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微博达人电视剧全集为了读她,彻夜不眠,值吗?-陈大惠

为了读她,彻夜不眠,值吗?-陈大惠


1公务员之始
毕业时候的栀子花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有感触。这是刘世光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
刘世光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世光供到了大学毕业。
要说刘世光身上唯一有点特殊的就是他身上的那张毕业证和学士证书,因为上赫然写着北京大学几个大字,北京大学在中国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说,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那可都是人中龙凤。
只不过刘世光却并不这么觉得,在北京这个上个厕所都能碰见部长级人物的地方,北京大学毕业证书似乎并不能引起多少的关注。就比如像现在,明明毕业在即,整个校园都洋溢着一股犹如解脱的兴奋的气息,但是在刘世光看来,却并不怎么兴奋。
文秘专业的他虽然每年都是年纪第一,拿着国家级的奖学金,有是学生会的干部,这样的经历写在简历上那是令多少人羡慕,只是其中的苦楚只有刘世光自己知道,文秘专业的对口方向好像除了政府部门外别无他路,虽然有些私营企业也招收文秘,但是这年代除了政府,你见过谁招聘男秘书啊?
但是政府的文秘那可都是公务员,公务员其中的猫腻地球人都知道,比试很简单,但是那只不过是个幌子马唯中,最重要的面试,而面试没有关系走后门,那基本上就等于没戏,现在刘世光就是这种心理,找了许多政府部门的工作,但是都是没人理会。
心灰意冷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去考了江南省政府的公务员,比试过了,而且是第一名,后来也去面试了,自认答的不错,只是刘世光知道没什么戏,刘世光一脚踢飞一个易拉罐狠狠的骂道:“怕个球,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大不了老子去干个体微博达人电视剧全集。”
由于学校规定的住宿期就明天截止,在人才市场上找了一天工作也没见有什么结果的刘世光回到宿舍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准备明天就搬出去,具体去哪?刘世光还没想好,心里想着是走一步看一步。
“世光,世光”就在这时,同宿舍的死党赵俊的声音传来,接着便见赵俊直接闯进了宿舍还满头是汗,看起来非常的兴奋。
“怎么了?阿俊,打了鸡血啊,这么兴奋,是中了彩票还是今天破了处啊?”刘世光笑着骂道。
“破处?又不是没破过,你啥时候见我破处后这么高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赵俊一脸高深莫测的直接躺在了刘世光的床上对刘世光道。
刘世光无奈地笑了笑,这赵俊估计家里有点小钱或者是有点小背景,行事作风都有点公子哥的摸样,赌钱泡妞什么的统统都干,但是只有刘世光知道,赵俊其实和北京那些公子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那就是赵俊违背原则的事情不做,这也是刘世光和赵俊成为死党的原因。
“先说好消息吧,我都霉了好久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叫冲冲喜吧。”刘世光把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行李袋里对赵俊道。
“好消息是你的江南省政府公务员过了,”说着赵俊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快递递给刘世光。
刘世光一愣,华婷婷不是吧?过了?这不可能,肯定是赵俊这小子耍自己的,刘世光一脸疑惑的结过快递,撕开,只见信上面说的清清楚楚,刘世光的公务员通过了江南省政府的考核,已经被录取,要他一周之后到江南省任职。
上面江南省政府的公章盖的要多深有多少深,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刘世光心里狂喜,但是这么些年,一直都是自己在外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经历过无数堪为世态炎凉的刘世光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幅荣辱不惊的本事,只是稍微的高兴了一下,便把欣喜之情压在了心里,对赵俊道:“那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就是我放弃了原先准备当公务员的构想,我决定下海经商,估计回到江南省去,到时候我可就要找你这个父母官蹭饭吃了,你说这对于你说是不是个坏消息?”赵俊一脸作弄的表情在那大笑。
“确实是个坏消息。”刘世光一幅深以为然的摸样点了点头郑重的道。
“你小子怎么不去死啊,有这么对哥们的吗,废话不和你多说,今晚卡迪吧,以前叫你去你总不去,说什么这不是你这种贫困人士去的起的,今天说什么都得去,丫以后可就是官了,怎么得都得庆祝庆祝,别和我穷啊,我知道你上次肯德基发的那笔工资你还没用。”赵俊大叫道。
“喂,你小子是神探啊,连我那笔钱你都知道?”刘世光大骂着。
骂归骂,但是客还是要请的,刘世光本就不是一个小气迂腐的人,相反,在社会上走的比一般的学生多得多的他深知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怎么做人他有着自己的一种心得,天快黑的时候便坐上了赵俊的那辆奥迪A4往赵俊所说的卡迪酒吧而去,奥迪A4这种车在北京这种地方是最常见的,北京别的什么没有,就是官老爷多,而当官的人既要衬托身份,又不能张扬,所以奥迪A4A6便成了北京市里最常见的车型。
2神经病!
