纹身,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引起他的Xing趣。
是因为他憎恨她三年前离开,才如此对她的吗?这一点,萧洛城自己都不知道。
顾梦白看着萧洛城的眼睛,他的眼眸漆黑,似乎能将人吸入其中。
顾梦白怒叱一声,“卑鄙海岛金山寺。”
片刻的沉默让顾梦白有些难堪,而萧洛城早已习惯了顾梦白的骂声。
“而且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对你的妈妈。”
提起自己的妈妈,顾梦白的心中微乱,妈咪嫁给萧叔叔之后,萧洛城对妈咪的态度一直很差,他并不喜欢妈咪,所以连带着讨厌她。
顾梦白也知道,妈咪一直想尽到自己做继母的责任,萧洛城冷嘲热讽的态度一直在伤着妈妈的心。
“如果你能做到,我可以答应你,但我有一个要求,你不许对我做那种事情。”
顾梦白心下一横,干脆破罐子破摔,如果能用自己的卑微换来母亲以后生活的幸福,她可以去做。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会不知道我的意思,说好听一些是女人,说不好听了,就是情妇。”
萧洛城看着她这张熟悉的脸,越发的想要得到这个女人。
这些年,哪怕是和别的女人上床的时候,他的脑海中都会有顾梦白的身影出现。
说白了,萧洛城把顾梦白YY了。
萧洛城忽然环住她的腰,力气极大,而后他忽然将她抱了起来,脚下腾空的感觉吓得顾梦白惊呼一声。
顾梦白被他抱着放到了书桌上。
“解开。”萧洛城抓着顾梦白的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裤腰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