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庞祥麟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喜欢冲刺--全球爆笑gif图

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喜欢冲刺?-全球爆笑gif图
中午十一点多,背着单肩包的李修文从广陵市的人才市场走了出来。
站在炎炎夏日下,李修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毕业半个多月了,但因为学历只有大专,所以始终找不到工作。
生活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另寻出路,好在他的力气很大,可以去“建筑工地”打打工,借此来度过眼前的经济危机。
心下有了主意,李修文便向城东的开发区走去,那里正在大兴土木,施工工地随处可见。
不过当他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准备拐弯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女人的惊呼。
李修文回身看去,只见三十多米外,一名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子踉跄着走了几步,而一辆载着两个男人的摩托车正快速向这边驶来,坐在后座的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女性挎包。
飞车抢包!
李修文瞬间明白了过来,而那个女子也一边喊着抓贼一边在摩托车的后面追了起来,只不过脚上的一双白色高跟凉鞋,严重影响了她的速度樗里子。

眼看摩托车越行越远,年轻女子心中愈发着急,结果左脚脚下一歪,哎呦一声跌坐在了地上,最终只能赌气般地将一只高跟凉鞋脱下,狠狠地朝着摩托车扔了过去。
然后令她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已经跑到三十多米外的摩托车,居然倒了!
“不是吧?这都被我砸中了?”年轻女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李修文慢悠悠地来到摩托车旁边。
捡起了自己丢出的单肩包,李修文又蹲下身子,将掉在地上的那个女性挎包拿在手里,随后又顺手从两个贼的口袋里摸出了两个票夹子。
然而翻遍之后,李修文失望了,因为这两个有车一族的大老爷们居然总共只带了七十块钱!
“这也太少了吧?”李修文撇了撇嘴,不过少总好过没有,七十块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是笔不小的数目,而且抢这两个贼的钱,他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于是在两个贼那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李修文悠哉地将这七十块钱装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这位大哥,你这是……”一个抢包贼泪眼汪汪地看着李修文,他真的很想告诉对方黑吃黑是不对的,是不道德的,是要受人唾弃的。
可是如今他和同伴都被压在车下,根本动弹不得,形势比人强,他也只能打落牙往自己肚子里咽了。
这边李修文的眼睛扫了一圈后,又将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后者见状顿时心中一突,不过他也只能一边去拽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一边哭丧着脸哀求道:“大哥,我这条链子也值不少钱,您老看上就拿去,可是千万别报警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全靠我养活,要是我被抓了去,他们可怎么活啊!”
“行了行了,就你那条黄铜链子,能值几个钱?”李修文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本就没想报警福森药业,只不过见这抢包贼啰嗦个不停,又想拿假链子糊弄他,这才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不过听完这番话后,抢包贼一下子就愣住了。他这条链子确实不是金的,可是也没假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吧?
这人是火眼金睛吗?
李修文看着抢包贼的表情,心中颇为不屑。他自小得名师传承,所学驳杂,不仅道术精深,连同巫术也多有涉猎。无论是卜筮问卦、符箓禁咒、破邪驱鬼,还是行医测病、降头招魂、养鬼放蛊,李修文都极为精通,说是陆地神仙都毫不为过,那一双眼睛更是早已练得如同火眼金睛一般,又岂能分辨不出黄金和黄铜来?
只不过李修文这一身修为大多是师父临终前传功所得,所以他虽仙道境界极高,但心境却很低,很容易被欲望诱惑堕入邪道。
因此他师父才留下遗命,让他到红尘中历练,却又不得利用道术和巫术来追逐名利,借此以提高李修文的心境修为,希望他有朝一日可以得悟大道,渡劫飞升。
也正因为如此,李修文才会这么辛苦的为生活奔波,否则以他的本事,还用愁怎么赚钱?
