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广州精神病医院为什么女人总喜欢别人的老公,原来真相是…-优秀书舍

为什么女人总喜欢别人的老公,原来真相是…-优秀书舍

第1章 美女支书
一个月前,世界特种兵界发生大震动,世界最强战兵之一的龙王,被数名同级别的强者围攻后下落不明。
龙王是华夏最强特种兵,实力强大无比,仅凭一人便可击溃一个加强排。
这次任务由于涉及到了其他三大国的利益,被其他三大国的特种部队围攻。最终经过三天的战斗后,三大国的特种部队全军覆没,而龙王也下落不明,有传言说是死去了。
而在战斗现场,只留下了一片带有龙首图案的枫叶。
……
一个月后。
天广市,火车站。
一个背着蛇皮袋的青年,穿着一套迷彩服,站在车站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天广火车站。
这样子的打扮很普通,就像是那些来天广市打工的民工。
或许是因为青年那较好的容貌,吸引了不少女性的关注,但当看到青年的打扮时,都是摇摇头离开了。
这青年一看就是没什么前途的那种人。
“天广市,十年没有回来了。”
青年背着蛇皮袋,朝印象当中的公交车站走去,却没想到那地方变成了“天广商场”。
“变化真大,不知道村民还记不记得叶秋这个名字。”青年所幸背着蛇皮袋跑回村子去,“也不知道老头退伍转业给我弄了什么工作。”
青年就这样子,从天广市的火车站,一路匀速跑出了市中心,跑出了城市边际线,一路到了深山当中。
若是有人能够跟着,必然会呆若木鸡。
这全程的距离都超过了世界马拉松大赛赛程的2倍之多。
……
渔山村,位于天广市境界。
由于四面环山,与市区的交通严重闭塞,成了全省最贫困的村子。
此时,通往渔山村的崎岖山路上,有个漂亮女人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踝,脸色苍白鼻尖冒汗。
徐秀英痛苦地看着红肿的脚踝,她来到渔山村当女支书已经3个月了,这条崎岖的山路也就走过几次而已,没想到这次把脚扭到了。
她试着抬了抬脚,却发现疼得不行刹那清欢,根本没法走路。
这可怎么办啊,天都快黑了,可这里离村子还有好几里地。
徐秀英有点焦虑,她听村民说,最近几年山里面来了一条白狼,晚上最好不外出,要是在山里面单独遇到狼的话,成年男人都会没命的。
眼见天色渐黑,徐秀英尝试着自己站起来,却疼得直掉眼泪。
“有人吗花海阁?”
徐秀英扯着嗓子喊了几声,连嗓子都哑了,可自己也没带水,心里面气馁,想打电话吧,这山里又没信号。
她不由得有些后悔,来渔山村当村支书,可能是个错误的选择。
徐秀英本是江南富商徐家的千金,因为父母总是逼她去跟那些富二代相亲,于是就离家出走,来到渔山村当了村支书,准备事业有成后再回去。
谁想到现在被困在半山中了。
明天的报纸上一定会有写着“妙龄少女葬生深山,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新闻吧。
正这么想着,徐秀英忽然听到了一声狼嗥声。
“嗷呜!”
这一声狼嗥悠长不息,十分古怪,像是在求饶似的,让徐秀英听得毛骨悚然。
徐秀英瑟瑟发抖,像是受惊的小兽,抱着双臂躲在石头后面。
等了很久,害怕的野兽没有出现,徐秀英倒是有些内急了,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也每个厕所啊。
徐秀英想了想,就红着脸,躲到后面山坡下面去解手。
“呼呼。”
……徐秀英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从山坡上面传过来,吓得她大气也不敢出。
“不会是那条白狼吧?”
这让她有些恐惧,心想不会真是那白狼来了吧的时候,忽然从身后的山坡上直接跳下来一个人,站到了她的面前。
“哎呀。”
徐秀英被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照着那个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敢抬头去打量,见到是个活生生的人之后,才松了口气。
有救了!
“那,那谁,我的脚扭了,能不能帮帮我?”
