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归并排序为了给父亲治病我被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从此......-言情网

为了给父亲治病我被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城中大盗,从此......-言情网

阴冷的夜,不见一丝月光千尸屋,黑沉沉的压得莫温柔快喘不过气来。连天也昭示了她黑暗的生命么?
头顶上方,却有一束光,照亮了她的心房。炫目的霓虹闪烁着“待爱”两个猩红的大字,在莫温柔的眼底定格。她不断的说服自己,进去吧,温柔,这是你唯一的希望。牛郎而已,你现在需要的不就是这种没有感情,不拖泥带水的关系。你要勇敢一点,就算是为了爷爷,你也必须这么做。
银货两讫,找个干净点的,生个孩子,就算是死了……就算死了……
莫温柔咬着嘴唇,把眼底的泪眨了回去,手里的宣传单被捏的死紧,隐隐约约能看到“伺爱”两个字。
“对不起,莫小姐,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得了血癌,只有一年半的日子……如果你有什么心愿,最好能……”医生冰冷的话还响在耳边,所以,她没有退路了是不。莫温柔低头看着自己特意换上的粉色裙子,柔顺的长发滑在肩头,秀气的眉毛紧蹙着,柔弱的脸庞更显得楚楚可人。
“温柔啊,爷爷没什么愿望,只希望我的孙女能嫁个好人家,开开心心的生活。”
爷爷!莫温柔深吸口气,扔掉宣传单,鼓起勇气推开了酒吧的大门。
里面流淌着轻柔的音乐,装修的格调高雅,莫温柔有点小小的疑惑,牛郎酒吧不应该是充斥着暧昧气息吗?
可紧张并没有让她想太多。莫温柔走到吧台前,酒保很快走过来,亲切有礼,“您好,需要点什么?”
“我……我……”莫温柔看了看四周,在隐蔽的卡座里,散乱的坐着几桌人,大部分都三三两两,轻声谈笑着。她收回视线,手摁在心脏的位置,那里现在正拼命的狂跳。
“您先坐下来好吗?”看出她的紧张,酒保亮出招牌笑容大国海魂,“要不我先给您一杯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那是什么东西?这一分神,倒让莫温柔稍微平静了些,她依言在吧台边坐下,舔了舔嘴唇,“不用,给我一杯伏特加吧。”
天知道她根本没来过酒吧,甚至连酒都没喝过,只知道她现在需要高浓度的酒精麻痹自己。
“额……好的,您稍等。”尽管诧异,酒保还是端来了一杯酒。“小姐很面生呀,第一次来吗?”
“是……有什么好介绍吗?”莫温柔轻声问道。
“什么?”
“没事……我自己找吧。”打死她也不敢再问第二次。莫温柔露出怯怯的笑容,转头研究后面的客人。
上官寻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棱角分明的脸庞透着冷峻,一米八七的身高塞在隐蔽的卡座里,深邃的眸子里透着恨意,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场,就差在旁边立块牌子“生人勿近”了。
可偏偏有这么不长眼的,上官寻冷眸一抬,扫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莫温柔。娇小柔顺的可人儿,清纯的气质怎么看也不像有勇气搭讪的人,如果搁在平时,他兴许有猎艳的兴致,可现在?
NO!他只想安静的待着,谁也别来惹他。
“我能坐下吗?”水眸里泛着光泽,莫温柔有点晕乎乎的,看来,刚才倒下肚的那杯伏特加开始起作用了。好奇怪,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召唤她,就他吧,就他吧。
上官寻没有说话,只是睨了她一眼,如一把冰冷的刃。
莫温柔露出小白兔一般的笑容,“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许了。”她摸着桌沿,忽略上官寻的臭脸,在他对面坐下来。
“我喜欢你……不……我是说我看你蛮好的……也不是喜欢啦……就是那个什么……”莫温柔语无伦次的说着,从包里摸出一叠包好的钱,放桌上摊开来。
“这里有五千块,是我好不容易存的,如果你愿意,我能买你一晚吗?”莫温柔涨红了脸,飞快的说完,低下头不敢看他。
上官寻脸黑了一大半,盯着对面女人的发心,买一夜?这个女人说要买他一夜?哈!哈!哈!
他想仰天长笑,下午被父亲羞辱不够,现在连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也来羞辱他吗?
修长的身躯横过桌面,上官寻猛的拽住她的手腕,逼得她不得不抬头看他。
“啊,好痛,你捏痛我了。”莫温柔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一瞬间连呼吸都忘了。就这么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迷蒙的看着他。
多么纯粹的眼睛!上官寻的心里咯噔一声响,连责骂的话都忘记了。
“所以,你答应了吗?”莫温柔娇笑起来,手放肆的摸上他的脸庞,“呵呵,你答应了,真是太好了。”
上官寻收回心神,嫌弃的摔开她的手,“立刻给我消失!”
