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彭绍辉为了钱,父亲把八岁的我卖给老男人,还逼我……-速更小说

为了钱,父亲把八岁的我卖给老男人,还逼我……-速更小说

豪华别墅内细伟,长着一双桃花眼的俊美男人笑眯眯的对电话那边说:“Honey,今天我加班,不能去陪你了,改天约你……你别生气嘛,前天你看中的首饰,晚上我让人送到你家里去。”
“滥情!”客厅沙发上,歪躺的另一个男人撇嘴道。他头发根根竖起,周身狂妄又嚣张。
“我只是需要女人。”俊美男人温润如玉的笑,简直是人畜无害,“少阳,今年多大啦?”
“关你屁事!”头发根根竖起,帅气到惨绝人寰的顾少阳给了俊美男人一个白眼。“二哥,你这刚开荤,晚上少要几次能憋死么。”
俊美男人走到酒柜旁,为自己优哉游哉的倒了一杯顶级红酒,抿了一小口才说道:“我们五个,总得有人先开荤吧,你一直知道,我向来是很‘大无畏’的……”
“滚你的!”顾少阳恨不得一拳头打掉他的装模作样!谁不知道他是个老狐狸,一肚子的坏水儿。
俊美男人又喝了一口红酒,看向客厅中的四人,认真的问:“我都开荤一个月了……啧,我喜欢性感的女人,你们倒是说说,有没有想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口味儿’……”
顾少阳闻言皱了英挺的眉,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知道,老子估计什么样的都喜欢,只要长的漂亮就成。”
“之朔呢?”
靠坐在单人沙发里,身材清瘦,眉目漂亮到像个女人的沈之朔开了口,声音清冽:“温婉一些的女人,想来我喜欢那样的。”
顾少阳代替俊美男人问另一个人:“程漠,你呢?”
一身黑衣,眼角带条疤痕,周身冷硬又邪魅的男人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无聊。”
顾少阳狂笑。
俊美男人也笑的和风细雨:“大家都猜猜,我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猜中了有奖,我满足猜对的人一个愿望张楚儿。”
坐在落地窗前看文件的男人,仿佛没听见那边的谈论。他身材高壮到骇人,宽厚肩膀,臂膀肌肉喷张。一张脸是雕刻般的深邃,双眸沉静如海,似乎没有任何事可以挑动他的情绪。
那边乱乱的闹着,他一点不受影响。钢笔在文件下方唰唰划过,苍劲有力的三个字跃然纸上,夏易风。
“易云,江氏的收购还未谈好。”男人是陈述的语气,言语中已然是霸气隐隐。
夏易云俊美的脸上换了正经之色:“江啸海不愿意签字,背后又搞了小动作……明天,明天我去他家一趟,保管什么事都齐活。”
沉稳如山的男人没有再开口说话。
顾少阳狭促的冲夏易云眨眨眼,夏易云那智商过三百的脑袋不出一秒就领会了其中‘奥妙’。
“哥,晚上我给你安排一个女人吧……”夏易云走近了办公的男人一些,很是为他大哥操心。他比他们四人还要大上一两岁,怎么就没见他对女人有过欲望呢,这不正常。
夏易风依旧比山还沉稳,他敛下眼睫,又在一本文件上签了名字。夏易云等了一会儿,算是看出来了,他大哥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看完最后一份文件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在夏易云期待的目光中站起了身,霎时间,男人收敛的霸气通通显露了出来,他目光只是一扫,客厅内的几人连呼吸都小心了几分。
“我去公司。”夏易云步履沉稳的走出了客厅,坐上管家早已备好的轿车出了门。
“我觉得,大哥是个GAY……”顾少阳手抚上下巴,嚣张的猜测。
“滚你的!”这回换了夏易云骂回去。
盛夏,阳光炙热。后车座的男人把目光投向车窗外,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等红绿灯的路口,他不经意的眸光一转,路口拐角处的一个小小身影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是一个小女孩,侧对着他,他竟能从那半侧的脸上看出她的喜悦,许是因为她手里的冰淇淋太香甜,总之,夏易风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长了几秒。
女孩自己站在路边,好似在等人。绿灯一亮,司机开动了车子,夏易风准备收回目光,那小女孩却在这时扭过了小小的身子,冲他车子的方向灿然一笑。
黑色轿车从女孩身边快速驶过,夏易风扭头看了一眼,女孩扑进一个年纪不小的女人怀里。
第二日,阳光依旧明耀。
夏易云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冲坐在客厅里看早间新闻的男人打招呼:“哥,你今天起这么早。”
“嗯。”夏易风应了一声。
管家端来提神的咖啡,夏易云喝了半杯后正打算开口,谁知已有人先于他说了话。
“江氏的收购案,必然要拿下来。”
“那是自然。”夏易云笑道疥虱康宁,“你放心吧哥,等会儿我就去江家别墅,你就安心等我的好消息。”
临近出发之时,夏易风拉开了后车座的门坐了上去。
同样在后车座的夏易云不解的问:“你也要去?”