徐秀英尽量用可怜的语气说道,打量着面前的这个青年,穿着迷彩服,身后背着蛇皮袋,一看就是进城打工的村民回村子了,心中顿时安心下来。
“山里哪来这么漂亮的女人?”
叶秋郁闷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女人穿着修身的小西装,在腰部做成了收腰的款式,让女人胸前的衣襟紧绷。
刚才他正要下山呢,听到女人的叫声还以为是撞鬼了,吓得他半晌都没敢出声。
叶秋的视力异于常人,在暗淡的光线下,也能够看清这个女人的容貌,顿时被惊艳到了。
这个女人有着清新脱俗的容貌,五官非常精致,堪称完美,明星看到都会自愧不如。
男人,都是从头看到尾的动物,先看脸,再看腿。
叶秋一往下看,就愣住了,接着鼻血就流了出来,山里面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开放了?
“我说你呢,能不能帮帮我?”
徐秀英见到叶秋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脸上有些恼怒,叫了半晌后对方没反应,李冠廷再看了看对方的视线往下一看……顿时尖叫了一声,把手机往叶秋脸上扔过去。
“这么暴力干什么。”
叶秋急忙接住那手机,还是威图牌子的,价值好几万呢。
“咳咳,手机还你!”
叶秋咳嗽了几声,把手机还给徐秀英。
徐秀英这时候已经整理好衣服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叶秋,便接过手机,怒叱道:“臭流氓,刚才都看到什么了?”
徐秀英心里面恼怒,自己冰清玉洁二十多年郑艺飞,没想到今天……这事要传出去,还让她以后怎么嫁人?
不对不对,她本来就是为了逃婚来山区的。
“天那么黑,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
叶秋老老实实说道,实际上还真没看到……
“真的?”
徐秀英心里面信了大半,这时候天色已黑,正常人眼睛也没那么好,自然看不到。
她压根就没想到叶秋这犊子,眼睛跟夜猫子似的,有“夜视功能”。
“真的,真的。”叶秋如小鸡仔般忙点头。
“好吧,我信你一回。”徐秀英犹豫了下说道。
“美女,这么晚还在山区里面干什么?”
叶秋问道,心想这么晚还在外面,一看就像不正经的女人,嘿嘿。
“我脚扭了,走不动。”徐秀英苦笑道。
“脚扭了?我看看。”叶秋蹲下去看了看徐秀英的脚踝,红肿了一大圈,“挺严重的。”
徐秀英翻了翻白眼,要不严重我还能够搁在这,大哥有点眼力行不。
“这样吧,我去给你叫医生回来。”叶秋站起来拍了拍双手。
徐秀英一听,眼睛都瞪圆了。
等等。
啥,干嘛去叫医生?
剧本不应该你帮我回去吗,你就不怕把一个大美人留在这里,回来一看,全都喂了野兽?
说好的套路呢?
徐秀英看到叶秋背起蛇皮袋就要走,都快晕了,连忙叫住叶秋:“等等。”
“美女,啥事?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叶秋热情道,还在想这个美女怎么不开口让他帮忙呢,这不一开口就打蛇棍缠了上去。
“能不能,送送我回家?”
徐秀英憋了口气,吞吞吐吐说出来,心里面恨不得把这个榆木脑袋开瓢了。
“早说嘛,小事一桩。”
叶秋点点头,就蹲到了徐秀英面前。
徐秀英见到叶秋蹲在自己面前,就红着脸爬上了叶秋的背。
“美女,哪个村子的?”
“渔山村。”
“这么巧,我也是渔山村的,正好顺路蔡金龙。”
叶秋诧异道……听了后愣了愣,村里面什么时候又有这么漂亮的妹子了。
“你肯定是外出打工回来的吧?”
