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国荣资料为什么有人心甘情愿当小三?-嘉措情诗

为什么有人心甘情愿当小三?-嘉措情诗

文 |知心先生 编辑 | 嘉措
知心先生原创首发(ID:sssvip3)

一提起小三,绝大数女人都会嗤之以鼻,血脉喷张,想要动手开撕。
世人有多厌恶小三?从电视剧中可窥见一斑。《我的前半生》中饰演小三凌玲的演员吴越,因为演的太好,有些不理智的观众因为角色上升到演员本人,在其微博下大骂。
这么一个人人喊打的角色,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当呢?
真心爱他离不开
这种小三是真心爱着男人,不图他的钱,只想和他在一起。“真爱无罪”是她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丝丝和宋明在高中时是一对恋人。后来,宋明考上了外地的大学,而丝丝读了本地一所卫校。在大学里的宋明,被一个女孩子倒追,于是他跟丝丝说了分手,跟那个女孩子在一起了。
女孩子是当地人,家里条件很好,毕业后宋明留在了那座城市,和女生结了婚。而丝丝卫校毕业后,去了宋明所在的城市,通过认识的人要到了宋明的联系方式。
一个人在外地,除了宋明谁也不认识。宋明热心地帮她找房子。那段时间,宋明的妻子怀孕林志谦,情绪起伏大,经常跟宋明吵架。而丝丝依旧那么温柔体贴都市猫忍,一来二去,宋明跟丝丝发生了关系。
丝丝成了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宋明说这么多年还是忘不了她。她让宋明离婚,宋明自然是各种理由推辞,说妻子家里的势力大,要是离婚他就什么都没了。
陷入爱情的丝丝,情商低得无可救药。她真的相信宋明是真的爱她,他们俩不能在一起都是因为宋明妻子的插足。每次宋明偷偷摸摸来见她的时候,都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宋明一离开,她一想到他和他的妻子睡在一张床上,就嫉妒得要死。
小三一当就是五年,从刚开始的坚信他会离婚到后来的不抱希望,丝丝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堪,可一想到宋明爱的是她,就舍不得离开。她总是用“我跟宋明才是真爱”来麻痹自己。
虽说真爱至上,可若是他结了婚,哪怕你再爱,都不该插足。若他对你是真爱,他就该离婚娶你。否则,一切小三行为都是在玷污真爱。
情感上互相慰藉
这一种小三,因为婚姻生活的不幸福,为了寻求安慰,成为别人的小三。可能没有多爱,只是寂寞求抚慰而已。
在外人眼中,羽西是一个幸福的女人。长相好、工资高、家庭和睦、丈夫事业有成,可她却有一个相处了近3年的情人方子。方子也有自己的家庭,两人互为小三。
羽西的丈夫是做外贸的,经常各地跑,待在家里的时间不多,羽西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间很是寂寞。方子是羽西的同事,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讨论方案,相处多了,羽西发现方子十分幽默,对他渐生好感。
