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开业致词为什么下面越紧的女人,男人越是上瘾!-教你每周瘦4斤

为什么下面越紧的女人,男人越是上瘾!-教你每周瘦4斤


1第一章 两次醉酒
我爸是个混混,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他都占全了。在我七岁那一年,我妈领我去公园玩了一遭,第二天她跟着一个有钱人私奔了。
那段时间,我爸天天喝的醉醺醺的,他本来就暴力,喝醉酒之后更是拿着我出气,还骂我是臭表子生的狗杂碎坂茂。
我妈有一个比她将近小十岁的姐妹,她叫江柔。也是见我可怜,她隔三差五的来我家一趟,给我带点好吃的,帮我洗一下衣服。
江柔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割席断交,她是我妈的小闺蜜,我应该喊她姨的,但是她非得让我叫姐,她说这样能显得自己年轻。跟我爸不亲,柔姐对我好,我也喜欢缠着她。
可是正因为我喜欢缠着柔姐,却彻底的毁了她,也毁了我爸!
我记得特别的清楚,那天外面下大雨,我爸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我自个一人在家害怕,想起了柔姐,我就用家里的座机给她打电话,让她来陪我大腕崛起。
柔姐对我好,很快就来到了我家,她陪我写作业的时候,我爸也回家了。看到我爸,我吓了一跳,他脚下不稳,一看又醉的不轻。
柔姐讨厌我爸,她拿起包就想要回家,我不想她走0度终极幻想,因为我爸喝醉酒每次都会打我。柔姐看懂了我的意思,然后她跟我爸说,让我去她家里睡。
我爸喝的有点不省人事,呆呆的看着柔姐无盐妖娆。我实在是害怕我爸,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跟在了柔姐后面。
可就在开门的时候,我爸突然一把就抓住了柔姐的头发,然后把她拽到了沙发上。柔姐还牵着我的手,我也摔在了地上。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爸把柔姐按在沙发上,正撕扯她的衣服。柔姐死命的挣扎,可是我爸凶狠,把她打的不轻。
“小强……你……你劝劝你爸!”柔姐把目光转向我,流着眼泪对我说。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站在原地,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实在是太害怕我爸了寺田拓哉,他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敢管。
柔姐看出指望不上我了,就苦苦哀求我爸,但是柔姐的话,我爸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喘着粗气把她的衣服给脱光了。
“你给我回里屋!”我爸一只手按着柔姐,另一只手指着我命令道。
“小强……你别走,你爸不能当着你的面把我……我求你了……”同时,柔姐祈求一般的对我喊道。
我爸的确不是东西,但是也许他不会当着我的面强迫柔姐。可是我不敢不听我爸的话,终究是黏黏歪歪的回到了房间,身后柔姐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回头看她,她的表情几乎绝望。
在房间里,我听到柔姐撕心裂肺的叫声,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甚至哭出了声音。当时我不懂我爸做的事情能够毁掉她一生,但是我也知道他是在伤害柔姐。
终于房间里的惨叫声停止了,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梦幻抗日。酒喝得太多,我爸居然躺在一旁睡着了,而柔姐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姐……你……你把衣服穿上吧!”我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对柔姐说道。
“小强,这是你和你爸商量的吧!”柔姐把目光转向我,冷冷的说道。
我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默默的流着眼泪。柔姐抱起自己的衣服沙鲁克·汗,就要离开,我用身子阻拦,可她却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开,然后跑进了雨中。
柔姐走了之后,我心里难受,怕把我爸吵醒,我躲在房间里哭。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里传来谩骂声。
打开房门,我伸着脑袋往客厅里看。我爸和四五个警察打在了一起,有一个警察还被我爸捅了一刀,最终我爸还是被警察合伙给制服了。
“小强,给老子争气,你爸这辈子算完了!”
我爸被警察带走了,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风雨无极!
第二天小区里的人都知道了我爸的事情,但是我爸是小区里的祸害,他们拍手称好,连口饭都没人给我。我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想在家里找点东西吃,可是家里连块馒头都找不到。
到了中午的时候,柔姐居然拿着一份盒饭来到了我家,她满脸疲惫,看我的眼神冰冷弘博专升本。
“我欠你妈妈的人情,苏拉文雅以后我养你!”柔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盒饭,不停的掉着眼泪。我不敢面对柔姐,但我明白,以后我不在无依无靠……
没过多久,我爸被判了刑。多罪并罚,我爸被判了十二年侠义水浒传!我爸入狱,是因为柔姐报警,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恨过她,反而觉得自己解脱了。
我和我爸只有血缘,但并没有感情。
我不知道柔姐欠着我妈什么人情,她养我也只是因为我妈。柔姐对我也算不错,可是她对我的态度冷淡,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了。
我们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小县城,县城不大,柔姐被我爸强迫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尤其是她收养了我爸的儿子,更是被别人笑话,很多人在背后说她脑子有问题。
柔姐才二十刚刚出头,初中之后她就辍学了。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之前的男朋友抛弃了柔姐世界急救日。而且没多久,柔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要,在一家小医院长月ラム,她做了人流。
做人流的医院不正轨,手术失败,柔姐肚子里的孩子被打掉了,可同时她以后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
柔姐只有一个老母亲,单身了两年,柔姐忍受不了母亲的唠叨,找了一个比她大几岁有孩子的男人嫁了。柔姐嫁人的那段时间,我跟着她的母亲生活,柔姐母亲人好,从来都没有嫌弃我。
柔姐的婚姻并不幸福,结婚的第二年她就离婚了。她是苦命的人,离婚没多久,柔姐母亲出车祸去世,我哭的比她还凶,但她还是骂我是扫把星,说从认识我就没过好日子。
肇事司机陪了柔姐不少的钱,大约有十几万吧,用这笔钱,她做起了生意。没有什么头脑,又没有文化,几年下来,柔姐把这笔钱赔得一干二净,还借了不少的外债。
这天晚上,柔姐穿着一身特别暴漏的衣服出门。她这几天一直心事重重,而且和一个夜总会的领班走的特别近,我能猜出她要去做什么!
柔姐的事情我不敢管,可是我心里不是滋味。虽然她对我不冷不热,开业致词但是我早已当她是家人。没有睡觉,一晚上我都在等柔姐下班,两点多的时候,她总算回来了。
喝了不少的酒,柔姐走路晃晃悠悠,可能是小时候有了阴影,我特别讨厌别人喝醉。不过怕柔姐摔倒,我还是扶住了她。
“小强,我……我活的好累,好想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柔姐顺势把头歪在我肩膀上,喃喃着说着。
柔姐很少对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也许是酒喝得多了,她才说出了心里话。可是我却是一动,我想告诉她,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我来保护她!
扶着柔姐躺在了床上,可是她却睡着了李素节。柔姐身上的衣服暴漏,可能是酒喝得多,她心里有些火烧火燎,下意识的用手撕扯自己的衣服,时不时还难受的发出声音。
我喘着粗气看着柔姐,嘴唇有些发干,身体都在打哆嗦,眼睛带着浴火盯着她的身体。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轻轻的俯下了身子……
未完待续...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