徐秀英说道,感受到近在咫尺的男子气息,心跳不已,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那么近距离接触。
“刚退伍回来。”
叶秋如实说道。
“当兵回来啊,那感情好,现在村委会里面缺人,你要来村委会干活吧。你是退伍人员,我打个申请肯定很容易的。”徐秀英眼前一亮,兴奋道,好像村里面真的很缺人似的。
“好啊。”叶秋答应道,反正转业分配好像也是去村委会任职,置于什么职位,他当时没问清。
“唉,实际上村委会就我一个人。”徐秀英忽然叹了口气,“村委会要忙很多事情,什么宣讲啊、去市里面开会,村民要干农活都不想干。”
“没办法,村民也要讨生活。”叶秋说道。
“也对大家都不容易,不过这其实不算什么。”徐秀英忽然有些咬牙切齿道,“最可恨的就是那个村长,几个月前就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一直没回来,村里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在管,他倒好,工资还照领不误!”
“竟然会有这种村长?太不像话了,要是我知道谁是,保证帮你出口恶气!”叶秋……狠声道……
徐秀英顿时……脸色通红地趴在叶秋背上……
……徐秀英摇摇头,人家可是在帮自己,这么想太龌龊了。
一路上,徐秀英跟叶秋聊天,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后,徐秀英都在讲那个村长怎么样怎么样。
听得叶秋莫名的心虚,怎么好像在说自己。
第2章 你是村长
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两人才回到村子中。
这时候,徐秀英惊讶的发现,叶秋背着自己走了那么久,竟然大气也不喘一下,脸色也非常平静。
“看来干体力活的人,身体就是好问镜。”
徐秀英看了看村委会那边还有灯光,就跟叶秋说:“叶秋,去村委会吧,我就住在那边,请你喝杯茶。”
“好咧。”
叶秋背着徐秀英来到村委会,里面正好还有人在。
是村里的王婶,她有空时会来村里面打扫卫生,人很好。
王婶今天过来打扫卫生没见着徐秀英,就很担心,一直等到了现在。
“徐支书啊,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王婶急急忙忙跑过来,拉着徐秀英的手,上上下下看看没事,才放心。
“王婶,让你担心了。”徐秀英有些感动,渔山村的村民很朴实,这也是为什么她一个城里姑娘,能够在渔山村坚持那么久的原因,“对了,要不是叶秋的话,我今天可能要被困在山里。”
徐秀英就拉着叶秋介绍给王婶。
王婶一看到叶秋就愣住了,心里面就觉得这个男娃儿好像在哪见过。
“王婶,十年不见了吧?”叶秋笑着说道,“叶秋,叶胜他孙儿啊。”
“叶……秋?”王婶瞪大了眼睛,半晌才回过神来,眼中又惊又喜,“叶秋回来啊,十年没见了吧?”
“你们认识啊?”这回轮到徐秀英惊讶了。
“何止认识,我还是看着叶秋光着屁股长大的。”王婶擦着眼睛说道,“这娃当年也是狠心,跑去当兵,这一走就是十年。”
王婶拉着叶秋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就没徐秀英什么事了。
等到晚上九点的时候,王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临走前,王婶像是记起什么似的,对着叶秋说道:“对了,叶秋有件事啊风雨西关,我忘记跟你说了,不过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就是在半年前吧,村里面选那什子村长,没人高兴当妙可蓝多,村里人就把你的名字写了上去,所以咧,你现在是渔山村的村长咯。”
说完,王婶就拍拍屁股离开了。
“啥?”叶秋直接呆住了,“我成村长了?”
叶秋还没开始想这之间的因果,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杀气,他隐约想起在路上,徐秀英好像说过什么混蛋村长之类。
自己还保证,要是认识那个村长,一定帮徐秀英出口恶气。
而现在自己好像就是那个旷工几个月,工资还照领的混蛋村长。
让叶秋自己教训自己?
这不是玩我呢?
叶秋无语。
“叶秋,你在骗我?”
徐秀英瞪圆了秀目,直勾勾地盯叶秋。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啊!”
叶秋想解释,但是想了想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就愣在了哪里。
“我不想见到你!”
徐秀英把叶秋推出了村委会,嘭地关上了门,心里面真是越想越气,这个混蛋竟然就是那个混账村长,自己一路上还跟他说了那么多村长的坏话,真是越想越觉得尴尬。
她这才觉得,一路上那个混蛋占了自己不少便宜。
一开始她听到叶秋,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人,竟然就是渔山村的村长汪侠。
她还以为村子都是那种五六十岁,德高望重的老者!