但羽西知道,方子结婚了,他老婆很漂亮,是个空姐。羽西和方子整天待在公司里,下班了也一起加班讨论项目,杰里韦斯特相处的时间比跟各自的老公、妻子都多。
一次出差,羽西和方子陪着合作商喝了些酒,方子送羽西回房间,然后两人都倒在了床上……
那次过后,羽西和方子就成了秘密情人。在人前的时候,两人毫不逾矩,可背地里,睡了无数次。两个人互相诉说着婚姻生活的苦闷,一起聊着工作上的事情,异常默契地不提以后。
羽西和方子心里都很清楚,两个人都不会离婚,和对方在一起只是因为寂寞而已,两人也从不会特意给对方买礼物。这段诡异的关系就这样持续了3年,不知还会持续多久。
因为婚姻生活的不如意,而出轨成为别人婚姻的小三。这种女人只是太寂寞,不见得多爱那个男人。可无论如何,背叛婚姻都是可耻的。
爱的不是人是钱
这一种小三,是传统观念中最普遍的小三。她们年轻貌美、好逸恶劳,贪慕虚荣,不见得多爱那个男人。男人贪图她的美貌,她贪图的是男人的钱。
背着Prada的包,踩着Jimmy Choo的鞋,喷着Dior的香水,穿着channel的套装,琳达傲娇地从人群中走过,周围的男人眼中露出觊觎的目光,女生感叹着:“这才是白富美啊!”
琳达的确是“白富美”,白和美是天生的,富却是包养琳达的大款的钱砸出来的。
琳达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很美。每次父母领着她,都能听到别人说:“这姑娘长得真漂亮。”
大学里,看着同寝室的一个女生,整天把奢侈品挂在嘴边,琳达十分羡慕,也想过上这种生活。可琳达的家境一般,无法满足她的虚荣心。
凭着美貌,琳达交过几个富二代男朋友。可那些男生只是看中她的美貌而已,谈了一段时间就跟她分手了。这期间,琳达收过很多礼物,越发体会到有钱的幸福感。
生活费压根满足不了她的购物欲望,琳达经介绍去兼职做了模特,认识了她的金主佟天,一家公司的老总,看上了她,送了几次礼物,琳达就成了他的女人。
琳达知道他结了婚,她压根就不在乎,只要佟欢给她的钱足够多就可以凤咲夜。后来佟欢公司经营不善,琳达毫不犹豫地要了笔钱离开了他。接着寻觅新的目标,成为另一个大款的小三。
琳达身边的金主换了好几个,可她小三的身份却从未变过。她觉得凭着美貌与身体换来的这些东西,是普通女生一辈子可能都买不起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以色侍人能得几时好?再美的脸终会苍老。好逸恶劳、贪慕虚荣的小三,等到容颜苍老时,还剩得下什么?
还有一种小三,要么是恋父情结,要么是父爱缺失,长大后格外钟意成熟的男人,渴望从他们身上,汲取到成熟男人给予的宠溺。而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要么离异,要么有家庭,所以她也只能当小三。
有一首歌唱到:“小三也有情。小三也有爱”,也许有些小三是真的爱那个男人,可是不论是为情还是为钱,小三这个身份都是不为大众所接受的。一方面承受着别人的唾弃,一方面忍受着心灵的拷问,片刻欢愉之后全是痛苦,何必呢?
所以,女人,千万别做小三,你在错误的位置上等不来你想要的幸福的。
- END -
每一次的翻阅,都是一场久别的重逢。我是嘉措,与您分享生活中的各类观点,对爱情婚姻的看法。每天晚上八点三十分,温暖每一个孤独的你。你的心事,说给嘉措听。

