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无忌电影为什么刚出狱的女人不能碰?-十张蛋疼图

为什么刚出狱的女人不能碰?-十张蛋疼图
第一卷 战神重生第1章 战神重生
“没想到,我聂天居然重生了!”房间之中,聂天身躯剧烈颤抖,眼神之中充斥着压抑的愤怒。
他的心中,惊涛骇浪,过往种种在脑海之中飞驰而过。
聂天本是天界第一战神,晨昏神域大半疆域都是他一手打下。
赫赫威名,震慑神域!
为了封赏他的绝世战功,晨昏大帝将掌上明珠紫烟公主许配于他。
洛紫烟,晨昏神域第一美女,风采绝世,倾国倾城。
配上聂天这天界第一战神,堪称天造地设混世穷小子。
但聂天怎么也想不到,洛紫烟竟会在洞房之夜对他出手。
堂堂天界第一战神,竟死在未婚妻的手上,还死在了洞房之夜,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为何杀我?难道传言是真的?晨昏大帝将洛紫烟许配于我,本来就是一个阴谋,就是为了要杀我。”聂天眼神凌冽,心中惊涛骇浪。
功高震主,历来都是臣子大忌。
聂天声望在晨昏神域,远胜晨昏大帝,后者想杀他,亦在情理之中。
“好一个晨昏大帝,好一个洛紫烟,你们父女好狠的心!我聂天为晨昏神域打下大片疆土,更视洛紫烟为毕生挚爱,没想到最后竟死在你们父女手上。”聂天双目赤红,全身颤抖。
良久,聂天稍稍镇定,眼中闪现一抹精芒,突然狂笑一声:“也罢!既然上苍让我聂天重生一回,我聂天再不做别人的殿下之臣。”
“这一世,我要创造我的世界!”
“这一世,我要成为万古天帝!”
“这一世,我要主宰天界神域!”
豪言壮语,振聋发聩,聂天整个人锋芒毕露,好似一把出鞘利剑!
重生一次,聂天信心满满,但当他看到自己的这副身躯,却是苦笑一声,自嘲道:“现在的这副身体,实在弱了一些。”
死在洛紫烟手中,聂天再次醒来,已是百年之后。
他的灵魂重生在已经病死的少年身上。巧合的是,这个少年也叫聂天。
此时的聂天,乃是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聂家的家主。
但是他这个家主,在家族之中却连一个体面的下人都不如。
就连他死在房间,都没人知道。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元脉尽毁的废人。
三年前,聂天还是墨阳城第一天才,年仅十三岁,实力达到元脉九重,堪称妖孽。
但是三年前的一天,聂天和父亲及多位族人进入裂云山脉,进行历练,却遭遇一群黑衣人的伏击,结果父亲和族人全部被杀,只有聂天一人拼死逃出,但却元脉尽毁,成了废人重生之希尧。
父亲死后,他继任家主。但是在所有人眼中,他这个家主,屁都不是。
元脉尽毁,聂天开始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每天借酒消愁,流连风月之地。
就在昨天,他被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巴家的大少爷巴子阳,打得重伤昏死。
抬回聂府之后,今天早上就咽气了。这也就给了战神聂天附身的机会。
“元脉尽毁吗?”聂天稍稍镇定,开始检查自己的新身体。
“毒查传讷!”聂天内视元脉,惊愕发现,他的元脉除了损伤严重之外,竟然还呈现污黑之色。
“我是被毒死的!”聂天脑海之中出现一张面孔,聂家大执事,聂三通。
在聂天受伤期间,只有聂三通看过他,给他服下了一枚“恢复伤势”的固元丹。
“好一个聂三通,定是觊觎家主之位,谋害于我。”聂天马上明白了,双瞳之中浮现一抹森然寒光。
“嗯?”聂天继续内视身体,脸色唰地一变,惊骇道:“星辰原石!居然跟着我一起重生了!”