“对了,徐支书,你身上好像擦伤了,记得擦点药膏。”叶秋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徐秀英愣了一下。
“这个臭流氓,明明看得那么清楚!”
徐秀英狠狠拍了下桌子,脸上又红又臊,想要起来追出去,可是脚疼得走不了路,只好生气地坐了下来。
……
“哎呀,忘记跟叶秋说他家房子,前些年被风给吹倒了,让他睡在村委会那边好了。”
另一边,离开的王婶想起来关于叶秋家房子的事情广州精神病医院,想要回去跟叶秋说下。
不过想了一下,徐秀英也知道叶秋家房子的事情,肯定会告诉叶秋的,于是就放心的走小路回家了。
王婶哪里想到,徐秀英正生叶秋的气,压根就没想到这件事。
……
等叶秋回了家,直接懵了,绕着他家原来的住址转了大半天,也没发现自家在哪。
叶秋还以为自己记错了呢,要么是记忆错乱了,直到他看到邻居家的房子时,才确定自己家就在这儿。
可是……
天啦?
我家的房子呢?怎么不见了?
叶秋愣愣地在原地找了好久,才悲愤地发现墙角有块石头,上面涂了个拆字,他家可能是被强拆了,而且连块砖都没给他留下来。
“太过分了,我要举报,我要上访!”
叶秋悲愤不已,想去邻居家问问不愿让你走,看到灯火全无,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时候,他又想起徐秀英,她是村里的村支书,强拆这种事情肯定跟她脱不开关系。
“就算我十年都没回来,也不应该拆了我家的房子啊!”
叶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背着蛇皮袋就小跑回了村委会那边,看了小半天,见到旁边一排小平房当中的一间里面,有着微弱的灯光,想也不想就直接走了过去,推开了门。
叶秋然后就愣住了。
徐秀英是上面分派下来的村官,平时住在村委会这边,今天脚扭了不说,回来还弄了一身的臭汗,就想着回屋洗澡。
村委会这边没有洗澡的地方,徐秀英平时都是打盆水在房间里面擦身子的,怕被人看到就把灯给关掉了,只打开手机的灯光照着。
这会儿正除掉了衣物,在房间里面洗澡呢,忽然门就呼啦一声被打开了,见到叶秋闯了进来,她就直接呆住了。
叶秋也是呆住了,愣愣地看着徐秀英……
那轻咬贝齿,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让叶秋流喷血。
“不准看!”
半晌,徐秀英尖叫着反应过来,连忙护住自己……
“闭上眼睛!”
徐秀英顺手摸到一把小凳子,就朝着叶秋扔了过去。
“哦。”
叶秋直接捂住眼睛,任由那小凳子砸到身上,五指手缝却是张得老大。
“滚去出!”
徐秀英气急败坏道,又拿了什么东西扔出去,人却不小心一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快点给我出去!”
叶秋这才恋恋不舍地退出去,不过这犊子似乎忘记把门关好了。
“把门关好!”
徐秀英咬牙切齿道,外面于是伸进一只手,把门给带上了。
徐秀英简直想哭了,今天这叫什么事儿,怎么遇到这个混账之后就霉事不断呢,自己守身如玉,今天算是清白都被人看光了。躺在地上良久,徐秀英感觉到身体有些发冷,就撑着手想要站起来,可刚才慌乱之中,好像撞伤了膝盖,加上脚踝本来就扭了,疼得站不起来。
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徐秀英呆住了,要是自己躺在地上一晚上,会不会冷死?
第3章 徐秀英摔倒了
这会儿还是夏天的末尾,天倒还不是很冷,可是水泥地本就冰凉,躺上一晚上肯定会感冒的。
徐秀英正不知道怎么办,外面传来叶秋的声音。
“徐支书,没事吧?”
