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广本凌派为什么学校总是喜欢建造在乱坟岗上面?原因竟然如此!-手机有鬼

为什么学校总是喜欢建造在乱坟岗上面?原因竟然如此!-手机有鬼

“大家好,我叫秦严,今年十九岁,来自……”说到这里我有些说不下去了,我该说我来自哪里?
总不能实话实说我来自阴曹地府吧,这得有多劲爆啊,但是这阳世间的地名我也不熟啊?
“秦严同学,你怎么不说话了?”漂亮的徐倩老师眨着眼睛望着我说道。
“老师,不好意思啊,来自哪,我给忘了。”我涨红着脸冒出这么一句话。
台下轰的一声笑成了一片。
哎,得亏我一世英名,怎么这初来阳间就成了这样,这要是回去被父王知道,我连开学第一天自我介绍都做不好,他不得把我给打死。
徐倩老师甜甜的一笑,望着我道:“没事儿,今天开学第一天,紧张是常有的事,不过秦严同学,以后和同学们的相处中,可一定不能这么腼腆噢。”
这话一落音,徐倩老师又朝着台下的同学们道:“好了,大家欢迎秦严同学,同时我们请下一位同学做自我介绍。”
我心里这个苦啊,谁不知道我是地府出了名的脸皮厚,来阳间的第一天,居然还被人说我腼腆?朝着台下的同学一鞠躬,听着这零零碎碎的掌声,我朝着我的位置走了过去。
坐我旁边的老白,早就笑得直不起腰了。
“死老白,你笑啥玄天姬?”
老白一副贱笑的道:“老大,我是真没搞明白,你在撒旦面前都挺淡定的,怎么一到了阳世间,就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身后正在翻书的小黑忙插话道:“老大,您可要珍惜啊,这十九年来,我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你腼腆,谁不知道咱老大是地府出了名的狗皮膏药啊,就连判官都烦你。”
我心烦意乱的摆了摆手道:“得了,都给我把嘴闭上,我可告诉你们啊,今天的事要是谁敢给我传出去,我非把他给扔在十八层地狱里去白德安,受尽煎熬。”
我这话可是赤裸裸的威胁啊,而老白和小黑这两货居然笑得更欢了,压根就没把我这威胁当回事。
我也懒得理他们,把头扭向了一边。
说实在的我是真没想通我爹秦广王是怎么想的,现在正到了地府要换届选举的关键时刻,不让我在地府好好待着修炼,居然还让我来阳间念书,而且念的居然还是高中。
跟我同样遭遇的,还有老白和小黑,他们也是被他们的爸—黑白无常给逼来的。
我扭过头对老白开口道:“老白,你说大人们,脑子是不是秀逗了,咱们在怎么说也是位列仙班的人啊,干嘛叫咱们来念书啊!”
老白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啊,这既来之则安之嘛,老大,你看这周围的美女可不少噢。”
一说到美女,身后的小黑可激动了,伸过头来忙问:“在哪啊?”
我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两没出息的货,好歹我们也是仙啊,怎么会对这些凡人感兴趣,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很鄙视的看了这两货一眼,正准备翻开书瞧瞧。
“老大,你快看。”
说话是小黑,我不耐烦的抖了抖肩,道:“你两去看就行了,别烦我。”
“不是啊掌酷小说网,老大,你看这讲台上那个做自我介绍的。”
小黑这话说得有些急,我抬头一看,哎呀,还真别说,这台上做自我介绍的长得还真可以。
“大家好,我叫陈婉奕,……”接下来说的什么,我可压根就没听进去,因为我只顾着看人去了,鸭蛋秀脸,俊眼修眉,黑发如瀑,虽然穿着校服但是那火辣的身材可是一点都遮盖不住啊。
“小黑,怪不得这么火急火燎的,还别说,你这眼光还真不差。”
小黑一脸茫然的道:“老大,你只顾着看人去了?”
我不解的道:“你不就是让我看人吗?”
一旁的老白指了指陈婉奕的背后道:“老大,你好好看看这个女孩的身后。”
这话一出口,我把目光锁在了陈婉奕这个女孩的身后,这细细一看,我内心一怔。
这陈婉奕身后居然背着一个长相狰狞,脸如白纸的矮小老太太,此时正用着恶毒的眼神盯着陈婉奕!