不想再和这两个抢包贼继续交流,留下一句以后不许再抢包后,李修文便起身朝着那位还跌坐在地上的年轻女子走去。
当后者好不容易用一只脚站起来的时候,李修文也赶到了她的身边,顺带还将她扔出的白色高跟凉鞋捡了回来。
“真是太谢谢你了!”接过挎包的年轻女子,左脚虚点在失而复得的高跟凉鞋上,神色颇为激动地向李修文表示着感谢。
“没事儿,举手之劳而已。”李修文笑着说道,先前没有细看,如今近距离观察之后,他发现对方还是个大美女。
上身一件白色低胸T恤,露出一片雪白浑圆,下身则是一条牛仔短裙,一双修长的玉腿暴露在空气中,在阳光的照耀下白若脂玉,散发着无穷的诱惑。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李修文这种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对美貌的异性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所以难免就想多看几眼。
尤其是美人胸前的那一幅盛世美景,峰峦叠嶂,圆嫩光滑,更是让李修文叹为观止。
“喂,看够了没有?”年轻女子白了李修文一眼,若非对方的目光和她平时见过的那些色狼不同,只是单纯的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她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而被抓了个正着的李修文顿时老脸一红,赶紧收回了目光,再看向对方那略施粉黛的脸庞时,目光便有些躲闪。
瞧见李修文如此表现,年轻女子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有很多年没见过这么青涩的小男生了。
不过不笑还好,这一笑她的身子顿时无法再保持平衡,哎呀一声就向左边倒去。
好在李修文反应迅速,一把就扶住了对方左侧的臂弯,把她又给扶正了过来杨小凌。
感受着指尖传来的软滑触感,李修文不禁心中一荡,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异性的柔嫩肌肤。
而年轻女子也怕再次摔倒,于是借势靠在了李修文的身上,这一举动顿时让后者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小帅哥,麻烦你扶我一会儿好吗?”年轻女子轻声道,她感觉自己的左脚越来越痛了,看样子扭得不轻,说不得要去医院一趟了。
“哦,哦哦,好好友财网。”李修文连忙点了点头,鼻尖嗅着年轻女子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李修文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不过年轻女子就没想那么多了一品邪女,脚踝处的刺痛让她皱起了眉头,现在别说走路了,连站着都成了问题栾加芹。
无奈之下,年轻女子只好又对李修文说道:“小帅哥,你能不能把我送到医院去?事后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医院?”李修文这时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目光看向了年轻女子裸着的那只小脚。
“很痛吗?”李修文问道。
“嗯。”年轻女子点了点头,然后一双美眸望向马路,留意着有没有出租车经过。
“我学过一些推拿,要不要我帮你治治阿龙山吧?”李修文犹豫了一下说道。
“推拿?”年轻女子惊讶地看了李修文一眼,“你会推拿?”
“嗯,我跟村里的老中医学的。”李修文半真半假地说道,“后来大家伙儿谁扭伤了都会让我给治治,效果很好。”
“真的?”年轻女子狐疑地看了李修文一眼,怎么看对方也不像是会推拿的人。
“你不相信就算了。”李修文有些无所谓地说道,他本就只是动了一点恻隐之心,不忍看她这么痛苦才想出手救治一下,不过既然对方不相信,他当然也不会勉强,送她去医院就是了。
年轻女子见路上暂时还没有什么出租车,自己脚又疼得厉害,再加上李修文看上去也不是什么色狼骗子,于是便点头道:“好吧,小帅哥,那就麻烦你帮我推拿一下吧!”
路边的一颗大树下,年轻女子背靠着树干,李修文则蹲在她的身前,轻轻抬起了她的左脚。
这是一只很美的脚,小巧圆润,如白玉般的脚趾微微蜷缩着,足弓饱满,宛若天成。
柔美的曲线从脚踝处向上延伸,浑圆的小腿如牛奶般香滑细腻,散发着惊心动魄的诱惑。
只不过那原本如羊脂玉般白嫩的脚踝,此刻却有些红肿,看得出这次的扭伤确实很严重。
“一会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李修文轻声道,不敢再多看那双充满诱惑的美腿。
“嗯。”年轻女子答应了一声,然后别过头去,似是不敢看自己的脚踝将会遭受怎样的“摧残”。
见年轻女子做好了准备,李修文也不再废话,用手指在她左脚扭伤的地方轻轻搓揉起来。
“嘶——”
钻心的疼痛瞬间传来,年轻女子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若不是李修文提前打了个招呼,让她有了心理准备,这一下都能让她痛呼出来。
不过仅仅几秒后,那股刺痛便由一股温暖的感觉所取代,酥酥麻麻,舒服得差点让她呻吟出来。
“这么神奇?”年轻女子好奇的低头看去,只见李修文此刻正认真地揉着她的小脚,温柔而专注,看得她不禁一呆。
娇美的脸颊上飞起一抹红霞,如今脚踝不再痛了,年轻女子也终于意识到,被一个陌生男子如此揉着自己的小脚,似乎有些不妥。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后,李修文轻轻放下了手中的那只小脚。
“好了,你试着走走,应该没问题了。”李修文站起来说道。
“好了?这么快?”年轻女子颇为惊讶,然后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踝,果然没有痛感了。
穿上高跟凉鞋,年轻女子来回走了几步,见一点不适也没有,不禁难以置信地惊喜道:“哇!真的一点都不疼了!小帅哥,看不出你居然这么厉害!”