“家主,大事不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夺门而入,惊慌大叫。
“阿牛,发生什么事了?”聂天看着来人,淡淡问道。
阿牛,聂天的仆从,也是整个聂家唯一一个把他当家主的人。
“家主,巴,巴家的人来逼婚了!”喘着粗气,阿牛着急说道。
“巴家孔书英!”聂天微微皱眉,想起自己就是被巴家大少爷巴子阳打伤,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巴家,和聂家一样,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
不过自从三年前聂天父亲死后,聂家的声望一天不如一天,到了今日,已经是大厦将倾。
正因为这样,巴家大少爷巴子阳才敢把聂天这个巴家家主打得重伤昏死。
“阿牛,你不要着急,逼婚到底是怎么回事?”聂天并不慌张,反倒玩味一笑。
阿牛愣了一下,一脸古怪地看着聂天。
这还是家主吗?怎么这么镇定?
阿牛隐隐感觉聂天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快说啊。”聂天见阿牛发愣,催促一声。
“哎!是!”阿牛反应过来,赶紧说道:“巴家的管家带着巴家大少年和三少爷来我们府上提亲了,而且是向最有天赋的九小姐提亲。”
“九妹!”聂天脑海中浮现一张粉雕玉琢,乖巧可爱的脸蛋。
聂家是大家族,人口多,同辈之间,直接按年龄排序。
九妹,就是聂家年轻一代年龄第九的女孩。
“九妹好像叫聂雨柔吧。”聂天记得,上次见九妹,还是在三年之前,那时的聂雨柔还是一个六岁的小姑娘。
现在想来,也该有九岁了。
“九岁?”聂天惊叫一声。
谁会向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提亲?
“巴家给谁提亲?”聂天脸色一沉,眼神闪过一抹狠辣。
向一个九岁的小孩提亲,巴家的人简直丧心病狂。
先是打伤聂天,然后又上门逼婚,巴家的人真是嚣张到姥姥家了。
“巴家三少爷巴子星。”阿牛回答。
“巴子星!”聂天脸色更加阴沉,沉声道:“如果我没记错,巴子星是个傻子吧。”
“嗯。”阿牛看着聂天,咽了一下口水,重重点头。
聂天确实没有记错,巴子星的确是一个傻子,而且还是他亲手打傻的。
三年前的聂天,风头正劲,墨阳城武会之上,巴子星不服气,向他挑战,结果被打成了傻子。
为此事,聂家和巴家差一点血拼。
现在,巴家居然替巴子星向聂雨柔提亲,明显是欺负聂家势弱,想要报以前的耻辱。
聂雨柔是聂家新一代天才,刚刚九岁,已经是元脉四重,天赋直追当年的聂天。
若是聂雨柔嫁给了巴子星,聂家绝对会沦为墨阳城的笑柄,而且还将失去一位少年天才。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聂天一脸肃杀,低吼道:“带路,我要去议事大堂蜜见!”
“在我的头上拉屎,还管我要纸。巴家,今天我要让你们把自己拉的屎,吃回去!”聂天心中,霸道怒吼。 第一卷 战神重生第2章 滚下去
聂家,议事大堂。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端坐家主之位,嘴角时不时勾起一抹笑意。
他就是聂家的大执事,聂三通。
因为聂天这个家主从来不问家族事务,现在的聂家,由他一手掌控。
不过他一直有一个想法,弄死聂天,当上真正的聂家家主。
这个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聂家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聂天已经死了。
聂三通给聂天送去的固元丹,的确是一枚毒丹!