“哎哟,这什么情况凄美的放手?”
小黑忙拉了拉我,压低声音道:“老大,你声音小一点,这女孩身上背的老太太,应该是个索命的鬼。”
老白接过话道:“索命的鬼怎么了?老子长这么大,见得最多就是鬼。”
我道:“先别打草惊蛇,我们都先装着看不见,等一会儿放学了,我去看看。”
老白打趣的道:“老大,你是想来一出英雄救美啊?”
“放屁!这大白天的一个孤魂野鬼,敢在咱们面前撒野,这不是找死吗?而且她还想害人!”
小黑忙道:“可是老大,咱们来之前,大王说了,让咱好好念书,别管阳世间这些破事,世间万物自有定数,说不定这老太太是来讨债的,这也说不定啊。”
小黑这话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当然我可不相信我爹让我们来阳间是为了念书的,不过这陈婉奕身上背的这个鬼,要是真来找陈婉奕讨债的,那我们可真管不了,这在阴法里也是被允许的。
我拍了拍老白道:“老白,查查这陈婉奕有没有欠阴债,蔡紫芬看看这鬼跟她有没有关系。”
老白一脸坏笑的看着我道:“老大,真看上这姑娘了血色牌坊?没问题,我查查看。”
话音一落,老白双目紧闭,开始查了起来,而这会儿陈婉奕也做完了自我介绍,台下的掌声,那叫一个响啊,许多男生纷纷向她投去了爱慕的眼光。
而这女生似乎挺高冷,居然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径直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她身上的那个矮小老太太,眼神变得更加的恶毒了,像是随时都想要这陈婉奕的命。广本凌派
“老大,我查过了,三世以来,这陈婉奕没有欠任何阴债,另外我还查了查她的姻缘,没有今世要等的人,老大你可要抓紧机会噢。”
听老白这么一说,我心里可算是放了心,当然不是为了她的姻缘,而是因为她没有欠阴债,那一会儿要收拾那个矮小老太太,就名正言顺了。
这会儿,同学们的自我介绍也做完了白勇程,徐倩老师对着我们喊道:“男生,跟我去领军训服装,女生自己在教室里面自习。”
这话一落音,男生们欢呼着跟着徐倩老师出去了,教室里只留下了老白、我和小黑三个男生。
我示意小黑和老白别动,我自己朝着陈婉奕走了过去,陈婉奕这会儿正埋着头看书,压根就不知道我走了过来。
我轻轻的敲了敲她书桌,露出一个我认为可以完全迷死人的微笑道:“陈婉奕同学你好,我是你的新同学叫秦严。”
说着话的同时,我用着余光瞟了瞟她身后背着的那个矮小老太太,赶巧的是这矮小老太太居然还敢瞪我!
陈婉奕抬起了头,冷冰冰的道:“你有事吗?”
我笑着摆了摆手道:“没啥事,只是新同学打招呼摆了,不过我有件事想问问你,你偶尔会不会感觉背上挺沉啊?”
陈婉奕似乎对我说的话,并不感冒,依旧冷冰冰的道:“要是没事,你就赶紧走,不然一会儿被人看到异世医女,你会有麻烦的。”
这话说得不冷不热,我会有麻烦?这还真是笑了话了,我会有啥麻烦。
我刚这么一想,突然感觉身后一阵恶风不善,我赶忙一回头,好家伙这他妈谁朝我扔过来一块板砖!
我一伸手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紧紧的抓住了这块离我的鼻子只有不到五厘米的板砖,这一下我可炸了,这谁扔的板砖,也真不怕打到人是吧!
我把板砖往地下一扔,怒道:“谁扔的,没看见这有人啊!”
这会儿从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人,身材挺高大比小黑还要高个头,望着我特嚣张的道:“我扔的,打的就是你。”
哎哟,我长这么大,除了我父王敢这么跟我说话以外,就连主管生死谱的判官见着我都客客气气的,这刚来阳世间,居然还就让我遇上这么一出!
我耐着性子的道:“你谁啊?咱们认识吗?还有你为啥要砸我?”