叶秋喊道。
“徐支书,要你没事我先走了啊,明天再来找你。”
叶秋弱弱道,本来气势冲冲过来要质问的,可出了这事啊,他是负责呢还是负责呢,简直头大了。
里面没传来徐秀英的回应,叶秋觉得她在气头上,于是刚想开溜,徐秀英的声音就传来了。
“你等等,进来帮我个忙。”
徐秀英的声音很僵硬。
叶秋一怔,旋即脸色有些害羞,干啥呢这妹子,不会是想让自己负责吧,想到这儿叶秋就进去了,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徐秀英已经穿上衣服了。
“看什么看?”
徐秀英杏目圆瞪,发怒道:“把我扶到床上去!”
“哦。”
叶秋没敢反驳,急忙过去抱着徐秀英,把她放到了床上。
徐秀英被叶秋有力的双臂抱着,有些脸红,想挣扎开来,不过略微挣扎就放弃了,任由叶秋所为。
“你刚才为什么突然跑进来?”
徐秀英躺倒床上后,想到刚才的事情,又羞又恼,恼怒地看着叶秋。
叶秋红着脸,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似的,解释道:“刚才我回家……”
解释了一通,徐秀英这才明白叶秋为什么闯进来,换是她也生气,自家都被拆掉了,还一块砖都留,简直不要太无耻。
想到这件事,徐秀英心里面一咯噔,当初叶秋家的房子倒了,好像还是她提议废物利用,用叶秋家的砖在村委会修了几间平方。
好像……她住的这间屋子,用的就是叶秋家的砖块。
这事她当然没敢跟叶秋说,咳嗽了几声道:“这件事村委会也有过错,不过给你家的补偿都有,我向上面申请了1万的补贴,明天就给你。”
叶秋点点头,自家那破房子,的确值不了多少钱。
“那你今晚住哪?”
徐秀英好歹也是村支书,倒是很关心叶秋接下来的住宿问题。
“村委会这边可以住人吧?刚才我在外面看到旁边的房间是空的。”
叶秋说道。
“额。”
徐秀英愣了下,想开口拒绝,但是想要这些平方其实都是用叶秋家的砖砌起来的,总觉得没有那勇气说出口,半晌颓废地低下了头,唉声叹气道:“可以是可以,那边没有床垫和被子。”
“放心,我都有。”
叶秋咧着嘴,拍了拍自己的蛇皮袋。
“好吧。”
徐秀英扶额道。
之后叶秋就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面,从蛇皮袋里面掏出了军用的睡袋往上一扔,整个人脱掉鞋子和衣服就钻了进去,一晚上睡得踏实无比。
而另一边的徐秀英就失眠了。
刚开始的,徐秀英对这个家伙还有些好感的,毕竟一个人走了十里路,把她从荒郊野外背了回来,是个女人都会感动的。但是后来的两次,让她对叶秋的好感度降到了最低点……更是气得咬牙。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徐秀英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徐秀英盯着黑眼圈出来洗漱,脚还有些疼,不过擦了药膏后好了点,能够走路。
她昨晚睡得不好,不知道怎么梦到了叶秋这个流氓,梦里面两个人居然在亲热……这让她又羞又恼。
徐秀又想到叶秋的职位,难道以后真要跟这个流氓共事不成?
村民们选谁当村长不好,偏偏选中那个臭流氓,简直就是她命中的克星。
徐秀英觉得前途无光了。
正这么想着呢,忽然听到院子里面传来阵阵呼啸声,徐秀英看过去,正好见到叶秋在那边打拳,光着上身。
当见到叶秋的身材时,徐秀英眼前一亮。
她发现这家伙的身材真不是一般的好,身上的肌肉十分发达,看上去每一寸肌肤下面都埋了一公斤的炸药一样,充满了爆炸感,却又不似选美选手那种夸张的肌肉。
叶秋身上的肌肉充满了柔劲,更加均匀,更符合女性的审美观。
徐秀英不由得脸有些微红,长这么大……还没有近距离见过男人的身材。她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不自觉地就拿叶秋跟那些电视上那些明星比比看,发现这家伙要不是耍流氓,那些电视上的明星都没法跟他比。
不对不对,这家伙是流氓。
徐秀英摇摇头,踮着脚,快步离开这边,去了一旁的洗漱池洗漱。
……
叶秋其早就注意到徐秀英了,心里面还在纳闷,国内的美女现在都怎么了,都那么饥渴吗。
这要是让徐秀英知道,自己在叶秋心里面的印象,恐怕会直接吐血的。
她还没喊流氓呢朗朗和检察官,叶秋倒是先说自己饥渴了。
叶秋打完一套《武祖诀》后,就吊起井水冲了个凉水澡。
这套《武祖诀》是他的祖上传下来,听说是两千多年前,开创武学之道的武祖留下来的。
整套《武祖诀》分为三层,他修炼了十多年,如今还只是在武神诀第一层的武夫境界,将明劲练到了巅峰而已。
而对于《武祖诀》的第二层,武宗境界,修炼出暗劲,他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更别说《武祖诀》的最后境界“武祖化身”了。
叶秋冲完凉水澡之后,王婶正好送早餐过来。
徐秀英不会做饭,早餐都是王婶帮忙解决的,每个月给点伙食费。
王婶知道今天叶秋也在这边,就做了两份送过来。
“王婶,你手艺还是几十年如一日,倍棒!”
