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开业宣传单为什么男人喜欢睡年轻的姑娘?看完全明白了!-整蛊专家

为什么男人喜欢睡年轻的姑娘?看完全明白了!-整蛊专家


"姓名。"
"张智普朗东。"
"年龄。"
"25。"
"性别。"
"美女,你自己不会看啊?"张智终于受不了了,应个聘怎么跟审犯人一样?就算你公司再大也没这么欺负人的吧?
此时的张智心中真的有些哭笑不得,要是换在一个星期前,他也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有这样的经历。
坐在张智对面的是一名年轻女人,女人很漂亮,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五官端正,略施淡妆。
一头黑色的长发微微束在脑后,露出了光滑洁白的额头,眼睛大而明亮,柳眉如画章慕良,鼻梁修长挺直,瓜子脸,整个人看上去美艳无比,有一股职场干练。
"你还敢有意见?我问你,你是来干嘛的?"慕萱萱瞪着美眸,看着眼前这个留着短寸发、大概二十五六岁,虽然谈不上很帅囚室211,但很精神的男人,生气的说道。
"我当然是来应聘工作的啊。"张智满脸疑惑,心里不免的暗赞一声,就算他见多识广,眼前这个女人也绝对称得上极品二字,漂亮得无可挑剔。
"那你投的简历呢?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面试?"慕萱萱气不打一处来,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风风火火的闯进来,简历没投也没带,还死乞白赖的非要面试,要不是这个人给她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她早就请保安把他丢出去了。
殊不知,张智走了一天,找了不下十次工作都被无情的拒绝,好不容易碰到个大公司招聘的,职位又比较满意,怎么可能错过?
"额--你们公司门口不是贴着招聘吗?还说了面试,没说要投简历啊?"张智有些错愕的说道。
慕萱萱浑身一阵无力感,他是外星来的吗?找工作最基本的简历也不知道?好在这家伙是最后一个面试的,为了公司的形象,她也忍了下来:"那你想要应聘什么职位?"
"哦,你们不是要招总裁助理吗?我想,我应该能胜任这个职位吧。"张智随口说道,脸上笑眯眯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邪气。
慕萱萱先是一愣,紧接着感觉自己都快晕过去了,这家伙是神经病吧?看他吊儿郎当的样子恐怕十有八九就是个没什么文凭的人,本来还以为他是来应聘保安的,目测他结实的身材还想着勉强让他试试。
总裁助理?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吗?
"张先生,那我想问问你,你凭什么认为有实力应聘总裁助理?你又是什么文凭?你又有什么特长?"慕萱萱努力让自己的面目表情变得自然,压下胸中的怒气,说道。
"会打架算不算特长?"张智想了想说道。想来想去,张智认为自己最擅长的就是杀人了,他真没说瞎话,他的战力值是恐怖到在世界神榜上有名次的人。
连半个神圣骑士团追杀了他一年都无果,就可想而知的强悍。
至于文凭--他可以说是精通很多东西,并且都精通到了很厉害的地步,可惜,他却连一张小学文凭都没有,这也是他为什么走了一天都找不到工作的原因了--
慕萱萱刚端起桌上的杯子想要喝口茶,可听到特长打架这话,身体一晃,杯子里的水全都洒了出来,还无巧不巧的洒在了胸前的白色衬衣上。
顿时,她也顾不得去对张智发怒,就连忙站起身拿出纸巾擦拭。
被这么一呵斥,就是张智脸皮再厚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一声连忙转过身去,只是脑袋中还无耻的幻想了一下,实在难忘。
看到张智转过身,慕萱萱才松了口气,可还是恨不得挖个地缝钻下去,太丢人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慕萱萱愠怒的声音传来。
"小姐,这话怎么说?从始至终我没碰过你一下啊。"张智无比委屈的说道,真搞不懂女人的思维,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一时间,慕萱萱哑口无言,可心中就是气,如果不是这家伙语出惊人,她又怎么会洒了杯子里的水?又怎么会出丑?反正都是这家伙的错,一定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这家伙。