刘世光知道卡迪这个酒吧,这个酒吧据说都是富贵人来的地方,而且这里的老板对顾客有着年龄的限制,超过四十岁便不能进来,当然,他们不可能拿着身份证去比对,只是以视觉上来衡量罢了任家萱烧伤,由于这两个条件,这个酒吧便是北京的太子党的聚集地,都说物以类聚,刘世光想这些公子哥都选择这里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跟着赵俊进了酒吧,酒吧里那叫一个昏天暗地,但是比较起其余的那些酒吧这里还是好很多,起码这里都是有点身份的人,就算是装也会装出有点素质的摸样,所以说这个酒吧其实环境还不错。
刘世光和赵俊找了地坐下后,便一个点了点喝的,其实赵俊来这就是泡妞的,赵俊就特喜欢来着泡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里的妞基本上都是打着来着钓金龟婿的,只要你稍微装的牛逼点,她们便会哭着喊着求你和她上床,当然,也不排除在这里遇见女的公子哥,只不过这种几率就很小了,用赵俊的话来说那就是可以忽略不计。
这不,才刚坐一会儿,赵俊便朝着刚刚对着他抛一个媚眼的姑娘走去,丝毫不理会刘世光愤怒的眼神,还不知羞耻地对刘世光说他这是不妨碍刘世光泡妞的机会。
刘世光一人坐那喝着酒,看着周围衣着光线的男男女女,再看看自己这身算的上比较土的打扮,刘世光暗道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呢,但是他从来就不信命,他一直都坚信,命运是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得到。
而就在这时,刘世光隔壁的桌的吵闹声把刘世光从自己的思考中唤醒,只见是几个年经轻轻的男的围着一个女的在那嘻哈大笑,而那女的看起来是非常的愤怒,因为酒吧本来就吵,所以刘世光还是没能听的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种事情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这是酒吧这种娱乐场所经常发生的桥段,无非就是几个流氓纠缠一个女的,或者说是一个纨绔子弟纠缠一个女的,就明前来看,刘世光猜想应该是后者,而且那几个男的明显是喝醉了,站着都有点摇晃。
刘世光不是个愤青,相较来说,他还是个比较势利的人,没办法,这都是在社会上锻炼出来的,所以说他绝对不会像小说里常用那样英雄救美,其实刘世光这本帐算的清清楚楚,他一个平头老百姓,为了一个恕不相知的美女去得罪几个公子哥,他没那么傻,而且连这个女的是不是个美女都还不清楚。
刘世光饶有兴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测,那女的没有一般的大喊大叫,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率先出手推了一个男的一把,本来男的就喝醉了,再被这么一推,便直打直的倒在了刘世光的面前的桌子上,把刘世光还没有来得及的酒水全部打翻。
刘世光开始有点火气,更令他恼火的是那个酒醉的男的非但没有半点要想刘世光赔罪的意思,反而瞪着眼睛看着刘世光嚷道:“看什么看,小心大爷我弄死你。”
刘世光不由得一顿火起,在社会底层混的他深知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是个人吃人的世界,你想不被人欺负就得比别人强势,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你,虽然这个观点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但是还是有他的道理的。
刘世光拿起一瓶啤酒对着这个醉醺醺的酒鬼就是一下,少说话多做事一向是刘世光的座右铭,他打架从来就是要打就打绝对不会有多余的话的,见到这边的状况,另外两个酒鬼也回过头看到这和一幕,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打,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就朝刘世光而来。
