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丽萍为了这个,美女愿意用一晚和我换!-真TM逗

为了这个,美女愿意用一晚和我换!-真TM逗男佣歌词

“小波,你不要担心家里,发点钱也不要全都打过来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会照顾好你爸的!”
“嗯,妈,你也劝劝爸,让他去医院治疗吧!”
杨波说母亲说了几句,挂断了电话,泪水如断线般流落而下,父亲得了肝癌,家里舍不得治病的高昂费用,只能在家里硬挺着!
杨波咨询了肝癌的治疗费用,第一年要五十万,第二年要三十五万,也就是说想要治好父亲的病,至少需要八十五万的资金,对他来说且珍行,这是一笔天文数字宅游记!
但是为了父亲,他一定要筹集到这笔钱!
“杨波!杨波!干什么呢?又在偷懒?快点来给客人上好茶!”
一声呼喊,把杨波从思虑中拉了出来,他连忙应道:“好,来了!”
杨波抹了一把眼泪,勉强一笑,跑了出去,“来喽!”
杨波为客人倒了一杯茶水,茶水是明前龙井,这是古德斋的规矩,老板会按照客人的尊贵程度,分别说出不同的暗号,而杨波则是要根据这些暗号来倒茶张丽萍。
“倒茶”就是身份一般,碧螺春足以应对;“倒好茶”的身份又是上了一层,这时候需用信阳毛尖;若是老板高呼“上好茶”,那么就需要明前龙井了。
店里很少有上明前龙井的时候,所以杨波在上茶之后,还打量了一番,客人五十多岁的样子,黄子珈正与老板侃侃而谈,而桌上则是放了一件青花棒槌瓶。
青花棒槌瓶瓷色泽深沉,釉色微暗风中的羽翼,尚且算是不错的,不过,老板用明前龙井显然算是高抬了。
杨波迅速做出了判断,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他便是进了古玩店做学徒,如今已经是第二个年头了,尽管平时老板并不愿意教导他,但是靠着钻研,杨波还是学到了不少的古玩知识。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他这个时候不可能过去截胡把瓷器买下来,然后转手卖掉!因为截胡是破了规矩,会遭到所有古玩店的抵制,关键是他也没有本钱啊!
每个月工资一千八公主小凡,为了省钱给父亲治病,他住在店里,每个月给家里寄回一千五,但这还是远远不够!
八十五万就像是巨石压在杨波的胸口!
客人与老板商谈几句,很快便是在老板的三寸不烂之舌下卖出了棒槌瓶姜健雨,双方交了钱,签了合同。
待得客人离去,老板郭扒皮绕着棒槌瓶走了一圈,面上带着满意的笑容,似乎是得意无人分享,忍不住朝着杨波炫耀道:“这棒槌瓶是清代光绪年制,尽管已经大大不如前代,但是以五万块的价钱买下来,转手就能翻倍!呵呵!”
郭扒皮抱着棒槌瓶朝着内间走去,他要把这瓶子放进保险箱内!
杨波朝着老板勉强一笑,心中却是想着,五万块,这可是五万块,若是有了这笔钱,就可以让父亲先住院治疗了!
苦等到了中午下班时间,杨波走出去买盒饭,郭扒皮为了省钱一般只会给他二十块,每人一份十块的盒饭,杨波为了省钱,会拿自己的那份钱买五块钱的炒饭,这样就能够在午饭中省出晚饭来!
正值中午,阳光毒烈,路上并无多少行人,杨波走在路上,心里仍旧是想着父亲的病情,这种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辞去工作去工地?尽管工地辛苦一些,但是至少赚得更多!
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瘦瘦的身躯,杨波心中踌躇起来。
“小兄弟,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
杨波突然听到路边的声音,他转头看过去,见到一老人衣衫褴褛,倚靠在台阶上,额头布满汗水!
心里微微犹豫,杨波没有回头再看,转身继续朝前走过去,他已是自身难保,这时候哪里还有余力去帮助别人?
若是日行一善,虔诚祈祷,父亲的病会不会好?
杨波心头一动,八十五万太遥远,以至于他没有任何头绪,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漫天神佛,希望能够藉此感动神佛!
再次走回来时,杨波的手上已经是带了饭盒,把一盒炒饭轻轻放到老乞丐的面前,杨波并没有说话。
老乞丐抬头看了杨波一眼,“谢谢,小兄弟真是好心人呐!”
杨波微微点头,转身就要回去,他要考虑晚饭到底要不要吃的问题了。
“小兄弟稍等一下!”
杨波突然就是听到身后乞丐的声音,他转身看过去,便是见到老乞丐拿着一个绿色琉璃珠子递过来,“小兄弟,这个送你。”
杨波看了一眼,珠子形状不规则,在阳光下倒是有几分珠圆玉润之感,但是他很清楚这样的琉璃珠子并不值钱,但也比炒饭要贵,他连忙摇头,“我不能要!”