在聂三通的下首,坐着几位老者,是聂家长老会的人,都是聂家祖辈一代的人物。
“三通兄,签字吧。只要你签了这份婚约铁中棠,巴家和聂家就是一家人,聂家以后受到巴家庇护,也能在墨阳城苟活下去,不是挺好吗?”大堂上,充斥着嘲讽味道的声音响起。
开口的是一位华服老者,鼻孔朝天地看着聂三通,一脸的高傲和不屑。
老者名为巴无仁,巴家的大管家。
在巴无仁的身边,还有两个青年,一个是巴家大少爷巴子阳,一个巴家三少爷巴子星。
“嘿嘿!媳妇,你是我媳妇。”巴子星是个傻子,嘴里噙着手指,嘿嘿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姑娘,口水流一地。
在巴子星的不远处,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一脸倔强,紧咬嘴唇,愤然道:“三叔,我不会和他定亲,死也不会!”
这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聂家新一代天才,聂天的九妹,聂雨柔。
聂家的许多年轻武者,聚集在大堂之外,纷纷攥紧拳头,怒目而视。
“巴家实在欺人太甚,打伤我们的废物家主不说,现在居然又替一个傻子提亲,而且还是向最天才的九妹提亲,简直欺人太甚!”
“这简直是在打我们聂家的脸!这门亲事,绝对不能答应!”
“唉彩铝门!还不是因为我们聂家的家主是个废物,否则也不会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这一切都是废物聂天惹得祸!”
聂家的人,低声议论秦洪涛,令人无语的是,最后的矛头居然指向了聂天。
“聂雨柔,你放肆!”聂三通突然狠狠一拍桌子,吼道:“这里是议事大堂,岂容你一个小辈胡乱插嘴。”
“这是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不定亲,死也不定亲!”聂雨柔毕竟年幼,被聂三通一吓,顿时哭的梨花带雨。
“死也不定亲?”巴无仁阴冷一笑,瞟了聂雨柔一眼,“雨柔小姐可是看不上我们巴家三少爷?又或者是瞧不起我们巴家?”
“哼!”巴家大少爷巴子阳讪笑一声,道:“我三弟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哪一点配不上你这小丫头?”
气宇轩昂苏茉尔,仪表堂堂。亏得巴子阳说得出口。
这两个词跟巴子星八百杆子打不着!姜一郎
聂家的武者看着还在流口水的巴子星,一阵干呕。
聂三通见巴家的人生气了,顿时有点慌了,想要开口道歉。
就在此时,一个充斥着嘲讽味道的声音突然响起。
“好一个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巴子阳,你这话可真让人大开眼界。睁眼说瞎话到你这个境界,真是无人能及了!”
刺耳的声音落下,全场齐齐一愣,旋即望向声音源头。
大堂之外,聂天的身影出现。
他无视所有眼神,大步走进议事大堂。
看到来人是聂天,所有人集体石化。
“我没有看错吧?竟然是我们的废物家主!”
“活见鬼了!我们的废物家主居然出现了!”
“家主?他算什么玩意?被人打成那熊样子,怎么配做家主,只配做一坨狗屎!”
片刻,人群反应过来,说出来的话,不堪入耳。
聂天也不去理会他们,待会儿他们就会知道,聂天到底是不是废物。
“哟呵,我当是谁?原来是聂家鼎鼎大名的废物家主。你这身贱骨头还真是够硬,昨天被我打成一滩烂泥,今天就能活蹦乱跳了,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巴子阳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哈哈大笑,不可一世的得意。
曾经的墨阳城第一天才,变成如今的第一废物,还被自己踩在脚底下当狗打,巴子阳想想都忍不住要笑。
“嘿嘿,嘿嘿嘿,废物废物,聂天废物。”巴子星见巴子阳笑得厉害,也跟着嘿嘿起来。
巴无仁则是平静许多,脸色一沉,阴阳怪气地说道:“三通兄,我们在商议两家大事,让一个废物出来搅局,不妥吧。”
聂天也没有过多地理睬巴子阳等人,一双凌冽的眼神,盯在了聂三通身上。
此时的聂三通,见到聂天出现,眼睛都直了。
他不是应该死了吗?
我亲眼看着他服下毒丹,怎么可能还活着?
真是活见鬼!
