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引用帅哥自己玩自己为什么秋招会有那么多人投四大?或许真的有四大情结这回事吧-中博诚通上海ACCA

为什么秋招会有那么多人投四大?或许真的有四大情结这回事吧-中博诚通上海ACCA丰县梨花节

算到今天,我离开KPMG 89 天了。从北京到芝加哥宫媚心计 ,想一想我在KP待过的日子可不算短了。所以特写此文以作总结。
第一次听说四大,是在大三的时候。有一个当时我很崇拜的帅师哥进了KP, 当时第一印象是觉得“毕马威”这名字很搞,很容易让人一不小心记成“毕马温”迷你驴。大四时也面试了安永,没被人家看上。后来,来到美国念master,才慢慢的对audit这个行业有了些了解。

2002年左右的美国,information technology 的大泡沫刚破灭,很多曾经业绩辉煌的大公司主业利润迅速下滑,于是“涌现”的一批会计造假的公司丑闻,最著名的就算是Enron和随后而来的Andersen的倒闭法图麦。
那一年,是对美国会计行业非常震撼的一年。我记得在Andersen倒闭消息传出的头天晚上,整个商学院紧急召开了一个师生大会讨论会计行业今后的走向。

安达信休斯敦办公室
学院主任,著名的Dean Wu同学,声泪俱下的说“Tomorrow morning when Americans wake up, they are going to ask themselves, who else can we trust now since accountants cannot be trusted anymore?” 这句话对我的震动很大,跟了我很久。因为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认识到我将要从事的那个行业的重要性。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神圣性(那个时候的我比较的理想化和nerdy, 大家见谅)。
在北京KPMG面试时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是Mxr同学,其次是JZ。 就象是命中注定的一样,我跟 JZ一拍即合蟒蛇精,面试结束时JZ 就口头给了我offer. 第二天我又见了K, 那个著名的德国大趴。这里说一个小插曲。跟K面试时,不知怎么我们聊起了上面我说的Dean Wu的那段话。我说的时候很激动,发自内心,谁知等我说完后,K非常不屑的回到“Americans are stupid…blah…blah.” 我无语。
今后的三年,引用帅哥自己玩自己算是我人生中很难忘的一段日子了。IPO,通宵加班,被工作压力压得在工作中哭,被客户骂。。。人生的事总是回头看最美。现在想到那时的日子,这些似乎只是小注脚,真正记住的却是那些一起熬夜加班,相互鼓励的好同事好朋友。那种感情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一个战壕里打出来的友情吧。
后来来了芝加哥金刚组,我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体会一种不同的人生经历。JZ在这个过程中帮了我很大的忙,却同时成为我对自己离开北京的KP觉得最对不住的人。
在芝加哥 KP的三年波澜不惊。也有加班和赶deadline。但跟国内作IPO那会儿热火朝天的场面还真没法比。这三年我学到了很多作事的方式方法军情连连看,(厚着脸说)在US GAAP上有了很大的长进。最终还是在work 和life的天平秤上,选了后者,选择了离开。
这么些年,听到的抱怨和业内业外人对“四大”的调侃不计其数。就在我辞职前,Ryan还曾说到“The next worse thing than losing your job is to work for KPMG.”
可是作为一个在“业内”混了这么多年的人,我还是想很骄傲的说,不后悔自己曾是四大人,曾是KPMGer。四大人就象被在一个模子了烙过一样,走到哪儿,身上都有四大的痕迹。两个陌生人发现都曾在四大工作过,就能一见如故。这种感觉只有一个大学的校友才能有。
作为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能做到这一点证明四大的企业文化是打造的相当的成功的。也许四大不是一个适合大多数人长期工作的地方,但那些能坚持下来的趴到最上面的人,即便不是最聪明的,也一定是最敬业的职业人。这么些年,我真正懂得了什么叫“lead by example”, 在跟这些人工作中学到的点点滴滴都会让我受益终身。

当然四大的问题还是很多的,这跟整个行业立足的尴尬性相关,也跟管理层的管理水平有关。审计不是个能给企业增加附加利益的行业,公司要求审计纯粹是为满足各种法规的要求。这决定了公司是没有驱动去支付巨额费用在审计上(IPO 除外)。
一遇到经济不好,企业需要裁减开支,审计自然会是公司第一个想到减支的地方之一。审计公司在依赖审计费赚钱的同时,又要求保持独立性。这就象花钱请人来挑刺,一方面挑刺的人要能客观的跳出各种刺,还要想办法让被挑刺的人多给点钱。
这要是换一个people skill高的人也不是不能做到,关键是要找一个既具备能加班熬夜的吃苦能力,会计方面的技术能力高,还能跟人讨价还价的人,那就比较难了。

没能力从客户那讨到更多的费,还要想自己今年的分红利润高,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求手下的人要在“最短的时间,以最高的效率,最高质量的完成任务”。就在这“三最”思想的指导下,衡量管理层管理水平的标准就变成了能否制定不切实际的budget, 然后逼迫下面的meet budget。 
在美国这边,还有很多法律法规对审计行业的规范。李宇菲 别看大趴们平时风光,一不留声没准哪天就会吃官司,再点儿背点的张一宁,还会坐牢。这个影响的直接后果是,对审计过程的documentation要求相当的高,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了完成繁琐的documentation的要求,有的时候甚至是审计没做到位问题不大,但是要documentation没到位爱你不放手,那是没能好好cover your ass,那是大大的不能。

我希望这个行业能越变越好钟角蛙 。好的审计师应该不仅具备最高的诚信精神恶人报喜 ,扎实的会计知识行业常识,还应该是一个能与人沟通,能拿项目右玉道情,能谈fee的商人钱串子花图片。
要是有刚毕业的会计专业的大学生来问我职业走向贼吧网,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告诉她/他,去四大吧。至于你是不是想在那长期待下来,待上三年,你自己再作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