叶秋喝着粥,就着咸菜吃馒头,把嘴巴都塞满了。
“呵呵,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会说话呢。”王婶高兴道。
“你是说王婶手艺几十年都没长进吧?”徐秀英差点被粥给呛到,尼玛喝个粥都那么夸,还要不要脸。
“你这是嫉妒。”
叶秋头也不抬道,他有多少年没有喝到家乡的粥了,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这些年来,他在非洲吃烤野牛肉,在亚马孙原始森林啃鳄鱼肉,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当中享用麋鹿,都比不上这普普通通的一碗白粥。
“你……”
徐秀英被戳到痛楚,本就生气,现在更是要爆发。
她的厨艺简直糟糕透顶,被父母朋友誉为“天堂餐点”,意思就是吃了就升天。
王婶见到两人要吵起来,连忙制住他们,问叶秋:“叶秋呀,你回来后准备干什么啊,我们渔山村的村长,你还要不要干?”
什么要干不干的,这便宜村长听着都是个坑。
叶秋当然不想干咯,刚想拒绝。
徐秀英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来似的,“对了,昨天市领导给了我一封信邱戎红,说有个退伍兵回来,让我安排下工作,说的不会是你吧?”
徐秀英进屋拿了一封出来,当着王婶和叶秋的面拆来看看。
先不说那份信的内容,当叶秋看到那信上的龙形印泥时,脸色就绿了。
“叶秋同志,在军队后勤部入伍期间,带领炊事班全体人员,奋发图强,表现优异……特以推荐叶秋同志,任职渔山村村委会村长一职。”
三人看了看,信上都在说叶秋怎么怎么优秀,然后推荐他当本村村长。
王婶看了直夸叶秋懂纪律,听话懂事。
徐秀英却是满脸狐疑,按照叶秋昨天的表现来看,这个流氓真有信里面说的那么好?
叶秋似乎被夸得有些难为情,脸有些红了,咳嗽了几声道:“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情,呵呵。”
只有他自己心里面清楚,这信上写的几乎都是他当年干的丢脸事,只不过反过来说了,什么带领后辈偷看女兵洗澡都是小事,敢调戏首长女儿的也就只有他了。
“正好你本来就是村长,就继续干吧。”
徐秀英看了看,留下这封信就去处理事务了,王婶去办公室打扫了下卫生,就离开了村委会。
而叶秋同志,知道他要是不当这个村长,估计不用多久,他做过的丢脸事情就要在全世界传开去了。
“你们这是逼良为娼!灭绝人性!”
叶秋愤愤道。
……
这天上午,叶秋回村的消息就被王婶给传开去了,村里面留下来的妇孺老人都是赶过来看看叶秋。
这都有十年没见了,村人见到叶秋长这么大了,也都是感慨。
“叶秋啊,有对象没?”