想到这里,慕萱萱眼珠一转,说道:"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吧,等你走的时候在大厅前台留个联系方式。"
说完,慕萱萱拿起桌上的资料挡在胸前,踩着高跟鞋急冲冲的离开了这个简单的会议室。陈蓓琪
"哼,小子,竟敢让本姑娘出丑,占本姑娘的便宜,以后一定会让你好看的,你不是想要工作吗?给你安排个保安的能力本姑娘还是有的,只要把你留在了公司,看我怎么收拾你。"慕萱萱心中气狠狠的想到张祥硕。
听着高跟鞋撞击地面"噔噔"的声音,看着那纤长挺直的美腿远离,张智不免遐想了一下,最后叹了口气,出了这么档子事,这个女人指不定多恨自己呢,看来这工作十有八九是泡汤了。
乘坐电梯来到一楼装修气派豪华的大厅,应聘没成功,工作没找到,张智心里多少有些郁闷,沮丧就更不用说了,想他堂堂震惊世界的'死神',竟然会流落到这种地步。
如果被当初那些老友或对头知道,肯定要笑掉大牙。
"砰。"就在张智想着事情的时候,突然和迎面冲忙走来的一名青年撞了个正着。
张智纹丝不动,可对方却被震了出去,跌坐在地上,他手里捧着的一束鲜艳玫瑰也洒了一地。
"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找死是不是?"青年跌坐在地上,满脸愤怒的破口骂道。
看着对方怒骂的样子,张智皱了皱眉头,心中一股怒气上窜,不过还是被他压了下去,上前扶起对方怀仁一中吧,说道:"哥们,真是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不是故意的。这样吧,这花多少钱,我赔给你。"
"撞了我就想这么算了?这个花你能赔得起吗?连我都敢撞,我看你他妈的是想找死!"
黄轩然横着眉头,火冒三丈,他堂堂大少,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最不可饶恕的是,连送给心仪女人的玫瑰竟然散落一地。他现在恨不得挖坑埋了张智,当下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去。
张智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掐住了对方扬起的手腕。自己想要息事宁人不跟对方计较,没想到对方还抓住不放了?真当他张智好欺负?
"我不是故意的。"张智盯着青年,方才还懒散的眼神瞬间变得就像是一把锋利见血的利刃一般,好像有一把无形的匕首刮在了黄轩然的脸上。
用力抽了几下手臂,可纹丝不动,感觉对方的手掌就像是铁钳一样力道无穷,黄轩然的心底猛的一凉,不由的心生惧意。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再看看对方那很一般的穿着,纯粹是一个市井小民的打扮,心中又有了底气,另一只手凶怒指着张智骂道:"他妈的你还敢还手?操-你-妈--"
后面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张智的火气终于窜了起来,二话不说,干脆利落的一个抬腿,踹在对方的胸口上。
只听"砰"的一声,黄轩然就重重的摔在了几米远处,趴在那光洁透亮的花岗石地板上。
张智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青年,脸色冰冷。以前还真没谁敢这样跟他说话,就算是当初跟梵蒂冈那老头骂街的时候,也不敢一口带个妈,这小子真是活腻了。
这边的动静不小,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而一直站在大厅外等候的四名身穿黑色西装如保镖一般的精壮汉子,在看到主子挨打后,慌忙的飞奔而来。
其他人则都是惊讶的看着张智,在东方集团上班的没人不认识那挨打的青年,那可是风云集团的少公子,黄轩然,是东方总裁的追求者之一,每天都来送花。
竟然有人敢揍风云集团少公子?这家伙不想活了吗?要知道风云集团可是中海市有名的大集团啊,财势雄厚比东方集团还要强大了一些。
"小子,你死定了!给我废了他。"黄轩然七晕八素的被保镖扶了起来,怒火攻心的吼道,有些失去了理智,他只感觉胸骨都要碎了一样,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四个保镖不疑有他,纷纷向张智攻去,就在这东方集团的大厅内上演了全武行。
看四人的身形与虎猛,还有出招的刚强,明显有军体拳的影子,张智心中瞬间就有了个定义,这四个人应该是退伍军人,有两把刷子。
