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征服天堂为什么结婚前一天新郎新娘不能见面?真相让人脸红-教您潮流穿衣打扮

为什么结婚前一天新郎新娘不能见面?真相让人脸红-教您潮流穿衣打扮

012014年9月上海某医院。“医生,我还能活多久…”“其实好好保养…”“您说吧,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做手术或者按时做化疗能坚持一年!”“不做呢?”“半年吧,或许更短。”我叫林池,刚刚被诊断为肝癌晚期。从医院出来,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的,果不其然走到半路便下起了暴雨,慌不择路,我只好找了个漏着雨的屋檐暂避,癌症和暴雨就像约好了一样同时猝不及防向我袭来,毫无防备只能被任意鞭打,毫无还击之力。癌症,癌症,癌症,我的脑海里现在除了癌症没有别的,只想着仅剩下的半年的生命该如何维持,父母又该如何交代。雨还没停,站着的时间有点长,我觉得有些心烦,刚想掏出手机叫司机陈叔来接,不远处径直开过来了一辆路虎,正正好停我在面前,车牌号看着再熟悉不过了。“林池?”一个声音将我从神游中拉回来,抬起头看过去,黄天戈果然是陆深远,我那万年冷漠脸的未婚夫。从车上下来,他一手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一手搂着繁星企业的千金艾琳。气质凛冽,如果不是他脸上挂着厌恶的表情,的确是一副很赏心悦目的场景。他从下车开始便锁着眉上下打量着我,冷着脸问:“你怎么在这儿?”没等我想好答案,陆深远抬伞看了看一旁的医院,下一秒便一副看瘟神般惧怕的眼神盯着我看,生怕沾染上什么脏东西。我审视着靠在他怀里的艾琳问:“你怎么又和她在一起?你们在这儿干嘛?”“我没必要跟你解释这些,你也管不着。”那女人立马笑的花枝乱颤,我忍住冲上去抽她两耳光的冲动,有些尴尬的扯了嘴笑笑,说:“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未婚妻,我们可是有婚约的,问一句不过分吧?”陆深远刚要说话,艾琳便娇滴滴的靠在陆深远肩头说:“陆少,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医院检查检查吗?要是怀了孕就娶了我来触摸吧,再也不用看这个凶女人的脸色了。”陆深远搂着她勾起嘴角,我冷笑一声看着艾琳闲本,用威胁的口吻说道:“你要是敢怀孕,我就打的你半身不遂,不信你试试。”陆深远挡在她面前瞥了我一眼,压低声音说:“林池,如果暴力能解决所有事情,你的眼睛早就不属于你了!”他话一出口,我就打了个冷战,死命握紧拳头恶魔之石,不敢说话只好努力忍住眼眶里的泪水,等陆深远转身走的有些远了,我才敢抬起头看着他高瘦的背影。一晃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男人除了变得更加冷傲之外,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一如既往的讨厌我,一如既往的不屑我的存在,又一如既往的觉得我很恶心。而一切罪恶的缘由,都是因为一双眼睛。陆深远恨我,从七岁那年我拿着不知名的药水射向他妈妈眼睛的那一刻,他便恨一直在恨我,即便我们之间还有婚约。而我,喜欢陆深远,从六岁我认识他,到二十八岁。天空中劈过一道闪电易县奶奶庙,如同我喜欢着他的这些年,即便惊雷,也是转瞬即逝。陈叔开车过来接我的时候,天色已暗,我坐在车里好不容易歇了口气,他便问:“小姐,今天检查身体没问题吧?”我不知所措只好嗯了一声便戴上了耳机,检查结果早被我扔掉了,陈叔又笑着说:“老爷夫人最近一直都很忙,您回了家先休息·····”我有些不耐烦,打断他的话说:“不回紫竹院了,去碧岭小区。”02碧岭离我家里很远,但是离陆深远的家很近,自从订了婚,爸妈便给我们买了套房子,说是方便我和陆深远住,房子买了有小半年,陆深远一次也没来过。“就停在这儿吧陈叔,你先回去。”陈叔低仰着头看了看面前的楼房,有些不放心的说了句:“小姐瑞昌人才网,要不我陪您上去吧,这么晚了。”我低头开门下车,拒绝了陈叔的好意,只是我没想到刚出电梯,就看见了阴着脸站在门口的陆深远。“你怎么在这儿?”陆深远冷着脸看我,我只好上前打开门,告诉他密码是他的生日,他先我一步进了门,径直走到沙发旁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说:“三百万,拿去。”我顿时一愣,不解的看着他,问:“给我钱做什么?”陆深远往沙发上一靠,似乎是很不情愿的说:“我爸说下个周举行婚礼,已经跟你爸妈商量了,这钱你拿去买婚纱,还有····”“等等!”