三姑七婆聚在一起,话题也都离不开找对象。
叶秋腼腆道:“还没呢,人家都嫌弃我太腼腆。”
徐秀英在一旁办公呢,听到这句话顿时翻了翻白眼。
“这哪能啊,小秋一表人才的,都是别人没眼光。”王婶语重心长道:“小秋,要不王婶几个给你做个媒,村里面有什么看上的姑娘就跟我们说。”
叶秋哭笑不得,这刚回来就要给他介绍对象了,忙推脱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这才把这帮三姑七婆给搪塞过去。
这之后,叶秋就一个人在村子里面逛逛。
村子里面大部分村民,住的还是十多年前的那种土房子,只有几户人家是红色砖瓦房,而且村里面的电线也是只有几条,看起来电网布置了一部分就没再布置了,弄得只有少数人家家里面才通电。
“还是因为穷啊。”
这次回来,叶秋就想着让村子发展起来。
这时……
叶秋走到一户人家面前,发现早就人去楼空了,心里顿时失望起来,当年他就是因为这户人家的女儿背叛了他,才选择去当兵的。
没想到十年之后回来,她早就离开这个村子了。
第4章 叶秋的厨艺
快到午饭的时候,叶秋想起来自己还没吃饭呢,就跑到山上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叶秋到了山上后,捡了几颗石子,跑到高处居高临下地盯着草丛,过了一会儿就发现了午餐目标,然后手一扬。
咻!
一只藏在草丛下的野兔子,就被那小石子给爆了头。
要是有人能够看到这一幕,绝对惊得下巴都掉下来,这得有多大的手劲?
“午饭有了。”
叶秋笑了笑,跑过去将兔子给捡了起来,接着又往林子深处去转转。
山里面除了兔子等动物外,还有蘑菇、木耳、鹿茸这等山货野菜。
……
中午的时候,徐秀英忙完了公事,正在准备自己的午餐。
早饭虽然是王婶帮忙的,但她一个女孩子总不能够老是麻烦王婶。
所以午餐还是她自己准备的。
徐秀英的午饭做起来很快,五分钟就够了。
工具很简单,一只锅,煤气灶,加上一双筷子。
在锅子倒入一碗水之后煮沸,然后从屋子床底下拉出一箱方便面,取出一包拆开包装袋,将面饼放入水中,然后加入调味包,搅拌均匀,半分钟后热气腾腾地泡面便出炉了。
这几个月来,她的午餐都是那么解决的。
有时候会丰盛一点,那就是多加个水煮蛋。
徐秀英对于这样子的午餐已经很满足了,一碗方便面,简直不要太棒了,毕竟她不会烧菜。
“徐支书,能不能借下你的厨具?”
徐秀英正在房间里面,叶秋这家伙就自顾自开门进来了,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做外人。
“你你……你怎么不敲门啊玉帝灵签?”
徐秀英虚掩了下泡面碗,但是发现这是徒劳之后就放弃了,瞪圆了秀目,气鼓鼓地看着叶秋。
“啊,打扰你吃饭了啊。”
叶秋看到徐秀英的午餐,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今天太饿了,所以就吃点泡面垫垫肚子。”徐秀英看到叶秋的眼神,脸色腾地就红了,支吾着说道,“锅子你要用就用吧,不过快点用,你用完后我还要烧个菜。”
“放心,不用很久。”叶秋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就拿着已经杀好的兔子回来和一个绿色蛇皮袋进来。
“这是你抓的?”
徐秀英好奇地看着。
“不是,它自己跑来撞到树上的。”
叶秋放下蛇皮袋,除了兔子外,他还采了些野果和野菜回来。
“这家伙会做饭?”
徐秀英表示怀疑,但是接下来她就被叶秋的厨艺给惊到了。
叶秋将处理完的兔子扔到砧板上,拿刀三下五除二就把兔子给切成了块,动作干净利落,让徐秀英看得眼睛发直。
这家伙,刀法太厉害了吧!