“小兄弟,你就收下吧!”老乞丐一手拿着炒饭,一手把琉璃珠子递到杨波手上,“这是我无意捡到的,反正也没人要,还不如送给你这个好心的小伙子!”
说罢,老乞丐转身离去。
杨波呆愣片刻,摇起头来,真是奇怪啊!
琉璃珠子始一入手,杨波就感觉到眼睛里清清凉凉的,接着整个身子每一个细胞像是泡在冰水中一般舒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波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连忙拎着盒饭朝回跑玉兰清苑。
到了店里,郭扒皮劈头盖脸便是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你知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你这是在浪费我的生命,你知道吗?”
杨波微微点头,“今天盒饭店那边生意太忙,我排了队!”
“你是去给美女帮忙了?看上了盒饭店家的闺女了?”
杨波没有说话魏增军,他以前的确是去那边帮过忙,只是为了省一顿的饭钱,可没有其他的目的,但是郭扒皮一直都是误会,他也不解释。
郭扒皮轻哼一声,接过盒饭跑到店里面去吃了。
杨波拿出自己的那份炒饭,拿出一次性筷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来,琉璃珠子哪里去了?
老乞丐把琉璃珠子交到自己的手上,自己可是一直都拿着的啊!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他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才回来,也就是说,他当时站在那里竟是长达半个小时之久!
可是,为何自己身上并没有流太多汗水?
杨波想不明白其中缘由,也不愿意再去多想,抄起筷子扒着炒饭! 下午天气闷热,店内并没有多少客人,因为上午的交易赚了不少,郭扒皮面上兴奋,叮嘱了几句,开车直接离开了。
因为父亲之事,杨波心情烦躁,在古德斋内来回走动,最终还是没有想到赚钱的头绪,很多想法的实施都是要投资成本的,而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本钱,但如果有钱的话,他早就拿去给父亲治病了!
为了静心,杨波像寻常那样,拿着抹布开始擦拭店内的器物,按理来讲,古瓷器是不能够随随便便就拿了抹布擦拭的,但是古德斋是小店面,并没有足够的技术区处理,最为关键的是,这些摆放出来的瓷器基本上都是赝品。
随手拿着瓷器,熟练的把灰尘抹去,杨波总是感觉瓶子似乎是有了一些不同之处,用力看过去,便是见到瓶身似乎是散发着一圈微微的光芒,光芒柔和清淡,似乎只是瓷器表面反射的光芒集中在了一个小圈子上。
杨波瞪大了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一些,眼前的光芒突然消失掉一般,眼前再也没有了光圈。
杨波心中纳罕,以为这是自己最近太过劳累,也没有太过在意。
坐下来稍稍休息了好一会儿,杨波再次来拿起一件梅瓶,不知道为何,这一次他感觉有些兴奋,突然的莫名的兴奋感,定眼看向梅瓶,梅瓶上绘喜鹊立梅花枝头,瓶身光泽莹润,亮泽可照人影,杨波终于是看了清楚!
光芒缓缓汇聚,逐渐聚集在梅瓶颈处,形成一个微小薄弱的光圈,光圈很弱,似乎扇动一下手,就可以将光圈击破,但是这对于杨波来讲低语者,却是个惊喜的发现!
自己似乎是有些与众不同了!杨波心里由不得便是想到了很多,但是这个光圈到底有什么作用?
杨波心中隐隐有所猜测,但却是不敢确定,刚才拿到的两件瓷器全部都是赝品,是当代艺术品,并没有什么研究价值,而老物件又是都被老板收到保险柜里,他压根就没有机会去接触到!
杨波略一思忖,老板这会儿不在于蓓蓓,他锁了门出去一趟,应该不会被发现。
锁了门,杨波沿着街面直行了百多米,便是来到了另外一家古玩店“博古堂”!
因为两家是竞争关系,郭扒皮与博古堂老板贾怀仁的关系并不好,但是这并不妨碍下面的学徒之间的交际,杨波就与博古堂的学徒李陵的关系颇好。
走进店内,便是感到一阵凉意袭来,李陵坐在客厅一角,正在无所事事地四处看,见到杨波到来,面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来,“大波,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杨波面上颇有几分无奈,他身材瘦削,哪里承受得住这些称呼,不过他今天倒是没有与对方一般见识,“贾老板不在?”
“嗯,出去了,这会儿天太热,也没个客人。”李陵道。
杨波轻轻点头,这样就好,“哦,对了,你们老板前两天不是收了一件清代道光粉彩七珍图杯吗?能不能给我瞧瞧新奇啊?”