“你生气了吗爱恋千鸟?是五千太少了是不是。也对,像你这么好的条件,一定不止这个价。可是……我只有这么多了……你就不能答应我吗?就当我求求你。”莫温柔说完,环顾四周,然后回身,扑上来抓住上官寻的手。
“可是他们我都不喜欢,我只喜欢你,你就不能答应我这点小小的要求吗?”莫温柔一脸无辜的看着上官寻,丝毫不顾面前男人已经快要达到愤怒的边缘。
又!上官寻倒吸一口凉气,明明嘴里说着放荡的话,却又露出一副最无辜的表情,这个女人,真是不要脸至极。
“放手彩豚!”上官寻再一次想甩开她的手,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虽然生气,却一再的忍受她的胡闹。
“我不放!你是我鼓起勇气好不容易找到的,归并排序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放手!”莫温柔的脑子里闪着奇异的光,她眼前一片模糊,一切都已看不见,只听见心愿达成的气泡在噼啪作响,同时伴着一阵头晕目眩。
原来伏特加真的很烈!
“哟,我当是谁呀,上官少爷,真巧啊,怎么,胃口换了?喜欢这种小白兔?”
上官寻闻言抬头,看着发声的男人,一个纨绔弟子,标准的富二代,以挑衅自己为乐,上官寻薄唇轻启,然后回头,再也不看那男人,淡淡的说了声“滚!”
男人脸上青白交加,猛的拉起莫温柔,“小妞,比起他,跟着少爷我更有前途,少爷我保证让你爽死。”
莫温柔站都站不稳了,拼命的挣开他的禁锢,“不要,走开!我只要他!”
上官寻猛的站起身,莫温柔希冀的看着他……却不是替她解围的,绕过两人就走,忽视的彻底。
男人挑衅不成,恼羞成怒,甩开莫温柔,朝上官寻扑了过去。
“呀!住手!叫你住手!”莫温柔不顾被波及,跟着在扭打在一团的两个男人身边,想要帮忙却无从插手,只有猛烈的拍打着富二代的肩背。
“滚开!”上官寻身手矫捷,分神朝莫温柔怒吼,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脑子?
心底涌上一阵莫名的毛躁,上官寻加重了拳头,三两下就把男人打趴下,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男人一眼,扯着莫温柔的手腕就走。
莫温柔被扯的跌跌撞撞,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顺手操过桌上的钱抱在怀里,磕磕绊绊的追在后面,面露喜色,“你答应了吗?我可以买你一夜了?”
上官寻冷冷的回头,莫温柔识趣的闭嘴,任由他拽着自己往前走。
昏暗的停车场,只有两人急促的脚步声,凌宝儿终于走到上官寻狂野的越野车旁,狠狠的摔了过去,莫温柔低呼一声,背撞到了车门上。
“啊……”痛呼声被上官寻堵进嘴里,高大的身躯压了上来,把她挤进车于人之间,整个人被笼罩在凌冽的气息里。
良久,上官寻放开莫温柔,呼吸不稳的看着她潋滟的嘴唇,被吻的肿了起来。
“怎么?你就这么想被我上?”声音暗沉低哑,带着被挑起的情欲。
莫温柔轻抚上自己的唇瓣,呆在那儿,她的初吻……
想哭又有点想笑,放纵自己吧,原本就要死了的人,有什么不能去做的。如果非得要选孩子的父亲,眼前这个男人,至少,她是喜欢的。
上官寻的手从她的胸口伸进去,捏住她的浑圆,用劲的揉搓着,想不到,比看起来的有料。邪佞的笑着,“怎么,我看你迫不及待的跳上我的床,你就这么饥渴?”
“啊……”被捏的呻吟出声,莫温柔抛下矜持,舔舔嘴唇,是呀,她就是来找男人的,有什么不能做的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能帮我吗?”
上官寻闭上眼,不去看她全然信赖的眼神,不过是个妓女而已,有什么好怜惜的。“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上官寻掐着莫温柔的下巴,逼着她和他对视。
“我当然知道!”莫温柔低垂着眼帘,从眼睛的夹缝里,她看到上官寻那张轮廓分明的充满玩味的脸。谁知道她现在的心跳有多么快,她已经羞愧到快要脑溢血的地步。
“很好!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等下可别怪我玩死你!”上官寻看着她轻颤的睫毛,如脆弱的蝴蝶翅膀,猛的放开莫温柔,嘴角勾起了一个阴霾的微笑,“上去!”上官寻放开手,同时拉开后车门,毫不怜香惜玉的将莫温柔推了上去。
原本宽敞的后座,却因为挤进上官寻变得拥挤。
莫温柔仰躺着,看着上方上官寻那张莫测高深的脸,心里突然有些害怕,“等等!”