李修文笑笑没有答话,以他的能力,只要他想,起死回生都可以办到,更何况只是小小的扭伤?若不是怕太过惊世骇俗,他顷刻间就能让年轻女子的脚恢复如常。
而有了刚刚这一番经历,年轻女子对李修文的好感不禁又增加了许多,于是便问道:“小帅哥,咱俩认识一下吧!我叫颜婷婷,你呢?”
“李修文。”李修文简洁地答道。
“李修文?好名字,一听就是个读书人。”颜婷婷赞道,“今天真是多亏遇到你了董智芝,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吧!”
颜婷婷的这番话倒不是客气,她包包里可装着几千块钱呢,还有手机等贵重物品,要不是李修文出手相助,她的损失可就大了,更何况李修文还治好了她的扭伤。
而且现在正好也到了中午的饭点,所以颜婷婷确实是想请李修文吃顿饭来表达一下谢意。
“不用了不用了。”李修文连连摆手,无论是帮对方拿回挎包,还是治好对方的脚,对他来说都只是举手之劳,没必要让对方破费。
“什么不用了,走啦走啦,我知道前面有一家不错的餐厅。”颜婷婷一边说一边朝前走着,不过见李修文并没有跟上后,不禁回头娇嗔道:“怎么?大少爷,还要我扶着你走吗?”
李修文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不好再拒绝对方的邀请,于是就跟了上去。
……
餐厅内一张靠窗的桌子上,颜婷婷正在看菜单,而对面的李修文则颇有些坐立不安,因为他发现,在这里吃饭的几乎都是情侣。
“好了,我选好了。”颜婷婷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李修文略显局促的表情。
“怎么了?”颜婷婷疑惑地问道。
“颜小姐,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吃饭比较好?”李修文试着提议道。
“换个地方?干嘛换个地方?这家店的味道挺好的呀丁维民博客!”颜婷婷不解地说道,“好啦好啦,你选好了没,要吃什么?”
“我?”李修文挠了挠头,他刚才根本就没看菜单,“我随便吃什么都行,你看着点吧!”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点了哦。”颜婷婷也看出了李修文的不适应,于是便不再追问他。
朝不远处的服务员招了一下手,颜婷婷点了两份牛排、一份披萨、一盘水果沙拉和一壶柚子茶。
等菜都上齐后,两人便一边吃一边闲聊起来。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刚毕业吧?”颜婷婷问道。
“嗯,毕业有半个多月了。”李修文点了点头。
“那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工作……”李修文神色有些苦恼,“还没找到。”
“是不是找不到和专业对口的工作?”颜婷婷说着劝道,“其实你可以要求放低一点,先找份工作干着,有了合适的再跳槽也不迟。”
李修文听罢撇了撇嘴,不是他要求不放低,而是人家公司根本就不要他这个学历的人啊!
“哎你这人……”颜婷婷见李修文这样一副表情,不禁有些生气。
“颜小姐你误会了。”李修文赶紧解释道,“其实我就一大专生,现在本科的大学生都不好找工作,更何况是我?所以不是我要求高,而是根本没人愿意要我啊!”
“哦,原来是这样……”颜婷婷了然地点了点头,广陵市作为安南省的一线城市,每年毕业的本科大学生数不胜数,对公司来说,明明有学历更好的求职者,谁会选择学历差的去面试?
以李修文大专的学历来说,在这儿确实不好找工作。想起自己工作的酒吧正在招人,对李修文感观还不错的颜婷婷便出声问道:“我们酒吧正在招服务员,你要不要来试试?”