点击文字即可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十万!”何母惊讶极了陈小纭,随即感叹起来支志明,“我和你爸这一辈子存的钱都不够买一半的,”她摆摆手,“我们不来,住不起,还是在家里自在。”何薇笑着没说话杨凯迪,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做打算吧,现在给母亲画个饼,也没什么意思。她让母亲休息,自己去厨房做饭去了。不大会她又过来了,说道,“我做吧。”“您还是休息吧,”何薇说道,“我又不是不会做。”“我让你学,你还和我吵架,学会了都是你自己的,不然你自己住,平时怎么吃饭?”何薇摁着青菜一刀刀的切下去说道,“是啊,多亏了您。”母亲凑近她小声的说道,“来的时候你爸让我给你带了一万块钱过来,我现在给你拿出来,你藏起来。”何薇吓了一跳,差点就切了手,“一万,这么多!”“你爸最疼你,他这是在给你撑底气呢。”何薇心中感动,爸爸确实疼她,现在的一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她说道“妈,这些钱我用不着,您还是拿回去吧。您看屋里的家具都全了,也没什么要买的,”说着她凑进母亲小声的说道,“他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两万块钱到存折呢,够我花的。”这下吃惊的是母亲了,“给你留了两万?”何薇嘻嘻笑着,“妈,所以你和我爸都不用操心我的生活,聂景辰早就考虑到前面来了呢。”何母站着没说话,何薇看向母亲只见她脸上的表情怪怪的。“怎么了妈?”“我就是在想,你怎么忽然就转运了呢?和那个姓谢的退婚的时候,多倒霉呀!”“妈,那事您就别再提了。什么转运啊,我命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你倒是想得开!”何母叹道,“钱既然我带来了就不再带回去了,你留着吧。我若是拿回去,你爸肯定少不了唠叨。”何薇拧开煤气炒菜,问道,“妈范现国,您会用煤气吗,不会用的话我教给您。”“我看看井底望天。”吃了午饭她让母亲休息,自己刷了碗收拾了厨房,下楼去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说母亲已经到了让他放心,照顾好自己之类的,然后便回去了。母亲虽然爱唠叨,但是偌大的家里面有了她的唠叨,才温馨起来。何薇与汪明州约好的早上7点半之前在医院见面,因为自行车还在汽车站没有骑过来,要坐公交车去,她害怕迟到了,七点之前便在家里出发了。临出门之前,她嘱咐母亲在家不要轻易出门,免得出去了潮南实验学校,找不到回来的路,母亲让她放心。何薇想着去了没什么事就赶紧回来,没想到一经科室,楼道里哭声震天,围了一大群人,还有保安在旁边。她抓了一个熟悉的小护士,“怎么回事?”小护士低声道,“病人半夜突发状况,没有抢救过来,家属说是我们的责任。”何薇透过人影能看到有两个医生被围在中间,被人推推搡搡的唐安麒。保安在旁边也起不到作用,家属人太多了。晚上只有两个医生值班,都被围了唐璜的回忆,现在正好处于换班的时间段,新交班的医生还没到岗。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其他病人的治疗都耽搁了。她站了一下觉得自己在这里站着都无济于事,便去了主任办公室,没想到门口也被人堵了。汪明州站在一个边角里,也被人围着,他的脸上出现了气急败坏的神色。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向来傲气,从来都是冷冷的,也几乎没有情绪,有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如今的脸色,还真是少有啊。汪明州看到她,对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过去。何薇站在一边看着,这样的事情算不了什么。看来主任不来,没有人做主。她心道,她也不要多事了,还是等主任来了处理吧。正想着,主任急急地过来了,他一眼便看到何薇,朝着她招招手,她赶紧跑过去了。“主任。”“去叫个管事的过来,主治医生也来,一帮饭桶!”刘主任脸色铁青进了办公室,有人眼尖看见刘主任进了办公室,迅速的冲过来。何薇转身把门关上了,挡在门口,大声地喊道,“有没有能做主的,找个做主的过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年龄稍大的人走出来说道,“我们是要一个说法宋 祖儿,白天的时候还好好的,晚上说不行就不行了,你们这么大的医院,不能让我们不明不白的回去吧。”何薇指了指远处的人说道,“既然是来要说法的,把大夫堵上算什么回事?让你们的人都散了,该去哪儿去哪儿。主任已经来了,说法肯定会给你们的。”汪明州看着等在门口的何薇,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张国荣资料,听着她铿锵有力、丝毫不畏惧的声音,他有点赧然,刚才他为什么不能像她一样呢。站在何薇面前的人说道,“只要医院给了我们说法,我们马上散了武训传。”“既然这样的话,那大家都在这儿堵着吧,”何薇冷冷的说道,“病房里还有六七十位病人呢,九点之前该吃药的吃药,该打针的打针,到时候大家都没有办法治疗了,你们担责任吗?”站在何薇面前的这些人,没有人说话了。何薇再次说道,“找个能做主的来,先把人散了,再来主任这边。”有人朝着围着医生那边的人过去了,不大会搀扶着一位中年妇女过来了。人哭的泣不成声,连身体都站不直,何薇皱着眉说道,“你先别哭了,大家都是来解决事情的,哭,也解决不了问题,你要是觉得自己能行就进去。”中年妇女擦擦泪点点头,又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个人,“三大爷,您跟我进去吧。”看来那个三大爷是个有主意的人,何薇便道,“让你们的人先散了吧,说法不满意,卷土重来也可以。”那个三大爷虽然是有个主意的人,但这个不是他们家的事,他便看向哭着的妇女,说道,“我觉得人家有道理养肝汤的做法,要不咱们先散了?”
(后台菜单点击“晚安”,送你一个小惊喜)

你怎么说话,就是什么命!
婚姻里,女人要学会“逃跑”
娶老婆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个男人的回答刷爆了朋友圈!今日推荐
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西来古镇,
效率最高的一种是钱生钱。
静雅课堂特邀哈佛大学徐彬老师,
让优质的理财投资服务不再是有钱人的专利小史可!
识别下方二维码进入课堂

更高速的成长,遇见更好的自己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