“怎么,后悔了?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上官寻嘲讽的笑了声,眉梢眼角都带着冰冷的笑意。
“不是!”莫温柔下意识地低了眼,“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心里悲凉的想着,至少,还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
这回轮到上官寻吃了一惊,就算她不看财经新闻,不看报纸,大街上房产的广告上到处都有他那张放大的帅脸,因为他那张脸就是公司最好的金字招牌,而她竟然不知道他是谁?她居然还敢上他的车?!
“我叫上官寻,你可得记住了!”上官寻冷哼一声,说不定,这又是这个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都来他常去的酒吧堵人了,还有不知道他名字的?
莫温柔抬眼飞快地瞬了他一眼,小声地“哦”了一声,像是从来没听过他的名字。“那个……”她舔舔唇,“我是第一次,你能不能……能不能轻点?”
“呵……虚伪!”上官寻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什么?”尽管心跳的飞快,身体的热的不像是自己了,莫温柔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鄙夷。
“还用问吗?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就是你这种人了。”
莫温柔别开脸去,想哭却又倔强的不肯掉下泪来。她做着深呼吸,良久,转过头来,“今晚你是我花五千块买下的,你就要伺候好我,说这么多做什么?”
“好痛!”莫温柔惊呼出声,还没等她爬起来,上官寻沉重的身体已经压下来,他冰冷的手指如钢铁一般恰住她的喉咙。
“你这个贱人,怎么?又不承认了?你居然敢背叛我!你还要背叛我多少次?”他两眼通红地道。
“你说什么上官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莫温柔企图逃跑,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他像一只被惹怒的孤兽。
上官寻不说话,他只是两眼炙热地盯着身下的人,带着明显的恨意,好像要拆她的骨,喝她的血,他嘴唇抽搐般地一笑,然后撕拉一下,扯开莫温柔的裙子。
“啊!”锁骨处传来一阵刮心般的疼痛。因为知道等下要做的事情,她害怕极了,在她的想象中,她的第一次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她应该被一个爱她的男人温柔地对待。
关于两性的事,生理课上老师说过,而她也偷偷地看过一些小说,但也只知道似是而非的理论知识,到了紧要关头根本懵懂无知,她只是害怕,害怕自己会被瓜分掉,所以她伸出两只小爪子,胡乱地拍着身上男人的头脸,企图把他推开。
上官寻似乎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他的口鼻中喷出浓浓的酒气,他的一双眼睛嗜血地盯着那张熟悉的小脸,他有多少恨,通通要发泄在她的身上,谁让她长得如此像!
于是,她擒住莫温柔的手腕,下身一用力,居然毫无润泽地冲进莫温柔未经开发的身体。
天旋地转!天旋地转!有一两秒,她的头脑里一片空白,等到有意识的时候,才感觉到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她好痛!好痛!他竟然就那样毫不怜惜地冲撞着她,她的眼泪狂洒出来,她紧紧地咬着他的肩头,直到嘴中有了一股腥甜的气味,他也没有放过她!
“好痛,你轻点!”她终于求饶,她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你没有资格!”上官寻一手撑着坐垫靠背,一手掐着莫温柔的下巴,逼着她面对他的粗暴。他的身子被一阵温软裹挟着,他舒服极了,原来她就是这种味道,果然让他沉迷得无法自拔,所以他努力地钻得更深,要得更多!
“他就是这样*你的吗?他比我好?值得你背叛我?告诉你,总有一天吴坚忠,他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要你一无所有!”上官寻断断续续地说着,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还一次强过一次。
莫温柔疼得满头大汗,她的周围好像燃起了高达万丈的大火,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架在火焰上烧,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酷刑,她疼痛,她尖叫,她用指尖狠狠地抠在他的背上大唐悬疑录,但是什么都无法缓解她的疼痛,她被撞得头昏耳鸣了,这种折磨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她后悔了,后悔得离谱,她到底给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何福龙啊?
