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彭于晏图片为什么现在的男人都喜欢独立的女人?-新余印象

为什么现在的男人都喜欢独立的女人?-新余印象辉煌三国


第一章 你们家聂总,是我的未婚夫
“你不是有个未婚夫吗?去求他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哥坐牢吗?”
“妈!我早就已经跟人家解除婚约了!”
“那也是你的事!总之求不来1.3亿,你就是卖身也要去凑够!”
聂氏大厦门口,宁绮咬着唇,犹豫不过片刻,还是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你好,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前台姑娘微笑着,姿态敬业。
宁绮神色尴尬,面上强自镇定道:“你好,我想见你们总裁,聂惟靳先生。”
前台姑娘本来恭敬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淡淡地睨了宁绮一眼,声音冷冰冰的说道:“请问你有预约吗?”
宁绮本来就有些尴尬的脸色更加难堪了,苍白的唇瓣蠕动了好几次,才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不好意思,没有。”
前台小姐素质还是比较高的,没有直接叫保安过来轰人,还保留着最后的职业素养,声音淡漠道:“不好意思,这样我无法带你去见我们总裁,小姐请回吧。”
宁绮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想转身就回去的,可是想到父母担忧得失去了秉性的脸以及等待着哥哥去还的巨债,她又咬了咬唇瓣,坚定地折回了身来。
“麻烦你内线给个电话,就说是宁绮来了,让聂惟靳下来接一下我空之音。”她心里虚的厉害,可是面上却是清冷淡静的午夜怨曲,没办法,对付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说话要有底气,不然她根本不会认真的听你说话。
“小姐,你开玩笑吗?”前台小姐有些懵逼,用她简直就是个神经病似的眼光看着她任德华。
宁绮脸色愈发的冷静,几乎看不出什么表情,一字一句道:“麻烦你快点,你们家聂总,是我的未婚夫。”
前台小姐的脸色刷一下就白了,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聂总还有个未婚妻呢。
怀疑归怀疑,前台在宁绮镇定冷静的目光中,还是伸手按响了总裁秘书室的内线电话。
五分钟后,前台放下电话,看着宁绮的目光已经不能用复杂来形容了。
“小姐,总裁让你上去。”
“嗯,好的。”宁绮点头,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不过——”前台小姐欲言又止道,“总裁专用电梯是要密码的,我们没有密码,员工电梯是要刷卡的,小姐。”
宁绮一脸懵逼:“所以呢?”
“所以,总裁让你走楼梯上去,十九楼。”前台小姐低声说道,这个未婚妻不知道什么来头,她也不敢把话说满了。
宁绮:“……”
娘亲啊,走到十九楼,她六厘米的高跟鞋,脚都要废掉了。
但眼下是她有求于人,又是她不对在先,聂惟靳心有不甘是正常的,肯见她,已经是天大的情面了。
宁绮狠了狠心,脱下自己的鞋子爬到了十九楼。
她一直在总裁办门口休息够了,调整好情绪了,才穿着鞋子敲响了门。
“请进。”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很好听,带着一种干净利落的性感味道。
宁绮攥紧了自己的手掌,推开了奢华厚重的名贵红木大门。
聂惟靳的半圆办公桌正对着门口,所以她一推开门就能看见坐在那儿认真工作的男人。
他五官精致出色,线条深刻如是雕琢,深眉如剑,冷眸似墨石小倩,面如冠玉,发型利落清爽安庆十中,西装笔挺,衬衫挺括。
每一个细节都精雕细琢,每一分打扮都恰到好处。
他浑身散发着的,是冷冽而矜贵的贵族气息。
宁绮突然有些紧张,她将手不着痕迹地从门把上移开,声音有些颤:“聂先生,是我。”
聂惟靳连头都没有抬,只是英挺的眉毛轻不可察你皱了一下,淡漠疏离的回应道:“你是谁?”
宁绮的手更抖了,连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张馨云,声音颤哑道:“我是宁绮,城北宁家的宁绮糖糕的做法。”
哦,原来是宁家,听说他家里有个人亏空了1.3亿的公帐,被捉了起来,公司也拿去抵押了。
聂惟靳放下了手里的镶金钢笔,微微抬起眉扫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宁绮,缓缓开口道:“听说,你自称我未婚妻?”第二章 等你爬上我的床也许可以再谈谈
他的声音暖洋洋的,最多也就带着一丝戏谑的味道。
可宁绮保证,她绝对听出了山雨欲来的味道。
她急忙低垂着头,为自己辩解:“我也是情急之下才撒的谎,请聂先生原谅川大杀人案。”
聂惟靳菲薄的唇瓣忽然勾出一个淡浅的弧度来,不紧不慢道:“宁小姐找聂某,不知有何贵干呢?”