这货拽得就跟个二五八万似的,眼皮也不抬,接着道:“谁让你这么不开眼,跟谁说话不好,偏偏要来搭讪她。”
说着话,居然还径直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我也懒得跟他废话,朝着小黑和老白使了一个眼色,小黑和老白瞬间会意,二人齐齐出动,朝着这装逼货就冲了过来。
这货见老白和小黑冲了过来,居然丝毫不惧,反笑道:“两个烂虾还敢上大盘,行,就陪你们玩玩。”
这话刚一落音,只听啪的一声,老白带着呼啸声的一耳光直接甩到这货的脸上,轰隆的一声,这货直接被老白的给干翻在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陈婉奕这张脸突然一变,很是吃惊,好像挺不相信,老白能一耳光打翻这装逼货似的。
或许是力度不够,这货居然还想爬起来,小黑冲过去,朝着这装逼货的脸上就踹了过去,这货还没等爬起来,又是一踉跄,摔在了地上。
这会儿我也没空去管陈婉奕背后的那个矮脚老太太了,三步跨做两步就冲了过去,跟着老白还有小黑,对着这装逼货就是一顿猛踹。
这还真是反了天了,装逼居然敢装到我头上来了。
第二章请家长
我们这正打得起劲,虽说知道他是凡人没使多大劲,但也绝对够这货受的,出乎我意料的是,这货居然特能忍,挨了我这么多拳脚,脑袋都快肿成猪头了,硬是一声也没吭。
“哎呀,有人在打架了,快过来啊。”
“卧槽,这不是张强吗?”
“谁?张强?张强会被人给打了!”
听着围观的学生们的对话,似乎我们揍的这个小子还挺有名,不过我可不管他有名没名,这莫名其妙的朝着我扔板砖,今天非敲下他几颗牙不可。
“秦严、谢明、范晨,你们给我住手!”这声音是徐倩老师的,而他口中的谢明当然指的老白,而范晨说的则是小黑。
这老师来了,我们当然也不能继续再打了,再看看这躺在地上张强,身上早就青一块紫一块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徐倩抱着一大堆军训服,推开围观的学生,一走进来见躺在地上的张强,脸都快吓白了,立马喊道:“马上叫救护车。”
老白插话道:“老师,不用,这货没啥事。”
“人都躺在地上了,还没啥事!你们怎么这么狠心啊。”
说着话,徐倩把手里的军训服一扔,赶忙蹲下去查看张强的伤势。
而这会儿张强这装逼货居然甩了甩脑袋,自己站了起来。不领情的推开徐倩道:“我没事,不用你管!”
哎呀,这小子可真有种啊,被打得像死狗一样的站了起来,居然说话还可以这么硬气!
走路已经踉踉跄跄的张强,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的瞪着我们,道:“我记住你们了,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而我们三个,则是笑着朝他招了招手,那意思是随时奉陪。
“我说你们究竟是为什么?张强大你们两级,是你们的学长,你们为什么把他给打成这样!”
小黑一听这话可不乐意了,忙道:“老师,是他先拿板砖打我们的老大的!不信,您去教室里看一看,那板砖还在教室里了简恺乐!”
徐倩似乎挺不相信,一扭头就真朝着教室里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就真把板砖给拎了出来,看着这斯斯文文的徐倩拎着块板砖,我还真有些想笑,一时没忍住,噗嗤的一声还真笑了出来。
“还有脸笑!你们三个给我到办公室里来,另外其他同学,去把军训服给发了。”
跟着愤怒的徐倩到了办公室,徐倩望着我道:“说说吧,腼腆的秦严同学,你们为什么要拿板砖打张强同学!”
我去,我堂堂的小阎罗,我会用板砖去打一个凡人!
我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给徐倩听,而徐倩只是一个劲的摇头,随后道:“秦严同学,你们要是打的只是一个普通同学,那这件事情我还真信了,可是你们打的可是我们市的散打冠军!如果你们不拿武器,我可真不相信,就你们三个人可以打得过他!”
噢,原来那装逼货是散打冠军,怪不得挨了老白一巴掌还能挣扎着想爬起来!