李陵面露难色,因为杯子被老板视为命根子,不是他能够做主的!
杨波立刻明白过来,解释道:“你就放心好了,我也不上手,就远远地瞧上两眼就好了,我这不是很少见到真品吗?这才好奇的!”
李陵被杨波不上手的承诺打消了疑虑农民圣尊,“那好,你可不要乱碰啊,我去拿过来!”
说罢,李陵朝着里间走进去。
因为李陵与贾老板是亲戚关系,所以更得信任张惠康,这些物件,贾怀仁也就放心放在店内。
粉彩杯很快便是送了出来,这杯子外壁以金彩弦纹分隔为三层装饰带,中间环杯描绘莲托七珍,构图精美繁复,是极为难得的珍品!
不过,杨波的目的不在于欣赏,他要验证自己的猜想!
眼睛直直地盯着粉彩七珍图杯,杨波心中一跳,他看到丝丝光芒从杯身渗透而出,逐渐汇聚于一处,形成了光圈,光圈越来越厚实,很快便是比之前的两个光圈都要凝实得多!
突然,一丝光芒突然分离开来,冲向杨波的眼球,杨波眼睛一闭,感受到一丝清凉在眼球边缘扩散开去,转眼又是消失不见了!
杨波睁眼又是看过去,见到杯子光圈仍在,并无其他变化,他也是注意到自己的眼睛似乎看得更久了一些,难道是刚才的那丝光芒的起到了作用?
杨波闭上了眼睛,突然有种想要扬天大笑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捡到宝了!
光圈的厚实程度显然是与瓷器的年代相关,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他以后是不是可以直接鉴定古玩的真伪了?岂不是不那些专家还要厉害!甚至无需碳十四检测,就可以直接判断器物的年代!
“大波,你这是怎么了?”李陵见到杨波盯着瓷器看了好一会儿不说话,这会儿闭眼仰天,似乎是愣住了一般。
杨波回过神来,“哦,没有什么,对了,你们这帮不是还有一件明朝万历的一件民窑仿钧窑鱼篓尊吗?能不能给我看一看啊?”
李陵有些奇怪地盯着杨波,不过见到他一直遵守承诺,并没有触碰,他也没有多问,“好啊,你稍等!”
光圈再一次缓缓形成,又是一丝光芒入眼,比较了两件瓷器的光圈大小,杨波心中终于是有数了,他大概能够依据光圈的大小判断出器物的年代,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捡漏了!
最为关键的是,父亲的医药费终于有了着落!
李陵觉得杨波今天太过奇怪,忍不住提醒道:“大波,你该不是生病了吧?”
杨波摇头,“没有,哦,我还有点事情增肥丸,我先回去了。”
“哎,你真是……”李陵看着杨波离开的背影,有些无语。
八十五万终于是有希望了!
杨波心里兴奋难以自已,他终于是看到了一丝希望,治愈父亲的希望!
父亲还在家中躺着,迟迟不肯去医治,不就是想要省钱?若是自己有足够的钱,就能让父亲接受最好的治疗!
想到母亲打电话时忧愁劳累沙哑的嗓音,杨波就感觉鼻子微酸,一股热流从眼中涌出……翌日,杨波早早起了床,把简易床折叠起来,稍稍洗漱,锁了门,便是走了出去。
天色仍旧晦暗,此时不过凌晨三点,杨波踏碎一地月色,手拿电筒,左拐走进了一条小巷内,步行数十步,便是听到里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一道道光束在穿梭不定。
古德斋所在的古玩街区距离朝天宫古玩市场很近,不过两三百米的距离,杨波之前也经常会逛一逛鬼市尹玉林,但那时候他手中没钱,自然也是没有买过任何物件,这一次,他把这个月剩下的两百多块都拿了过来!
成败在此一举,若是自己眼睛当真骗了自己,那也没话可说!
为了父亲,拼了!
尽管决心已下,但是杨波还是谨慎地四处搜寻着,鬼市里物件繁多,瓷器书画金银玉器,秦砖汉瓦宋砾鼻烟壶,甚至于已经禁止拍卖的春秋战国重鼎也能够从这里找到,至于真假,那就全靠买家辨别了!
杨波深知自身学识浅薄,很多物件无法辨识价值,所以愈发谨慎起来。
一个个摊子走过去,一件件拿起来,他没有轻易动用异能,因为他不清楚自己能够用多久,但是想来应该时间不会太长,若是不能找到真品,那就是亏了!
所以,他决定改变策略!
杨波站起身来,四处搜寻起来,很快,他便是发现了一个目标,曲馆长!
曲远扬是金陵博物馆副馆长,来过古德斋两三次,因而杨波会有一些印象!