“酒吧?”李修文挠了挠头,这种地方他也只是在同学的口中听说过,仿佛不是什么好地方。
颜婷婷也知道酒吧在李修文这样的学生眼里,印象不会太好,于是便补充道:“其实酒吧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些人确实是在那里寻找艳遇的,但更多的人只是去放松而已。”
“我们的酒吧叫黑夜骑士,在金陵路23号。”颜婷婷继续补充道,“实习生的工资,底薪一千二,转正后底薪一千八。而且我们酒吧的生意很好,加上全勤、推销酒水的提成和客人给的小费,一个月五六千都不是什么难事,就算干得不是太好,一个月也能轻轻松松拿个三千多。”
李修文心动了,这个工资比他预期的要好,而且在酒吧可以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对他的心境修炼也很有好处,只是他毕竟没干过这种活,心中难免有些没底。
“颜小姐,我以前没干过类似的工作,你觉得我去应聘的话,能成功吗?”李修文小心地问道少林龙小子。
“放心啦落月迷香,又不是什么高难度的工作,而且会有人教你的。”颜婷婷说道,“况且你这底子也不错,到时候小费肯定少不了。”
李修文虽然不是什么大帅哥,但长相斯文,身上带着一股子书生气,在酒吧服务员里绝对是一股清流,或许小女生对他没什么兴趣,但对于经常混迹酒吧的成熟女人来说,还是挺有吸引力的,所以颜婷婷倒也没骗他。
至于李修文,心中则不免有些感慨,没想到自己也有靠脸吃饭的一天,他现在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爸妈,没把他生成一个丑八怪?
讨生活,确实不容易啊!
发出这一番感慨的同时,李修文感觉到自己的心境也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从懵懂到成熟,只有经历过才能成器。
想起师父临终前嘱咐他不得随意利用道术和巫术来追求功名利禄的事,李修文是越发感觉到老人家的良苦用心。
后面颜婷婷又向李修文简单介绍了一下上班的时间,也就是从晚上七点到凌晨两点,然后便让他这两天有空的话,就下午六点到七点之间过去面试一下。
作为无业游民的李修文,自然一直都有空,于是便向颜婷婷表示,今天下午他就过去面试。
现在工作终于有了着落,也不用去工地找活了,李修文的心情轻松了不少。和颜婷婷分开后,他就来到附近的一个公交站,等待17路公交车准备回家。
而在公交站外四五十米远的一个树荫下,两个抢包贼此刻正趴在摩托车上,死死地盯着正在等车的李修文。
当李修文上了公交之后,坐在前面的抢包贼一加油门,不远不近地吊在了后面。
不长眼的王八蛋,敢抢你爷爷的东西,这事儿没完!
到了滨河小区站,李修文下了公交,然后慢悠悠地向小区大门走去。而那两个抢包贼看到后则是冷笑一声,随后其中一人从怀里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滨河小区是这几年才盖起来的新小区,环境还不错,半个月前李修文在这里租了三室一厅。
倒不是他多有钱,而是由于某些特殊原因,这套房子的租金非常非常便宜,三室一厅加起来,比别处一间卧室的租金还便宜,房租还可以一月一交,这对于几乎身无分文的李修文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回家洗了个澡后,等到下午五点半,李修文背着他的单肩包从滨河小区走了出来,准备去酒吧面试。
不过他刚来到公交站,就有一辆金杯面包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门一开就下来两个男人,正是中午飞车抢包的那两个抢包贼。
两人手中各拿着一根钢管,凶神恶煞地盯着李修文喝道:“给老子上车!”