不过这凡人始终是凡人,要是我们想动真格的,那这张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道:“老师,我刚才说的可全部是真的,您要是不信,您可以去问问咱们班的陈婉奕同学,他可是全程在场。”
徐倩似乎还是不太相信我,狐疑的望着我们道:“你们三在这等着,要是我发现你说的是谎话,那一会儿我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要说这徐倩,年龄最多比我们大个几岁,却硬要装得个老气横秋的,我是真没想明白她图个啥。
要不是她是老师,我一定会对她说:“倩倩,你不发火的时候,其实更可爱。”
然后徐倩小脸一红,躺在我怀里,羞涩的告诉我道:“严严,你真的好讨厌噢~”
“喂,老大!你在想啥啊!怎么哈喇子都快流出来。”
小黑用手拍了拍我,我这才结束我的YY。
“谁流哈喇子,简直放屁,我是在想陈婉奕身上的那个索命鬼,咱还没处理了。”
老白一脸坏笑的道:“哟,老大,一个小鬼你会这么上心?放心吧,一时半会的,那恶鬼还要不了咱大嫂的命。”
这老白还真会瞎扯,这才多大会功夫啊,连大嫂都叫上了!
不过要是真能把陈婉奕还有徐倩同时纳入囊中,那可真是……
“诶,老白你快看,老大的口水又流出来了!”
“卧槽,还真是,老大你可老实说,你在想什么鹊山鸡啊!”
我正欲反驳,这会儿徐倩回来了,望着我们道:“好吧,你们说得没错,的确是张强先找你们的麻烦的。”
我笑着摆了摆手道:“老师,您看我们还会骗你不成,下一次搞清楚就行了。那没啥事,我们就先走了啊!”
“虽然你们是出于自卫,不过打架还是不对的,所以我决定要见见你们的家长!”
哟,一听徐倩要见我们的家长,我可乐了。要是真把我父王和黑白无常给叫来,那可真热闹了。
我回过头来看着小黑和老白,这两货这一脸的无所谓,甚至还有些期待想看看,徐倩能把谁给叫来。
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我们家长这一栏上,填的是谁,反正都是我父王一手包办的,爱谁谁吧,我还就不信她还真能把我父王给叫来。
徐倩翻开了我们的资料,看了看我们三人的资料后,抬头像犯起了迷糊似的望着我们道:“怎么你们三个的家长,是一个人啊!”
我内心直发笑,搂着小黑和老白,道:“老师,我们三都是孤儿院长大的,异性兄弟。”
徐倩翻着白眼道:“尽瞎扯,我这会儿就给你们家长打电话。”
我暗笑,这要是能打通,那才怪了。
谁知道这电话还真打通了,徐倩对着电话那头一番客套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笑眯眯的望着我们道:“一会儿,你们家长就来了,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噢。”
我狐疑的望着老白和小黑,他两也是一脸的懵逼,压根就不知道来的是谁!
难道真是我父王?或则是黑白无常两位叔叔?要是真是他们当中的谁,那我们今天可死得难看了平阳人才网,但是他们这么忙,有空管我们这点破事?
大约过了十分钟,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我、小黑、还有老白同时朝着办公室的门外望去,见来的这个人,心里不禁冒出一句发自内心的:“卧槽!”
来的这人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头发花白,笑起来像只懒洋洋的大花猫似的,浑身上下透着慈祥,而我们三人在见到来人的时候,双腿越发的不受控制的开始打颤!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名扬阴曹的黄婆婆。
徐倩一见到黄婆婆,立马迎了上去,微笑着道:“不好意思啊,老奶奶,您这么大年纪了,还得要麻烦您。”
黄婆婆慈祥的笑了笑,道:“没事儿,老师,听说我这三个孙子在学校了跟人打架了?”
徐倩点了点头,接着道:“恩,不过现在没事了,他们几个也是正当防卫,不过老奶奶,这打架始终是不好的,所以叫您来,是想让你管束管束您的这三个孙子。”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真的有些懵了,黄婆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慈祥了?这莫非来到阳间,脾气给改了?
黄婆婆点了点头水浒学院,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根摄人心魄的鸡毛掸子!
对着徐倩忙道:“是该好好管教管教!”
这话音一落,黄婆婆一马当先的冲到我面前,举起鸡毛掸子朝着我就狠狠的挥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躲避,大腿上立马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还没等发出惨叫,又挨了一下子。这一下,疼痛感可是直窜脑门啊。
“说,是不是带的头!”
