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广佛同城为什么女人叫床声越大,男人越喜欢-不扎头发就闹心

为什么女人叫床声越大,男人越喜欢-不扎头发就闹心


夜……
原本是寂静抑或孤独的化身。
可南华街的夜里却如不夜街一般十分的喧闹……
大量的霓虹灯闪烁着喧闹的气份让人愉悦男女酒客的喊叫声以及大量的笑声让人沉醉其中。
这条街是市里有名的烟花之地,许多衣衫火爆的美艳女子正热情的招揽着客人。
“天上人间”是这市里最负盛名的娱乐场所,因为客人涵盖各界的厉害角色,所以采取类似俱乐部的会员制,如果没钱,没地位的男人,根本无法踏足这间金屋。
能在这工作的小姐也自然有着过人的美貌咯。
而她……
寒忆儿,一位青涩的可人儿来这家夜D店仅仅当了一个月的陪酒小姐就成了头牌。
不是因为她有手腕,也不是因为她服侍客人服侍的好,她从未陪客人出过场,连客人对她动手动脚她都会拒绝喜帖街歌词。
而她的过人之处,就是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超凡气质,她那无与伦比如仙女下凡般的外貌,这里的酒客只要博得她的一笑也就知足了。
正所谓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当然也有些酒客不是那么好说话了……
“忆儿,八号包厢。”酒店的妈妈桑在化妆间外叫着我。
“知道了。”
呵呵,即使多不愿意干这行,现如今还是沦落于此了……
我时刻的告诉自己不可以出卖身体,更不可以出卖灵魂和心,唯一出卖的只有我那虚伪的笑容了。
我不喜欢笑,甚至不知道如何笑……
一个月前逼于无奈来到这家夜D店,每天都要硬挤着笑容面对形形色D色的酒客,只有这样或许我才不会被打……
推开八号包厢的门,大大的沙发上坐了三个男人,三个男人的面貌流露着一股凶神恶煞的感觉……
“忆儿?真不愧是红牌,没叫老子白等你!”沙发中间男人的话语充满了猥琐。
面对这,我也只可以笑笑,因为现在的寒忆儿已经不在是一个月前的寒忆儿了……
我缓步坐在了男人的身边,心在颤抖,倒酒的手甚至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比起刚来到这,现在这个表现已经好多了。
端起酒杯,硬挤了一个微笑递酒给那男人。
男人淫猥的一笑,伸手拍了拍我的大腿:“忆儿啊,多少钱你肯出场呢?”
我卖的只有笑而已,一个月的时间不断有客人出任何价钱要包我出场,我全部都拒绝掉了。
在这上班163118,我只会还完我该还的东西,多余的钱我不想要,更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抱歉先生,我不出场的。”每当面对客人的毛手毛脚,我的态度都会改变生死谍恋,变得强硬,有些客人骂我高傲ntrqq,无所谓了。
打开了那男人的手,男人的眉头一锁,恶狠狠的抓住了我的胳膊:“那就在这解决吧!”
男人的强硬的将我按在了沙发上,陪同他来的两个男人透露着邪恶的目光。
在这种地方叫救命都不会有人来救我的,只能靠自己了。
“先生,请您放尊重点!!!”一脚踹在了男人的胯D间,快步的从沙发上坐起,拉开包间的门,想逃离这个男人的魔抓。
“妈的艾斯凯尔,我没听错吧?陪酒女还说尊重??”男人从我的身后揪住了我的长发,一下子把我推倒了走廊上。
来来往往的人只是冷眼旁观,因为我被客人虐打他们早已习以为常了……
男人高高的举起了手,就在快落下的时候……
一辆卡宴高级轿车缓缓的向“天上人间”开来。
车子停下,一位中年男人率先走下了车,点头哈腰的拉开了轿车后座的车门。
车门拉开,一位年约二十几岁的男人走下了车……
他斜挑入鬓的眉,乌黑清冽的眼,直挺的鼻梁、姓感的薄唇、整张脸显得淡然又冷漠,他只是随意站着,却周身散发出冷冽气息骨头收集者,整个人便似一柄无鞘寒剑,叫人只依稀见到他如剑锋般锐利的俊美轮廓,便被那双眼里的冰冷冻住了所有心神。
在看看这男人身着的那身西装,手腕上佩戴的手表,脚上的皮鞋,全部都是世界一线品牌。
他的出现无疑吸引了那些烟花女人的目光,她们一眼就看出这个男人是有钱的金主!便纷纷过去大献殷勤,但这冰冷如斯的男人全然无视。
“云总,李总在里面等着您了。”中年男人客客气气的说完和云总一同进入了“天上人间”内。
云总不太喜欢来这种烟花场所,他的双眸冷漠至极,面对着那些身着姓感衣物的漂亮女人们全然无视。但是集团的客户约见在这种地方,他也只得硬着头皮来了。
走廊内,三个女人扎在一推,面带看好戏的表情,向远处指指点点的:“看看,那个高傲的小妖精又被打了。”
“是啊,这次她倒霉咯,她得罪的可是黑帮组织的老大。”
她们的窃窃私语声传入了云总的耳朵内,云总向远处看去,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正揪着一个瘦弱女人的长发。
“哈哈哈哈,估计忆儿,这次还不得被打死白一翔?”