他这样直接了当,宁绮居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她紧张不已地摆弄了下自己的衣摆,垂着的眉眼目光闪烁简直是无处安放。
“聂先生,我有事请求你帮个忙。”宁绮的声音很低,夹杂着底气不足和浓重的心虚。
聂惟靳唇边仍然保持着浅淡的笑意,干净出尘的侧脸完美得犹如神祗,一字一顿道:“不妨说来听听。”
宁绮暗暗舒了一口气,可以让她说就好,至少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堪。
她斟酌了一下词句,将姿态放到最低,请求道:“聂先生,我想请你注资宁氏。”
聂惟靳深究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的时间不超过两秒钟,随即便淡漠地移开了,全神贯注地落在桌面上的加急文件上。
“哦?可是我公司最近的注资计划里并没有贵公司的提选。”聂惟靳没有再抬头,声音完全是公事公办的一丝不苟。
宁绮心里暗暗低咒了一声艹,有提选我特么还来求你做什么?
但是她也明白这种事情强求不得爱一回伤一回,人家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何况她跟聂惟靳也没什么情分可讲新桃太郎。
“聂先生桑迪亚哥,我知道我的请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是请你帮帮我吧,要不让你旗下银行给我贷款也行,我保证还上!”宁绮也豁出去了,厚着脸皮求道。
聂惟靳深邃的目光浮现出一丝玩味。他唇边仍然挂着风度翩翩的笑意,声音低沉:“那倒不是不可以。彭于晏图片”
宁绮双目一亮,心里顿时来了希望。
外界都传言聂家大少风度翩翩温尔尔雅,看来所言非虚。不过能够在这样一个大集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瘪四与大头蛋,要是一点手段都没有秦王八镜,她也不相信。
所以宁绮心里还是保留理智的,她曾经退过跟他的婚约,他颜面有损,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她的。
“我公司可以贷款的,一是走正常程序的,二是关系比较好的妻调令。请问宁小姐你是属于哪一种?宫宝田”他的声音清清淡淡,不紧不慢先生你哪位,仿佛在细细烫平一匹上好的丝缎。
“怎样?才算关系好?”宁绮咬着唇瓣,低声问道。
聂惟靳嗤笑一声,眉眼如画,慢条斯理地扯了扯领带。
“男的嘛,十年交情算好了,女的嘛,躺到一张床上还不算好吗?”他的声音刻意压低,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温温吞吞的萦绕在她的耳边。
明明他那么一本正经,她却莫名觉得脸红耳烫。
宁绮没办法,只能再放低身段哀求:“聂先生,我们能不能再谈谈独立钻石棋?”
聂惟靳淡漠地扫了一眼手腕上的限量款百达翡丽,声音疏离到极致:“不好意思宁小姐,聂某没有这么多空余时间跟你叙旧。”
宁绮脸色绯红滚烫,极不自在。
聂惟靳却又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他的唇角始终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李冠廷,一字一顿,极尽暧昧道:“等你爬上我的床,也许可以再谈谈。”
宁绮本来就攥得死紧的手,直接给握成拳了。
她真想直接抄起旁边的花瓶就往他头上砸去,可是毕竟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她踌躇了半响,终究还是放下自尊,低声道:“聂先生……”
“丁助,进来送一下客。”宁绮的话还没有说完,聂惟靳就对着电话内线吩咐道,声音冷淡严谨。
不到一分钟,丁助理就进来委婉地赶人了。
“这位小姐,麻烦你跟我到这边来,不要打扰我们聂总工作。”丁助理公事公办的语气跟聂惟靳如出一辙。
宁绮抬眉看了看戴着黑框眼镜的丁圆,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才跟着她的脚步离开了总裁办戴小祥。
“师姐,你怎么能这样,你帮帮我啊。”宁绮抓住丁圆的手臂,一脸的愤恨,“姓聂的也太小气了吧,就出面给我贷个款,还世交呢!”
丁圆无奈地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我也没办法啊,得罪了聂总,我还要不要工作了?我当初就让你不要解除婚约,你听我了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