我正欲解释,这第三下又来了。
“不用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你!”
然后又是第四下,第五下,打得我是抱头鼠窜。
老白和小黑见我挨了打,站在一旁还在偷笑,黄婆婆立马话锋一转,威风凛凛的握着鸡毛掸子道:“你们两还有脸笑?”
朝着老白和小黑就冲了过去。这一下可热闹了,我们三人被黄婆婆提着鸡毛掸子追着满屋子的打,我是被打得实在受不了了,朝着徐倩的办公桌就钻了进去。
这一下只听见老白嗷嗷的叫:“婆婆,我真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打架了!”
小黑也好不到哪去,一边惨叫还一边推卸责任,道:“婆婆,真不关我事啊,是老大叫我们动的手,他钻桌下去了,您快去打他啊!”
当然也有徐倩的声音:“这、这老奶奶,算了吧,算了吧,他们知道错了。”
哎,我这坑货的爹啊,您派谁来不好,偏偏把您的奶妈给派了过来,她是什么人啊?连这十殿阎罗王,都敢指着鼻子骂的,而且听说我爹到现在有事没事还会挨她一顿揍,这整个阴曹地府谁不怕她啊!
“秦严,臭小子给我滚出来!”
我躲在办公桌下,看着明晃晃的鸡毛掸子,吓得胆都没了,赶忙把身子往里缩了缩。
战战兢兢的叫道:“不出去,出去还得挨打!”
“怎么有本事打人?没本事出来认错啊!赶紧给我出来,信不信我把这桌子给你掀了。”
这话可吓得我一激灵,黄婆婆说掀桌子,那她可真干得出来,要是她真把桌子给掀了,把我给抓出去,那画面简直太美,我根本不敢看,不对,是连想都不敢想!
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子,朝着外面的黄婆婆喝道:“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打的,要受什么罚,我一人来吧。”
话音一落,我像条泥鳅似的钻了出去,这一出去,外面的场面岂止是混乱两字可以形容的啊!
满天的鸡毛到处飞啊,小黑被打得蹲在地上偷偷抹眼泪,而老白则是屁股坐在地上,靠着椅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而徐倩则是一脸的懵逼啊,像是根本不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黄婆婆见我出来了,扭了扭她的老腰,把手里那仅剩几根鸡毛的鸡毛掸子扔在了一边,看着我道:“算了,打也打累了,先饶了你小子。”
随即又望着徐倩道:“老师,您看我这管束得还行吧。”
徐倩像是都有些怕黄婆婆了,忙道:“满意满意,我想他们下一次可绝对不敢了。”
黄婆婆居然朝着徐倩露出了一个天使般的微笑,道:“没事,没事,以后要是这几个小子还不听话,您尽管给我打电话。”
徐倩茫然的点头,不过我看她的这个表情,我相信以后她可不会随随便便打电话给黄婆婆了。
徐倩可能都有些不忍,忙对着我们几个叫道:“你们快去把军训服给领了。”
听见这话,我如释重负,赶忙把小黑和老白提了起来,就往外走。
这时候黄婆婆突然朝着我们叫道:“几个臭小子,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们,一起回家吃饭啊!”
卧槽,还要回家?我们以后不会都跟着黄婆婆住在一起吧?
出了办公室门口,小黑还在哭,而老白则是继续茫然,我特鄙视的看了他两一眼,道:“我说你两有必要吗?这挨揍,咱不是从小被打到大的吗?还没习惯啊!”
老白斜着眼,望着我道:“老大,你这会儿说得到是挺牛的,刚才挨打的那会儿,你钻什么桌子啊!”
“我去,我只是习惯挨打,又没说习惯被打死,你看黄婆婆那阵仗,小黑现在都还在哭了!”
小黑抹了一把眼泪,叫道:“你们懂个屁,我是想起我的童年了,这顿打,是儿时的味道,儿时的味道!”
我去,还他妈儿时味道,感情这顿揍还给他打出感情来了。
我拍了拍小黑道:“行了,别哭了,一会儿被同学给看见,人家该笑话你了,要是真想回忆起儿时的味道易白首,一会儿让黄婆婆再让你感受感受。”
老白凑了过来道:“老大,你说这大王是搞什么鬼?把黄婆婆给我们找来干啥?当保姆,照顾我们上学?”