我打断陆深远的话,他有些恼怒的看着我,我咽了咽口水说:“这个婚礼,能不能取消?”陆深远突然笑了,起身上前钳制住我的肩膀灵异警事,鄙夷的看着我,粗着嗓门说:“你再说一遍!”陆深远的力气很大,肩膀处传来的痛意让我差点哭出声来,不服输的说:“我说,我不想和你结婚了,能不能取消婚礼?”陆深远这下没有笑孙叔敖纳言,他狠狠将我甩在地上,松了松领带不屑的俯视着我,语气冷漠的说道:“林池,你什么时候学会欲擒故纵了?从装作自己失忆到心脏病,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演戏啊!知不知道自己的嘴脸很愚蠢?”我坐在冷冰冰的地上,也不知道干净不干净,心里一阵恶寒,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绞痛,想必是癌症发作,想起医生开的药还在包里,便挣扎着想起身去拿,陆深远见状蹲下一把拽住我的头发,说:“装什么可怜,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一哭,我就想把你的眼睛挖下来给我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过去的这些年,陆深远每一次把我弄哭,都会说这句话,我的眼睛应该是他妈妈的,我不配看见东西,同样也不配得到他的爱。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冲他喊道:“就算我给,你妈妈会要吗?陆深远,从始至终,看不开的人一直都是你!你妈妈都已经原谅了我,你凭什么一直揪着我不放?”陆深远狠狠放开我的头发,头皮被他扯的生疼,他停了一会儿,走到酒柜旁拿出威士忌,自顾自的喝起来。我好不容易能站起来,头脑还是晕乎乎的,就着凉水喝了药浓情可爱多,陆深远突然声音温柔的叫我过去,我猜不透他又想做什么,便小心翼翼的挪过去,他轻晃着酒杯伸手将我揽入怀里,贴在我耳边柔声说道:“听话,把这婚结了。”我突然想笑,等了这么多年的一句话,却只是他的一种手段。我吸了吸鼻子,用力推开他说:“跟我结婚,你就能顺利继承陆氏企业了,对吗?”03我看着陆深远深一杯浅一杯倒着酒喝,听了我的话后更加鄙夷的看着我,而后才幽幽的说:“不然呢?如果不是因为陆氏的继承权,我怎么会答应和你这种人结婚。”“那你取消啊,换个别的人不就好了!陆氏家大业大,什么样的千金小姐找不到,非要我吗?”陆深远沉吟着皱了眉头,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说:“谁让我妈喜欢你呢,不过跟外面那些人比,你至少干净的多。”我的腹部依旧在胀痛着,听见他的话更是快要窒息,想不到在陆深远眼中,我居然只是比那些人干净?我忍着眼眶中的泪问:“陆深远,当初你答应订婚的时候,条件就是陆氏企业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懂?你总说我薄情,可是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有在乎过吗?你还不是拿我的真心当做筹码!”“别拿我跟你比,你配吗?”陆深远就像被戳中了痛点一样,即使是喝醉了,也不能和我这样的人相提并论,这一点真是万年不变。他举着酒杯看着我,眼中是深深的不屑和鄙夷,“林池,我爸妈仁慈,你害的我妈妈失明二十多年,陆家从未怪罪过你们,可是你们呢?贪得无厌联通炫铃官网,拿走了陆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要你林家全部吐出来!”我没想到陆深远会这么恨林家,以往开心过的日子还历历在目,陆深远见我居然哭了,开始变本加厉的嘲笑我:“林池,你知道我最讨厌女人的眼泪,尤其是你?”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转头看着他冷漠着的脸,心中升起一阵怒意,他凭什么一而再而三的将我的心踩在脚下,凭什么随意就将我击溃?陆深远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我心一横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酒瓶问:“陆深远,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后悔今天这样对我?”“后悔?我今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一年跟着我爸妈认识了你!”“如果我死了呢?”