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嘉译照片为什么方文山、席慕蓉都把七里香比作初恋?-河流之歌

为什么方文山、席慕蓉都把七里香比作初恋?-河流之歌
本文转载授权自开始吧旗下自媒体:芍药姑娘(ID:shaoyaoxiaojie)

每年夏天炒得火热的《中国好声音》马坝人遗址,芍药一直喜欢不起来。今年倒是因为「清华哥哥」李健和周杰伦,一集都没落下马印航空。
这两个人恰好代表了人的两个时期,李健是我们向往的生活(男人),而周杰伦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
听了一天周董的歌科隆千树园,发现自己喜欢的,还是多年前的老歌。《七里香》循环了几十遍,想起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也是夏天,那时候懵懵懂懂,不知歌里唱的是什么,也不知七里香是什么菏泽牡丹节。
今天,来波七里香回忆杀,顺便跟泥萌说说七里香这种植物~

{芍药姑娘 Vol.838 }
x
初恋之花
2004年的夏天,风还没有这么炙热,只是有些倦怠。耳边回响起《七里香》的旋律,头顶的风扇吱呀吱呀地响,老师在台上讲课,同学在窃窃私语、在打瞌睡......
而你坐在窗前,用笔托着下巴,想起了在绿树白花下偶遇的那个少年。

那时候罗懋康,没有几个人知道七里香是什么,但隐约中觉得,七里香应该是一种香气馥郁的植物。直到后来做了与植物相关的工作,才知道伊宁市三中,七里香是一种白色的小花。
第一次见到七里香本尊,也是在一个夏天。那时,真心觉得用「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的章节」这句话形容七里香,最好不过。

七里香一树油亮的绿叶,顶端簇拥着小白花。乍一看,这家伙像是橙花的小姐妹。
七里香与橙花同是芸香科的姑娘贾孝忠,长相的确很像骆炳峰,但仔细辨认不难看出区别。

七里香的花瓣比橙花更长,
是姐妹中个头更高更瘦的「姐姐」。

橙花 七里香
二者花丝同为白色,
但橙花密集如一圈白色的围栏,
七里香的则比较稀疏神医傻妃。

橙花 七里香
七里香还未开花时,
是一个黄绿色的小棒槌大闹西游。

开花后,则像一个跳芭蕾的小公举,
花瓣是裙子,微微外翘。

花柱一点黄绿色的小头,
像天真的孩童仰着头。

若是下过一场雨,七里香的花瓣上沁满了小水珠,花香浸润在湿漉漉的空气里,深吸一口,香气钻入鼻腔,涌入胸腔,仿佛置身于空谷幽林。

剪几枝插于瓶中,
或是栽一盆放在家中,满室生香。

七里香的香不只是花香,树皮、树枝同样也有浓烈的香气。古代贵族常常使用七里香的树皮或树枝熏香衣物艾丽希斯。干燥叶和嫩枝条还可以入药,有行气活血、解毒消肿等功效。

七里香的花期很长,一般4-9月都有开花,9-12月开始结果。果子一开始是绿色的,然后变橙黄,有点像小金桔,到最后会变成朱红色,十分招人喜爱。

七里香在我国南方和东南亚国家的低丘陵或海拔高的密林中都有分布,至于它从何时出现,原产何处,暂时还没有定论。
沈括的《梦溪笔谈》中载:「古人藏书辟蠹用芸。芸,香草也,今人谓之七里香者是也。叶类豌豆,作小丛生,其叶极芬香。」清朝李元春的《台湾志略》中记载:「七里香,山矾花也。」
根据沈括的描述,北宋时期被称为七里香的是一种类似豌豆的香草快乐西游。而李元春的记载,七里香指的是海桐。

后来据考证,在我国古代,七里香是很多植物的俗称,并非指一种植物。
《中国植物志》将七里香正名为千里香,又有青木香、九树香、过山香、满山香、万里香等别称,总之就是香气无敌的小fafa了~

而在台湾,七里香常常被称为月橘。如果你夏季去台湾,闻见空气里弥漫的如山谷清风般的香味求爱敢死队,那或许就是七里香了。
月橘是台湾夏季最美的风物诗,余美颜每个湾湾人民关于夏季的回忆,都飘着月橘香。

那么,问题来了虱尔乐,既然台湾人更习惯称七里香为月橘,周杰伦的歌为啥不叫《月橘》呢李少石?
除了《月橘》听起来更像农副产品宣传歌曲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方文山写《七里香》的灵感来源是席慕蓉同名的一首诗《七里香》。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的二十年后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席慕蓉诗中的绿树白花、满园郁香,正是我们今天的七里香。年少时可以轻易告别张绿萍,但经历沧桑后,曾经的爱恋还如七里香的香气一般,张嘉译照片能跨过山和水,萦绕在心间。
七里香的花语是,我是你的俘虏佟养正,就像爱情,心一旦被抓住婺源怎么读,就会心甘情愿变成俘虏。怪不得,席慕蓉、方文山都将七里香比作初恋。

年少时的爱情,不关乎房子票子,不关乎背景前途,只关乎心里的感觉,只要喜欢就够了。就如七里香一般清白纯洁,也让人久久难以忘怀马烈孙。
年少时听不懂《七里香》,听懂时已不是少年。
当你望向窗外,耳边响起的《七里香》旋律,时间倒流,就像那个喜欢了很久的少年,一如当年,满身阳光,满怀清香的站在你面前古龙酱文化园。

时间只能改变年龄,不能磨灭记忆。
当七里香的旋律一响起,
时光就拉回到了十几年前,
那年陪在身边的朋友是否还在,
那年如阳光般灿烂的人是否依旧?
END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