从小干农活的刘世光的身体又岂是这两个公子哥能比的,更何况对方现在还是醉的,没两下就被刘世光给打翻在地。
而这时在一旁正和美女动手动脚的赵俊也见到了这一幕,急忙赶过来,对刘世光道:“这么了?世光?”。
“没事,就是这几个小子惹了我。”刘世光淡淡的道。
“你小子还真的不怕死,竟然敢打我,我让你明天就给蹲大牢,永远也别想出来。”那个当先被刘世光打翻的男人在地上骂着。
赵俊一把走向那个男人,滴着头慢慢的道:“他是我朋友,不想你和你父亲一起蹲大牢就马上给我滚。”
那男的一见赵俊立马变了个样,恭敬的道:“俊少,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对不起,我马上就走。”说完一步三摇带着另外两个男的灰溜溜的走了。
从这事刘世光看出了许多名堂,原本以为赵俊只是一般的有钱二世主而已,现在看来赵俊在这北京城还是有点势力的,但是信奉少说话多做事的他不会去问这些事,因为他知道,在当官的家庭里,你去问对方家庭情况是一种忌讳。
“哪来的土包子啊,是想英雄救美还是怎么?”这时突然一个女声传到刘世光的耳朵里,刘世光抬头一看,只见那女的正一脸不善的说着自己。
刘世光没想到自己替她打翻了人她倒还对自己不满,特别说说话很难听,他抬头盯着这个女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女的非常漂亮,而且年纪也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刘世光显然对于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没点兴趣,一下午的好性情被这个女人破坏殆尽。
刘世光盯着女人说了声:“神经病”,便转身离开酒吧,准备回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后便女的非常的愤怒地朝着刘世光喊着。
“我说你是三八。”说完径直出了酒吧门,见刘世光走了,赵俊也只好跟着出去了,只是刘世光不知道,在他刚出门之后,就有两个酒瓶子跟着他的身影砸在了酒店的墙壁上。
3坎坷(1)
第二天,刘世光便带着随身的些许行李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忘了说一句,刘世光的老家便是江南省明阳市的,这次他死马当活马医的去报江南省政府的公务员这也是原因之一。
从北京到明阳的路程确实不短,从北到南,直到晚上才到明阳,好在刘世光赶到了最后一趟回老家的私人中巴万虹萱。等到刘世光下来中巴又步行了十里来路到家时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农村里的人不像城市里的夜晚那么色彩斑斓,大家都是一天黑便睡觉的,家里早已经关了灯的,刘世光敲着门,半响后刘父刘母才开门,一看见是儿子回了,老两口都高兴的不得了,赶紧架锅煮饭。
当得知刘世光以后就在省政府工作了老两口那个高兴啊,虽然刘世光反复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公务员而已,但是在刘世光父母看来,省政府里面的官那可就相当于省长省委书记之类的啊,刘世光知道和父母说不清楚,也就任他们去说,他懒的理会。
中国人从心底里都有着炫耀的本性,这不,第二天,刘世光在省政府工作的消息就在刘世光父母可以的宣传下在刘家村传开,一个个以前对刘世光都不太待见的人看见刘世光都一个劲的点头问好,那恭敬的摸样就差要下地三拜九叩,更有些妇女竟然上门为刘世光做媒。
老两口倒是兴致非常高昂地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到访者,刘世光懒得理这些人,便把门一关林保坚尼,睡在床上想着工作的事。相对于父母对于自己在省政府工作的高兴,刘世光却显得有点落寞,他深知,官场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只有利益,他刘世光一没背景二没金钱,到了那里面估计也只有喝点东北风的权利。