徐秀英忍不住对叶秋的过去感觉到好奇。
叶秋将兔子切成肉块后,便将兔子肉放在了盆子里面,放入盐和料酒进去去腥,接着又开始料理起其他的食材来。
十几分钟后,叶秋将兔子肉切成肉丁,热锅放油,再撒入蒜、生姜、辣椒、八角炒出香味,然后将肉丁放入,大火爆炒几分钟后,浓郁的肉香便是飘散出来,让徐秀英直咽口水。
“要矜持,矜持。”
徐秀英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心里面不断告诫自己要矜持,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
不久后,几道美食被摆到了桌子上。
爆炒兔肉、山菇肉丝、凉拌马兰、清热蛋花羹、还有焦烤香菇,每道菜都是让徐秀英直咽口水。她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泡面,再和叶秋烧的菜对比下,顿时没了食欲。
人跟人比,简直气死人!
她来到渔山村之后丛林女超人,每天不是白粥就是方便面,嘴里面都快淡出鸟来了,这下子馋的不得了。
“做那么多一个人吃不完,一起吃吧。”
叶秋笑笑,给徐秀英盛好米饭端上来,这米饭蒸的时候,加了一些白醋,更加香醇。
“那我就不客气了推搪网。”
徐秀英眼睛发光,听到叶秋这么说,心想这家伙还算不错,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金灿灿流油的兔肉放到嘴中,浓郁的肉味便充满了口腔,却是油而不腻,好吃到爆。
还有其他的几道菜,也都是各有特色,明明是几道小菜,却让徐秀英吃出了五星级酒店的感觉。
徐秀英觉得自己之前几个月吃的,简直都是猪食了。
她几乎是一个把桌子上的菜全都吃光了,末了还有些意犹未尽。
“味道怎么样?”
叶秋自己倒是没动多少筷子,心想这个妞胃口还真是大,要是谁娶了她以后肯定会被吃破产的。
“还可以吧。”
徐秀英难得夸了一句,可她心里面却是心绪难平,哪里仅仅是好吃而已,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她以前吃过国家一级厨师做的料理,但是感觉那些厨师的厨艺都比不上叶秋。
“我觉得你的厨艺还行,去酒店工作没问题,你要是不想当村长了,我可以推荐你去酒店工作。”
徐秀英有个闺蜜,家里面就是开五星级酒店的,以叶秋的厨艺绝对可以在那里当主厨了。
“神经病,我好好地村长不当去当什么厨子?”叶秋摇摇头,“再说了,你一个村支书能认识什么人?就凭你,能认识五星级酒店的老板吗?”
“你……”徐秀英柳眉一竖,也不高兴了,“我还不乐意介绍呢,我告诉你人家还真是五星级酒店,不一定要你!”
“别生气,要是你高兴,以后你午餐晚餐交给我解决怎么样,你每个月给我点买菜钱就行。”
叶秋心里面打着小九九,徐秀英看上去有点逗,但人家漂亮啊,身材好啊,要是日久生情,那他的媳妇就有着落了啊。
“真的?那好吧。”
徐秀英又高兴起来,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
“对了,下午我出去一趟,晚上可能回不来,你去王婶家吃点,别把身体折腾坏了,总吃泡面不好。”
叶秋收拾着碗筷,说道。
“我只不过偶尔吃吃。”
徐秀英撇了撇嘴,否认道,“对了,你去哪啊?”
“去市里面卖东西。”
叶秋放下碗筷,跑到屋子墙边,把他那个大号蛇皮袋提了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刚采的野生山菇。
“咦,都是野生山菇,你哪里采来的?”
徐秀英跑过去,捧了一把出来,浓香扑鼻。
叶秋说道:“山上采的。”
“山上?”徐秀英小脸腾地一变,紧张道:“后山那片山林子?那里可去不得,乡亲们说那边有一条白狼,碰到了可不好。”
“放心,那条白狼不在。”叶秋笑着说道,“我想去市里面卖卖着看,看看能不能换些钱。”
叶秋其实还有退伍费,除了给战友家属捐掉大半外,还剩1万。
“好啊,你去卖卖看,我们这里的野生山菇又肥又大,味道鲜美,就是没有销路。”
徐秀英纤细的柳眉挑了挑,要是叶秋能够找到销路,山上那么多的野生山菇可以采,就可以让渔山村的村民多一项收入。
山林里面可全部都是发展的资源。
徐秀英对渔山村的发展还是很上心的,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销路才能够将货物给卖掉。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