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异想世界为什么捐款100万给西南财大?“90后”刘诗白说了一句话! 主角--川报观察

为什么捐款100万给西南财大?“90后”刘诗白说了一句话! 主角|-川报观察


川报观察记者 阮长安 江芸涵 文图
名片

刘诗白
男,1925年生,重庆市万州人达人贷。1946年武汉大学经济系毕业,西南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幼坚西南财经大学名誉校长,《经济学家》杂志主编,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电话情思,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委,四川省政协副主席(1993-1997)。
长期从事经济学理论研究,研究范围包括政治经济学基本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等,在社会主义产权理论、转型期经济运行机制、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以及金融体制改革等方面进行了大量卓有成效的研究,是我国著名的理论经济学家,代表作有《产权新论》《现代财富论》等。
今年9月,荣获“第六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9月28日,北京。第六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揭晓,92岁的经济学家刘诗白先生成为两名获奖者之一。
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是中国人文社科领域最高荣誉。作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先驱研究者,刘诗白先生是四川历史上第一位获这一重磅奖项的学者。
10月13日,成都战火风暴。西南财经大学柳林校区弘远楼,刘诗白先生将刚刚获得的100万元奖金全部捐赠给西南财经大学。
“国家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奖金理应捐给学校,用于鼓励更多的人来搞人文社科研究。”面对记者的专访,老人如此作答。
01
成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先驱研究者
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颁奖词中是这样评价刘诗白先生的——

从他那卷帙浩繁的著作里,可以触摸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起步、发展、繁荣的历史脉络。”
的确如此。
作为当代杰出的经济学家,刘诗白先生长期致力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探索,在社会主义产权理论、转型期经济运行机制、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金融体制改革等方面进行了大量卓有成效的研究,是较早提出社会主义所有制多元性的学者之一,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先驱研究者修魔传。
谈及学术成就,老人的回答简单朴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迈上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经济改革一马当先,我和许多同志跑工厂,跑农村,参加讨论会,提建议,写文章蚀心者,为中国改革开放造势。我没有多少学术的成就,只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理论进行了一些粗浅的探索全安琪。”
他口中的“粗浅探索”,实际上是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一些重大问题的创新性探讨。
刘诗白先生记忆最深的是1980年前后首提“商品经济”时的一些争论:“当时是经济体制大转折,但不少人思路和认识还跟不上。社会主义经济到底该姓‘计’还是姓‘商’,这是个很敏感的话题,也是很前沿的问题。我提出要按商品生产来搞,企业要自负盈亏、自主经营。”
“政治经济学要拓宽研究范围,除了研究生产关系,也要研究生产力和经济运行机制,还要研究精神生产”;
“马克思经济学的研究要借鉴西方经济学”;
“社会主义经济仍然具有市场经济性质”;“社会主义社会所有制结构的多元性、公有制形式的多样性”……
这些论题,如今已成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常识,但在当年提出时芮呈和,多少有些“惊世骇俗”。

爱好:从怀揣文学梦转而探索“经世济民”
02
经济学家刘诗白,曾经是不折不扣的文学青年,儿时曾有过一段文学梦。
生于1925年的刘诗白,生活在书香门第,父亲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曾任成都一所专科学校校长。在他印象里,家中满屋子都是书。
“文学是我最初的爱好。”刘诗白说,他12岁时就曾在报纸上公开发表诗歌。那是1937年8月容联云通讯,为了躲避日本侵略高岭爱花,刘诗白一家从上海逃往四川万县(现重庆万州)。一路目睹耳闻侵略者的暴行,刘诗白萌生出“救国兴邦”的最初愿望。在轮船上,12岁的他写了一首诗,主题是歌颂抗战嗨我的男人,发表在当时的万县日报上。
当时中国青年普遍受苏联文学影响。刘诗白中学时代就读了高尔基的《母亲》、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鲁迅的《呐喊》《彷徨》、郭沫若的《女神》《星空》、巴金的《家》《春》《秋》等文艺作品。他还写过不少描绘民生疾苦、反映抗战散文、小说,陆续发表在成都和重庆的报纸上。
1938年,刘诗白在重庆读初中,经历了几乎每天都“跑警报”“蹲防空洞”的不安生活,亲眼见过惨死在日机大轰炸中的同胞。在民族危亡的年代,他和其他年轻人一样,开始了对进步的追求,如饥似渴地阅读《新华日报》《群众》等进步报刊,同时也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等方面的著作。
他说,当时的青年,读书的同时灵寿天气预报,更关心“祖国前途”这一大事。时代的逻辑,使年轻的刘诗白告别了文学梦,进而转向探寻如何“经世济民”。
17岁中学毕业后,他考入武汉大学经济学系就读。1946年毕业后,刘诗白到当时的四川大学当助教,5年后调入当时的四川财经学院(西南财经大学前身)。
他在大学工作了几十年,曾担任西南财经大学校长,之后又担任名誉校长。即便担任四川省政协副主席期间,他仍坚持带研究生。直到最近两三年,90岁以后才没有再带博士了。

03
关注:延续精准扶贫政策解决贫困难题
在多个不同场合,刘诗白先生都谦虚地称自己为“90后”。
思维敏捷、对新鲜事物好奇、爱和年轻人打交道,这是记者对刘诗白老人的第一印象。
13日下午奈曼吧,原定1个小时的专访时间,他主动延长到了2个半小时,中间甚至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中低速增长”“扶贫”“十九大”等当前的热门话题,甚至连“跑马族”等新潮话题,也都能聊上半天候勇。
实际上,生于1925年的他,今年已经92岁了。
谈及养生之道,他强调“饭吃七分饱”和“不沾烟酒”。
“每天三餐涂多多,荤素搭配,以素为主,只吃七分饱。我坚持的很好,多年来一以贯之。饮食有节,才不会营养过悸花网剩。身体和经济一样,过剩都会出问题。”
作为“90后”老人,刘诗白先生的日常生活也很充实。
一般早晨7点起床,简单吃完清粥稀饭,在家练练书法两世冤家。
上午是他的工作时间巫妖王庭,任务是写作,每天约3小时,最近六七年,他一直在研究当代新科技革命问题,正准备出一本《自然哲学笔记》清朝种田记。
午饭后,稍微休息一会儿,老人要出门散步。
住在西南财经大学校园里,老人喜欢每天在林荫小路上散步,异想世界看着周围年轻学生读书、跑步,这是他难得的闲暇时光。“跑步很好,能锻炼身体,但我老了,身上的零件也有一些问题了。我现在只能散步,慢慢走。我很喜欢在校园里散步的感觉,看着身边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很开心。”
散步回来,下午是读书看报时间。刘诗白先生视力不是太好,需要借助放大镜读书看报。即便这样,他每天要翻七八种报纸,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四川日报》是每天必看的。
采访当日,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老人对这次盛会也充满期待,“尤其想看看,精准扶贫政策如何延续。”在他看来,精准扶贫是一项重大创新,“让每个人都远离贫困,这体现了中国道路和中国自信李妍智,只要坚持搞下去,必将为解决贫困这一世界性难题贡献中国范例”。
编辑 刘宇男 孙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