不过也仅仅是有两把刷子而已,在一般人眼中也许是高手,可在张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面对四人的合围猛攻,张智不慌不忙,冷笑一声,脑袋轻轻一偏,便躲过了一拳,紧接着,他出手了。
一个欺身而进壮汉怀里,肩膀轻轻一抖,没见过激的动作,身前那名壮汉就像是被什么重器砸中一般,直接飞了出去,张智没有停顿,几乎看也不用看,一个标准迅捷的后摆腿出去,身后一名拳头快砸到他脑袋上的壮汉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也跟着被踹飞。
身体同时一偏,张智伸手抓住踢来一腿,往上一抬,右脚紧跟着踢出,又一名壮汉重重的摔在地上,转眼间,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四个壮汉,就还剩一人。
张智如行云流水般,看似刚猛无穷的一个正蹬后,最后一人根本就没还手的余地,也被踢飞出了几米远,重重的趴在地上。
随意扫了下被自己一击就很难爬起来的四人,张智摇了摇头,就这样的身手在他面前根本不具备任何威胁力,方才也只不过是随意玩玩而已,真本事?这些人没资格看到。
而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是瞠目结舌,四个魁梧壮汉、训练有素的保镖,就这样在几秒钟内被那个青年打倒了?这不科学啊--
而黄轩然也是震惊的呆立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他的保镖他最清楚,这四个人可都是侦察兵退下来的,随便拉出一个对付普通人四五个没一点问题。
可在眼前这个青年手上一个回合都撑不住?看这个青年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好像根本就被出力一样!他是什么人?这么强悍的身手?
"就这两把刷子也能出来混保镖这碗饭?这工作也太好找了。"张智有些不平衡的说道。
旋即看向了黄轩然,这才发现,这家伙一身的名牌,范哲思西装、百达翡丽手工名表,一身行头下来起码得几十万。
长得倒也人模狗样,能称一声帅气,出门还能带四个保镖,看来是个有背景的富家子弟。
不过这些对张智来说都是狗屁,现在心情极度不好的他一点帐也不买,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这个给脸不要脸的贵公子:"恭喜你,成功惹我生气了,我不管你是谁家的儿子或谁家的孙子,今天不道歉华大桂声,谁来都救不了你开业宣传单仙女奇缘。"
自从退出了地下世界,虽然没几天,但是他的脾气确实收敛了起来,换做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跟这样的人废话的。
而他刚才出手也很有分寸,要不然以他的实力,一脚就能送他们去见所谓的上帝。
但既然出手了,就好好跟他玩玩,要不然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想捏就捏?
"你想干什么?别过来。"黄轩然显然是被吓到了,看到张智向自己走来,后退几步,惊恐的说道。
而此时,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名保镖勉强爬起身来,一只手掌下意识的向腰间伸去。
这个动作让张智的神色微微一凝,有些诧异;"看来你还不是一般的世家公子,保镖竟然能佩戴枪支?"
话音一落,张智脚下一蹬,几个跨步就到了这名保镖的身旁,速度飞快,没等对方来得及抬起手枪,就直接扣住对方的手腕,"嘎查"一声,紧接着一个巴掌盖下,对方一声闷哼再次扑到在地,昏死了过去。
而张智的手上,却多了一把哟黑的手枪,国产59式9毫米手枪。张智一眼就认出了手枪的型号。
张智微微瞥了眼不远处的黄轩然神器铸造师,有些戏谑,随后手中一阵连串的熟练动作,那五根修长的手指就宛如跳舞般,只见那把手枪便被拆成了一堆零件,一件件的散落在地面。
敢在自己面前玩枪?简直是在找死,他似乎还记得,在五岁那年走进世界猎人学校开始,就已经和枪支有了亲密接触。他对枪支的熟练,不夸张的说,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周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智,如果说先前强悍的格斗能力让他们惊讶的话,那张智对枪支熟练就让他们感到震惊了。
枪支,对一般老百姓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可这个家伙竟然眨眼间就拆碎了一把手枪,似乎比电视上演的还要恐怖一些?他是谁?超人吗?