“闲来无事,出去走走也无妨。”
夏易云觉得这理由实在牵强,他正好瞧见顾少阳跑步经过,顺口喊了一句:“少阳,你去吗?”
“天这么热,老子才不去,跑完步补眠去!”顾少阳说完又跑了远。
“开车。”夏易云压抑住心里的怪异感,命令司机开车。
江家别墅内,江啸海委实没有想到夏易风也能来,他面对这两个年龄不大的男人可谓是小心翼翼,句句话都斟酌了再斟酌。
夏易风听着他讨好的话,双眸沉静。他搜寻了一下客厅,缓缓的起了身,说道:“江总不介意我到处逛逛吧。”
江啸海哪里敢说介意,笑着道:“夏总请便,请便。”
夏易风一步步的走出了客厅。夏易云看着他的背影,越发觉得从来时起,他大哥的行为都有些异常。
江家别墅内,欧式的花园,开满叫不出名字的艳丽花朵,参天大树,遮挡了中午的大大太阳,夏易风步履沉稳的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
只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男人,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衣,碎碎的头发,薄唇轻抿,他一路走来,慢条斯理,沉稳气场压抑着周围的空气。
眼看把欧式的花园转了个遍,夏易风冷静的想,他今天或许不该来。
突然,前方传来‘咚、咚”的声音,他抬眸看去,只见一个带图案的小皮球从弯曲的道路上一跳一跳的向自己跳过来。
低头盯着脚边的皮球,男人的眼眸深到让看不出情绪。只见他重新抬了头,果然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从前方远远的跑过来。
她粉色的裙角扬起,脑后的发丝中夹杂了两根细长的丝带,夏易风眨了一下眼睛。
小女孩跑到微喘,待呼吸稍稍定下,她抬头打量面前的男人。他好高,这是侵入脑海的第一个想法。也很好看,这是侵入脑海的第二个想法。
他们一大一小的两人对望着,一个低头,一个仰头。深邃沉稳的眼眸对上美丽明亮的眼眸,一时之间,忽然静谧。
打破沉默的,竟然是她。
“叔叔……”她甜甜的喊,冲他露出此生的第一个笑容。
夏易风又眨了一下眼睛,慢慢的蹲下了伟岸的身,和笑意盈盈的她平视,他近距离的看着对他笑的大大眼睛,她的瞳孔内,折射出他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声音醇厚又带了她听不懂的浓烈。
“江梦儿。”小女孩只觉得这样近看他,他更加好看了,长的很像,像张妈说的那种外国人呢!
“江梦儿……”夏易风低声念了一句。
女孩美丽的眼睛一转,调皮的反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记住,我叫夏、易、风。”他说完,忽然之间,竟好似有风吹过。
女孩不知怎的又和他对望起来,她的眼内盛满了天真无邪的笑意,突然,她小手指了指男人脚边的小皮球。
“叔叔,这是我的。”
单手捡起那个小小的皮球,夏易风递还给她。
她又是灿烂一笑:“叔叔再见……”话未说完,已经调皮的夺了他手中的皮球往回跑。
她那一笑,在他眼里比夏花还要绚烂。再见,江梦儿,我们定会再见。
黑色轿车驶出江家别墅后。向来沉默的夏易风突然问:“收购协议签了么?”