我压住内心的怒意,紧盯着陆深远淡漠的脸,他冷笑一声说:“你要死,也等跟我结了婚,我顺利成了陆氏的总裁再死,到时候我一定风风光光给你办葬礼!我···”我是真觉得陆深远有些过分了,心中的怒气再也掩不王伟豪住,不等他把话说完,我便生气的将酒瓶扔在地上,趁着他有醉意,大着胆子起身压住他的肩膀欺身上前,堵住他那些喋喋不休的话。陆深远已经微醺,冷不防被我欺身压住,更是说不出来话,手胡乱挥着想推开我,无奈被我压的死死的,好不容易将我推开,这才彻底清醒过来,而后惊恐的盯着我,吼道:“你他妈疯了?”我摔倒在沙发一角,冷笑着提起唇角,嘲弄般的看着他说:“你不会不行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陆深远翻身压倒在沙发上,他眼神里是满满的怒意,钳制住我的下颚恶狠狠的说:“这可是你自找的!”04他的吻带着一丝凶狠,醉酒之人更是没轻没重,我疼痛于他深刻的怀抱里,也终于在他的眼中,只看到了我自己。窗外忽然下起了暴雨,风吹的一室微凉凤保宁,他的怀抱却温暖。到了后半夜雨停了,窗户开着吹进来的冷风叫醒了我,尽管医生一而再的强调要避免这种事情,但我还是不后悔,在陆深远怀中熟睡的感觉仿佛就是新生。我忍着腹部胀痛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陆深远,他终于不再是那副凶狠的样子,也不会再对我露出鄙夷的眼神,他的眼睛紧闭着,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皮上,像个婴儿般浅浅呼吸。沉静中陆深远的手机振动起来,显得格外刺耳,我伸长手拿过来一看,屏幕上显示是艾琳发来的短信:陆少,今晚您怎么没有来陪人家?看着屏幕渐渐变暗,我想,即便命不久矣,该是我的,也决不能任他人拿走。天色微明,我一直都睡不着,便早早起床做了一桌早饭,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陆深远醒来后反应居然会那么大。“林池!你做的好事!”陆深远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一边系皮带便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没想到你不但人品低劣,还乘人之危!”我呆愣着看刚才被陆深远一怒之下掀翻的桌子觉得有些生气,本以为他醒来后最起码会好好跟我吃个早饭再离开,然后我便有理由活的久一点,就算他生气,也不该如此,于是我忍住气问:“你有什么可生气的,昨晚我强迫你了吗?是你同意的!”陆深远穿好衣服,上前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的说:“你还学会狡辩了?”我企图挣开他的束缚,但是稍一动弹他便更加用力将我钳制住,冷笑着说:“我现在看见你这张脸,就觉得恶心无比!”说完手便松开我的脖子,还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我听完他的话一时间愣在原地,片刻后才幽幽的说了句:“所以,你恶心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发生的对象,是我,对吗?”陆深远走到门边,似是觉得我很可笑,便问:“不然呢?如果没有酒精,你觉得我会和你上床吗?”意念奔溃,我拼命忍住眼里的泪水冲他吼道:“那你昨晚为什么来找我?是你来找我的,你说要跟我结婚!明明是你先来找我的!”陆深远握紧拳头,咬着牙没有看我,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周身的愤怒,他说:“我说过了,同意跟你结婚,是为了拿回陆氏的股份位面降临,至于你,你真觉得我会在乎你的感受?你也永远别想得到我的原谅!还有,昨晚没有做措施,你最好去医院看看,以后要是真怀上了,我也不会要。”陆深远的话说的轻松,我却突然笑了,腹部突然又传来了胀痛感,我忍着痛意抬起头问:“陆深远,我只问你一句,现在,你拿我当什么?抛开结婚后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条件,你拿我当什么?”陆深远听后还是不屑的笑了笑了,扯了扯刚才系好的领带说:“筹码,或者是价码。满意了吗?”陆深远狠狠的关上门走了,留下满室狼藉。晚些的时候陆深远突然打来电话,我以为他是想要跟我道歉便接了起来,我喂了好几声里面也没有动静,刚要挂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陆少,您今天兴致怎么这么好,人家的腰都要断了。