“大执事,见到我这个家主,你很惊讶吗?”聂天冷冷瞥了聂三通一眼,脸色阴沉。
聂三通毕竟老奸巨猾,腾地站起来,瞪着聂天,冷冷道:“聂天,你来干嘛?赶紧回去!”
“你让我回去?”聂天微微抬头,冷冽的眼神扫过去。
聂三通心中突然一震,聂天眼中的那一抹的凌冽,让他浑身忍不住莫名战栗。就像一只小羊羔突然被恶狼盯住一般,瞬间的无力之感让他如坠冰窟。
聂三通镇定一下,脸色稍稍缓和,道:“聂天,听三叔的话,回去好好养伤,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虽然隐隐感觉到事情不妙,聂三通还是强作镇定。
“三叔?”聂天嘴角诡异扬起,发出一声冷笑。
他之所以会死,就是拜聂三通这个三叔所赐。
“聂天,你笑什么?”聂天笑得诡异,让聂三通不禁心头一凛。
突兀地,聂天朝着聂三通走去,一步一步,在距离后者不足一米远的地方停下。
“聂天,你想干什么?”聂三通一下坐到椅子上,竟有些莫名恐惧。
“干什么?”聂天玩味一笑,嘴角扬起森冷弧度:“我是家主,我要你,从这个位置上滚下来!”
“我是一家之主,几时轮到你坐在家主的位子上,对我指手画脚!”
“现在,给我滚下来!”
沉沉的声音,响彻议事大堂,响彻每一个人心头。
所有人都蒙了!
这还是聂天吗?
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废物吗?
“你!”聂三通脸色大变,怒吼道:“你放肆!我是你的三叔,你目无尊长!”
“三叔?”聂天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道:“你这个三叔,但凡有半点做长辈的样子,我今日也不必如此!”
“聂天你?你什么意思?”聂三通慌了,他知道,自己对聂天下毒的事,暴露了。
聂天冷冷一笑,道:“我什么意思,你很清楚。我也不跟你废话,我是家主,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现在我来了,你就滚下去吧。”
“废物!我看你是找死!”聂三通突然暴怒,狠毒的声音自喉咙里滚滚传出。
这一刻,他对聂天,再起杀心!
聂三通单脚跨出,一只手臂骤然抬起,单手握成鹰爪,对准聂天喉咙处狠狠抓下。 第一卷 战神重生第3章 强硬逼婚
聂三通出手迅猛无比,狠辣异常,显然是想一击毙命!
鹰爪击出,空中立时传出破空之声,一道鹰爪虚影凌空而至。
冷!
一瞬间,聂天感觉到冷冽刺骨的杀意。
聂三通虽然不是什么高手,却也是元灵境九重强者!
反观聂天吾当道,九道元脉损毁得七七八八,最多只有元脉三重实力,根本不可能是聂三通的对手。
生死一瞬间,聂天瞳孔骤然微缩,闪出一抹精光。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异常的力量,好似下一刻就要爆发而出。
下一瞬,他脚下踩出诡异的步伐,上半身竟随着脚步迈出,有了十分诡异的偏移。
“唰!”聂三通的鹰爪贴着聂天的脖颈处划过,凌厉劲风,留下数道鲜红指印。
“失手了!”一掌落下,聂三通脸上出现的不是快意,而是震撼和不解。
他与聂天只有一米之隔的距离,这种情形下,就算是元灵境强者也无法躲闪,聂天只是一个元脉尽毁的废物,如何能避过他的致命一击?