杨波眼中盯着曲馆长的身影,脚下动作不慢,跟着走了过去,他要采取紧盯的战术,通过曲馆长的动作来寻找那些可能的真品,然后再用异能来鉴定,这样一来,他就可以节省异能使用时间!
第一次做跟踪之事,杨波还显得有些生疏,照看之余,生怕疏漏了去,一边装作挑拣小物件,另外一边还要注意曲馆长的动作。
曲馆长挑了一只鼻烟壶,看了许久,又是放了下去,又是去看了一只笔洗,间或看两张书画。
无序甚至毫无规律的挑选让杨波有些无所适从,好在他有足够的耐心,手上的钱太少,若是浪费了一次,就要等到下个月,他等不起,肝癌早期治疗尚有希望,每拖一天,那都是在泯灭他的一丝希望梦之蓝m6!
很快,杨波注意到曲馆长双手拿起一只鱼篓一般的瓷器看了许久,似乎有所犹豫的模样。
杨波心中一动,跟着走了过去,稍稍靠近了些,他眯起眼睛,丝丝缕缕的光华从瓷器四周渗透出来,这些光华在黑夜中尤显突出,光华逐渐汇聚到鱼篓尊的颈部,光华越聚集越多,很快便是凝聚为光圈!
杨波定眼看过去,心中一惊,这光圈竟是比之前所见道光粉彩七珍图杯的光圈还要厚实一分,也就是说这件鱼篓尊竟是要在道光之前!
大喜之后,又是忧虑,杨波生恐曲馆长一张口就是要买下它!
站在曲馆长的旁边,杨波甚至没敢转头去看,只是自顾自盯着眼前的小玉件,直到曲馆长不作声,转身离去,杨波方才是轻舒了一口气,连忙拿起了瓷器。
瓷器造型为鱼篓形状,淡紫釉色雪梨澳乡,看起来施釉显得不均匀的残次品,但是杨波这两年也不是白学,自然明白这是仿宋代钧窑瓷器,清代仿钧窑瓷器以雍乾两代最为著名,既然是在道光之前,哪怕是嘉庆年制,那也是赚的,又是细细看了整体,没有其他破损,杨波方才是放下心来。
杨波抬头看向摊主,“老板,这个怎么卖?”
那摊主三十多岁,下巴蓄了小胡须,眼放精光,“小兄弟,你可知道先前在你之前看着瓷器是哪位?”
杨波摇头,“谁啊那是?”
摊主兀自一笑,“小兄弟不认识吗?那位可是金陵博物馆的曲馆长啊!”
杨波似是不解其意一般,“哦,是吗?这瓷器怎么卖?”
摊主盯着杨波,似乎是想要从他面上看出一丝迹象来,“曲馆长看过,这瓷器自然是要涨价的,原价两万,现在价值四万!”
杨波眉头一皱,尽管已经有所预料,但也没有想到竟是如此昂贵,不过这多半是虚价!
“五十块!”杨波还价道。
“小兄弟,这个价钱还得也太狠了点吧!”摊主道。
杨波摇头草木皆兵造句,信口道:“老板,我也不是头一天来这里,家里新装修,老头子要我来淘两件摆件,你就给你痛快价!”
摊主稍稍一顿,“八百!”
杨波心中一喜,知道这是成交有望,“一百块,不能太多了!”
摊主哀叹道:“小本生意,赚不了什么钱,今个儿头次开张,五百块!”
杨波摸了摸兜里,他哪里有这么些钱,只好转身道:“还是太贵,我去别家看看!”
说罢,杨波转身欲走,心里却是一下子提了起来,这鱼篓尊他是势在必得,这时候生怕自己做戏过了!
心中默默倒数三个数,尚未开口,便是听到摊主的声音传来,“小兄弟,你给个痛快价!”
“一百五!”
“不行不行!这也太低了!”摊主不愿意。
杨波心底不想太过纠缠,害怕纠缠太久会生变故,索性道:“两百块!就这个价了!”
“好!”摊主略一沉吟,应声道,一边还要说:“小兄弟,这是刚开张,给你给低价,讨个喜气!”
“那就多谢老板了!我就在这附近,以后一定会常来的!”杨波掏了钱,拿起了鱼篓尊,应了一句傻女歌词,心里却是迫不及待起来!
小心翼翼抱着鱼篓尊,杨波在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这鱼篓尊铁定是要尽快出手的,他身上只剩下一两天的饭钱镇坪吧,若是不能及时出手,他就要挨饿了,关键是这鱼篓尊,涉及到他的下一步规划!
“哎,小伙子停一下!”杨波走在回去的路上,便是听到了叫唤,他抬头一看,顿时便是一惊,因为他看到曲馆长就站在自己面前,笑眯眯地盯着自己怀中的鱼篓尊!
杨波下意识地又是把鱼篓尊朝着怀中紧抱了抱!
……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