8虽然刘世光自觉实力不错,但是现在这年代,在官场里面能力只是其一,或者说只在其中占很少的一个比例,更重要的就是人脉和手段,虽然刘世光不知道这次自己是踩了什么狗屎运竟然破天荒的进了省政府当公务员,但是刘世光猜想,估计进去了日子也不好过。
五天就这样过了,因为省会林阳市离明阳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刘世光提前一天带着自己的那点行李到了林阳,刘世光在林阳没有任何认识的人,而且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所以便找了个便宜的招待所住了一晚。
在入住前刘世光还特意问了一下招待所的女老板从那到省政府的路线,这是刘世光做事的一贯风格,只要是自己必须做的事,他就会花十二分的精力去做好,却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政府一般都是八点上班,刘世光六点便起床了,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便退了房坐上公交车在省政府门前下了车。等到八点,许许多多的小车进了省政府大门后,他猜想估计是上班时间到了。
又等了一会儿,毕竟人家刚上班就去找人办事任谁都会有点不舒服,刚过九点,刘世光便决定进去,这时被省政府的门卫给拦住,刘世光好说歹说最后拿出省政府的任职文书才进去。
找到了人事处,刘世光看着众多的办公室有点傻眼了,好在还有个门卫大爷,刘世光很恭敬的散了烟之后才问到报道要去人事处二科,刘世光在挂着人事处二科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
这时门打开,里面坐着有禁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架着一台电脑在那说着笑着,甚至刘世光还看到有两个人在玩着QQ游戏,刘世光完全不知道该找谁报道,便轻轻地问着:“各位领导好,我是省政府刚招的公务员,不知道该向那位领导报道?”。
“哦,公务员报道是吧,你是政府招的秘书吧,去里面找我们办公室主任吧。”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的中年妇女指着里面的小间对刘世光道。
“谢谢领导。”刘世光知道自己刚来人生地不熟,凡事都得见人三分笑,起码就算做错了是说错了话别人也不会太怪罪蜀汉四相,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刘世光在小间打开的门上敲了敲道:“主任,您好,我是政府新招的公务员,今天来报道。”
4坎坷(2)
这时里面那个坐着也惦着个大肚子的主任抬起头来看着刘世光,不冷不淡地说了句进来吧,然后又继续忙着手上的一份文件,刘世光何时见过这阵势,摆明了不理会自己嘛,不过他还是进来就站在办公桌前等着。
终于等到那个主任看完了文件,抬起来看自己的时候,刘世光赶紧从身上掏出今天特意下血本买的一包六十多块的软装黑芙蓉抽出一根双手递给这个主任,主任也不客气,伸手接住,去拿桌上的打火机,刘世光眼疾手快从身上掏出打火机给这个主任点上火,虽然这个主任还是对着刘世光没任何表示,但是细心的刘世光还是发现这个主任看自己的眼神多了一丝的柔和,没了刚进来时的冷漠。
“你是今年的公务员?什么职位?”主任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份文件问刘世光。
“省政府办事处秘书。”刘世光恭恭敬敬的道。
“办事处秘书?你叫什么名字?”这个姓王的主任眉头一皱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
“刘世光。”见到王主任的摸样刘世光不禁心头一跳,暗道难道事情有变?