聂天后退一步,长长一口浊气呼出,心中庆幸:“真是好险!幸亏当初无聊,学了一套若叶飞鸿步,不然今天真要交代在这了。”
同时,聂天脸上有着一抹惊骇,刚才危急一刻,他的体内有一股神秘力量,非常诡异。
“给我死!”聂三通却不给聂天思考的机会,既然已经出手,就没有停手的必要,他今天一定要杀掉聂天。
“聂三通,给我住手!”就在聂三通再度出手的时候,一位老者突然站起,全身释放出强横气势,直接压向聂三通。
聂三通被强悍气势压得连连后退,踉跄几步,差点摔倒。
“聂三通,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家主下杀手,你当我们这几个老东西不存在吗?”站起来制止聂三通的,正是聂家大长老,聂文远。
“三通不敢。”聂三通稳住身形,赶紧躬身。
这个时候,聂家所有人都伸头看了过来。
实在没想到,聂家大长老聂文远居然站出来为聂天说话了。
聂天偷偷瞥了聂文远一眼,心中说道:“老家伙,你还算有眼力,能看出我的潜力。”
聂文远本不想站起来,但他看出聂天刚才步伐的诡异,非常不简单。
能近距离避开聂三通致命一击,聂天刚才的表现,诡异十足。
聂文远的第一反应就是,聂天的元脉恢复了,天赋又回来了。
一个废物聂天不值得聂文远站出来,但是一个天才聂天就完全不一样了。
“最好不敢。”聂文远冷冷看着聂三通,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聂家大执事。既然聂天有能力承担家主之责,那自此以后,聂家的一切事务,就由聂天处理。”
“这……”聂三通一脸苍白,没想到局势反转得如此之快。
“你有意见吗?”聂文远脸一沉。
“不敢。”聂三通虚汗淋淋。
“你们没意见吧?”聂文远朝着大堂外喊道。
“没有。”大堂外的聂家子弟也被惊呆了,此刻反应过来,齐声回应。
聂天本来就是家主,只不过一直不理家事而已。
聂文远看了聂天一眼,说道:“家主,巴家提亲的事,你来处理吧。”
“好。”聂天点头,心中苦笑:“这老家伙倒是省心,烫手山芋扔给我了。”
“闪开!”聂天上前一步,冷冷斥道。
聂三通心中恼怒,却还是让开。
聂天坐上家主之位,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目光旋即放在聂雨柔身上。
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打量聂雨柔,现在才有时间好好看一下。
小姑娘八九岁模样,小脸蛋粉雕玉琢跗猴,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但从精致的五官就能看出兰花螳螂,未来绝对是一位绝世美女。
“好!非常好!”聂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巴无仁却先开口了,高声笑道:“老夫今天真是看了一出好戏啊,聂家的废物家主,居然重掌聂家大权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既然聂天已经坐上家主之位,那就请你在婚约上签字吧。”
巴无仁说着,一脸倨傲之色,完全是在命令聂天。
“聂天哥哥,不要签。”聂雨柔急急喊道,眼泪又出来了。
“聂天哥哥!”听到这一声喊,聂天突然回忆起,三年之前,他和聂雨柔的关系很不错,小丫头经常缠着他骑大马。
“九妹,放心吧。就凭你这一声聂天哥哥,我也绝对不会签什么狗屁婚约。”聂天向聂雨柔点点头,根本没有签婚约的打算。
“聂天,识相的就赶紧把婚约签了,给你们聂家找个靠山。以后也好在墨阳城苟活下去。”巴子阳见聂天没有签婚约的意思,冷笑一声,姿态挑衅。
“找个靠山?”聂天忍不住一笑,淡淡道:“我聂天就是最大的山,还用得着找一个白痴做靠山?”
聂天可是天界第一战神,让他找靠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聂家主,这么说,这份婚约,你是不打算签了?”巴无仁脸色阴沉下来,语气之中显露出浓浓的威胁之意。
聂天淡淡一笑,突然站起来,拿起婚约扫了一眼,玩味一笑,道:“巴家的三少爷,气宇轩昂仪表堂堂,除了是个白痴以外,其他的都好。可惜我聂家对气宇轩昂的白痴没有兴趣。巴家的婚约,撕了吧。”
“刺啦!”话音一落,婚约被撕成两半。
自始自终,聂天都没打算签什么婚约。
巴家替一个傻子向聂家的天才提亲,摆明是逼婚。
若是签了这个婚约,聂家将沦为墨阳城最大的笑柄!