“江啸海不愿意签,还想做最后挣扎。”夏易云态度和熙,笑起来人畜无害。“他想攀上欧式这棵大树,来扭转乾坤。”
“欧式凭什么接他这个烂摊子”。夏易风凝了一下神。
“还不是他那个小儿子闹的!”夏易云话锋一转,“听说江啸海有个八岁的女儿。”
“是么。”夏易风淡淡的应着了一句ca1313。
“应该没错,他想把自己八岁的女儿卖了,给欧式总裁欧正城的小儿子做童养媳。你知道的,欧正城的小儿子身体一直不好,那老家伙一直想找个小女娃给自己儿子冲喜……”
“哦?”夏易风又淡淡的应了一句。
夏易云接着说:“他们的交易就在明天,欧正城明天会带人去江家别墅,把他那个八岁的女儿带回去,可谓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车外的景色飞快从眼前掠过,夏易风深邃的眸内明明灭灭。
“易云。”他突然开口,声音平稳又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我想我也需要一个童养媳。”
“什么?!”向来温润优雅的花样美男好似被雷劈了一下,动都无法动弹。好一会儿后才断断续续的问:“哥,你说你,你需要一个童养,童养媳?”
“反正男人总是需要女人的,我不介意要一个八岁的女孩。”
夏易云抬头望天,可他此时此刻只能望向车顶。他觉得天都要塌了……多少性感的女人他大哥看不上,竟然看上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这算是恋童癖么……
晚,七点。夜氏别墅的豪华客厅内,四个男人错落而坐。仔细端详,却个个都是人中之龙。更加让装饰豪华的客厅增色不少。
“我说二哥,人都到了,大哥怎么还不下来?”顾少阳一向没有耐性。
沈之朔撇了一眼顾少阳,扭头看向夏易云:“是不是收购江氏遇到了麻烦?”
“江啸海攀上了欧正城,欧式打算给江氏注资五个亿来帮助江氏度过这次难关。”夏易云起身去酒柜打开一瓶红酒,拿出几个高脚杯,边倒酒边说。
有礼又疏离的沈之朔正在看书,他翻了一页纸张说道:““即使欧式和江氏联手,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从上午回来就愁眉不展,到底是为什么呢?”
夏易云又是一贯的温润公子笑:“恐怕你眼睛出了问题,我并未愁眉不展。只是……”他话语一顿,轻轻笑出声:“我哥今天跟我说,他想要个童养媳。”
话落,他满意的欣赏几个人变换的表情。
连一向很少有表情的程漠都皱起了眉,沈之朔则完全说不出话来。
“什么!”顾少阳错愕,抬起手掏了掏耳朵,说:“我没听错吧补锅法?童养媳?这是什么东东?大哥想要童养媳?”
程漠难得开口,说道:“老大看上了江啸海的女儿?”他是盗取资料的高手,不仅盗取商业机密,也是夜氏黑道势力的老大。所以欧氏为何要给江氏注资,他早就一清二楚。
沈之朔已收了讶异,镜框后的美目流转:“果然人的口味都是有偏差的……童养媳多大了?”
夏易云笑的更加和熙,又微抿了一口酒。
“哎哎哎,我说您能不能不笑的那么恶心!”顾少阳就是受不了夏易云这人畜无害的笑。他早不知道吃过这小子多少次暗亏了。
“程漠,你跟他们俩说,我哥看上的女孩多大了。”夏易云露给顾少阳一个更加灿如春花的笑容。恶心的顾少阳恨不得一拳打掉他脸上恶心巴拉的微笑。何美璇却在听到程漠那冷冰冰的声音后猛然停住了动作。
“资料显示,江啸海的女儿今年才八岁。”程漠凉凉开口。
“虾米?”顾少阳先是愣住,然后惊讶的大叫:“才八岁!有没有搞错!还不到十岁的小奶娃?”
“我觉得我的耳朵还是没问题的。”夏易云此时笑的很温柔。
“天呐!”顾少阳一头栽进沙发里,捶着枕头不敢相信,他惊讶过后转瞬又一脸的神秘,狗腿的低声说道:“你们说,老大什么时候有那种嗜好的?”
“嗯?什么嗜好?”沈之朔问。
顾少阳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哎呀,就是那个嘛!”
“那个是哪个?你说话什么时候这么吞吞吐吐了。”夏易云抿了一口红酒,完全理解不了顾少阳这个暴少的跳跃性思维。
“好吧。”顾少阳一咬牙,说了出来:“老大他……他什么时候有……恋童癖这个嗜好的?”
“扑哧—————”夏易云一口红酒喷了出来。“少阳彭绍辉,你皮痒了是不是?不怕大哥听见后把你流放到非洲去?”