上官寻不知疲倦地索要着,身下的人被他撞得晕过去,他一次又一次地把她提起来,他喜欢看她那张娇媚的脸谢云汉,仿佛春雨下的桃花,天知道有多迷人,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快活的感觉簋街怎么读,他狠狠冲进她的身体,迅速律动杨山楷,一波一波袭来的快感让他尖叫不已。
莫温柔已经喊不出声音来,她的全身被掐得疼痛无比,她的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榨干了,那场大火永无尽期焚烧着她的身体,割裂着她的皮肤,她像一条将死的鱼,躺在烈日下的水泥地上,一阵迅猛而急速地冲撞终于将她推进黑暗的地狱。
“佳佳,佳佳!”上官寻终于被一阵闪电般的快感袭击了,他紧紧地箍着莫温柔的身体,全身颤抖地喷射出滚热的岩浆。
上官寻疲倦极了,也满足极了,他紧紧地搂着莫温柔香软的身体,却发现身下的女人没有了知觉。
这时,夜早已深,天空中皓月高悬,群星闪烁,地面上流光溢彩,璀璨夺目,霓虹灯将身下女人的脸更映的苍白。
“喂!醒醒!别给我装了!快醒醒!”上官寻拍打着她的脸,从未有过的慌乱涌了上来。可无论他怎么喊,莫温柔都没有回应。
大手无意间摸到莫温柔的额头,又是一惊,怎么这么烫最天使吉他谱。
上官寻放开莫温柔,替两人整理好衣服,却看到身下血色的印记,手里顿住,原来,她说的第一次是真的……小心翼翼的将她平方在车后座上,驱车往自己家驶去。
莫温柔模模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房间华师新陶园,还是一间浴室!身后有人正温柔的擦拭她的身子
察觉她的僵硬,“你醒了?”身后是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声音李香兰是谁,莫温柔回头,看着上官寻铁青的一张脸,嗤嗤的笑了声,“你还在呀?”
“你!”上官寻一窒,这个女人,高烧加酒醉,现在还没清醒呢,该不会是烧糊涂了吧。不禁有些自责,刚才自己是太粗暴了。
莫温柔从温水里起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全身赤裸,扑过去搂住上官寻的脖子,“太好了,我以为你丢下我走了。”
上官寻的黑眸暗了几分,他就不该这么好心,把她带回来,替她清洗,还让她泡温水降温。看看,食髓知味,又缠上来了雷达鱼。
可是……上官寻放弃了挣扎,凶猛的一口含上暴露在空气里的浑圆,莫温柔想喊痛,却被他咬住嘴巴施丹兰官网。两人都是长长的低吟。
“你就这么想做?嗯?”上官寻的舌尖热辣辣的绞住她的,热烈的搅动。
“嗯……”她隐忍的表情让他更加热血沸腾,把她从浴池里扯了起来,一手托着她,另一手扶着自己,狠狠的冲了进去。
“啊……”莫温柔惊呼,可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失去了控制,粗重的呼吸充斥了整间浴室。
“求你,进房间好不好?”就这样挂在上官寻的身上,莫温柔心里慌乱,可越紧张东唐再续,越是裹紧了他。嫩肉从四面八方涌了来,紧紧的含住他。
上官寻一点准备都没有,肿的极大的欲望被忽然间紧紧的绞住,在一阵低吼声中,上官寻将灼热的种子撒在了她的内里。
“该死!”上官寻停住不动,享受着颤抖的余韵。
良久,退了出来,打算把莫温柔抱进房去,刚一离开,灼白的液体从两人紧密接合处流了下来。
莫温柔烧的迷迷糊糊,醉的不省人事,跌落回浴池里。白嫩的娇躯泛着水花,上官寻看得眼睛又红了,不由分说把莫温柔拉起来,又挂回自己身上,一挺身又塞了进去。
莫温柔捶着他的肩膀,“不要啦,好累!”
上官寻看她闹的厉害,便这样一步一动的走着,抱着她进卧室去。
莫温柔早就化作一滩春水融化在他怀里,上官寻把她放回床上,翻了个身,从后面贯穿。
“噢,轻点!”莫温柔把脸埋进床褥里,压抑的哼了声,后面暧昧的拍打声让她羞的不敢睁眼。
上官寻却越来越激动,她妖妖娆娆的哼声扰着他的心扉蒋家田,不轻不重的磨着,再重重的撞了上去。粗喘着,下面的动作又快又猛。
莫温柔只觉得下面的酥软密密麻麻的传了上来,她听着不再像自己的声音,“啊……”一个撞击上来,莫温柔忍不住放大了声音。
上官寻被她的嫩肉有规律的搅动着,腰间突然一麻,再一次的激烈的喷进了她的身体里……
“妖精,你真是让人疯狂!”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更加精彩,继续阅读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先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