“聂天,你……”巴无仁恼羞成怒,脸色阴沉得几乎滴水,沉声吼道:“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是在为聂家自掘坟墓!你们聂家,三年前就已经没落。没有巴家做靠山,聂家将在半年之内,从墨阳城消失!”
“聂家没落。唉!”聂天摇头,不禁轻叹。
聂家没落,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三年前的惨剧,不仅聂天之父惨死,聂家的中坚力量也死了大半,所以才会让聂三通这种人钻了空子,成了大执事。
三年以来,聂家的各种产业都在不断压缩,在墨阳城的声势一天不如一天。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聂家这座大厦的确要倒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聂天出现了。
堂堂天界第一战神,别说三千小世界的一个小小地方家族,就是须弥世界的一个帝国,一个大陆,也会因为聂天的出现而迅速崛起。
巴子阳见聂天叹气,顿时得意起来,讪讪道:“聂天,你现在是聂家家主。不久之后,我就会成为巴家家主。我以未来巴家家主的名义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签下婚约,然后宣布聂家为我巴家的附庸家族。而你,做我巴子阳手下的一条狗。那么我就可以保证,你聂家将来……”
巴子阳说得起劲,丝毫没有注意到,聂天的脸色正在渐渐地变得阴森。
“啪!”下一刻,巴子阳尚未说完,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彻议事大堂。 第一卷 战神重生第4章 聂天的狂
“聂天,你,你敢打我?”巴子阳捂着半边红肿的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聂天。
“打你怎么了?你应该庆幸,我的实力没有恢复,若是不然,你此时早已是一具尸体。张无忌电影”聂天脸上闪过一抹寒意。
若叶飞鸿步果然没有白学,让聂天能轻易地打巴子阳一巴掌。
不过他的力量太弱了,否则一巴掌下去,巴子阳脸上就不是红肿,而是血洞了。
此刻,聂文远,聂三通,以及巴无仁等人,纷纷石化,一脸茫然地看着聂天。
聂天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所有人心头的疑惑。
就连实力达到万象三重的聂文远都没有看清聂天的步伐。
“聂天,你的天赋真的回来了!我聂家崛起有望了!”聂文远心头震撼,脸上兴奋。
如果说聂天刚才躲过聂三通致命一击只是个巧合的话,那么他现在赏巴子阳耳光就是谁都不能否定的实力了。
聂天前世被晨昏大帝和洛紫烟所杀。
这一世,他再不会做任何人的殿下之臣,更不可能做谁的吠人之犬。
巴子阳的话,成功地触怒了他的神经,所以得到一耳光的奖励。
“聂天,你找死!”巴子阳恼羞成怒,狂暴嘶吼:“你以为你还是三年前的天才吗?如果你还有三年前的实力,本少或许会对你忌惮三分余国荔。但是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废物,一只蝼蚁,本少想怎么踩,就怎么踩!”
“你想踩我?”聂天不由得一笑,看向巴子阳的眼神闪烁着一抹同情。
他的确很同情巴子阳,因为后者在他眼中就是一个白痴。
踩天界第一战神?