看了一眼两人手中那足有小孩儿手臂粗的钢管,李修文二话不说就上了车。
“卧槽,这小子倒是上道。”两个抢包贼见李修文居然这么配合,不禁暗松了一口气,这大白天的,他们也怕时间耽搁久了,有人报警惹来警察。庞祥麟
接着两人也上了车,一左一右将李修文夹在了中间,然后车门一关扬长而去,只剩下几个同样在等公交的路人,愣愣地站在那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车内,李修文正打量着周围的人,尤其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一脸横肉的胖子。
板寸头,眼露凶光,那气场一看就是黑道上有点身份的人物。
“快点解决了,我还赶时间。”坐在副驾驶上的横肉男酷酷地说道。
“是是,老大。”两个抢包贼赶紧唯唯诺诺地点头,再看向李修文时便带上了一抹狞笑。
坐在李修文右边的抢包贼按住了他的两个胳膊,左边的那个抢包贼则提起了手中的钢管。
“不长眼的狗东西,中午你不是挺猖狂的吗?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到哥哥手上了吧?”坐在李修文左边的抢包贼说道,脸上充满了讥讽,“你如果现在求饶的话,兴许爷爷高兴了还能放你一马。”
李修文听罢不禁心中一叹,自己抢个钱居然还能有回头客,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本来抢了你们一次,我还挺过意不去的,只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又送上了门来帝凪,而且还连累了这么多兄弟,这又是何苦呢?”李修文一脸惋惜地说道。
“他妈的,你脑袋里装的是不是屎?现在还分不清形式?”听李修文又提起中午那档子事,抢包贼不由大怒,抡起钢管就朝李修文的脑袋砸了下去。
“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砰!”
“啊!我的头,我的头!”
这声惨叫是抢包贼的,车内所有人顿时都是一惊,尤其是按着李修文两条胳膊的另一个抢包贼。
只见此刻的李修文手中正随意地把玩着一根钢管,上面还沾着一些殷红的鲜血。
对方是什么时候抽出双手的?又是什么时候夺下钢管反敲回去的?
看着抱头痛呼的同伴,没来由的,右边这位抢包贼的心中涌现出一阵莫名的恐惧。
“呵呵,没想到这位小兄弟还是个练家子,难怪敢独身上车,来闯蒋某这龙潭虎穴水皮杂谈。”横肉男最先反应过来,通过后视镜和李修文交流道,脸上虽带着笑,但眼神却很冷。
龙潭虎穴?
李修文听罢一阵无语,这人还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
看着李修文那无语的表情,横肉男顿时大怒,也不再装深沉了,掏出一个钢管就扭身骂道:“妈的,都给老子动手,给我往死里打!”
“砰砰砰砰砰”
一瞬间,除了司机完好无损之外,副驾驶的横肉男,中间一排座位的两个抢包贼,加上后面一排座位的三个同伙,全部都变成了一个动作——抱头哀嚎。
这边司机吓得一个哆嗦,正要本能地踩刹车,就见一根钢管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想脑袋开花的话,就继续好好开车。”
“是,是!”
冷汗划过司机的额头,直到李修文把钢管抽了回去,他才长松了一口气。
“小子,你……”捂着脑袋的横肉男还想放狠话,然而话说到一半,就给硬生生地又咽了回去,只有一双眼睛,因为惊恐而瞪得大大的。
不仅是他,此刻车内所有人都宛如见了鬼一般,曹小小张大嘴巴,却吓得发不出声来。
只见李修文双手一用力,他手里的那根钢管就宛如棉花做的一般,肆意地变换着各种形状。
若不是这根钢管是他们自己准备的,这群人肯定以为李修文在变魔术。
冷汗,浸透了每个人的后背。
那可是钢管啊!大哥,你能不能给它留点尊严?
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憋屈的一根钢管了。
“这……这位大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横肉男都要哭了,这要是对方心血来潮,把钢管换成了他的小胳膊小腿,轻轻那么一扭……
想想自己在广陵市好歹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手下偷包、抢包、偷车的“人才”,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四十多号人,可是如今面对着李修文这么一个大变态,横肉男那是一点胆气也提不起来啊!
现在别说找对方麻烦了,只要对方肯放过他,让他叫爷爷他都愿意!
“别往心里去?那我改天也把你抓来用钢管敲一敲,你也别往心里去行不行仙居房产网?”李修文一边玩弄着钢管的肉体,一边不齿地说道。
抓来敲一敲?横肉男欲哭无泪,究竟谁敲谁啊!而且还用改天嘛,您现在就已经敲了好不好?
横肉男现在活剐了那两个抢包贼的心都有了,要不是他们,自己又岂会惹到这么一个煞星?
“那……那大哥您,您开个条件?”横肉男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到对方不高兴。
“开个条件?”李修文终于停止了对钢管那娇嫩躯体的蹂躏,转而用胳膊肘捅了捅自己左边的某人。
“大……大哥?”左边的抢包贼一边捂着自己流血的脑袋,一边疑惑地看着李修文。
“开始吧!”李修文冲他吩咐道,可是抢包贼仍旧一头雾水,这开始什么啊?