哪儿经得起你这么折腾啊,还不做措施,人家要是真的怀孕了怎么办嘛···”我举着手机呆滞住,这是艾琳的声音,她那娇滴滴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他们这是在···我觉得有些恶心,电话里传来陆深远的声音,“要是真怀上了就生下来,我认。”“哼!那你怎么不让那个叫林池的给你生啊,人家可是名正言顺的陆少奶奶。”我屏住呼吸,只听见陆深远说:“她?她还不配。” 05挂了电话,我才意识到什么叫做心如死灰,一晚上的温存不过是昙花一现,可笑的我还暗下决心守护好自己的东西,不过是痴人说梦。呆愣了许久后我便买了周六去北京的机票,决定离开,这也是我唯一的选择。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妈突然打来了电话。“喂?妈。”我刚一开口,电话那边就传来我妈喋喋不休的抱怨,问我为什么还不去试穿婚纱,问我是不是和陆深远闹别捏,问我为什么如此不懂事···我的父母,从来都是这样,永远都是利益为主,生意人连自己的孩子都能够当做条件。当初因为我弄伤了陆母的眼睛,陆家不追究,我妈妈差一点将我送出国躲避,现在为了稳固在陆氏的位置,又将我送给陆家当媳妇。我听着电话里喋喋不休的抱怨,心里一阵酸意泛起,眼角滑过一丝泪,我问她:“妈妈,我不想嫁给陆深远了。”我妈立刻暴跳如雷的吼道:“你开什么玩笑?爸妈拿下这门婚事容易吗?况且你不是一直都想嫁给陆家吗?现在陆氏正值股东大会期间,你和陆深远结婚就是最好的筹码,你别给咱们家添堵!这不是小孩儿过家家···”“妈!陆深远他不爱我!我嫁给他不会幸福的!”“我告诉你林池,你别忘了陆家妈妈因为你瞎了二十多年,你还不快嫁过去照顾人家!爱?爱能当钱花吗?爸妈还忙,你赶快去给陆家道歉!”挂了电话,我觉得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疲累,这时陆深远又登门了。他凝着眸子进来,见我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便问:“你要走?”我没搭理他只顾着收拾自己的东西,再多看一眼我都怕我会反悔。陆深远也不劝我,反倒是正襟危坐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我,而后把手里拿着的合同摔在桌上说:“看看吧。”我狐疑的拿过他手里的文件,里面是我爸妈近些年的贪腐证据,证据确凿高昌昊,我颤抖着手不敢再看下去,陆深远见状冷笑着问我:“怎么?还走吗?”我抬头看他,这个男人为了拿到陆氏剩余的股份不惜和最讨厌的人结婚,掌握着我父母这么多证据便是命脉,野心太大了,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既然手里握着这么多证据,大可以以此为要挟,逼我父母交出股份,征服天堂为什么非要和我结婚才行?而且我们之间的事情,非要牵扯其他吗?就我们之间而言不可以吗?”陆深远这才笑的肆无忌惮起来,伸手摸摸我的头发,我立刻感觉到毛骨悚然,他说:“林池,你似乎忘记了,我爸说等你进了陆家的门就是陆家人,还要给你百分之五的股份,你的这份我也要。”我有些懵懂,把文件扔在桌上问:“那结婚以后呢?你拿到股份以后呢?你打算把我怎么办?”陆深远靠在沙发上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离婚了。”“离婚?陆深远,你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我度过一生吗?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即便没有爱情,总还有情分在吧?”“情分?好啊,不离婚也可以。”陆深远唇边勾起一抹冷漠的笑,伸出手抚上我的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我的眉眼,眼神中虽流露出温柔,但却暗藏着凶狠,他说:“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我被他的动作吓到,身体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而后他又随手拿起桌上放着的水果刀,抽出一张纸擦干净,我完全动弹不了,只能惊恐的看着他的动作,等待着他说出那个“好主意”,深远沉吟片刻,冷笑一声后一把扯住我的头发往后拉,我看着水果刀的刀尖在眼前徘徊,翻转的刀片就像定时炸弹一般,他笑着说:“不如就挖了你的眼睛?”
微信篇幅有限,继续阅读
长按 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