忆儿???
听到这个名字,云总冰冷的眼神霎时充满了激动与期待,他原本缓慢的步伐变得急速起来。
当他快到达那个男人和寒忆儿发生争执的地方时候三国真髓传,看着寒忆儿的外貌婚后无爱,云总本来期待的眸子变得失落……
她很漂亮,漂亮的叫人无法移开注释她的视线,尤其是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更是叫云总看的无可自拔。
她的气质温柔婉约就连那些名媛淑女都难以抗衡,她那厌恶的神情,清廉的感觉,像是不喜欢眼前的环境,更与这种烟花之地格格不入。
当然这行业里有太多女人作假用眼泪与故事欺骗那些自愿供奉金钱的男人,或许眼前的女人也只不过为了吸引人眼球罢了。
“啪”的一下子,凶神恶煞的男人巴掌狠狠的落在了寒忆儿的脸颊上:“妈的,装什么清高?你只是一个酒女而已。”
寒忆儿面对男人的虐打以及侮辱没有哭闹,表情仍旧是那样的平淡如水,好似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仙女一般。
她来这一个月面对暴打甚至侮辱早已习惯了,她只希望凶神恶煞的男人别来硬的就可以了。
不远处的云总眉头紧皱,冰冷的表情阴沉了下来。
当男人挥起第二巴掌的时候,云总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将寒忆儿娇小的身躯搂在了怀中。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管这档子嫌事,单单看着她的双眸,感觉是那样的熟悉,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的高大英俊以及她的娇小柔美看来十分地搭配胡世群,在这人来人往的走廊上无疑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啪”的一下子,凶神恶煞的男人巴掌狠狠的落在了我的脸颊上:“妈的,装什么清高?你只是一个表子而已。”
面对侮辱,面对虐打我早已习惯。
开始来的时候我会掉泪,会哭闹,可我知道泪水和喊闹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或许会更加惹来一顿暴打。
默默的承受,泪水往肚子里咽,渴求的只有眼前的男人别来硬的就好……
捂着有些灼烧的脸颊,男人没有任何动容的又挥起了第二巴掌,就在这时……
一只手抓住了男人的手,随之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拥入了怀中……
这怀抱既宽广又温暖,身上伴随着阵阵的幽香更是令人陶醉。
有多久没有感觉过这种沉醉的温暖了呢?
抱着我的人轻柔的推开了我人魔借犊,看着他的外貌,俊美的脸蛋,冷傲成熟的气质,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压迫着我的心房。
“疼么赌王大战赌圣?”男人冰冷的双眸渐渐的充满了柔和,他那低沉而迷人的声音更是叫我沉醉。
呵呵,我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会有男人用温柔的语气以及疼惜的神情问我疼么?我更没想到会有男人路见不平替我解围。
强咽的泪水似乎渐渐的充斥着我的眼眶,许久没有人关心过我了:“恩。”像是撒娇又像是在寻求安慰般的点了点头。
男人轻抚了下我的脸颊,他纤细白皙的手指很是轻柔,抚摸我脸颊的时候我的心燃起了一丝许久未有过的悸动。
“他妈的,还有人帮表子出头?张绿水
那个凶狠男人侮辱我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内,我是表子,是的现如今我只是一个陪酒女而已……
没有反驳,无地自容的低下了头。
那个冰冷男人冰峰的目光一闪,抓住凶狠男人的手腕渐渐的用力:“你不该动手打她,更不配侮辱她!”
他这几次冰冷的话语发出整个走廊内弥漫了一股寒意,可是我的心却是那样的暖。
那凶狠男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只是一个陪酒女而已!广佛同城”
“她比你高尚多了蟠桃峪,你有什么资格说她!?”
来到这一个月我第一次听到会有男人说我是高尚的,此刻我的心理那份温暖与悸动更加无法平息。
“他妈的罗照辉!”凶狠男人说着,手腕渐渐用力,想甩开冰冷男人的大手。
那冰冷男人双眸一闪,上去就是狠狠的一脚,将那个凶狠男人踹出去几米远。
霎时整个走廊的气氛变得凝固了,所有人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我更是紧张的看着那个冰冷的男人,如果因为我,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那么我一定会自责的大龄宫女。
“先生谢谢您的好意了,但是我不想给您招惹麻烦。”
冰冷男人转头看向了我,表情带有几分冰冷,但是当他注释我双眸的时候,表情就会渐渐柔和:“并不麻烦。”男人的话语充满了自信。
那倒地的凶狠男人爬了起来,不依不饶的吼着:“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是谁,与我无关!这位小姐我先带走了!”冰冷男人说完拉住了我的胳膊。
“不许走!”那个凶狠的男人拽住了我的另一个只胳膊。
“别用你的脏手碰她!”冰冷阴沉的话语从唇间发出后又是一脚踹在了凶狠男人的肚子上李京恬。
“妈的!”凶狠男人吐了口口水蛤乎,刚要还手。
远处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那凶狠男人的手静止在半空之中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