“刘世光?把你的任职文书拿过来看看。”王主任在自己面前的关于今年公务员的任职花名册上并没有找到刘世光的名字。
刘世光这下知道这肯定是出了变故,便把手上一直拿着的任职文书递了过去,王主任把这份任职文书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最后确定这份文书是真的后不禁觉得这事很是怪异,哪有找了公务员却不给人家安排职位的,王主任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敌百虫片,电话接通后王主任脸上的表情立马改变,犹如变脸般的从刚刚对刘世光的一脸冷漠变成了一张笑脸。
“林秘书长,您好啊,我是人事处二科的小王啊,这里有个叫刘世光的来我这报道打起黄莺儿,说是您们秘书处新招的公务员,我看了看他的任职文书是真的,但是下发到我这里的花名册上并没有他的名字,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王主任一幅龟儿子的摸样。
“额,额,额,好的,好的,打扰您了,林秘书长,不好意思,好的,好的。”说完后王主任便挂了电话。
“王主任,这事?”刘世光有点心急,这事摆明了就不太对头啊。
“小刘啊,组织上安排你去省委的秘书处报道。”王主任对着刘世光道。
“省委?我是参加的省政府的公务员考试啊?”刘世光一脸的郁闷,省委和省政府虽然都是一样的级别,但是却不是同一个系统,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不管是省政府还是省委都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嘛,你刚来,年轻人,就得听从组织上的安排。”王主任一脸严肃的摸样。
刘世光当然知道他这是在装神弄鬼,教育自己这事还轮不到他来做,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鬼,不过刘世光知道自己刚来,何况还有求于他只得低声下气,忙道:“对不起,王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参加爱的是省政府的公务员考试,而这任职文书也是省政府下发的,我的档案也已经转到了省政府了,我没有任何的凭证,在省委那边也不认识什么人,我怕人家不会搭理我啊。”刘世光装出一副可怜的摸样道。
“这样啊,我给你开一封介绍信,把情况写在在上面,我想那边领导会安排你的。”王主任说着拿出一支笔,随便抽出一张纸张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还盖了一个章,把打发刘世光走了。
出了省政府的门,刘世光就往只有一条小路相隔的省委办公楼而去,他知道,今天这事肯定八成是黄了,不过刘世光也不怕,他向来不是个好惹的人,这省政府白纸黑字还盖了公章的人之文书在这里,要是真的出现暗中情况他就准备天天做省政府去闹,这不是政府在戏弄人嘛,把人招了,却不给职位,连档案都调了过来,除了这里,自己上哪去找工作啊。当然,这只是刘世光做的最坏的打算,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刘世光还是有点怕,毕竟人家那是省政府,里面最低级的人那都是科级干部。
来到省委,相比省政府省委的态度稍微好点,毕竟是代表党工作的,门面功夫做的比省政府那边好一点,刘世光找到了人事处,可人事处拿着刘世光递给他的那张王主任写的条子,哭笑不得,条子上面的字刘世光还没来得及看,这会看见省委人事处的人事主任秦向天一脸的笑意他也就随带的看了眼条子上面的字,只见上面写着:“各位省委领导,兹省政府秘书处公务员刘世光同志不适合在省政府秘书处工作,请各位省委领导给予该同志一个合适的职位。”下面写着那个王主任的名字,还有公章。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介绍信,小同志,具体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这个秦主任倒是一脸的和气笑着对刘世光道。
刘世光便把今天发生的一幕说了出来。
“哦,小同志,你也不要太气愤,在官场上就是这样,估计是省政府秘书处那边临时来了个什么关系户,把你的位置给占了,这才把你挤出来,到省委工作,他们倒是想得出。”
“省政府还得接受省委的领导了。”秦向天也会是一脸气愤。