这种话,就算统治晨昏神域的晨昏大帝都不敢说。
想当年,号称天界第一狂人的狂武天帝龙傲天,因为说了一句聂天小气的坏话,结果被聂天手下的荒古神卫追了九天九夜。
最后,龙傲天长跪战神殿外半个月,聂天才勉强罢手。
后来龙傲天阴差阳错地成了聂天的义弟,那就是后话了。
如今,一个三千小世界的地方家族的小少爷,居然口口声声要踩聂天。
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天界神殿都要笑塌了。
“聂天,我昨天能把你打成重伤,今天也能!只要你敢走出聂家半步,我一定把你打成狗!”巴子阳还不算太傻,看出聂天眼中的不屑,顿时牙齿咬得咯咯响。
此时若不是在聂家大堂,巴子阳肯定要把聂天大卸八块。
“把我打成狗?”聂天冷笑一声,下一刻,身影动了。
身形移动之中,聂天双指并拢,猛然点出,两道破空气劲,凌空飞出。
“嘭!嘭!”两声闷响,巴子阳突然跪下。
若叶飞鸿步收起,聂天回身坐在家主座位上,潇洒非常。
他看都懒得看巴子阳一眼,冷漠开口:“小崽子,这次给你个教训,下次说话小心一点,会出人命的雍正小老婆。”
聂天说着,却微微摇头,苦笑一声,心里叹息:“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连霸绝天下的东皇一指都没能发挥出半点威力,真是丢人。”
刚才他使用的正是天下最最霸道的点指武技,东皇一指。
想当初,在他巅峰时刻,就连天帝强者都难敌他一指。
没想到如今使用东皇一指,竟然连一个小小的元脉九重武者都杀不死。
巴子阳此时的实力是一名元脉九重武者,和聂天三年前一样,以他二十岁的年纪,达到这种实力,实在渣得可以。
聂天前世在二十岁的时候,已是天帝强者了!
武者修炼,九层境界:元脉境,元灵境,万象镜,巨灵境,真元境,神轮境,天衍境,天人境,天帝境。
每一层境界又划分为一重到九重九个小境界。
天帝境之上还有没有境界?
有!
天帝境之上是传说之中的神境!
只不过极少有人触碰到,所以世人都不知道。
聂天前世,所达到的最高境界就是天帝九重,堪堪就能摸到神境的门槛。
在最关键的一刻,却惨遭背叛,饮恨千古。
不过他既已重生,这一世肯定会冲击传说之中的神境!
巴子阳双膝跪地,表情在这一刻呆滞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此刻的他居然跪在聂天面前!
“大少爷,你没事吧?”呆愣许久的巴无仁,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搀扶巴子阳。
巴子阳腾地站起来,以一种怨恨,暴怒,恶毒的眼神盯着聂天,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时的聂天早已碎尸万段。
“聂天,我巴子阳发誓,今日之辱,我一定会百倍千倍讨回!”蓦地,恶毒愤怒的嗓音自巴子阳的喉咙滚滚传出。
他是巴家的大少爷,平日里都是被别人敬着畏着。
什么时候被人当众打脸,还给人当众下跪!
这一口气,他咽不下!
若不是还有半分理智,巴子阳此刻定会冲上去,把聂天生吞活剥。
但是此时是在聂府,只要巴子阳敢动手,聂家的几位长老,再加上大堂外的年轻武者,一人一巴掌,保证打得他连亲娘见了都认不出来。
巴无仁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原本羞辱聂家的好机会,竟然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巴家太大意了,他们怎么可能想到,已是大厦将倾的聂家,竟然敢强硬还击!
“哧!”聂天撇嘴一笑,淡淡道:“巴家大少爷的火气真够大,还要百倍千倍讨回。这样的威胁,吓吓小孩子还行,想唬我,嫩出油了。”
重生一世,聂天比谁都更明白强者为尊的道理。
如果此时他不强硬,那么明天屈膝下跪的就是聂家之人。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永恒不变的丛林法则。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
简单!直接!野蛮!粗暴!
巴子阳牙齿紧绷猎塔湖水怪,怨毒的声音再次响起:“聂天,半个月后,墨阳城武会,我要把聂家所有上台的武者,全部杀掉!”
说出最后一个死字,巴子阳已经在嘶吼。
他说完,愤然转身,再不愿停留半刻。
巴无仁临走之时,看了聂天一眼,冷笑道:“聂天,得罪我们家大少爷,你们聂家等着承受巴家的滔天怒火吧。”
巴无仁说完,带着巴子星离开。
聂天端坐在家主之位,望着巴子阳等人狼狈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喃喃道:“半个月之后的墨阳城武会,怎么开始有点期待了呢。”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