“这家伙怎么这么笨?”李修文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难道还要他亲口来说?好在此时坐在他右边的那个抢包贼突然“啊”了一声,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我明白了!”这个抢包贼一脸兴奋地看了看周围的同伴。
“斌仔,你明白什么了?”横肉男耐着性子问道。
“打劫!”斌仔大喝一声,字正腔圆,豪气万丈,把一车人瞬间都给弄懵了。
而此刻另一个抢包贼也终于反应了过来,顿时也挺直了腰板,大喝道:“统统把钱交出来!”
“操!你们两个是不是脑子进屎了!”横肉男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两巴掌,打劫?这俩货出门忘吃药了吧!
“怎么,蒋大哥对我的条件不满意?”李修文慢悠悠地说道。
“啊?”横肉男一愣,然后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不是斌仔两人忘吃药了,而是他自己出门没带脑子。
一阵手忙脚乱简晓育,横肉男掏空了钱夹子,把一叠红的绿的蓝的紫的都交到了斌仔的手里。
见自家老大都这样了,其余的人也只好忙活了起来,纷纷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交给了斌仔,连开车的司机都赶紧把钱夹子扔给了他。
把手里的钱整理好后,斌仔一脸谄媚的将一沓钞票递给了李修文:“大哥,总共八百四十二块五,您收好。”
“八百多?”李修文皱了皱眉,好歹横肉男也是个老大,车上又这么多人,居然就贡献出这么一点?
“那,你的小费。”李修文随手将那两块五扔给了斌仔,后者顿时一番感恩戴德,那模样,看得车内一行人嘴角都是一抽。
将钱塞到了口袋里,李修文眼睛一瞄,不由看向了横肉男粗壮的脖子,那里,一条大金链子正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斌仔不愧是做抢包贼的,反应就是快,一瞧李修文的眼神就明白了过来,大手立刻伸到了横肉男的面前:“项链,拿来。”
草泥马啊绝世猛男!
横肉男心中大骂,合着他养了这么个饭桶,就是为了今天让他来帮助外人打劫自己的?
不过心里虽然气得直骂娘,但横肉男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唰的一下便把金链子给拽了下来,然后交到了斌仔手里。
这条链子成色足,分量也不轻,按如今的金价,少说也有八九千,所以当斌仔毕恭毕敬地将金链子交到李修文手里的时候,后者终于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其他人见状哪敢迟疑,也赶紧去扯自己脖子上戴的链子建水一中,和横肉男不同,他们那都是假货,值不了几个钱,所以交出来一点也不心疼。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摘了,我对黄铜不感兴趣。”李修文摆了摆手道。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身子都是一僵,心中对李修文不由更加敬畏,一眼就能瞧出真货和假货,这眼睛也太毒了吧?就算是黄金方面的专家,也没这么牛啊!
一时间,横肉男的后背冷汗直冒,这大夏天的,他居然觉得有点冷。
“蒋大哥。”李修文把钱和金项链都收起来后,抬头看向横肉男。
“别,您老可千万别叫我蒋大哥,叫我小蒋就行!”横肉男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生怕李修文突发奇想,想要玩玩他的小胳膊小腿,真要这样,他的随身物品中就要多一个残疾证了。
“那个小蒋啊,其实我这个人脾气挺好的,只要你们不来惹我,我当然也不会去惹你们。”李修文慢悠悠地说道,“当然,你要是不服气,想要继续找我麻烦也行,不过记得下次再来时多带点钞票,还有金项链也多戴几条,别再跟今天似的,一个个穷得像叫花子一样叶惠贤。”

“是,是喜纳昌吉,您老说的是!”横肉男哭丧着个脸,就这一次的教训还不够啊!以后别说找麻烦了,只要见到李修文的影子,他都会绕道走。
“嗯。”李修文满意地点了点头,“那行吧,车里人多挺挤的,你们都下车吧!我让司机送我去个地方。”
末了,李修文又补充了一句:“你没意见吧?”
意见?横肉男真的要哭了,他哪敢有意见啊!
于是在一个路边,横肉男一众人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下了车。
目送着自家的面包车绝尘而去,横肉男等人真是欲哭无泪,这究竟谁是黑社会啊!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