连围在旁边的几名东方集团的保安,都不敢上前劝阻,开玩笑,在这个的牛人面前,他们去找虐吗?
在张智身后的一个角落,那里是总裁专用电梯,此时,电梯外站着两人,两个都是美艳绝伦的女人。
其中一个,正是方才面试张智的慕萱萱,不过此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职业套装,亭亭玉立。而站在她身边的女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惊艳。
她竟然比慕萱萱还要漂亮了一些,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丽质天生美艳逼人,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修长弯翘的睫毛,大小适中的红唇,娇巧玲珑的琼鼻,吹弹可破毫无瑕疵的粉脸,冰肌如雪的皮肤,看上去是那般的风娇水媚。
但女人美则美矣,奈何脸上透露出一股冷意,仿若万年雪山上的一块寒冰,写着生人勿近。
这正是东方集团的总裁,东方夏雪,她与下属同样也是好友的慕萱萱早就来到了这里,没比张智晚了多久,她们一走出电梯就看到张智踢飞黄轩然的一幕。
可以说,她们把张智不可思议的表现全都看在了眼里。
慕萱萱惊讶的用玉手掩住了香唇雾中楼影视,吃惊的看着张智,下意识的说了声:"这家伙真的很会打架--"
"萱萱,你认识这个人?"东方夏雪的脸上也是有着掩饰不住的吃惊,转头看着慕萱萱问道。
她还真没见过像张智这么厉害的人,她刚才甚至都没怎么看清,四个一米八多的魁梧保镖就被他轻松撂倒了,对枪支也有非一般的熟悉,这肯定不会是个普通人。
"恩,这家伙是来应聘的。"慕萱萱说道。
"嗯?应聘林显宗?"东方夏雪愣了一下,美艳无双的脸上有些诧异,旋即问道:"他来应聘什么职位?"
"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什么简历也没有,张口就是总裁助理勉强干。"也许是先入为主,慕萱萱对张智没什么好印象,撇了撇香唇如实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去圆场吧,让他见好就收,顺便叫他留个联系方式,明天通知他来上班,总裁助理。"东方夏雪思索了一下,远远的看了张智一眼,对慕萱萱说道。
慕萱萱奇怪的看了冷艳如霜的闺蜜上级一眼,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个决定,但还是说道:"好吧。不过他打了黄轩然,你就录用他当助理,会不会--"
"是他打的,又不是我,关我什么事?"东方夏雪挑了挑秀丽的柳眉,不以为意的说了声,随后便转身走回电梯。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个硬骨头,怎么?到现在还不肯道歉?"张智逼近脸色有些发白的黄轩然,轻笑的说道。对他来说,修理这样的小虾米真没啥成就感。
"你这家伙竟然在我们公司大堂打架,哼,再不住手我可要报警了。"慕萱萱快步走到张智身后,清丽的声音传出,对张智,她当然没什么好语气。
"美女,他先骂我。"张智转身看着慕萱萱,也不惊讶。心道;这女人就算是愠怒也别有一翻风情美,算的上是一个极品佳人。
说着话,眼睛还下意识的在对方鼓鼓的胸前扫了下,表情古怪,这女人换衣服的速度真够快的。
看到张智的表情,慕萱萱又是气不打一处来,脸色有些羞红的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说道:"你还打了他呢。"
"可是他骂我让我心痛,我打他只能让他肉痛啊,这样一算,还是我吃亏。"张智脸上又露出了玩世不恭的表情,说道。
看着他那无限委屈的表情,周围的人都差点晕倒过去,这什么人啊?做人可以这么无耻的吗?你都把人打成什么样了?那四个保镖都快站不起来了--
而慕萱萱更是气得有些发抖,银牙都快咬碎了,这家伙太不给她面子了,有心发飙,但作为公司的高层管理,又是有名的美女,在下属面前还是要保持形象的。
深吸了口气,努力挤出一个微笑,盯着张智说道:"那张先生想怎么样小马王插曲?"