我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道:“这绝对不可能,黄婆婆什么人,让她来只是为了照顾我们,打死我也不信。”
虽然我有时候搞不懂我这老爹的想法,不过黄婆婆的出现,让我隐约的感觉这似乎与地府的这次换届选举阴帅有关系。
进了教室门,同学们都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我们,一堆军训服被翻得七零八落的,我忙对着这群同学喊道:“喂,那位同学发军训服啊?老师让我们来领!”
这话一出口敦化民生热线,居然没一人理我,咦,这可奇了怪了!我好像没有得罪他们啊?
陈婉奕这时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三套迷彩装,背上还背着那个恶毒的索命鬼,冷冰冰的把军训服放在我面前的桌上,道:“你们的军训服。”
我打趣的道:“哟,原来是你发军训服啊,还特意的为我们留着,看来你还挺在意我这个同学的嘛。”
陈婉奕依旧是冷冰冰的,头也不抬,不冷不热的道:“没人关心你们,我只是顺便。对了,还要提醒你们一点,你们今天打了张强,太子说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自求多福吧。”
太子?这他妈谁啊?我看了看老白,又看了看小黑,他们两人也是一脸的茫然,似乎根本就不认识。
陈婉奕说完话,背着那个矮脚老太太又回到了座位上,说实话,她这冷冰冰的态度,让我着实的不爽,这让我失去了帮她解决掉她背上这个恶鬼的闲心,反正这恶鬼一时半会的要不了她的命,她喜欢背就让她背着吧。
拿了军训服,徐倩也回来了,站在讲台上开始交代接下来为期一个星期的军训事宜,而我们三人却在到处打听这太子是谁?
但这群同学就像是中了邪似的,别说告诉我们太子谁,就连话都不跟我们说。
我去,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们这是犯了众怒了?
“好了,同学们,明天正式开始你们的军训生活,希望大家刻苦努力,加油噢!”
徐倩甜甜的为我们加油打气,引得这台下尖叫连连。
这临走的时候,徐倩还跑到我们桌前,对我们三开口道:“特别是你们几个,记住在军训的时候,可千万别在给我惹事了,你们的奶奶实在太恐怖了,我可不想下一次又叫她来。”
哎,这黄婆婆还真是威风,这名气都快打到阳间来了。
这时我又想起了陈婉奕口中的这个太子,忙对徐倩道:“老师,您认识哪个什么叫太子的吗?”
徐倩皱着眉头道:“你问他干什么?”
听徐倩这话,她应该是认识这个太子是何方人物了,不过她似乎挺奇怪我为什么要打听这个太子,看来她也不是特别了解这学生间的事情。
我笑着道:“没事,就随便问问。”
徐倩似乎挺不放心,忙道:“你可千万别去惹他啊,如果你们有什么矛盾,要记得立刻告诉我,我来帮你们处理。”
我是真没想到这阳世间的老师,原来这么和蔼可亲啊。我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是必须的,我的好老师,那我们回去了,明天见噢!”
徐倩俏皮的笑道:“你们的奶奶还在学校门口了,你们一会儿出去可别忘了。”
哎哟卧槽,这不提还好,一提到黄婆婆我就浑身打怵,我忙道:“知道了,知道了。”
徐倩望着我们温柔的一笑,随即走了出去,而我们三这会儿可不是一星半点的懵逼,甚至还有些害怕,这出去还会不会挨揍啊!
走到学校门口,这黄婆婆戴着一副足够遮住半边脸的墨镜,靠着一辆霸气的十足的路虎大吉普。
见我们出来,摘下眼镜,三步跨做两步的就冲了过来,一把扭住我的耳朵,道:“臭小子,几年没见,你还真是越长越帅了,别愣着了,赶紧上车,我们回家吧。”
虽说这耳朵被扭得痛,可是这心里可是暖暖的,我们三都是黄婆婆给带大的异界大魔头,虽说一直都挨揍,可是这心里总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上了车,黄婆婆挥动着方向盘,那叫一个潇洒,见车超车,不管车流再怎么凶猛,总能找着地方穿过去。
我们三被这左晃右甩的,都快给弄吐了,但又不敢提意见。为了转移黄婆婆的注意力,我只能没话找话的道:“婆婆,这次我爹叫你来阳间是为了什么啊?”
