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广东人什么都吃为什么南宋一直不愿意北伐?-浔阳咸鱼

为什么南宋一直不愿意北伐?-浔阳咸鱼
悟空问答
为什么南宋一直不愿意北伐?
在开头情义无价原唱,我想可以用一句后人悲慨的话来说:“高宗朝有恢复之臣,无恢复之君。孝宗朝有恢复之君,而无恢复之臣”。(《钱塘遗事》卷2)当然,这句话值得个别商榷,但大体是不错的。南宋人的挣扎与苦痛,从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的诞生联系东晋南渡士人“风景不殊”的感叹,在情感上便很容易理解了。
首先,就题主这个“为什么南宋不愿意北伐”来说,一个很简单的结论是:南宋并非不愿北伐。但个中牵涉到财力不足、军力不振等各方面的原因。而且到了孝宗朝后期开始邓华简历,南宋军队自上而下,都养成了一副“太平债帅”的模样,尤其是高级将领,肩负守边重任,却只顾着敛财,盘剥下级军士及百姓,这种既不能抗敌又祸害百姓的将领才是当时普遍的一种代表人物。我们可以将高宗朝后期的田师中、成闵、刘宝、王权等人作为这种人物的典型代表姆本加,更何况到孝宗一朝,“隆兴和议”之后基本上没有大规模战事,后起的大将更是徒有虚名了,连田师中、成闵早期拼死冲锋的经历都不曾有过。总而言之,就是南宋军队的腐败、战斗力下降,使得南宋在军力上已无法撑得起北伐这个重担,将才缺失(或者说即使稍微优秀的将才也在底层被打压殆尽了),“中兴四将”中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分别死在1142年、1151年、1142年、1156年,李允熹吴玠死于1139年赢稷,刘锜死于1162年,而死亡最晚、抗击金军最有力的吴璘也在1167年病逝了。在这一批将领死后,南宋军界“后继无力”,勉强继起的还是自北南归的“归正人”,如辛弃疾之流反倒颇有出彩表现。在海陵王南侵时于四川表现活跃的吴璘之子吴挺倒是掌握着四川最精锐的部队,但仅有这一个两个优秀将领是改变不了战局的。
其次,正如传统史家论述,金朝此时正处于一般来说的全盛期,在“小尧舜”、金世宗完颜雍的统治下,南宋可谓是无隙可乘。加上自身冗费支出年年递增,“金强宋弱”的局面还是没有扭转过来,商业发展虽然日趋繁荣,但整个国家财力不足的情况还是很明显的广东人什么都吃。财力不足,自然无法承担北伐所需的财政支持。
以上是就孝宗时期来说的,孝宗号称“南渡诸帝之称首”,在他的“乾淳之治”下,尚且对金毫无优势,更何况是之后日益混乱的光宗、宁宗、理宗时代。
统共南宋的北伐,除去著名的高宗时期不说,主要有三次:隆兴北伐、开禧北伐、端平入洛。分别属于孝宗(1163年—1164年)、宁宗(1206年—1208年)、理宗(1234年)在位时的事真二网。
隆兴北伐失败的最重要原因还是国力不足,军力比之于金朝尤为不足。尽管主将李显忠可堪将才,但无奈与同僚邵宏渊不和,致使在符离之战这一决定性战役中溃退。而内部汤思退等主和派又加以牵制,主持北伐的都督张浚仍然秉持着自己疏略的作风,对于北伐也准备不够。相对来说,这次北伐虽然失败卫斯理之老猫,但就“隆兴和议”相对于“绍兴和议”稍减屈辱的一面来说凤翔天气预报,也是一种宋金力量对比发生变化的结果,更多的不是南宋更强,而是金朝本身的征战乏力。
开禧北伐失败,同样是由于“轻举”,三次北伐,都逃脱不出这两个字。主政的韩侂胄形象本身就不佳,得罪于多方(理学家及其支持者、史弥远等其余“企图夺权者”),加上北伐的仓促,内部重重不和,甚至把西线抗金的重任交给了叛徒吴曦茜施尔,致使四川大乱俄勒冈之旅,险些分离,根本无法起到孝宗时期对于金军的牵制作用。外部来说,郭倪、李爽、皇甫斌、王大节辈夸夸其谈、缺乏指挥才能,毕再遇的异军突起是他个人的成就,无法扭转宋军全盘失败的局面,而稍有能力的文臣丘崈、叶适等本身就反对韩侂胄贸然北伐,在丘崈总督江淮局势、叶适主持具体防御事务时,他们更多想的是如何结束战争、抵御金军、防淮防江,他们不想也无力再主动发起大规模攻击了。这次的北伐规模应该是三次中最大的一次,但也是内部矛盾最深的一次,所以一般观点都认为不可能成功大明孤狼。
端平入洛是一次轻举妄动的鲁莽之举,在全子才、赵葵的错误判断下,就草率出兵,偏师很快收复了金朝灭亡后处于真空地带的三京(开封府、河南府、应天府)宫瀬リコ,但此时内部的反战意见大于主战,连前线的京湖制置使史嵩之都以粮草不足为由拒绝提供军粮,仅靠的两淮地区的弱军,最终大败而归。借予蒙古口实,开启其南侵之衅。
所以,在列举上述内容后,除了要证明“南宋并非不愿北伐”外。想说的是,南宋之所以不轻易进行北伐,确实也是因为自身国力严重不足、后继无人我们的仙境,无力支撑起北伐。