张智脑中微微一转,旋即笑着说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只要这位公子为刚才的事情道歉,然后再让我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就行了--"这个时候不趁火打劫就是笨蛋。
"那怎么样才能让你心情愉快呢?"慕萱萱几乎是咬着银牙说话,如果不是这里人多,她都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咬死这个无耻的家伙。
不过现在她只想赶紧把事情平息下去,报警是不可能的,毕竟会对公司有影响,而黄轩然她们也得罪不起,只好顺着这个家伙了。
"这个--有份体面的工作我就很高兴了。"张智笑吟吟的说道,丝毫不在乎慕萱萱那仿佛要喷出火花来的漂亮眸子。
"明天来公司上班,职务是你想要的总裁助理。"慕萱萱气呼呼说道,润滑如丝的红唇都不由的撅了起来,诱惑无比,让人有一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这下满意了吧?"
"啊?这真是太好了,满意满意,太满意了,我就知道贵公司慧眼如炬,不会错过我这个人才的。既然这样,怎么说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这也算是我的地盘,在自己地盘上打人是有点不对,那我就勉强原谅他一次。"
张智脸上顿时堆满的笑容,一副十分大气的摸样。周围人又是一阵无语,特别是黄轩然,眼中的阴唳吓人。
"哼。"慕萱萱没好气的瞪了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一眼,旋即看向黄轩然礼节性的问了声:"黄少,你没事吧?"
说话时,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对黄轩然这种游手好闲花天酒地、仗着老子有本事而作福作威的花花公子,她是没半点好感。
"没事。"黄轩然阴沉的说道媚医大小姐,他已经深知张智的身手厉害,虽然满腔怒意,可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一件风波最终就这样虎头蛇尾的平息了下来甜蜜十一月,在黄轩然沉着脸道歉后,张智在众人的目光下,满面荣光的离开了东方集团。
望着张智远去的背影,黄轩然眼中的仇恨与怒火毫不掩饰,他从来没有载过这么大的跟头,这件事要是就这么算了,他以后还有什么脸在圈子里混下去?
而慕萱萱的美眸中,也闪烁着光芒,正在想着明天用什么办法去好好收拾这个可恶的家伙,武斗是肯定不行的--
中海市作为华夏国内经济最发达的沿海城市,这里的夜生活是举国皆知的绚烂,一到晚上,整个城市灯红酒绿、霓虹四射,充满了狂热妖媚的气息。
张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感受着和国外不一样的别样风情,他心里出奇的平静,有种难言的情愫,那是一种暖意。
在黄埔江边久坐,看着江河奔流,张智有些怔怔入神,手不自觉的从衣襟内掏出了挂在脖子上的一枚玉坠莆田中山中学。
玉坠通体光滑,色泽圆润,是一块不可多得的上等好玉。
在玉佩的正面,刻着一个潦草的'张'字,苍劲有力,彷如活物般。
摸着玉坠,此刻张智的心情有些复杂,往事在脑中闪现。
自从他记事的那天起,他就已经被一个生活在国外的华侨老太太收养,老太太靠着捡垃圾把他拉扯到了四岁,便撒手离开了人世。
随后,他被人卖到了世界猎人学校,那个人间地狱般的地方,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彻底发生了改变。
而这枚玉坠,他记得听老太太生前说过,捡到他时,便在他的襁褓中,十有八九与他的身世有关。
他这次放弃过去的一切辉煌,选择回到华夏,不但是想要过平凡的生活,还想要找到自己的根,属于他的根!
一个无根的人是很可怕的,就算再强大也摆脱不了偶尔从内心流露出来的彷徨与不安。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总而言之,他有一种渴望。
不知不觉,江边的热闹也渐渐敛去,掏出山寨版手机看了眼,已经到了凌晨,张智摇摇头,站起身离开了江边。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