其实他也怀疑自家大哥有这种嗜好……
“这个提议不错。”好听磁性的沉稳男声传来,夏易风从别墅的楼梯上走下来。刚洗完澡的男人,头发还湿湿的。穿着简单的家居服晋血,男人一步步都走的沉稳,给人一种超出年龄的成熟感。
他随便往沙发上一靠,眼睛略略扫过顾少阳,波澜不惊,但一股强大的气场却迎面扑来。这个男人就是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顾少阳被夏易风眼睛一扫,内心悚然一惊。
“大哥,你想跟我们说什么?”程漠冷冷开口。他一向不喜欢浪费时间,喜欢问事情的重点。
“也并非什么大事,只是明天去一趟江家别墅。”他接下来的话字字清晰坚定,“我要江梦儿。”
“大哥,你来真的?”顾少阳不可思议的询问。
“我什么时候来过假的。”夏易风反问。
“可是那个江梦儿才八岁啊!”
夏易风淡淡道:“年龄很重要吗?”
“年龄不重要吗?”顾少阳也反问回去,“你想想看嘛,你今年二十二岁,她才八岁,等你三十岁的时候,她还未满十八岁,等你四十岁的时候,她才二十出头……大哥,你真的要她么?”
夏易风竟好似被顾少阳反问住。他沉如海的目光深不可测,良久后,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往楼上走九爪金龙。
“我真的要她。”
他留下的这句话,四人听出了不同寻找的味道。
“大哥他,为什么非要一个没发育的小女孩?”顾少阳最为不解。他大哥那样坚毅的话语,那样有温度的一句话,我真的要她……
夏易云轻晃中杯中的红酒默然不语。
顾少阳看了一圈,自言自语道:“大哥他刚刚好像失了心吧……”
江家别墅。清晨。
江梦儿躺在公主床上睡的正香。保姆轻轻打开门,走到床边轻喊:“小姐,起床了。”
床上一身粉色睡裙的小女娃,长如羽扇般的睫毛轻轻抖了抖,慢慢睁开了眼睛。她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眼珠黑溜溜的灿若黑色珍珠,因为刚睡醒而蒙上一层浅浅的水雾。
小女孩动了动,看见了自家保姆,甜甜一笑,:“张妈,早。”
张妈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小主人说:“小姐,起床吧。老爷说今天有重要客人来拜访呢。”
“好的,我这就起床。”江梦儿一听这话,一把掀开了被子蹦了下去,赤脚跑下了床,欢快的跑到卫生间梳洗。
“哎呀,小姐,您的鞋!”张妈拿着鞋追在后面。
“咯咯。”江梦儿笑着吐了吐小粉舌。
“唉。”张妈笑着给江梦儿穿上鞋。她家这个小姐啊,长的可真是漂亮。特别爱笑,对着下人也整天是笑呵呵的。笑起来啊,声音跟银铃似的,动听极了。
梳洗完毕。在张妈的帮助下穿上了一套红色的蕾丝公主百褶裙。条条的群摺显得江梦儿活脱脱是一个小淑女。大红色艳丽的颜色把江梦儿更衬托的肤白似雪。
“张妈,我要戴这个。”江梦儿拿起梳妆台上的蝴蝶结对张妈说。
“好,我来帮小姐带上。”
张妈接过江梦儿递过来的白色蕾丝蝴蝶结,把江梦儿的头发从耳朵两旁均匀的往后梳,细细的皮筋扎住从两旁往后笼住的长发,再别上白色蝴蝶结,长长的细带顺着蚕丝般的黑发柔顺垂下。齐齐的刘海,更加显得女孩又俏皮又可爱。
“小姐真是长的好看。”张妈赞叹着。她从小就照顾江梦儿。江夫人生下江梦儿没多久就因为身体不好去世了。老爷又整天忙着公司的事,江梦儿是张妈一手带大的,打心眼里疼爱她。
“谢谢张妈!”江梦儿嘴甜的道谢。没有一丝千金小姐的娇气。
说完江梦儿跑出房间,往楼下跑去。看见江啸海正坐在桌前吃早餐。
“爸爸!”江梦儿欢快的喊。“蹬蹬蹬”的跑下楼。一把搂住江啸海的脖子,笑的一脸灿烂。
“吃早餐吧。”江啸海没什么表情的回应。这个女儿并非他亲生,是死去的妻子嫁给他时一起带来的,当时她也不过才几个月大而已。
“好的。”江梦儿并没有得不到热烈回应的失落,而是松开了手,蹦跳着去到餐桌另一边开始用餐。