黄婆婆戴着墨镜,特酷的答道:“还能怎么着啊,监督着你们几个小子读书呗。”
老白插话道:“婆婆,我说我们三都是您带大的,您对我们还要隐瞒什么啊?”
小黑也搭话道:“就是,今天又被您打一次,我这感动得都哭了,您还是跟我们说实话吧。”
黄婆婆不打人的时候,其实也挺慈祥的,回头像看自己孙子似的看着我们道:“算你们三个小子还有些良心,实话告诉你们吧,这一次地府换届选举阴帅,你们三都在这榜单之上,让你们来阳间,不过也是为了锻炼你们。”
一听这话我感到特别的不屑,道:“这阳间能锻炼我们啥?随便让他们拉一个凡人出来,谁能站稳了挨我们一下子,还不用说他死,只要他还能站稳,就算我们输!”
黄婆婆笑道:“我的孙儿们啊,你们还是真没来过阳间,不明白这阳间中的险恶,你父王贵为我们地府之主,连他也不敢说,能在这阳间横着走,我这一次来阳间,一是要照顾你们的饮食起居,这二嘛,当然还要培养你们的如何去做一个合格的阴帅。”
要说这换届选举阴帅,我可相当的眼馋啊!
阴帅能统领十万的阴军,在我们地府除了亿万年不变的十殿阎罗外,那可就是阴帅权利最大了。
不过我听黄婆婆说,要在阳间锻炼我们?这我还真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个锻炼法?
我接着问道:“婆婆,您还没说要怎么培养我们温宜公主啊!”
“你父王会不定期的给你们安排任务,而且听说最近阳间出了个什么组织,可能这最近...”
黄婆婆话还没说完,一个不长眼的居然敢超她的车。
黄婆婆立马就不乐意,伸出头去叫道:“干什么?想飙车啊?”
我内心正暗暗祈祷,这开车的小子可千万别惹这尊瘟神啊!
谁知道这时从那台车里,居然伸出了一个中指!
我被吓得满头大汗,而小黑则是不自觉的紧紧了安全带,这坐在副驾的老白更是跃跃欲试的想跳车了!
这时车厢里被换成一首超劲爆的音乐。
而黄婆婆则是学着里面的摇滚歌手,用着几乎嘶哑的声音吼道:“孙儿们~let’s,go!”
“小黑,你他妈过去点吐!哇~”说着话,我蹲在路边又狠狠的吐了一口。
扶着路灯柱子的小黑,一脸的惨白直摆手道:“老大,以后就算打死我,我也绝对不坐婆婆的车了,也幸好是咱们,这要是换做是个普通人,早就死在车里了。”
双腿还在打颤的老白,战战兢兢的道:“我以前一直认为,我还算见过世面的,但是今天这趟车坐下来,我才明白这世界原来是有多么的可怕。”
甩着眼镜的黄婆婆,特鄙视的看着我们道:“瞅瞅你们的这点出息,还想做地府里的阴帅,以后可别说是咱地府的人,这人我可丢不起,得了,得了几个臭小子别待在外面了,跟我进去吧”
说着话,黄婆婆自顾自的朝着一栋别墅里走了进去,这里应该就是我们在阳间的家吧。
吃过了黄婆婆做的饭,带着今天交织着多样的心情,我们三甜美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们换上了精神的迷彩服,来到了学校。不过这会儿我们可傻了眼,因为全校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学生,我们三压根就找不到自己的班级在哪里。
“我说老白,昨天徐倩倩说咱们今天到那集合的?”
老白一脸懵逼的道:“我不知道啊,昨天你们没听啊?”
“我听个屁,我们以为你们听见了,这下可好了,咱去哪找啊?”
小黑一拍胸脯的道:“老大这有啥难的,看我的。”
说着话,小黑跑到一个学生面前,憨憨的笑道:“同学,请问你知道高一五班在哪吗?”
这同学似乎挺热情,忙道:“五班啊,五班不就在……”
这话还没说完,这小子原本绿豆般大的眼睛,突然睁得如同王八那么大,先是看了看小黑,又看了看站在小黑身后的我和老白。
“嗷”的叫了一嗓子,随后扭头就跑!