估计省政府那边做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的老同志,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说多嘴了,连忙收嘴对刘世光道:“同志,你也不要太沮丧,你先拿着这条子到楼上秘书处去问问,运气好或许会有个位置,实在没有也没有关系,你的任职文书上写的清清楚楚,省政府不敢不安排你的,只是那样你以后再省政府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官场里面的门道很多,你自己小心做事吧,上去吧,就在二楼。”秦向天最刘世光道。
刘世光也觉得这个领导非常的不错,发自真心的递了根烟给秦向天才转身出了人事处的门。
5坎坷(3)
刘世光来到二楼,找到省委秘书处,门是打开的,里面有八九个人的样子,他在门上敲了敲,见大家都抬起头来看他了便问道:“各位同志好,我是来报道的”。
“报道?没听说我们秘书处招人了啊?”这时里面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刘世光在那议论纷纷。
“我说帅哥,你是不是找错地了啊?我们秘书处没听说招人了额。”这时一个年轻的美女也是这办公室唯一的一位女性笑着对刘世光道。
“哦,我是省政府那边今年招的公务员,但是今天去省政府那边报道的时候那边人说叫我到省委秘书处来。”刘世光见没人叫他进去便也就站在门外说道。
“哈哈,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集结战宝,我有一个同学在省政府当秘书,他说啊,他们秘书处今年招了两个秘书,一个是凭关系进的,一个是正正经经凭实力进的,他还笑着说,他们秘书处终于有一个和他一样是凭本事进来的啦,以后这秘书处的事终于有个人和他一起做了根河吧,结果,他说令他郁闷的是第二天就有个副省长来找他们主任,后来听说,是插了一个秘书进来,我想这位同志估计就是被挤走的那个?”一个长着一副笑脸的年轻男人说着,刘世光在心里对这人做了评价,这人估计这一辈子也就只是秘书了,在这种政府部门里面工作最忌讳的就是说些八卦新闻。
“是这么回事啊,你小子也怪不了别人,家里没点背景就不要好高骛远一下就想到省政府来,来咱们省政府省委工作的人又有谁是没个背景的,你啊还是回去吧,基本上是没戏了。”另一个带着眼镜,看人说话总是有点阴深深的男人说道。
“李强,你怎么说话的啊,好像咱们省政府省委就全部是靠关系进来的一样,你不要以为你是靠关系进来的那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这位同志,你进来坐吧。”原先那个美女横了刚刚那个被叫做李强的男人一眼后招呼刘世光进去,还给刘世光倒了一杯水,这令刘世光非常的感动。
“这省政府真的做的太可恶了,明明都招了人下了文书了还把人挤走不给安排职位,真是太气人了。”美女气呼呼地替刘世光埋怨,刘世光因为是新人,对这里面的事还不是很了解便不好说什么。
“张心凌,你就别在这怨天尤人了,这官场里面不都是这样,你也到这一年多了,省政府那边干这事又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都是招了公务员,做足了面子,然后等公务员来了再把人踢走,安排连公务员考试面试都进不了的关系户进来,等这个公务员来了后就把人家往外挤,我听我那个同学说,他们那有个公务员也和这位同志一样,先是被挤到信访部当文秘,信访部本来就没什么油水,哪里肯又让个人去抢食啊,后来被发配到市里,市里的也是人精,知道上面挤下来的都是没关系的鲍飞,便放到县里,要县里安排,县里也是一样啊,放到镇里,现在听说那个公务员在镇党政办公室当秘书阿纤。”八卦来又开始说了道,他这么说不要紧,倒真的把刘世光吓的半死,开玩笑,就算在省政府当个扫大门的也比到镇里面强,起码见领导的机会多啊!
“那这么不去告,明明安排的省政府怎么就放到镇里去了”张心凌气愤地说着。
“怎么告?这是组织上的决定,是正常的人事调动,镇里就不是政府部门了啊?所以说,这位同志的事情有点玄。”八卦男有点同情地望了刘世光一眼道。
“啊,真是世态炎凉,张林,上次不是听主任唠叨过一回说我们秘书处得找个打字的来吗,既然省政府那边开了介绍信来的,咱们这边肯定不会太驳面子,省委省政府本来就是同一个系统,只是在两栋楼里而已。”张心凌想了一处道。
“这事得你去和主任说了,我们去找他说不是找死吗,”八卦男憋着嘴道,看样子对他们口中的那个主任非常的不满意。
未完待续...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