江啸海内心翻涌,盯着还是幼儿,却已有了惊人美貌的女娃儿。女儿都是要嫁出去的,嫁给谁不是嫁呢,他养她八年,如今江氏企业遇到了困难,总该是她回报自己的时候。
欧氏家大业大,江梦儿跟了去,也总不会亏待了她。
这样一想,江啸海抬头对江梦儿说。“梦儿,爸爸有话对你说。”
“好啊。”江梦儿咀嚼着嘴里的煎蛋。“爸爸,你说。”
“梦儿,爸爸的公司遇到点困难。”
“嗯?”江梦儿不懂,她懵懂的看着江啸海。
“欧氏企业的公子欧幕白是个很好很好的哥哥,梦儿愿不愿意跟他交朋友呢?”江啸海思索着措辞。
“好啊。”江梦儿一听要交朋友,开心的答应。她从小就是一个人,也没有个兄弟姐妹。现在爸爸说要有个哥哥跟她当朋友,她当然开心了啊。
“那一会儿你欧叔叔就来接梦儿去他家玩。梦儿愿不愿意?”江啸海看江梦儿答应的爽快,心里的石头不觉落下了几分。
“这个……”江梦儿皱眉。要去别人家吗?可是转瞬,江梦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的,我去陪欧哥哥玩。”
“好,好,那等会你欧叔叔来,要有礼貌,去到别人家也要懂事!不要惹麻烦!。”江啸海交代着。
江梦儿乖乖的笑着点头。
上午十点。江家别墅大门敞开,缓缓驶进来几辆豪车。江啸海带领江梦儿和一众江家仆人早就站在院内等候。
“这个哥哥家排场好大哦。”江梦儿瞪大了眼睛,好奇的低语着冉少平。
车门依次打开,下来一群男人。走在前方的欧正城一脸老谋深算。江啸海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欧总,欢迎欢迎。”
“呵呵,江总不要客气。以后,还不都是一家人!”欧正城话里有话的回应。
“是是是,是一家人。”江啸海连忙颔首。“来来梦儿,快点见过欧伯伯。”
江梦儿上前两步,朝着欧正城低头鞠了一躬,礼貌的喊:“欧伯伯好。”
“嗯!不错,很懂事!”欧正城满意道。眼前这小女孩长的可真漂亮。长大了一定美的不可方物。
“江总,教女有方啊!”欧正城拍了拍江啸海的胳膊。
“呵呵,惭愧惭愧。还有劳欧总以后多多教育。”江啸海引领着欧正城进入客厅。
“江总,我是个喜欢开门见山的人,废话也不多说了。事情你可考虑好了?”欧正城在沙发上坐定,就谈及正事。
“考虑好了。只是我的公司……”江啸海一脸为难。
“你放心,只要你女儿给我儿子当童养媳,我是不会亏待江氏的。”欧正城傲慢的说道。“再说,那五个亿可是江总的卖女儿钱,我又怎么会赖账呢?他话中带了一丝讽刺,像江啸海这种人他见的多了,只认钱,不认人。
江啸海一阵脸红,他咬了咬牙,却没有说话。
“什么曾许诺·殇?卖女儿钱?”江梦儿听见这话一阵错愕。她跑过去拉着江啸海的胳膊问道:“爸爸,欧伯伯为什么说我要给欧哥哥当童养媳,你要把我卖了吗?”江梦儿一脸紧张。她虽然小,可是却能感觉到不对劲。
“梦儿,你帮帮爸爸,爸爸的公司遇到了困难。你只要住到欧伯伯家,你欧伯伯和欧哥哥都会对你很好的。”江啸海已经不管不顾起来,就算是他亲生的女儿,他也打算卖了!何况并非是亲生的。
江梦儿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小小的她感觉事情不像爸爸说的那么简单,爸爸明明是要把她给卖了!
“江总,没意见,就把协议签了吧浴火角鹰兽。”欧正城说道。
“好的好的。”江啸海接过欧家保镖递过来的协议摊在了桌子上。提笔就要签上名字。
“爸爸不要!”江梦儿一把拉住江啸海的胳膊。“不要把梦儿卖掉!”江梦儿眼里急出了眼泪,她不要被卖掉,她想和亲人在一起,不要被卖掉,不要……
江啸海扯动着胳膊:“梦儿松手,爸爸没有把你卖掉。”可是江梦儿哪里还信他的话,只知道紧紧地抓住江啸海的胳膊就是不肯让他签字。
江啸海一急,猛力一扯胳膊就把江梦儿往后推搡了出去……
下一章节内容点击【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