“这是犯病了?”我特惊奇的看着老白。
老白也像是没回过神来,道:“这啥情况这是。”
小黑也一脸的懵逼,不过他好像挺不死心的,又跑过去问第二人,这第二个人也是在正准备给小黑指路的时候,盯着小黑看了一会儿,随即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任凭小黑怎么问,就是不说一句话。
我这会儿可真懵了,这小黑长得也不难看啊,怎么这么不受人待见?
小黑又继续问了第三个,第四个,但是无一列外,这些人不是扭头就跑,就是死死的捂住了嘴巴不说话。
我心里一紧,莫非这些学生是被啥恶鬼给缠住了?但是又不像啊?
凭我们三人的法力,不可能察觉不出来,这些人有没有受到外界力量控制啊。
小黑这会儿似乎也放弃了,垂头丧脸的回到我们身边,道:“老大,今天这些人都像是吃了药一样,没一个正常的。”
我正欲答话,此时老白突然指着人群叫道:“老大,你快看!”
我顺势望了过去,这老白正指着一个穿着迷彩服,手里拿着两个军用水壶的小胖子。
“这小胖子谁啊,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我狐疑望着老白道。
老白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忙叫道:“这小胖子就是我们班的班长,孙辉啊。”
听着这话,我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这跟着班长,铁定能找到我们班在哪。
“走,跟上去。”
我这话一落音,咱们三朝着孙辉这小胖子就跑了过去。
这小胖子好像压根不知道我们来了,正挺热情的朝着身边的学生打着招呼,但在还没到几秒钟的时间,这小胖子身边人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因为这些人看见我们跑了过来。
这小胖子也感觉挺奇怪,但等抬头,看见我们三的时候,脸都快吓白了,扭过头就想跑。
我好不容易抓着这么一根救命稻草,怎么可能就让他跑了。
“老白,小黑,把他给我围了。”
这话一出口,老白和小黑就像是两座大山似的,堵在了这小胖子的一前一后。
而我则是一下子冲到他面前,微笑的道:“小胖子班长,你见着我们跑啥啊?”
孙辉这小胖子见跑也跑不掉了,双手居然把嘴巴给捂得死死的,今天不知道为啥,我一看见这动作我就来气。
不过我也不傻,这么多同学既然没受什么外界控制,但又不敢跟我们说话,这说明他们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朝着小黑道:“抓着他,咱们到厕所里去。”
小黑一点头,一手抓住了这小胖子的衣服,单手就把这小胖子提了起来,悬在了半空中,这小胖子像是被吓着了,双手不停的在空中乱挥,但是又不敢叫出声,这模样十分的滑稽。
老白好奇的望着我道:“老大,咱抓这小胖子去厕所干啥啊?”
我笑道:“找个没人的地方,他自然就会说话了,同时我也想弄明白,这究竟是谁在跟我们过不去。”
抓着小胖子到了厕所,我让小黑把其他学生全给撵了出去,小胖子孙辉依旧双手捂嘴,面露惊恐的看着我们。
我笑着望着他道:“小胖子,这里没人,你要是跟我说了些什么,我也绝对能保证别人绝对听不见,当然我也不为难你,只是简简单单的问你几个问题,能不能配合?”
这小胖子居然依旧一句话也不说,哎,看来不吓吓他是不行了。
“小黑,把这小胖子给扔马桶里去。”
小黑听了我这话,可不带半点犹豫的,一之手抓起了孙辉,直接举过了头顶,这一下小胖子可是真被吓着了,眼角带泪的喊道:“我说,我说。”
我就纳了闷了,这人啊,最不好的一点的就是你非得给他来硬的,他才会配合。
我示意小黑放下他,随即开口道:“那你说说吧,为什么一见到我们就跑,还有啊,既然都准备开口了,那就是必须得是实话,不然一会儿我们真把你扔马桶里去。”
小胖子似乎被吓得不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你们究竟是不是人啊,我这么胖,他能把我举起来,这算怎么回事啊!”
哟,感情这小胖子还知道自己胖啊。
我笑道:“这你就别管了,先回答我的问题。”
小胖子又擦了擦眼泪,道:“是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